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美强惨魔尊后发现认错人了(裴苏苏容祁)

拯救美强惨魔尊后发现认错人了(裴苏苏容祁)

导读:裴苏苏容祁小说————拯救美强惨魔尊后发现认错人了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水***味所著,讲述了魔尊容祁受伤失忆,成了问仙宗的外门弟子,因为不能修炼而受人欺凌。后来他发现,有人一直在暗中保护他。裴

小说介绍

裴苏苏容祁小说————拯救美强惨魔尊后发现认错人了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水***味所著,讲述了魔尊容祁受伤失忆,成了问仙宗的外门弟子,因为不能修炼而受人欺凌。后来他发现,有人一直在暗中保护他。裴

裴苏苏容祁小说简介

万妖谷,华丽空旷的妖王宫殿。
裴苏苏静坐于王座之上,处理整个妖族的事务。
忽然间,她识海中传来一阵动荡,紧接着凭空多出一本书。
裴苏苏眸光一凛,升起几分戒备。
她闭目内视,查看识海中那本书。

拯救美强惨魔尊后发现认错人了全文阅读

这本书的封皮缺了一大片,只剩下中间一个“魔”字,上下的字都像是被火给烧掉了,留下一团焦黑的痕迹。
书中的主角是个叫容祁的少年,来历不明,机缘巧合之下拜入问仙宗修炼,却因不能修炼而遭人排挤欺凌。
裴苏苏并不关心这个陌生少年的过往,她在识海中翻阅这本书,发现后面很多页都是空白。
再往后,一个熟悉的称呼引起了她的注意——虚渺剑仙。
百年前,修真界第一天才虚渺剑仙闻人缙忽然入魔,世人皆以为他早已陨落。
谁知百年后,他重新出世,化身为嗜杀魔王,斩杀无数正道修士,成为修真界人人得而诛之的存在。
书里只有这么一段内容是关于虚渺剑仙的,没头没尾,什么都看不明白。
裴苏苏想要往后翻,可后面似乎被下了禁制,无法翻阅。
她用上全身的法力去翻阅那本书,直到识海都随之动荡。
识海上空漆黑一片,隐约有雷电的紫光。
裴苏苏只能暂时放弃。
这书竟然如此厉害,以她的修为都不能翻阅。而且直接在修士识海中形成一本书,这样的术法她也从未听说过,不像是人力所能为。
百年前闻人缙失踪之时,的确已经入魔,这一点与书中所说一致。
那么书中提到的百年后的内容,到底是真是假?
闻人缙和这个叫容祁的少年之间,又有何联系?
就在裴苏苏欲派人查一查这个叫“容祁”的外门弟子时,一道声音传来——
“启禀王上,今日又有几位大妖千里迢迢过来拜见,在王宫门前打起来了。”
前来报告的是一个只有巴掌大小的精怪,面容精致,翠绿色的眼眸,耳朵很尖,身后生着一对透明薄翼。
裴苏苏一听到这话就头疼,她缓缓睁开眼,揉了揉眉心,低声道:“又是何事?”
嗓音清冷悦耳,不怒自威。
“跟从前一样,众位大妖想自荐做您的王夫。”
“不见,让他们回去。”她毫不犹豫拒绝。
“王上,王夫已经失踪百年了,您真的不考虑重新选夫吗?我们妖族长得可比人族好看多了。其实有的时候,最合适的人可能不在别处,而是就在您眼前。”
百年前,王夫闻人缙突然走火入魔,失踪不见。
王上找了他百年,都没能找到他的下落,后宫一直空悬至今。
裴苏苏闻言,抬眸看向弓玉,无奈轻叹了口气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别人都说,弓玉是整个精怪族生得最好看的。若是王上喜欢,弓玉也愿意做王上的王夫。”弓玉羞涩低下头。
妖王冰肌玉骨,容貌昳丽,是整个妖族公认的事实。
不然那些向来不服从妖王管教的大妖,也不会在裴苏苏继任妖王之位以后,三天两头地上门自荐枕席了。
裴苏苏看了看弓玉巴掌大的身体,只觉得头疾更加严重了些。
这时候,外面飞进来一道妖族术法。能直接进王宫的传讯,禀报的都是极为重要之事。
裴苏苏抬手拦下,用妖力打开。
“启禀妖王,找到疑似王夫之人的下落,乃是问仙宗外门弟子,名叫容祁,与王夫容貌一致。”
容祁,又是这个名字。
看到最后几个字,裴苏苏原本清冷无波的眼眸微微亮起。
