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配跟她比(云笑薄祁渊)

你也配跟她比(云笑薄祁渊)

导读:云笑薄祁渊抖音小说《你也配跟她比》又名《缘定来生不相负》完整版全文哪里看?云笑薄祁渊抖音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他所有的柔情都给了王云卿,吝啬得不肯分一点给她。心脏像是被泡在了黄连水中,苦涩到极致。

小说介绍

云笑薄祁渊抖音小说《你也配跟她比》又名《缘定来生不相负》完整版全文哪里看?云笑薄祁渊抖音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他所有的柔情都给了王云卿,吝啬得不肯分一点给她。心脏像是被泡在了黄连水中,苦涩到极致。

云笑薄祁渊小说简介

“两年前,我去国外找过王云卿,她知道你失明了还是不肯回来,没多久就跟别人结婚了。即便是这样,你也不介意,也还是爱她吗?”
说完她就仔细的盯着薄祁渊的神色,企图从他脸上找出一丝愤怒和失望。
她知道,那会是她的救命稻草。
可最终,是她失望了。

云笑薄祁渊抖音小说全文阅读

薄祁渊修长挺拔的身躯一震,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不在乎的笑了,还问她:“多久?”
还能活多久?还要多久才肯消失在他的世界?
万箭穿心,习惯就好。
云笑已经感觉不到胸腔下的心是不是还在跳动,扯着嘴角,麻木的开口:“十天。”
于我而言,我的生命在跟你离婚,再也看不到你的那天,结束。
薄祁渊眼中闪过困惑,为什么她如此执着十天?
十天很短,但对他来说,度日如年。
刚想问,就听到云笑淡薄而固执的说道:“如果你不想我一辈子都占着顾太太的位置,这十天不许再见王云卿。”
薄祁渊气急,忍了又忍,十天后就是他移植眼角膜的日子,那天他要马上,立刻,跟她离婚!
没在搭理云笑,顾邵霆让守在车里的助理扶着自己进了屋内。
所以他没看到,身后女人瘦弱的身躯痛苦的蜷缩,却不敢发出一丝痛叫,死死咬着唇,鲜血淋漓。
云笑感觉脑子里仿佛有无数根针在扎,又像是有大锤在敲打,偏偏薄祁渊和王云卿相拥的画面又在这时窜了上来,引得头痛更剧烈。
她被逼得不停的撞着地面,企图用另一种痛楚来转移。
“咚咚咚”……
章助理出来,看到这一幕不禁大惊失色:“太太,您怎么了?我这就打急救电话!”
他刚要拨打手机,就被一只充满凉意的手给拦住。
只见云笑脸色惨白,额头上是触目惊心的青紫,浑身湿得像是从水里捞出来。
“没事,你忙你的吧。”
她摇晃着身体,脚步不稳的朝屋内走去。
章助理有些发憷,但也明白这对夫妻的问题自己无权置噱,摇了摇头,转身开车离去。
市中心,旋转餐厅。
王云卿约了云笑见面,开门见山道:“强扭的瓜不甜,舒小姐,两年了,你该把他还给我了。”
云笑面对她理直气壮的索要,丝毫不惧,淡淡的问:“你离婚了?”
“你怎么知道?”王云卿一惊。
她准备了一肚子的话,此刻在云笑了然的目光下无所遁形。
“当年我们两家有意联姻,我不知道邵霆有了女朋友。联姻的消息发布,你很快出国,邵霆在追去机场的路上发生车祸,导致失明。”
“我便去了F国找你,看到的却是你和别人在教堂举行婚礼。”
王云卿涨红了脸,“你告诉邵霆了?”
云笑眯了眯眼,答非所问地试探道:“当年你死活不肯回来,如今究竟有什么目的?”
这话恰恰戳中了王云卿最心虚的地方,她拎起包,气咻咻的起身。
“我们没什么好谈的了。”
云笑黯然,哪怕王云卿真有什么目的,她也管不到那么多了。
走出餐厅,王云卿看着玻璃窗内的云笑,眼中蓦地闪过恶毒的精光:“你给我等着!”
云笑回到别墅的时候,天色已暗。
她看着二楼书房亮起的灯光,在心里默默计算,五天,一百二十个小时,她再也不要离开薄祁渊一分一秒。
她悄然上了楼,听到书房传来的说话声,便走了过去。
“王云卿回来了,你打算怎么办?”
这声音的主人,云笑不陌生,是薄祁渊的表弟,魏子丰。
“尽快进行眼角膜移植,还有五天。”一向淡漠的男声透着欣悦,让云笑有些鼻酸。
魏子丰无奈,再开口带着点责备之意。
“你说你这是何必?两年前靠吃药就能好的,你偏偏藏着不吃,拖到要换眼角膜。”
“看不见才能更好的折磨那个女人,你真该看看她那愧疚卑微的蠢样。”薄祁渊不以为意,语调里满是漫不经心,“一个健康的丈夫,她配吗?”
门口的云笑如遭雷击,用尽力气才倚着墙站稳。

