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私宠甜妻(秦舒褚临沉)

总裁的私宠甜妻(秦舒褚临沉)

导读:主角是秦舒褚临沉小说叫做《总裁的私宠甜妻》,总裁的私宠甜妻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她是弃婴,十五岁以前被奶奶收养,住在乡下。那年奶奶病重,养父母才把他们接到了城里来。这个家,除了养父母,还有个小她两岁的弟弟,在复读高三。

小说介绍

主角是秦舒褚临沉小说叫做《总裁的私宠甜妻》,总裁的私宠甜妻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她是弃婴,十五岁以前被奶奶收养,住在乡下。那年奶奶病重,养父母才把他们接到了城里来。这个家,除了养父母,还有个小她两岁的弟弟,在复读高三。

小说简介

王艺琳收到项链的照片,突然觉得有点眼熟。
她妈张雯凑上来看了眼,感叹:“就这么个不值钱的项链,居然是褚家少夫人的信物?”
王艺琳猛然怔住。
她想起来了!

总裁的私宠甜妻全文阅读

王艺琳收到项链的照片,突然觉得有点眼熟。
她妈张雯凑上来看了眼,感叹:“就这么个不值钱的项链,居然是褚家少夫人的信物?”
王艺琳猛然怔住。
她想起来了!
这项链,就是秦舒脖子上那条。
原来,秦舒才是那个救了褚临沉的人!
王振华说:“别说了,赶紧找项链要紧!要是没了,我们女儿还怎么嫁进褚家?”
“对对对!”
张雯说着就去拿王艺琳的行李箱。
“爸、妈,别找了!我知道项链在哪儿。”
王艺琳拦住两人,面色沉沉。
两口子诧异地看向她。
“项链在外面,我去拿回来。”
说完,王艺琳便出门了。
王振华和张雯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
张雯拍拍胸口:“这丫头,害得咱们瞎紧张。不过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能放外面呢……”
王艺琳直接回学校找秦舒。
她一定要拿回项链,当上褚家少夫人!
而此时,秦舒正坐在回家的车上。
她和王艺琳住同一小区,准确说,这里是她养父母的家。
她是弃婴,十五岁以前被奶奶收养,住在乡下。那年奶奶病重,养父母才把他们接到了城里来。
这个家,除了养父母,还有个小她两岁的弟弟,在复读高三。
刚才就是养母周思琴打电话,把她喊回来给钟宇昂辅导功课。
钟宇昂游戏瘾大,即便是复读,也整天打游戏,学习态度消极。
秦舒恨不得掰开他的脑仁,把试卷塞***。
好不容易给他讲完一套试卷题,秦舒回房整理东西。
把所有跟林孟帆有关的,全扔进了垃圾桶里。
顺便把脏衣服拿到洗衣机旁,打算一会儿再洗。
没一会儿,养父钟志远回家了。
他眉头紧锁,一副愁云笼罩的模样。
秦舒倒了杯水递给他,“爸,您还好吗?”
钟志远叹了一声,坐进沙发里抽起了闷烟。
见状,秦舒便知道是上次那个项目的事情没解决。
前阵子钟志远接了个项目,结果亏损严重,导致他的公司现在处境艰难。
秦舒不禁生出一丝忧虑,转身回房。
周思琴坐到钟志远身旁,一把夺过他手里的烟,急道:“老钟,到底什么情况啊?”
钟志远摇头,颓丧的神情已经说明一切。
周思琴面色惨白,完了,他们家要完了!
“只可惜,咱们家没有隔壁王家那么好的命啊!”钟志远突然慨叹道。
他刚才进小区就碰到张雯在显摆,她女儿王艺琳要嫁入豪门,当褚家少夫人了!
首富褚家,那是国内的顶级大家族,超级豪门!
王家这下是真的攀上高枝儿,一飞冲天了。
“妈,这是什么东西?”