弓玉正红着脸自荐,被她淡声打断,“弓玉,我有事离开一趟,你守好王宫,别让大妖们进来。”
“遵命,请王上放心。”弓玉忙收敛神情,恭敬应下。
安排好剩下的事情,裴苏苏的身形便消失在了原地。
*
来到人族问仙宗,为了行事方便,裴苏苏决定伪装成外门弟子,先混进宗门。
观察几日后,她注意到了一个叫“苏苏”的外门弟子。
因为脸上生有红斑,所以苏苏日日都佩戴面纱,见过她真容的人很少。
趁着外门弟子出门采买的时机,裴苏苏找到苏苏,说明来意。
“我用这些灵石买你的问仙宗弟子身份,你若愿意,从此以后,拿着这些灵石换个地方生活,不要让问仙宗的人再见到你。”裴苏苏递出一个芥子袋,缓声道。
苏苏看到芥子袋里的灵石数量,目露惊喜,但依然有些警惕地问道:“还需要我做什么吗?”
“把你知道的关于问仙宗的事情,告知我便可。”裴苏苏语气不急不缓,莫名有种让人信服的能力。
“还有其他的吗?”
“没有了。”
“你不会做对宗门不利的事情吧?”
“不会。”
苏苏这才放心,欣然收下芥子袋,“好,那我答应你。”
她将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说了出来,然后把弟子服,身份牌,丹炉等物品都留给了裴苏苏。
临走之前,苏苏最后看了眼裴苏苏。
这名突然找上自己的女子身穿白色衫裙,身形窈窕纤细,柔顺青丝只以一支竹簪束起,分明未施粉黛,却肤如凝脂,艳若桃李。一双清凌凌的桃花眸,宛若被霜池浸过,带着些许寒意。这样的一张面容,让人见一眼就很难移开目光。
而且她看向别人的时候,总给人一种淡淡的压迫感,应当是久居上位才会有这样的气质。
若是自己的容貌气质有她一半就好了。不,百中之一便已经足够。
压下心中羡慕,苏苏按照约定,拿着灵石,离开了问仙宗所在的镇子。
裴苏苏换上苏苏的衣服,待采买结束后,与其他弟子一同回到问仙宗。
识海中那本书告诉她,今日那个叫容祁的外门弟子会遇到麻烦,她正好过去,验证书中所说内容是真是假,顺便看看容祁是否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按照书中所说,裴苏苏缓步走到山脚下,果真看到一群人。
偏僻的林间小路边,一群弟子将身形单薄的少年围在中间,面色不善。
“把你这个月领到的资源都交上来。”
被说话的胖子推搡,少年身形踉跄了一下,摔倒在地。原本干净的衣袍上沾满了雪和泥。
“吴师兄跟你说话呢,你听不见是不是?”
“你就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要灵石和丹药有什么用?还不赶紧拿出来孝敬吴师兄。”
被众人围住的清瘦少年大约十六七岁,穿着黑色衣袍,柔顺乌发用一根发带绑了个马尾,还有一些青丝散在身后。
他肤色苍白,眉骨精致,墨眸幽邃深沉,如同一汪看不见底的寒潭。鼻梁挺直,唇瓣薄红。
虽然身上沾了脏污的雪泥,他整个人的气质却依然像是乍融的冰雪,羸弱而干净。
看到少年熟悉的面容,裴苏苏瞳仁颤了颤,呼吸一紧。
果然如同手下传来的消息所说,问仙宗有个外门弟子,长相与闻人缙一模一样。
这个少年应当就是容祁了。
裴苏苏暗暗放出神识,试探了一下容祁的修为,发现他如同凡人一般毫无灵力,这一点也与书中所说一致。
虽然闻人缙曾经身为天下第一剑仙,修为高深莫测,可修士走火入魔后,修为大损很正常。
而且,这个少年现在的名字是容祁,并非闻人缙。
裴苏苏猜测,或许闻人缙不仅修为倒退,而且还失忆了。
如若不是失忆,他又怎会百年都不来找她?
在她沉思时,那群人开始对少年一阵拳打脚踢。
容祁只能尽力护住要害部位,其他地方却免不了被狠狠踢上几脚。
他神情冷漠,不管被怎么殴打都一声不吭,脊背始终挺得笔直。
裴苏苏远远看到这一幕,秀眉微蹙,染上薄薄怒意。
不管容祁是不是曾经的闻人缙,就凭他这副与闻人缙如出一辙的容貌,这群人竟敢如此折辱他,就已经让裴苏苏心生不悦。
她本想走出来教训这群人,可想到自己现在身份不便,只能压下这个想法,改为想办法将外门管事吸引过来。