云笑薄祁渊抖音小说免费阅读

云笑捂住眼,身形颤颤,萧索如秋日落叶。
薄祁渊真是每天都能让她知道,他有多厌恶她。
云笑知道自己该离开,还能留有最后一丝尊严。
可她没动,直到虚掩的门被打开,魏子丰讶然喊道:“表嫂……”一段时间不见,她怎么如此苍白瘦削了?
房内,薄祁渊一怔,不知为何,有一瞬间的慌乱,但很快被心里涌起的快意压下去。
云笑没看魏子丰,像是一抹游魂般走入书房,颤声问道:“为什么?你做瞎子上瘾了?好玩吗?”
“你不是都听到了吗?”薄祁渊薄唇抿了抿,没有焦距的眼里溢出讥笑,“没听清,还需要我复述一遍?”
云笑垂落的手攥紧,手背青筋突突,瘦骨嶙峋,终于开口说出憋了两年的事情。
“两年前,我去国外找过王云卿,她知道你失明了还是不肯回来,没多久就跟别人结婚了。即便是这样,你也不介意,也还是爱她吗?”
说完她就仔细的盯着薄祁渊的神色,企图从他脸上找出一丝愤怒和失望。
她知道,那会是她的救命稻草。
可最终,是她失望了。
薄祁渊愣了愣,旋即冷笑。
“当然,云卿做什么我都不介意,但你云笑做什么都会让我恶心。”
他知道自己说什么,会让云笑痛苦,而她越痛苦,他紧绷的心就越舒坦。
云笑惨笑,眼里最后一丝光亮至此熄灭得彻底。
输得好彻底啊。
她再度抚上自己的眼,那里面已经干涩得流不出泪了。
她多么想说,“我让你恶心啊?但我还是想给你我能给的……薄祁渊,我爱你,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比我更爱你……”
可那又有什么用呢?
他恶意满满的继续打击她,浑然忘了她也是有血有肉的人。
门边的魏子丰眉心紧蹙,忍不住出声打断道:“表嫂,放手吧。”
云笑笑了笑,看在魏子丰眼里却比哭还难看。
“还有五天。”说完她就低着头,逃也似的离开。
魏子丰朝云笑离开的方向望去,有些担忧的看着前面颤巍巍的身影。
看着屋内坐着的薄祁渊,忍不住摇头叹息道:“但愿你不会后悔吧。”
“后悔?那是什么东西?”薄祁渊不屑一顾。
魏子丰心间一阵酸痛。
薄祁渊跟云笑没有举行婚礼,只是领了证。
他至今还记得,云笑珍而重之的将结婚证捧在手上,吻了又吻。
人的承受力是有限度的,总有受不了的那天,到时候,表哥可知道他失去的是什么?
云笑跑回房间后,就无力的瘫坐在地上,沉沉的***了几下,揪着紧缩痉挛到几乎岔气的心口,卑微的祈求:“薄祁渊,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绝情?给我留点念想好不好?”
她几乎可以想象,薄祁渊一定会说:“留点念想,好让你继续缠着我不放?”
他所有的柔情都给了王云卿,吝啬得不肯分一点给她。
心脏像是被泡在了黄连水中,苦涩到极致。
没关系,很快,她就不会痛,不会苦了……
第二天,如每个清晨一般,云笑起了个大早,在厨房忙碌着。
当她端着早餐敲开薄祁渊的卧室门时,迎接她的是重重的一耳光!

小说推荐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你也配跟她比云笑薄祁渊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内容真是跌宕起伏,友友们关注起来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