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替身(阮知微沈宴)

不做替身(阮知微沈宴)

导读:抖音热推主角是阮知微沈宴小说《不做替身》免费完整版全文火爆来袭,阮知微沈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阮知微爱了沈宴两年,温柔良善,失去自我。直到那个月夜,阮知微知道了自己的容貌和沈宴的白月光三分相似。

小说介绍

抖音热推主角是阮知微沈宴小说《不做替身》免费完整版全文火爆来袭,阮知微沈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阮知微爱了沈宴两年,温柔良善,失去自我。直到那个月夜,阮知微知道了自己的容貌和沈宴的白月光三分相似。她不过是个替身。

阮知微沈宴小说简介

新晋流量小生在红毯现场向她高调告白的那天
沈宴从国外修好玉镯匆匆赶回
知道当晚她进了那个流量小生家没再出来后
沈宴深夜红着眼敲开了流量小生的家门
开门的少年额发微湿 衣服未系 似乎刚做完什么酣畅淋漓的运动
“她睡了,你要看一眼吗?”
说着,少年侧了身子,让沈宴刚好能够看到卧室里
阮知微恬静的睡颜

不做替身全文阅读

盛夏七月。
日光炽热,地面滚烫,空气中的因子似乎都被烘烤得浮躁起来。剧组里的场务人员汗流浃背,小风扇在旁边忽悠忽悠地转,吹起的风都是烫的。女一号正在演戏,导演、制片人等人都集中在片场的那边,每个人的表情都因为炎热而或多或少显得烦闷。
而在片场的另一角,树荫下方投下一片浅淡的阴影,稍显阴凉。
阮知微和肖蒙蒙便在这无人的角落里,坐在椅子上看剧本。
阮知微神色专注,心无旁骛,她侧颜美好,长睫在眼睑处投下浅灰色的阴影,睫上落满了日光。
夏日的高温也无法让她分心半分。
肖蒙蒙就没这么能坐得住了,天气太热,她心浮气躁,看不***剧本,剧本被她翻得哗哗作响,而这样嘈杂的翻页声音也没能影响到对面的阮知微。
肖蒙蒙忍不住感慨:“微微,你怎么做什么都这么认真,好像你一旦专注起来,什么都不能影响你一样,你不觉得热吗?”
阮知微轻柔道:“心静自然凉。”
她这样浅笑起来的时候,眸光盈盈,柔和而温婉,肖蒙蒙只是看着,便觉得眼睛移不开了。
尤其是,此刻阮知微正穿着戏里的旗袍,他们演的是《烽火》民国剧,阮知微是女三号,身份为歌女,一身烟粉色的旗袍衬得她的身段玲珑多姿,婀娜勾人。
她肤色莹白如玉,本该是******,映着她秀丽的容颜和略显无辜的鹿眼,又隐隐带着清纯的风情。
最拿人的是阮知微的气质,她身上有一种古典美人的婉约和小家碧玉的秀丽,澄澈透净,仿佛是画中仙。
肖蒙蒙不由小声叹道:“微微,你会以后火的,真的,你就是仙女本仙吧,我看娱乐圈里女明星没有像你一个这么好看的。”
阮知微不太会回应夸奖,只好笑笑,继续低头看剧本。
没看多久,阮知微的手机嗡嗡地震动着,阮知微拿起来看了一眼,仅一眼,她刚刚平静的心情就被打破,如石子被掷进湖里,激起了一圈圈的涟漪。
是沈宴发来的消息:“我来江卢了。”
江卢是她们此刻剧组拍摄的地方,偏远而僻静,以沈宴的性子一般不会来这种地方,不知道这次为什么会突然过来。
她很快回消息:“大概什么时候到?需要我去接你吗?”
等了一会,那边却没再回了。
阮知微咬住唇,却也没有其他办法。沈宴经常这样,他回她消息看心情,心情不好干脆就不回了,不回她消息已然成了家常便饭。
阮知微想要继续看剧本,却有些看不下去了,她不自觉地频繁望向手机,等待着手机屏幕亮起的那刻。
