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惹(白绿盎霍权宗)

勾惹(白绿盎霍权宗)

导读:《勾惹》作者疆戈所著,主角是白绿盎霍权宗,勾惹白绿盎霍权宗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门外没有回应,她走出来,看到的却是男朋友的哥哥——霍权宗。那双浅淡的眸子审度了她片刻后,眼神带着隐隐的轻蔑,将她冻在了原地

小说介绍

《勾惹》作者疆戈所著,主角是白绿盎霍权宗,勾惹白绿盎霍权宗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门外没有回应,她走出来,看到的却是男朋友的哥哥——霍权宗。那双浅淡的眸子审度了她片刻后,眼神带着隐隐的轻蔑,将她冻在了原地。

白绿盎霍权宗小说简介

人人都说白绿盎能勾到霍权宗,是高攀了霍家。
可是霍权宗却公开在媒体面前宣称:“不是高攀,她是下嫁。”
原来,看起来靠脸吃饭的白绿盎居然是国家生物医药研究所的科研人员,参与了很重要的药物的研发,给很多绝望的患者带来了生的希望。
众人哗然。
当晚,#绿色果然是生命的颜色#话题,上了热搜。

勾惹全文阅读

周末,白绿盎准备趁热打铁,将自己收集到的情报好好利用。
霍权宗的家很少有人知道,毕竟身份贵重,但是她已经去过一次了,按照位置和摄影小哥口中的不远处的一座后山,她很快在高德地图上找到了***。
确定好目的地以后,她擦好防晒,然后去商店买了一套渔具。
她对这个倒是一点都不了解,随便选了一套就背上向霍权宗经常去钓鱼的湖边进发。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她终于找到了这个地方。
这里很僻静,但是景色却很好,比公园里的景致还要美上几分。
秋风裹挟着枯黄的树叶,吹到湖心,带起层层涟漪。
她左右看了看,发现霍权宗已经在钓鱼了。
今天他并没有西装革履,而是穿着一身浅灰色的休闲装,头发也不像平日里那样一丝不苟地固定在头顶,反而有些微凌乱,这将他身上平日里那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冲淡了不少。
白绿盎拿着自己的小马扎笑眯眯地走过去说:“好巧,你也来钓鱼啊。”
听到声音,霍权宗抬起头,看到居然是她,眉峰微微挑了一下,随即又压了下去,转头继续专注地盯着湖心的鱼鳔。
白绿盎对他的态度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并且毫不在意,将小马扎放在他旁边,也像模像样地将鱼竿抛了出去——虽然只扔出去一点点距离。
但是这不重要,她又不是真的来钓湖里的鱼的。
她要钓的,是岸上的鱼。
霍权宗今天收获不错,接二连三的有鱼儿咬钩,白绿盎在没钓上鱼的时候也不打扰他,看看自己的鱼鳔,再看看他拉杆的动作。
等他钓上来的时候就会发出非常捧场的赞扬,一边鼓掌一边说道:“哇,你可太厉害了,我好崇拜你哦。”
声音之做作,让霍权宗几次拧紧了眉心。
“可以教教我吗?这都两个小时了,我为什么一条都没有钓上来?”
霍权宗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瞥了她一眼说道:“因为你没有挂饵。”
“……哦。”
白绿盎想学着他的样子去挂饵,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买饵……
于是,她眼疾手快地从他的那里摸了一点过来。
