夭夭以生(香薷宋夭夭谢忱)

夭夭以生(香薷宋夭夭谢忱)

导读:主角是香薷宋夭夭谢忱小说夭夭以生免费完整版全文火爆来袭,作者魏满十四碎所著,夭夭以生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她转头,瞧见谢忱站在门外,目光分外幽冷。她唇角挑起一抹讽笑,慢慢放下手。

小说介绍

主角是香薷宋夭夭谢忱小说夭夭以生免费完整版全文火爆来袭,作者魏满十四碎所著,夭夭以生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她转头,瞧见谢忱站在门外,目光分外幽冷。她唇角挑起一抹讽笑,慢慢放下手。入夜,那匹绯红锦缎还是放到了她房中的桌上。

香薷宋夭夭谢忱小说简介

她语调柔和缝绻,谢忱的脸上却失了血色。她尤记得那一日,他拔剑离去,而她倒在床上,流出的血同身上的嫁裳一般鲜红艳丽。生机寸寸抽离,她睁着眼,执着地盯了那背影

夭夭以生全文阅读

她似是方才记起,低头抿了口酒,漫不经意地道:「是吗。」
那一昏,使得宋夭夭在谢府上调养了很长一段日子,长到冰雪消融,泷河两畔枝头见绿,几乎是一整个冬日。看得出府中上下的人都很喜欢这个姑娘,谢老夫妇更是将她视若亲女,百依百顺,宠爱备至。
一月孟春,老夫人身边的婢子前来唤她,说是她房中的湘儿打了宋夭夭的贴身丫头,待她进到堂中,看见老夫人难看的脸色和眼眶红红的夭夭,不知道的,还以为湘儿打的是她。
湘儿见她来了,委屈地唤了声,「夫人。」
她低头看她一眼,俯身搀住她的手臂,「起来。」
老夫人呵斥,「你是反了天吗?让她跪着!」
湘儿腿一弯,她施力将人扶稳,淡淡道:「如今事端尚未理清,为何我的婢女跪着,她的婢女便可以好端端站着?要跪便一同跪,要站便一同站,才算一个公平。」
老夫人皱眉,余光扫了一眼身旁的婆子,便听她道。
原今日府中新进了一批云锦苏绣,按规矩老夫人挑选过后,余下的便该是夫人的,可宋夭夭看中其中一匹胭脂色地缠枝花的锦缎,命丫鬟去取,湘儿哪里肯给,是以才有了这番争执。
兴许是她听完,面上的表情让宋夭夭有了几分窘迫,她往她身前凑了凑,嗓音是江南女子惯有的软糯,「我见姐姐平日里很少穿红色,料想姐姐应不会喜欢这匹云锦的颜色式样,压了箱底未免可惜,才想要来做两身衣裳……」
她抬眼,「你唤我什么?」
宋夭夭一怔,「我……」
「我见你平日唤我丈夫一口一个谢哥哥唤得甚是亲密自然,到了我这里,无论如何也该唤一声***。」她越过她,走到托着布匹的下人跟前,葱指挑起那匹锦缎端详一阵,而后随手端起一杯茶水泼在了上面,「我的确不喜欢这颜色,但既是我的东西,便是我不想要,旁人也不配得到。」
宋夭夭的一张脸霎时苍白如纸。
谢老夫人寒声,「你说的什么胡话,一匹云锦罢了,便是让给夭夭又如何,谢家还亏待过你吗!」
她转头,瞧见谢忱站在门外,目光分外幽冷。
她唇角挑起一抹讽笑,慢慢放下手。
入夜,那匹绯红锦缎还是放到了她房中的桌上。
与之同来的还有谢忱,自三月前,他们便已分房而睡,跳动的烛火将那张脸照映得晦暗难辨,她心头有几分讶异,「你怎么来了?」
谢忱道:「你我是夫妻。」
她笑意稍减,是啊,她怎么会忘记,他是她的丈夫。
夜风凄冷,她起身阖上房门,而后走至桌旁,素手搭在缎面上轻抚,「谢忱,你瞧,这云锦像不像我那日穿的嫁衣?」
她语调柔和缱绻,谢忱的脸上却失了血色。
她尤记得那一日,他拔剑离去,而她倒在床上,流出的血同身上的嫁裳一般鲜红艳丽。生机寸寸抽离,她睁着眼,执着地盯了那背影许久,直到视野逐渐昏暗,他也不曾回头看过她一眼。
那一幕成了她永生的噩梦,夜间再度惊醒,浑身的衣衫被冷汗浸透。谢忱俯身望着她,眉心微拢,在她睁眼的刹那,看到一抹惶然和惧怕。
他吻去她眼角的潮意,低声问她,「香薷,你梦到了什么?」