连一旁的肖蒙蒙都发现了,肖蒙蒙调侃道:“微微,我刚夸完你专注,你就开始不专心了,怎么,现在不心静自然凉了?我就说,天这么热怎么看得下去啊。”
阮知微听着,心里不由涌上些许涩意,不是因为天热。
是因为她的心不静了。
沈宴就是这样的能耐,一个消息就能让她至此。
-
阮知微的手机屏幕一直没再亮起,她等了会便放弃了,可能沈宴根本没打算来见她。
晚上有她的戏,她要专心准备。
于是,阮知微调整好杂乱的情绪,全身心沉浸进剧本,一时忘记了时间。
不知过了多久,周围的人突然开始窃窃私语,她抬起头来,发现剧组里正处于一种奇特的氛围里。
大家兴致勃勃地讨论着什么,心情不再被闷热的夏日影响。
肖蒙蒙也正和另一个演员八卦,看见阮知微抬头了,肖蒙蒙立刻把阮知微强行拉入谈话,她兴奋道:“微微,刚刚看你太专心,我都没好意思打扰你。我和你说,刚才剧组来了个大帅比!!比我见过的所有男明星都帅!你看你看,还在那里站着呢,导演对他可热情了,他是哪个明星吗?怎么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
旁边的女演员开口:“你没听过吗?沈宴,沈家二少爷,出了名的有钱纨绔,豪车数不清,据说还有北城四少之称,好像最近投资了两个项目都挣得盆满钵满,和咱们导演是朋友,这次应该来探班导演的。”
当听到“沈宴”这两个字的时候,阮知微的心跳变快了,她看向沈宴的位置,一眼就认出来了他。
真的是他。
他来剧组了。
沈宴身高腿长,懒洋洋地站在那里,浑身透露出一种漫不经心的痞气,碎发下黑眸是浓郁的黑,内勾外翘的眼,风流多情的桃花相,他唇边噙着一抹笑,正在和导演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
他身边聚了很多人,有导演、制片人等……但阮知微只能看到他一个人。
她能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震得她胸腔发麻。
再往深处想,她又觉得心酸。
因为沈宴是她爱的人,才能够轻易挑起她的情绪。
用她闺蜜的话说,如果说她是不染烟火气的上仙,万事万物都不会让她心情有涟漪,那沈宴就是她的心魔,引她堕仙,引她入魔,还让她心甘情愿。
阮知微下意识地打开手机查了查消息列表,他还是没有回她的那条消息,也没告诉她,他会来剧组。
远远地,沈宴不经意间,忽地看向这个方向,他隔着人群望了过来,目光落到阮知微身上时,沈宴唇角轻勾,慢悠悠地笑了笑。
桃花眼中春意尽显,春色撩人。
“woc,太杀我了!他在冲我笑!把我的命都拿去吧啊啊!”肖蒙蒙声音里满满的激动。
“嘘嘘,小点声。”另一个女演员小声道。
阮知微在沈宴目光过来的瞬间便移开了目光,她甚至不敢和他对视,怕自己露馅。
她没忘记,他们的情侣关系没有公之于众。
肖蒙蒙还处在兴奋中,她抓住阮知微的手:“微微,你觉不觉得沈宴特别帅?他刚刚往我们这边看哎,还笑了,笑起来也太苏了,是我的理想型!”
阮知微默了片刻,她垂眸,轻声道:“没看清。”
“他好像是离我们有点远,难怪你看不清,”肖蒙蒙叹气:“哎,哎哎,他好像要走了……”
阮知微一直没有抬头看向那边,她低头看着眼前的剧本和台词,尽量静下心来去标注每段台词应该用什么样的感情去拿捏。
身边的声音也渐渐小了,剧组里又恢复了安静,沈宴应该离开了。
好不容易,阮知微重新让自己沉浸在剧本中,就在这时,“叮——”,她的手机响了一声,阮知微打开看,手机上收到一条消息——
【宴:兰木酒店3456号,别让我等太久。】
其中什么含义,不言而喻。