白绿盎学着霍权宗的动作将鱼饵挂上以后,***将杆子甩了出去。又过了很久,红色的鱼鳔突然动了起来,她兴奋地开始拉鱼竿。
这似乎是一条很大的鱼,从来没有垂钓经验的白绿盎不得其法,拉了半天感觉都要把鱼竿拉断了,鱼还是没有拉过来,甚至都没有向前动一动。
“大哥,你帮帮我嘛!”她***着脸开口求助。
霍权宗依然无动于衷,仿佛她是空气。
白绿盎看指望不上,只好使出吃奶的劲儿往上扯,只听“咔嚓”一声,鱼竿断了。
“啊——”鱼竿断得突然,惯性使白绿盎脚下一滑,她直挺挺地向后倒去,身体也往湖里滑去,“救命——”
霍权宗在听到鱼竿断掉的声音的时候,就已经反应了过来。
将手里的鱼竿一丢,他果断伸手拉住了她的胳膊,可是下坠的***已经无可挽回,白绿盎还死死地抓着他,最终两个人一起掉进了湖里。
掉进湖里白绿盎才发现,怪不得刚才自己的鱼钩一只拉不上来,因为她钓到的根本不是鱼,而是卡到一个石头缝里了。
湖边的水并没有多深,而且白绿盎其实会游泳,只是落水很狼狈,身上的衣服和头发全部贴在了身上。
深秋的午后,虽然不是特别寒冷,但是也并没有多暖和,被冷水这么一浸,瞬间感觉骨头缝都被冻住了。
白绿盎上下牙打着冷颤,看着被自己拽到湖里的霍权宗,哆哆嗦嗦地说道:“对、对不起……我、我这次真的不是故意的。”
“所以,你之前都是故意的。”
“……口误。”
霍权宗全身也被打湿了,湿漉漉的湖水顺着他立体的五官蜿蜒向下,将他本就白皙的皮肤冲刷的更加透彻,身上的衣服被全部浸湿,贴在身上,依稀可见鼓鼓的腹肌和充满力量的大腿……
浓烈的雄性荷尔蒙气息扑面而来。
将白绿盎拉到岸上后,他抬起手向后捋了一下头发,露出饱满宽阔的额头。
然后他看向她。
面前的女人冻得像个鹌鹑,鼻子和眼角都飞起一抹红,少了点倔强与狡猾,多了一分楚楚可怜。
霍权宗转身就走,白绿盎呆在原地,以为他生气了,觉得自己刚刚连累到他,不敢跟上去。
男人走了两步,发觉她没有跟上,于是脚步停顿了一下,语气很不好地说道:“你的脚是被冻住了吗?”
“啊?”
“还不跟上,是想冻成冰雕供人欣赏吗?”他又补充道,“恐怕没有人会对一只落汤鸡感兴趣。”
“……”
虽然被他嘲讽了一顿,但是白绿盎明白了他的意思。
见他并没有怪她的意思,她赶紧跟了上去。
霍权宗今天是自己开车来的,等白绿盎坐好以后,他一踩油门,快速地离开了这里。
白绿盎抱着胳膊坐在副驾驶上,看着男人开车时略显狂躁的样子,跟他平时那副沉稳的模样大相径庭,担忧地说道:“你你你倒是慢点啊,很危险的。”
霍权宗抿着嘴一言不发,下颌的弧度崩得很紧,显得更加锋利,他又加快了速度。
白绿盎的心都快提到了嗓子眼,不过还好,只用了五分钟车就停了下来。
她跟着霍权宗一起进了他的家,霍权宗一边走一边脱身上的湿衣服。
“你去副卧洗。”他丢给她一条宽大的浴巾,然后直接走进了卫生间。
白绿盎手忙脚乱地接过浴巾,去了另一个房间。
被温热的水冲刷,身上被冻住的毛孔也舒爽地张开了,她打了个冷颤,然后紧接着就是一个重重的喷嚏。
洗过澡出来后,她裹着浴巾不敢出去。
现在没有可以更换的衣服,这可怎么办?
白绿盎将头探出来,看着已经整理好坐在外面沙发上的霍权宗小声地叫了一声,“大哥……”
“谁是你大哥。”
“……”白绿盎话音一转,“那我该怎么称呼呢,一直叫霍先生也太见外了吧,毕竟我们也曾经差点成为一家人不是。”
霍权宗手上端着咖啡的手一顿,没有接她的话茬。
白绿盎非常认真地思索了片刻,又一次开口了,“霍叔叔……”
霍权宗的手一抖,咖啡洒出来一点,在黑色的大理石桌面上晕开。
他扭头看向她,眼睛向下瞥了一眼,神色变得有点耐人寻味,“我可没有你这么大的侄女。”
“……”
白绿盎低头看了看自己裹着浴巾还呼之欲出的胸口,在心里琢磨,他这个大……是在说年龄吗?