拯救美强惨魔尊后发现认错人了免费阅读

那群人骂骂咧咧地催了半天,容祁都没有把东西交出来。
他不反抗也不说话,只是面如冰霜,眼神阴郁冷戾。
吴纪宝莫名被容祁冷漠的眼神看得心里一哆嗦。
回过神后,他面容扭曲,恶狠狠地抬起腿,“你***,骨头硬是吧?”
眼看着吴纪宝的脚马上就要踹到容祁心口,裴苏苏终是忍不住出手。
她从手链上取下一颗珠子,借助法诀打了出去。
在场的人都没察觉到法力波动,除了容祁。
他明明是唯一一个没有修为的人,眸中却快速划过一丝警觉,敏锐地朝着裴苏苏藏身的地方看去,刚好看到一截月白色裙角飘过。
虽然只有一瞬间,但他还是看清楚了,那是外门女弟子的衣服。
吴纪宝忽然觉得左腿膝盖窝传来一阵钻心的疼,右腿还抬在半空中无法支撑身体,他整个人膝盖一软,身子顿时矮了下去。
“吴……吴师兄。”吴纪宝的跟班吓得声音都在发颤。
吴纪宝可是外门弟子中的一霸,居然,居然突然跪倒在那个不能修炼的废物面前。
他的小弟们都惊得不轻,一时间忘记去扶他站起来。
膝盖重重地砸在地上,刚好压到了几颗尖锐的石子,钻心的疼痛立刻遍布全身。
吴纪宝的胖脸皱成一团,强忍着才没痛呼出声。
“愣着干什么?扶老子起来啊。”看自己的跟班没反应,吴纪宝破口大骂。
其他人七手八脚地扶着他站起来。洁白的雪上留下一小团血渍。
吴纪宝缓了一会儿,等膝盖没那么疼了,正准备继续教训容祁,忽然听到自己安排在路口放风的小弟高声喊了句:“见过管事。”
同门弟子私下里是禁止内斗的,有矛盾只能上比武台解决。
若是被发现欺凌同门弟子,轻则被戒律堂惩罚,重则逐出师门。
所以一听到管事过来,吴纪宝等人立刻变成了一个个鹌鹑,大气都不敢出。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李管事皱眉,不耐烦地问道。
吴纪宝身边的一个弟子反应最快,立刻找到了借口:“回管事,我们在讨论今日课上学习的法术。”
李管事自然看到了容祁身上的脚印和雪泥。
他一直都知道,这个新入门不久的弟子不能修炼,在宗门里经常受人欺负。
可是他懒得管这些小事,只要不闹出人命,不当着他的面做得太过分,他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况且,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而已,早晚会被赶出问仙宗,没必要为了这样一个人去费心。
李管事冷哼一声,不屑问道:“你们的活都干完了?”
外门弟子除了每日的修炼以外,还要做一些活计来赚取贡献点数。
“还有一些活计。”
“那还不赶紧滚去干活?”
“是,是,我们这就走。”
吴纪宝带着人退下,临走之前,咬牙切齿地瞪了容祁一眼。
这小子今天让他丢这么大的脸,下次一定让他好看。
等这群人离开,李管事拂袖离去。
众人散去,容祁垂下浓黑的眼睫,遮住眼中冷戾情绪。
他轻轻呼出一口气,平静地抬起手,拭去唇边血迹。
之后容祁缓缓站起身,拍去身上的雪泥。又弯下腰,从雪地里捡起一颗浅蓝色珠子。
这珠子还没石子大,落在雪地里丝毫不引人注意。