不做替身免费阅读

阮知微看着这条消息,垂眸发怔。
是他一贯的语气,强势且不容拒绝。
沈宴是大少爷脾气,说一不二,在他的字典里,没有“被拒绝”这个词,如果她不去,她不确定他会怎么样。
她在戏里是女三号,戏份不多,本来按照通告下午4点应该会轮到她的戏份,但因为女一号的演技不太好,两场戏拍了一天,现在看来还会继续晚下去,去完酒店再回来,应该……来得及吧?
而且,她进组快一个月,这么久没见,她其实也想见他了。
想到这里,阮知微大着胆子,下定决心,她要去赴这场约。
“我有点急事,要离开一下,晚点回来。”
肖蒙蒙睁大眼,怀疑自己听错了:“微微,你认真的吗?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轮到我们了,你现在要走?我看下午的时候,女一号拍戏好像不太顺利,导演正在气头上,如果拍戏的时候找不到你,估计会迁怒的。”
阮知微顿了下:“不会太久。”
说完,阮知微站起身,拿着手机匆匆离去,只留下肖蒙蒙看着阮知微纤细的背影疑惑,什么事能这么急,居然能让一向最乖的阮知微擅自离组……
……
兰木酒店是附近最豪华的酒店,墙壁上挂着色调浓郁的油画,宽敞明亮的大厅里金碧辉煌,流苏灯熠熠地闪着光辉……恢弘壮大,处处彰显格调。
这家酒店安保措施做得极好,狗仔轻易混不进来。
阮知微站在电梯里,金色的电梯面光可鉴人,映出她清秀的脸,她的脸上微微泛红,似乎染上浅浅的胭脂。
说不好什么心情,她本来因为他不回消息有些不开心,但他突然来了剧组,还要见她,她好像又没那么不开心了。
现在更多的是紧张。
她从小到大都是乖学生,没太做过出格的事儿,导演不喜欢演员擅自离组,而她现在从剧组里偷溜出来去酒店见他,有一种违背规则的***感。
像是上学期间翘课去早恋一样。
不对,比早恋更甚,以沈宴的性子,她知道一会在酒店里发生什么旖旎的事。
想到这里,她脸颊上的胭脂色似乎更艳了。
“叮——”电梯门开,打断了她的思绪。34楼到了。
阮知微整理好心情出电梯,她循着门牌号一间间地寻找,最后在拐角处找到了3456,她站在门前,深吸一口气,按下门铃。
门铃刚响了两声,门便开了。
阮知微还没反应过来,猛地被里面的男人扯住手腕,拽了***。
门“砰”地关上,她被男人抵在墙边,沈宴浅淡的烟草气息霎时将她包围。
阮知微抬头,望进一双桃花眼里,如一池春水般荡漾,沈宴轮廓硬挺,唇形薄而***,勾着嘴角笑的样子,在无形中撩人到崩溃。
“想我了吗?”沈宴拖长了语调问她。
“恩……”
“想就是想,恩是什么意思?”沈宴俯身,气息徐徐落在她脸上,他的手顺着阮知微流畅漂亮的肩胛骨不轻不重地揉捏,笑得有点痞。
阮知微受不住他这么捏,小声道:“想。”
这句承认,算是她的投降。
她心里还有些埋怨他不回她消息,忍不住问:“刚刚我给你发消息,你没看到吗?”
“看到,忘记回了。”沈宴回得随意,他吻了吻她的耳垂:“怎么,我来看你,你还不开心?嗯?”
“开心。”阮知微轻声道。
她觉得自己有点好哄,可是面对沈宴,她似乎真的很容易满足。
沈宴没注意到她的情绪,他的目光落在她旗袍开叉处白皙的腿时,停留了许久。
刚刚在剧组,远远地,他便已注意到她的***,女人穿了旗袍,再清纯也要添上三分***,现在这么近看,更是让人心猿意马。
这么一想,沈宴回忆起来,他在剧组时看她身边的人在和她聊什么,似乎是在说他,那时候,沈宴从口型中读出,阮知微说的是“没看清”。
没看清他吗?
沈宴哼笑一声,抬起她的下巴,逼她和自己对视,她的小鹿眼温柔乖顺,眸光里全是他。
“现在看清我了?”
阮知微怔了下,反应过来他说什么之后,她忍不住想笑,他怎么这么记仇。
“这么好笑?”沈宴把玩着她小巧的耳垂,她的耳垂软软的,手感极好,摸着摸着,他想再进一步了。
他忽地俯身,拦腰把阮知微抱起来,沈宴不顾阮知微的惊呼声,抱着她走,直到床边才把她放下来,她在他怀里像小猫一般温顺。
到了床上,沈宴反而不急了。
他姿态随意,单手搂着阮知微的腰,他的唇落在她的后颈上,另一只手也没停,解着她身前的盘扣,他随口问她:“看你穿的旗袍,演的是民国剧?和男主有对手戏?”
“有。”
“来,说几句台词听听。”
阮知微也不知道沈宴突然要搞什么情/趣,他解盘扣解得很慢,她被他圈在怀里,像是待他品尝的美味。
想了想,她还是配合他,她回忆剧本里的台词,拿捏着语气:“你和我不是一路人,她喜欢你,你不如和她在一起吧。”
阮知微演起戏来,表情立刻生动不少,眼眸盈盈如光华,睫毛纤长,沈宴看笑了:“继续。”
“希望你不要纠缠我了,放过我吧,少爷。”