夭夭以生免费阅读

过了三日,那人来了,她坐在椅子上慢悠悠地喝茶,除了唇色苍白些许,似乎并无异常。
他望着她,说自己来兑现承诺,迎她入门做谢夫人。
她笑笑,问他那内丹滋味如何,那内丹上染的血,他可否拭净了?若是宋府的二小姐……哦,若是他及宋家的人再有需要,她这里还有一颗,是她母亲的,灵力更为精纯,他何时想要,也好早早告知她一声,让她有个心理准备。
他沉默片刻,说夭夭什么都不知,你莫要怪她。
半晌,她突兀一笑,喝着茶轻飘飘地道了一句是吗。
谢忱说,他会弥补她。
她问他可知那内丹对妖来说意味着什么。
他狭长的凤眸睨着她,从前她只觉得那双眼睛好看,幽深澄澈犹如一汪深潭,望多一刻便要陷***。他常常默然无声地将她望着,那时她以为是他喜欢她,如今方知,他是在看宋夭夭的救命灵药。
接近她,讨好她,陪着她在这山中过了三年清苦的日子,在所有人恐慌着、尖叫着、举着火把和刀剑要将她驱逐出村时,默默握住她的手。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要救他的夭夭。
多深情,若她不是那个牺牲品,恐怕都要为之落一落泪。
谢忱淡淡道:「没了内丹,你尚能活着,但是夭夭却等不了了。她今年不过十六,却已有七年的年华缠绵于病榻,还未有机会好好望一望这世间,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死。」
好一个……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死。
他对那女子的情意深重,却要拿她的性命修为来咏颂,他可曾想过这样并不公平?哦是了,从来人妖殊途,她是妖,妖的性命如何及得上人命。
她从椅子上站起,身子略微晃了晃,不着痕迹地扶着桌沿站稳,笑吟吟地望着他道:「不是要请我做你的谢夫人吗?走吧。」
他抿唇,向她伸出手,她却未动。
「谢忱,你可曾见过哪个女子是自己走进婆家的?」
一顶红轿,当着泷城所有百姓的面,将她送进了谢家的大门。
那是一场迟来的洞房,她面无表情地望着他,谢忱一件件剥去她的衣裳,修长的手抚摸过她的肌肤,抚及腰腹的那道伤时,略微停顿了一瞬。
她不可抑制地发抖,男人覆在她身上,用被褥盖住两人的身体,在耳边低声问她:「冷吗?」
她闭着眼侧过脸,掐着手心勉强止住战栗,她知那不是寒冷,是刻入本能的惧怕。
妖是极纯粹的,他伤过她一次,此生都难以忘却那种痛苦,便是心忘了,身体也会记得。
十一月,泷城下起了大雪,飘舞的雪花如柳絮一般洁白轻盈,而原本被预言要死在冬日里的宋夭夭却是一天天康健起来。她在院中见到了那个姑娘,娇小的身子裹在玉粉色的斗篷里,衬得脸只有巴掌大小,鼻尖冻得通红,却只顾嬉笑着在雪地里与婢女玩闹。
谢忱站在廊下,目光追逐着她的身影,眼底的那份温柔是她不曾有幸见过的。
老夫人怕她着凉,故意虎着脸训斥了一句,宋夭夭吐吐舌头,张开双臂在漫天飞雪中扑进谢忱怀中,男人稳稳地接住她,揉搓着她红通通的小手温声问她冷不冷?
一转头,却瞧见她似笑非笑的脸。
男人一顿,缓缓松开宋夭夭的手。
时间一晃便是两年,她的肚皮丝毫不见动静,府中有了流言蜚语,公婆自是不虞,时而便要提溜着她的耳朵训诫一番,言语间对她颇多不满。
她不急不缓地倒了半盏酒,端到鼻端嗅了嗅酒香,方幽幽道:「生孩子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事,谢忱无能,我又能如何?」
那天夜里,谢忱面上裹挟着疾风骤雨,将她重重压倒在榻上,他似完全抛去了斯文,一次次顶撞弄得她疼得掉泪。奈何内丹被夺后元气大伤,竟是只能做那砧板上的鱼肉。
结束后,他从她身上离开,似才发觉她已是满身狼藉,神情一怔。
她没有余力再与他辩驳什么,闭着眼睛昏沉睡去。
第二日,男人穿戴妥当,坐在床边默然望了她许久,方才离开屋子。
她缓缓睁开眼。
三个月后,她依然未能有孕。
公婆开始四处物色才貌适宜的女子为谢忱纳妾,千挑万选之下,方才寻到一个妙人,胸

小编点评

夭夭以生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分享,小说文章清逸婉丽,流畅连贯,尤其人物语言幽默风趣,再加上一些精妙词语的使用,无形中为文章增添了不少情趣。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