但容祁方才看得清楚,就是这颗珠子打在吴纪宝膝盖窝里,让他跪了下来。
拿着那颗珠子,容祁来到干枯的树后。
雪地里有女子的脚印,但已经找不到那人的身影。
他漆黑的眸光微动,望着手里的珠子陷入沉思。
那人是谁?为何要这么做?
是为了帮他,还是只是与吴纪宝有仇怨,借机报复?
多半是后者吧。
谁会无缘无故帮助一个陌生人呢?
容祁薄唇微抿,漠然地合上手掌,握紧手里的珠子。
过去的十七年里,他从未感受过任何善意,也不相信这世间有这种东西存在。
*
李管事到来之后,知道容祁不会再受欺负,裴苏苏深深看了他一眼,就暂时先离开了。
她初来乍到,眼下更重要的是尽快熟悉问仙宗,不能被人看出破绽,才好继续留在这里,以便验证容祁是否真的是闻人缙。
凭借苏苏画好的路线图,裴苏苏大致在外门走了一圈,熟悉了地形。
晚上,临回寝所之前,她还是放不下容祁,决定去男弟子居住的地方看看。
男弟子那么多,裴苏苏正发愁去哪找容祁,就在溪边看到了他。
凛冬酷寒的天气,日落之后,最后一点温暖也渐渐消散。
衣着单薄的容祁一个人在溪边。
他神情冷淡,用石头敲碎薄薄的冰面,盛出冰凉的溪水,艰难地搓洗着木盆里的衣服,两只手都被冰水泡得发红。
露出来的一截手臂上爬满了伤痕,有鞭伤,也有棍棒打出来的淤青。
在苍白瘦弱的手臂上,显得格外触目惊心。
天上又飘起了大雪,落在他身上,很快就在他整个人身上覆了一层冰雪,如同雪人。
他不在意地拍了拍身上的雪,继续洗衣。寒风吹得他面色苍白,毫无血色。
其他弟子都会法术,一个清洁术便能让衣衫整洁,没人需要亲手洗衣,除了不能修炼的容祁。
而且因为不能修炼,很多活计他都只能像凡人那样亲自去干,费时费力。
所以直到傍晚,容祁才干完所有活,终于有时间洗自己的衣服。
裴苏苏扶着粗糙干枯的树干,在暗处看着熟悉的容颜,逐渐蜷起手指,心中涌上一阵复杂。
若他真的是闻人缙——
百年前名动天下的虚渺剑仙,如今怎会沦落至此?
不仅被一群外门弟子欺负,竟还要在如此酷寒的天气,用冰冷溪水洗衣。
还有他身上那些伤痕,新旧交加,斑驳交错,可想而知他这些年受了多少委屈。
裴苏苏叹息一声,忍不住掐了个法诀帮他。
容祁洗着洗着衣服,忽然怔然一愣,眸中快速划过一丝诧异。
原本冰冷刺骨的溪水,怎么突然变得温暖?
他冻得快要失去知觉的双手,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温暖而微微发痒。
控制水温这种事,对于修士来说,只是很普通的法术。可他连这种最基础的法术都做不到。
容祁长眉微蹙,迅速站起身,警惕地朝着四周看了一圈,冷声问:“你是何人?为何帮我?”
少年的嗓音清越淡漠,与当年的剑仙闻人缙低沉磁性的嗓音相比,有些许不同。
最终,他的视线定格在某个方向。
不知是不是偶然,他看的恰巧是裴苏苏藏身的地方。
只是天色太暗,容祁看不到太远的地方,也不知那人是否真的藏在矮墙后面。

小编推荐理由

拯救美强惨魔尊后发现认错人了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