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替身(阮知微沈宴)

不做替身(阮知微沈宴)

导读:《不做替身》是由作者许君三生所著,主角是阮知微沈宴,不做替身阮知微沈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沈宴从来不担心阮知微和其他男人怎么样,因为沈宴很确定,阮知微喜欢他,喜欢得要死,她只会喜欢他。

小说介绍

《不做替身》是由作者许君三生所著,主角是阮知微沈宴,不做替身阮知微沈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沈宴从来不担心阮知微和其他男人怎么样,因为沈宴很确定,阮知微喜欢他,喜欢得要死,她只会喜欢他。

阮知微沈宴小说简介

沈宴忽然想起来,之前有一次,他和狐朋狗友们玩牌、喝酒的时候,有个富二代喝多了,露出点脆弱的情绪:“那些女人,都他妈只喜欢我的钱!她们只想让我买包、买房子给她们!”
旁边有人劝道:“这年代不都这样,哪有什么真爱,用钱换她们青春,我们也不亏啊。”说完还不忘叫沈宴:“是吧沈少?真爱算什么啊。”
当时沈宴怎么回答的?
他摇晃着手里的透明酒杯,浅黄色的***映着他勾魂的桃花眼,沈宴唇角微勾,笑得***气又欠揍:“不好意思,我有。”