放过我吧,少爷。
这句话从她清甜的音色里说出来,杀伤力***。
沈宴黑眸里瞬间染上浓重的情/欲,他低笑一声:“这台词真够他妈有意思……谁会放过这样的你?恩?”
越娇弱只会越让人想要蹂躏欺负。
“剧本里男主确实放过我了……”阮知微较真道,刚好在此刻,沈宴解开了她的最后一颗盘扣,她精致的锁骨暴露在空气中,像是翩然欲飞的蝶。
他低头,吻落在她的锁骨间,淹没了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旗袍***,显得她腰细腿长,她仰着洁白的颈任他索取的模样——
宛若献祭。
将她的身心,全部献与他。
-
事后。
暮色降临,夜色笼罩城市,落地窗下霓虹灯渐次亮起,房间里光线昏暗。
两个人缠绵在床上,沈宴模样餍足,洁白绵软的被子露出他一截劲瘦的腰身,肌肉线条流畅而有力量,他懒洋洋地咬着烟,怀里半搂着阮知微,声音里还带着未褪的哑意:“微微,过来,给我点个火。”
“恩。”
阮知微四处摸索着找到打火机,她摁下打火机开关,将燃起的火苗凑近沈宴,沈宴低头,就着她手里的火光点燃烟,橙红色的火光跳起,将他的眉眼照得真切。
火光下,他容颜俊美得甚至有些妖。
他眯起眼,徐徐吐了个烟圈。
阮知微不喜欢闻二手烟,但是在沈宴面前,她没有表现出来。
两个人此刻的气氛暧昧而温柔,她的眼神眨也不眨地落在沈宴的脸上,她轻声问:“你今天怎么突然来了?”
他们剧组拍戏的地点离北城很远,几乎算是偏僻了,是沈宴这种大少爷不会踏足的地方。
沈宴言简意赅:“办完事,顺便过来看你。”
他能来看她,她已经很满足了,阮知微唇角上扬,继续问:“那你什么时候走?”
“晚上的飞机,明天还有工作。”
阮知微还想问问几点的,电话突然在此刻响了,阮知微接起来,是肖蒙蒙的电话:“微微,你快回来吧,快到我们了,导演今天心情是真的差,别撞枪口上了。”
“好,知道了,我这就过去。”阮知微挂掉电话,连忙起身穿衣服。
沈宴躺在床上,神色沉下来:“一定要去?”
“恩,快轮到我的戏份了……”阮知微穿衣服穿到一半,意识到沈宴似乎不高兴了。
她轻声解释道:“这个不好请假,过段时间剧组会回北城的影视城,那时候我们就可以天天见面了……”
“不好请假,那就不干了。”沈宴黑眸直视着她,声音里没有温度。
阮知微动作顿了下,垂下眸子,没再说话。
她签了经纪公司,违约要付违约金,这些沈宴都知道,但他只会轻飘飘地说一句,不干了,而不管这之后会造成什么后果。
在沈宴执眼里,她的生活里似乎应该只有他一个人,他不想她进娱乐圈,也从来不支持她的事业,他希望她是他牢笼里的金丝雀,乖乖听话,讨他欢心,却不在意她的想法和意愿。
有时候阮知微时常会怀疑他们的关系,他们明明只是暂时不方便公开关系的情侣,他对她的态度,却好像她是他见不得光的包/养***。
看她不说话,沈宴轻嗤了一声:“如果你平时也像床上一样听话就好了。”
这话阮知微不知道怎么接,干脆没接。
她安静着穿好衣服,准备离开,走到门边时,她回头看了沈宴一眼。
沈宴半靠在床边,随手磕着烟灰,他敛了笑意的样子看上去有些沉冷,黑眸半垂。
阮知微心里涩涩的疼。
他难得来看她一次,阮知微不想他不开心。
最后,阮知微还是重新走回去,她坐到他身边,吻他的下巴,带着她的爱意,她声音很轻:“对不起。”
在沈宴面前,她似乎总是输的那个。
沈宴没动。
他面无表情的时候显得眉眼锋锐,平日里撩人的桃花眼都显得凌厉许多,他任凭阮知微的吻落在他脸上,眼瞳还是漆黑。
蓦地,阮知微的手机铃声再次响起,在静谧的空间里显得尤为突兀。
阮知微的吻停下来,她想去接电话,她的唇刚离开沈宴,下一秒,沈宴突然动了。
他反手按住阮知微的后腰,将她大力按向自己,阮知微没反应过来,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重重撞上他的身躯,硌得她疼。
“嘶——”阮知微疼得皱眉,沈宴的手牢牢扣在她的纤腰上,不给她离开的机会,随后,他准确无误地对准她的唇,狠狠吻了下去。
他的吻急而凶狠,肆无忌惮,一下比一下重,吞噬她的所有理智。
房间里,急促的手机铃声还在一声一声地响着,聒噪而扰民。
而床上,阮知微被沈宴困在怀里——
唇齿相依。

小说推荐

门外柳花飞,玉郎犹未归。怎么样,不做替身阮知微沈宴小说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很好看吧,信小编没有错。收藏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