勾惹免费阅读

“你今年都三十多了,我才二十出头,叫你一声叔叔也不过分。”白绿盎小声嘟囔道。
霍权宗没说话,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咖啡,“你怎么知道我的年龄。”
白绿盎呼吸一滞,快速地反应过来,“之前、之前霍聿告诉我的。哎呀,这不重要,能不能先给我件衣服。”
“我这里没有女人的衣服。”
“你让秘书帮忙买一下嘛,或者你的也行,我先凑合一下,不然这样像什么样子。”
霍权宗放下手中的咖啡,“跟我来。”
白绿盎跟在他的身后,来到了他的衣帽间。
他的卧室和他的人一样,充满了浓浓的性冷淡气息。
深灰色的墙面,同色系的家具,连衣橱的灯都散发着冰冷的感觉。
他的衣服大多是黑白灰三个颜色的,按照颜色依次排开,偶尔有几件靛蓝和枣红的排列在最后面,给单调的衣橱增添了一点亮色。
而且他每件衣服的间距摆放几乎都是一样的。
白绿盎撇了撇嘴,在心里嘀咕,好严重的强迫症。
霍权宗挑了一件白衬衣丢给她,她接过来一看,吊牌都还没摘。
看着这件白衬衣,她又想到了之前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就是穿成这样的。
白绿盎抱着衣服,“那你你避一避,我换一下。”
霍权宗本来也没打算看她换衣服,刚一转身,就听到了霍聿的声音。
“大哥、大哥,你在哪?”
霍权宗本来打算快步走出去,可是霍聿明显已经直奔衣帽间这里而来。
霍权宗的脚步顿住了,白绿盎也有点心慌,她抱着他的衬衣焦急地问道:“这可怎么办?”
这个场面和情景被撞到,实在是太尴尬了。
霍权宗没有任何犹豫,当即转身,两步跨到她的面前。
白绿盎抬头看他,正想询问,霍权宗抬起手握住她的肩膀直接将她推到了衣柜里。
“别出声。”
白绿盎笑嘻嘻地扯了扯他的衣袖小声道:“我们两个这样,像不像是在偷情?”
霍权宗凉凉地瞥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衣柜是开放式的,并没有柜门,如果霍聿不走进来的话,是看不到她的,但是他要是往里多走几步的话,她的身形就彻底暴露了。
如果寻常情况也就算了,关键现在穿成这样出现在他家,实在是难以解释。
霍权宗侧过来用身体挡住她,白绿盎也不说话了,她蜷缩在衣柜角落,屏息听着外面的动静。
“大哥你在啊,我以为你不在家呢?”霍聿问道。
“那你刚才喊我干什么?”
“我这不是意思意思随便喊喊。”霍聿抚了一下自己的新衣服,“你看,这是我新买的衣服,感觉没有领带搭,你的那条深紫色阿玛尼的限量款借我带一下。”
霍权宗只想赶紧打发了他,扬了扬下巴,示意他去抽屉里自己拿。
霍聿拉开抽屉,取出那条卷得整整齐齐地领带,对着镜子试了试说:“果然很搭,这个送给我吧,反正你也不怎么戴,而且这个颜色只有我压得住,毕竟我还年轻。”
“拿去。”
“今天怎么这么好说话?”霍聿狐疑地看着他,往他的衣柜那边瞥了一眼,“那……那个掐丝工艺的领带夹我也想要。”
“拿走。”
“咦,”霍聿往他这边走了两步,“哥,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霍权宗拧了拧眉不耐烦说:“拿到了就赶紧走,我要换衣服。”
“你换呗,我们两个男人怕什么,小时候还一起洗澡呢,你的哪里我没有,干嘛像个大姑娘一样,还害羞。”霍聿吹了声口哨,嬉皮笑脸道。
“……”
“难道——”霍聿拖长了声音,惊恐道,“我知道大哥你为什么一大把年纪从来没有谈过恋爱了。”
“哦?”
“是不是因为小时候爸妈带我们去泰国旅游的时候,那次你走丢了以后,也把你的小兄弟给弄丢了。”
“噗……”白绿盎在柜子里听着差点笑出声,她死死地捏住手里的衬衣,强忍着才没有发出声,可是由于忍得厉害,浑身都笑得抖起来了。
她的头顶有霍权宗的西服,因为抖得厉害,连带着衣服都轻微地动了起来。
霍权宗淡淡地瞥了一眼那个角落,面无表情地看着霍聿说:“你再不走的话,你这个兄弟我或许可以考虑真正丢掉。”
“开个玩笑而已嘛,生什么气,难道我蒙对了?”
“下周你就去公司上班,从职员做起。”
“啊?不要啊——”霍聿一阵哀嚎,“不是说了下个月去吗?”
“你再不走的话,明天就去。”
“别别别,我走我走,我今天晚上有事不回来了。”
霍聿拿起领带和领带夹飞快地跑掉了。
霍权宗看到角落里衣服还在不停的抖动,抬起腿气定神闲地走了过去。
衣柜角落里的小女人忍笑忍到眼角绯红,圆润白皙的肩膀一颤一颤的。
霍权宗将双手环在胸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说:“很好笑吗?”
“哈哈哈哈哈……”白绿盎差点笑出眼泪,“真的很好笑啊。”
“笑够了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再笑一分钟。”
“你身上的浴巾怕是撑不了一分钟了。”
“嗯?”白绿盎赶紧低头看了看,浴巾裹着的边缘确实已经开始有松动的迹象,她赶紧用手捂住,“那你快点出去吧,我换好衣服就走。”
霍权宗还没转身,白绿盎“噗嗤”一声又笑了出来.
目光不自觉地向下,男人修长的双腿被西裤紧紧包裹,可是想到霍聿刚才说的话,她就忍不住变成了盯裆猫,然后止不住地偷笑。
霍权宗突然上前一步,逼近了她。
浓烈的男性荷尔蒙的气息将她包围,带着他身上特有的松木的香味。
衣橱间顶端亮白的射灯照在他的头顶,形成一道亮眼的光晕,他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可是无端让人感觉到危险。
“你在看什么?”他垂眸。
“我、我什么都没看啊。”
“你很好奇?”
“没有没有。”白绿盎的头摇得像拨浪鼓,“我真的没有好奇你在泰国经历了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霍权宗黑眸深邃,突然抬起了手。
他的指尖泛着冷光,宛如雪山之巅的未曾消融的雪,***掐住了她的下巴。
“想试试看吗?”
“试什么?”白绿盎懵懂地问道。
他俯下身,鼻息掠过她的耳廓,声音低沉而暧昧。
“你说呢?”

小说推荐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小编说的肯定没错,勾惹白绿盎霍权宗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一定会受友友们喜欢的,收藏关注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