不做替身阮知微沈宴全文阅读

鲜虾云吞面确实如服务员所说,色香味俱全,汤汁鲜甜,虾肉新鲜,玲珑小巧的云吞混合着韧性十足的面,瞧着便让人食指大动。
“这家的鲜虾云吞面真的好吃哎,下次我们还可以来吃。”肖蒙蒙连连感慨。
阮知微低着头,用筷子默不作声地拨动着面上的葱花,毫无食欲。
沈宴果然不记得,他可以随随便便给一个刚认识的女演员恩惠,却不记得跟了他两年之久的,她的喜好。
满怀期待落空,阮知微失落到极点,却不能将自己的情绪展现。
“你不吃吗?”
阮知微勉强笑了笑:“没什么胃口。”
肖蒙蒙了然,演员的基本素养之一就是对身材的管理,吃下去的东西恨不得换成卡路里精密计算,别看肖蒙蒙现在吃得多,回去也不知道要健身多久才能消耗掉这份力量。而阮知微一向吃得少,这么晚了吃不下去也正常。
阮知微不知道肖蒙蒙此刻在想什么,她正看着对面的沈宴和安悦然两人发怔。
他们两个人言笑晏晏,相谈甚欢,包厢的灯光打在两人身上,沈宴黑眸带笑,弯着嘴角;安悦然离沈宴很近,似乎是聊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她笑得花枝乱颤,直不起腰来。
多少有些刺眼。
因为恋情不公开,阮知微坐在这里像个隐形人,仿佛不是沈宴的正牌女朋友。
甚至她都不能和沈宴私下里表现出她的难受,他已经解释过是逢场作戏,刚才的举动也不过是“男人的绅士风度”,这样她还有情绪的话,沈宴只会觉得她作。
在沈宴面前,她乖巧温顺惯了,这次她也只能默默忍受。
阮知微还记得,恋情不公开这件事,是沈宴先提出来的,他说暂时不方便公开,却没说过具体原因,也没说什么时候公开。
那阮知微只好说:“好,我也不想公开,作为演员这种事还是私下里比较好。”
于是,地下恋情便一直持续到现在。和他在一起快两年,阮知微没有跟他见过他的任何朋友,他也没带她出席过任何场合,这么一想,阮知微愈发觉得自己像他的***了。
卑微的、小心翼翼的地下***。
“砰”地一声,刚好在此时,包厢的门蓦地开了,也打断了阮知微的思绪。
众人听到声音,纷纷转头,看向门边,便看到了迟迟未到的男一号苏御。
门边的光线很暗,苏御站在阴影处,看不太清,他往前走了两步,容颜逐渐清晰。
他个子高,一米八的身形,挺拔清瘦,穿着工装风格的蓝色牛仔夹克,黑色碎发下浅棕色的瞳,眼皮一道浅浅的褶,唇色浅淡,容颜精致,带着一种冷感的气质,打扮得很潮,他的长相很有少年感,像是漫画里的少年,安安静静地出现在门边。
苏御之前是idol出身,颜值很能打,最初在一个选秀节目成团出道,可惜团太糊,没几年解散了,他又开始零零碎碎地演戏,他不草人设,也很低调,咖位不大,只能接到一些网剧,但他在微博上也有一千二百万的粉丝,基本都是他的颜粉,以他的人气足够担得起这部小网剧《烽火》男一号的位置。
导演看他到了,连忙站起身,招呼道:“苏御啊,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怎么才到,门口给你留了个位置,你坐那里吧。这位是沈宴。”
苏御点头,在门口遥遥向沈宴致意:“你好,导演好。”
沈宴也微微点了下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空的位置刚好在阮知微旁边,苏御打完招呼后,便在阮知微身旁落座,阮知微一看苏御过来了,下意识地往旁边移了移,一时间也把刚才低落和难过的情绪都抛到脑后了。
事实上,这还是阮知微第一次和苏御打交道。
苏御在剧组出了名的话少冷淡,高冷又难接近,和安悦然合作过的男演员几乎都会绯闻缠身,只有苏御没有,因为苏御除了正常交往,多余的话不会和安悦然说半句,让安悦然在他这里碰了个不大不小的钉子。
现在苏御一下子坐在阮知微旁边,阮知微一时还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她偏头看了肖蒙蒙一眼,带着点“该怎么做”的意思。
肖蒙蒙用眼神拼命示意她,打招呼啊,快打招呼,能坐在苏御旁边是多大的好运,剧组里很多女演员都和他说不上话呢。
阮知微和苏御之前一直没什么交集,她这边的戏份还没演到和男一的对手戏部分,她犹豫半晌,还是主动道:“那个,你好,我是女三号的扮演者阮知微。”
苏御没什么情绪地看了她一眼:“你好。”
少年声线冷淡,眼瞳干净。
话落,苏御没有再继续聊下去的意思,肖蒙蒙看阮知微指望不住,干脆自己探头过来:“你好!我之前有追你们的团,还给你打过榜,现在能和你一个剧组,我真的超级开心,虽然你可能不知道我是谁,我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肖蒙蒙。”
听到那句“给你打过榜”,苏御稍显冷淡的表情终于露出了其他情绪,他年纪不大,衣品又好,离这么近看,漂亮得一塌糊涂,他礼貌道:“谢谢喜欢。”
肖蒙蒙有被苏御的颜值惊艳到,平时远看就觉得帅,现在近看也丝毫不失望。
她兴致上来了,凑得更近:“我追了好多选秀节目,觉得你们团的氛围最好!你从idol转来演戏会不会觉得不适应?”
苏御的话一如既往地少:“还可以。”
“非科班出身演戏还是很辛苦的,微微也是非科班出身,她平常会把所有人的剧本都钻研,还会记很多笔记,然后当别人演戏的时候,她也会来剧组观摩学习,特别认真,她经常会看你的戏,因为你演技还挺好的,不比科班出身的差,你看我的演技就很烂,即使以前学表演的也救不了我糟糕的演技……”肖蒙蒙话头上来,喋喋不休起来。
苏御听到这话,侧头看了一眼身旁的阮知微。
阮知微莫名被cue,还有点尴尬,她是半路进娱乐圈,毫无基础,想要快点提升演技,自然要比别人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剧组很多演员的戏她都会观摩,但是现在让肖蒙蒙这么一说,好像她专门去看苏御演戏一样。
“有需要的话,之后可以找我搭戏,有利于提升演技。”少年说了今晚以来最长的一句话。
阮知微反应过来后,难免觉得惊喜,她看向苏御:“真的吗?”
“恩。”
“谢谢你。”
……
他们聊得欢畅。
而在圆桌的这一头,沈宴这边,却刚刚结束一个话题,气氛有些静默。
安悦然绞尽脑汁地想着话题,沈宴则看着别处,从沈宴他们的角度,可以纵观全场。
每个人的模样都被看得很清楚,或笑或闹,或嗔或骂……自然也包括圆桌对面,正聊得尽兴的阮知微、苏御、肖蒙蒙三人。
“哎?”安悦然顺着沈宴的目光望过去,也注意到了他们三个,她笑容有点暧昧:“我们男一号平时在剧组都不怎么说话的,今天倒是难得,还会和两个女孩子聊天。”
导演也加入谈话:“怎么只说苏御呢,哎你看看,苏御旁边的那个女孩子是不是很漂亮,她气质好,在全剧组都很出名。她不太火,本来女三这个角色都定好了别人,结果她出现的瞬间,我当时就觉得,女三就是她了。只有这样的脸才能让男主念念不忘,不然凭什么让男主记了这么多年?听说她学历还很高,以前是名牌大学毕业的。”
安悦然暗暗翻了个白眼,名牌大学怎么了,进了娱乐圈还不是毫无存在感的新人一个。在娱乐圈没点手段可爬不上去,只配被踩在脚下。
她可不希望沈宴注意到别的女人,安悦然再次把话题拉到苏御身上:“对了,导演,今天这场戏我确实状态不对,你别说,苏御作为男一还是很不错的,把我代入了状态,虽然他之前没太学过演戏,演技倒是过得去……”
任他们聊来聊去,沈宴一直没搭腔,他的目光落在阮知微身上。
灯光下,阮知微容貌清秀,眸子明亮,她和身边的两个人说着什么,脸颊泛着浅浅的粉,显得柔美而温和。
他当然知道阮知微漂亮又气质好,她哪里他没见过。
此刻,阮知微正坐在肖蒙蒙和苏御的中间,明显话最多的人是肖蒙蒙,苏御和阮知微都是偶尔才插两句,三个人只是看上去热闹而已。
想到这里,沈宴勾了勾嘴角,笑了。
他的笑容带着对阮知微的稳操胜券和势在必得。
沈宴从来不担心阮知微和其他男人怎么样,因为沈宴很确定,阮知微喜欢他,喜欢得要死,她只会喜欢他。
沈宴忽然想起来,之前有一次,他和狐朋狗友们玩牌、喝酒的时候,有个富二代喝多了,露出点脆弱的情绪:“那些女人,都他妈只喜欢我的钱!她们只想让我买包、买房子给她们!”
旁边有人劝道:“这年代不都这样,哪有什么真爱,用钱换她们青春,我们也不亏啊。”说完还不忘叫沈宴:“是吧沈少?真爱算什么啊。”
当时沈宴怎么回答的?
他摇晃着手里的透明酒杯,浅黄色的***映着他勾魂的桃花眼,沈宴唇角微勾,笑得***气又欠揍:“不好意思,我有。”
他有啊,阮知微对他就是真爱。
没办法,就算他对她爱答不理,忽视冷落,若即若离,就算他绯闻不断,玩世不恭,她依旧还是喜欢他。
——只要他站在这里,她的目光就会只属于他一个人。

不做替身阮知微沈宴免费阅读

那场饭局的最后,阮知微还是没能和沈宴说一句话。
饭局结束后,沈宴被众人簇拥着送走,据说他是半夜的飞机,现在得去机场了,而阮知微只是默然地跟在后面,看他的背影。
她男朋友什么时候的飞机,她还要靠别人来“听说”。
“下次见啊,多空多联系。”安悦然笑得妩媚。
“悦然说得对,我们有时间再聚。”导演笑道。
“恩,回北城请你们吃饭。”沈宴的声音隔得太远,听不太真切。
和导演告别完之后,沈宴便上了一辆车,众人站在路边,目送着他的车绝尘而去。
“下次应该没有机会再见到这个大帅比了吧,北城四少,啧,能看到他我也算幸运了。”肖蒙蒙看着远去的车,多少还有一点依依不舍。
阮知微没说话,她低头看了眼手机,沈宴还是没回她消息,应该是不需要她送吧。
“好了好了,大家回酒店休息吧,明天还要拍戏,今晚早点睡,争取明天有个好状态。”导演招呼着大家一起往酒店的方向走。
小剧组经费少,剧组片场偏僻,他们住在剧组最近的经济型酒店里,一行人跟着导演,说说笑笑地往酒店的方位走。
苏御出来以后便和她们分开了,他一个人静默地走在旁边,周身似乎有一层无形的墙,将他和别人分隔开来。
肖蒙蒙目光一直往苏御那个方向看,她是个颜狗,帅哥都是见一个爱一个,她心动道:“没事,沈宴走了,我们还有苏御,近水楼台先得月,他今天已经答应和你搭戏了,之后交集应该会变多的。你演的那个女三,不是男主的白月光、心上人吗?没准你和他能假戏真做呢。”
阮知微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肖蒙蒙什么意思以后,她涨红了脸:“蒙蒙,不要乱开玩笑。”
肖蒙蒙恨铁不成钢:“微微,你怎么回事?我们这么年轻,当然要趁着青春正好,多和帅比们认识认识,你看你这么好看,害,我要是有你这个颜值,哪个男的不是我的囊中之物……”
阮知微打断她:“我有喜欢的人了。”
她本来想说男朋友,又怕肖蒙蒙问个没完,只得改口说喜欢的人。
“……哎?”
阮知微神色认真:“所以,不要乱开我和苏御的玩笑了。”
肖蒙蒙怔住了,她还处在惊讶中,平时她和阮知微聊天,几乎都是她在说,阮知微在听,而关于阮知微的事情,她所知甚少,这还是她第一次听到阮知微说关于她自己的事。
“那是个什么样的人……”肖蒙蒙还想问问具体细节,但看清阮知微的神情时,肖蒙蒙没问出口的话戛然而止。
似乎阮知微的这段喜欢并不是那么的美好。
肖蒙蒙生生转了话头:“好晚了,早点休息吧,微微明天见!”
“恩,明天见。”
恰巧她们此刻也走到了酒店里,其他演员们纷纷回到了自己房间,阮知微和肖蒙蒙是隔壁,她们摆了摆手道别后,便各自进了房间。
一进房间,阮知微的第一件事就是拿出手机,给沈宴打了个电话。
那边是嘟嘟嘟的忙音,一直没人接。
阮知微只好先去卸妆洗漱,收拾完后到床上,她拿出剧本继续钻研,这期间她还时不时地看着手机屏幕,生怕手机来了消息或电话而她错过了。
可她等了一个多小时,也没等到沈宴的消息。
夜色深沉,泛着浓厚的凉意,墙上的钟表时针指向12,已经12点了。
恰好在此时,手机响了一下。
阮知微连忙拿起手机看消息,却依旧不是沈宴发来的,是她的闺蜜向锦秋发来的消息,她问阮知微的是一个历史知识的问题:“银锭这个货币第一次出现在哪个朝代?”
阮知微看到消息,难免觉得失望。
她收好思绪,想了想,回复消息:“汉代,汉景帝中元二年。”
向锦秋那边很快回消息:“你还没睡?等他?”
阮知微顿了顿,回道:“恩。”
“……呵。”
向锦秋是阮知微身边唯一知道她和沈宴关系的人,她们两个是大学室友,之前都在A大的历史系。
阮知微的爸妈都是老师,她爸爸是教历史的,阮知微在这种氛围下长大,也很喜欢历史,她高考时高分考入TOP5高校A大的历史系,她野心不大,没想过大富大贵,以后只想继续深造读博,当个历史系教授,安稳一生。
当时向锦秋还说她傻,以阮知微的分数,学金融、计算机这些专业完全够了,她偏偏学了历史系,要知道,他们整个系,一大半都是分数低被调剂进这个专业的,向锦秋平时连课都不去上,只有阮知微,对历史抱有极大的兴趣,是历史系各个教授的宠儿。
大学毕业之后,阮知微却阴差阳错地进了娱乐圈,向锦秋则在网站上连载小说赚钱,向锦秋写的是古代言情,偏偏她历史学的不好,经常弄错一些历史知识,一些读者就会教她做人,在评论下面长篇大论给她普及历史知识。
向锦秋嘴里说的“杠什么杠,您这么厉害怎么不去做抬杠冠军”,实际上,她还要维持她知书达理的作者人设,不好直接怼读者,只能每次遇到不确定的问题时来问问阮知微。
毕竟,有时候百度百科都会出错的历史知识,阮知微却知道,阮知微看过的书很多,记忆力还好,在A大历史系被人称为“字典女神”。
现在向锦秋随口问了阮知微一句,以为依照女演员睡美容觉的自我修养,阮知微明天才会回复,阮知微却秒回了,一看就是在等那个狗男人。
“等他干什么?你不要把自己地位放得太低,就算他再有钱有势,再豪门阔少,也不要为了他失去自我,如果实在觉得两个人差太多就别勉强了,别委曲求全。你看,他这么忽视你,对你一点都不好。”
向锦秋长相御姐,脾气也燥,她连写小说都写的是大女主言情,她笔下的女主角心机、冷酷,不是干掉男主当皇帝,就是专心权谋走上高位,冷眼看世人向她称臣。
阮知微在输入框里写了又删,回道:“他对我也没有那么差,这次还来江卢看我了。”
向锦秋:“……你也太容易满足了,算了,晚安吧。”
“恩,晚安。”
阮知微刚把手机屏幕关掉,屏幕又亮了一下,她以为还是向锦秋,随意瞟了一眼,却睁大了眼。
这回是沈宴的短信。
他回得很简单:“上飞机了。”
阮知微心里开心起来,她想回消息,又想起来他在飞机上也看不到,最后还是没回。
但她终于可以安心睡个好觉了。
她放下剧本,准备入睡,睡前心情还很好,定闹钟之前看到她和向锦秋的聊天记录时,阮知微唇角弯的弧度稍稍僵***一下。
她其实知道她卑微,在这段感情里,她是付出更多的那一方。
可没有办法,谁让她喜欢沈宴。
毕竟,沈宴于她来说,是她生命里最特别的存在。
阮知微的前半生,活得顺风顺水,成绩好、人缘好,长相气质都是上乘,直到大三那年,命运才给了她重重一击。
大三下学期,她家逢巨变,爸爸突然被检查出来了重病,妈妈卖掉了家里的房子给爸爸看病,家里还借了亲戚不少钱,即使这样,医疗费用还是一笔昂贵的开支,她的家境根本负担不起。
她走投无路,有一次,她去给在医院的爸妈买饭时,路过北开传媒学院,她被一个学校门边蹲守的星探看上了,说想签她进娱乐圈,星探所在的经纪公司很小,刚刚起步,但是出手大方,愿意先支付给她二十万让她应急,与之相对的,是合同上高到离谱的违约金。
经纪人还告诉她,娱乐圈的明星片酬都很高,即使是二线三线演员也能赚很多,吃喝不愁,阮知微那时候太缺钱了,她就这样签了合同,***娱乐圈,放弃了已经拿到手的保研资格。
可还是远远不够。
住院、手术都要费用,那是阮知微压力最大的一段时间。她在爸妈面前装得乐观,经常安慰爸妈,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可是私底下,阮知微在医院的楼梯间悄悄蹲下来,咬住手指哭,她甚至不敢哭出声,怕引来太多人看。
沈宴就是在她最绝望无助的时候出现的。
他路过楼梯间的时候,她刚好挡住他的路,小小的一团蹲在那里,医院里这样的事太多,沈宴懒散地扫了她一眼,语气波澜不惊:“让一下。”
阮知微慌乱起身,用手胡乱擦着脸上的泪水,沈宴看清她模样的时候,怔然之色一闪而过。
他没有立刻离开,上下打量了她一会儿。
陌生人的注视让阮知微羞窘,她别开脸去,沈宴的目光却还锁定她的脸:“有什么忙我可以帮?”
阮知微也不知道沈宴的话是什么意思,他是好心想帮她吗,他的衣着看上去价值不菲,容貌出色到路人都会频频注视,不像是骗子。
她擦干眼泪,死马当作活马医:“我缺钱。”
沈宴听到这话,弯唇笑了:“巧了,我有钱。”
后来,沈宴就真的借了她85万,不要利息,让她安心给爸爸治病。她爸爸生病住院那段时间,是沈宴对她最好的一段时光。
他经常会来医院看她,还会给她爸妈买水果,给她买点零食面包,偶尔还会和她一起散步。
他说话做事都上去很散漫,像个二世祖,一点都不靠谱,可是做的那些事,都靠谱到她心安。
在她压抑着情绪时,他会***揉她的头:“小姑娘,想哭就哭,在你爸妈面前装得那么坚强,在我面前不用装,我又不会嘲笑你。”
等她真的哭够了之后,他会拿出一包纸巾,拿出一张纸摊开,罩在她脸上:“哭得有点丑。哭够了吧,那行了,收拾好情绪,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你看,沈宴不温柔,也不会说多么漂亮的安慰人的话,但阮知微和他在一起时感觉最放松,也最安稳。
他像是站在她面前的茂盛树木,为她遮风挡雨,为她撑起一片天。
只要他在,阮知微就相信,一切都会变好,爸爸的病会好起来,没有什么困难是挺不过去的。
她还记得,她在医院里时,最盼望的就是他来看望她的时候,那些父亲生病的担忧和悲伤,仿佛都随着他的到来消失了一样。
终于,事情渐渐朝好的方向发展,她父亲病愈,顺利出院。
在她父亲出院那天,沈宴带她去北城最昂贵的西餐厅庆祝,西餐的价格高昂得咂舌,每一块食材似乎都能换算成钱来丈量,她用叉子插着一小块牛排,迟迟未动。
沈宴姿态闲适:“吃啊。”
阮知微放下牛排,惴惴不安:“对了,欠你的钱,等我之后赚了钱会还给你的,可能会比较久……”
红酒杯后,他似乎觉得好笑,桃花眼微扬,黑眸生辉。
顿了下,他慢声开口——
“把你赔给我吧。”
阮知微怔住了。
她和沈宴完全是两个阶级,沈宴是她根本触碰不到的圈子,高高在上的有钱人,车库都放不下豪车的公子哥,她之前从未奢想过能和这样的人扯上关系。
沈宴看她犹豫,凑近了她,这么近的距离,他的容颜好看得让她呼吸停止。
沈宴看她这个反应,轻笑了声:“你敢说你不喜欢我?每次看到我来,眼睛都会亮;和我一起走,目光胶着在我身上;我现在只是这么看着你,你都会脸红,还不承认?”
阮知微被他说中心思,脸色绯红,轻抿住了唇。
别的女孩子可能会欣喜于能够被他这样的阔少看上,想借机攀权附势,但她没有那些心思,她是真的喜欢他,也想好好和他发展感情,她看到的,是两个人身份的悬殊,阶级的差距,这些鸿沟,都让她觉得自卑。
“还在犹豫什么?”沈宴看她没答应,语气变得有点淡了。
可怎么办,明知她不配,阮知微还是想和他在一起。毕竟,他是她长这么大以来,唯一心动的那个人。
阮知微深吸口气,下定决心,抬眸看他:“是情侣吧?不是***?是只有我一个吧?”
“废话,”沈宴抬手捏了捏她脸颊,眉梢挑起:“我没那么多精力,只有你。是情侣。”
“那好,我们在一起吧。”
就这样,她义无反顾地陷了***,全心全意地爱他,甘之若饴。
他脾气差,经常忘回她消息,吵架从来是她主动求和……都没关系。
阮知微想,沈宴那个性格,谈恋爱就是这个样子吧,他本来就不温柔也不体贴,她也不能强求,她是他唯一的情侣,这足以证明她的特别。
她更爱他一点,所以更辛苦些,也正常。
只要不触及到底线问题,她都不会离开他。
因为,她始终记得那个在医院楼梯间的下午,她哭得泪眼朦胧时,和她说“巧了,我有钱”的那个沈宴。
光从窗外洒下来,在他身上投了层金色的光圈,如同救世主降临,他眼里潋滟的光,熠熠闪亮着——
惊艳了她的春天。

小说推荐

以上就是给大家带来的不做替身阮知微沈宴小说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喜欢的朋友,请推荐给您的朋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