这时,儿子周宇昂从阳台那儿走进客厅,一手拿着晒好的衣服,一手拎着一条项链。
周思琴此时心情乱糟糟的,不耐烦地扫了眼,“什么破烂玩意儿,准是秦舒那个便宜男朋友送的,拿去丢掉!”
“噢!”周宇昂嘴角一撇,正要丢垃圾桶里。
钟志远眼睛一亮,拦住:“别忙,给我看看!”
他觉得这项链蹊跷得很,拿在手里仔细观摩,回忆着张雯在楼下说的话:
“那褚家真不是一般家族,娶媳妇儿还得先有信物。就一个铜制的破项链,不过是背后刻了个褚字,也不值钱啊……”
钟志远将项链背面翻过来,果然刻着一个“褚”字!
他眼里顿时精光闪烁,一扫先前的阴霾,激动道:“就是这个,错不了!”
“老钟,什么情况?”
钟志远把这条项链的事告诉了周思琴,又说了下自己的想法。
“现在,只有秦舒能帮咱们做这件事!”
钟志远目光灼灼地盯着手里的项链。
“她能答应?别忘了她还有个心爱的男朋友!”
项链虽然是秦舒带回来的,但周思琴敢打赌,那个乡下来的野丫头,绝不知道这条项链的意义,她可没有这么深的心思。
闻言,钟志远目光一暗,“总会有办法……”
晚饭过后,秦舒在房间里,清算自己身上的钱。
养父的公司有难,她不能袖手旁观。
可惜她只是个学生,不算林孟帆那还没还的十二万,她身上只有八千多。
根本帮不上忙。
秦舒叹了口气,打算找一份兼职工作。
哪怕最后养父公司破产了,她起码还能有一份收入,补贴家里,给奶奶买营养液……
这时候,钟志远敲门进来。
见秦舒在找工作,他欣慰地说道:“小舒,爸知道你是好孩子,不过家里的事情你不用操心。来,喝了这杯牛奶。”
说着,将手里的牛奶递给秦舒。
“干爹,我只是想帮您分担。”秦舒说完,当着钟志远的面喝下了牛奶。
钟志远满意地笑了,“好好睡一觉吧。”
看着他折身离开,秦舒关上门。
这一晚,她睡得人事不知。
再次醒来,发现自己睡在***柔软的沙发上。
秦舒按着太阳***爬坐起来,思绪停留在昨晚,为什么昨晚喝完养父端给她的牛奶,她就昏昏沉沉的?
她心里冒出一个猜想,却不敢相信。
环视四周,是一个陌生的房间。
装饰华丽复古,镂空雕窗,深蓝色厚重窗帘,缀着金色流苏。
这是哪儿?
秦舒正困惑着,放在不远处的手机叮咚响了一声。
她立即拿过手机,点开养母周思琴发来的微信。
“秦舒,从现在开始你就是褚家少夫人,乖乖听话。不管旁人问什么,你只管咬定信物是你的!记住,一定要当上褚家少夫人!”
“如果露馅,你害的就不止是你,还有你那躺在重症监护室的奶奶!咱们家要是破产了,可支付不起那笔昂贵的医疗费!”
“最后,我必须提醒你,今后不要再跟王艺琳有任何来往,也不要说你认识她,免得被人识破!”
褚家少夫人,信物,王艺琳?
这三者有什么联系?
看着养母发来的信息,秦舒意识到了自己此刻的处境,顿觉寒意从脚底窜上心头。
她被算计了!
养父母在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她送到了褚家,让她嫁给从未谋面的褚家少爷!
而他们逼她妥协的筹码,竟然是奶奶的命!

总裁的私宠甜妻免费阅读

那年天寒地冻,奶奶把还是婴儿的秦舒捡回去,独自抚养,教针灸之术。
如果不是奶奶,这世界上便没有她秦舒此人。
是奶奶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秦舒抓着手机的手,骨节发白。
因为愤怒,不受控制的轻颤。
这时候,门外传来轻缓的敲门声。
“秦小姐,您醒了吗?”
秦舒整理好情绪,让自己冷静下来。
在没有找到更好的办法之前,为了奶奶,她只能先按养母说的话去做。
“请进。”
秦舒话音落下,一个中年女人端着托盘进来。
“老夫人让我来看看,您要是醒了,就把衣服换上吧,人都到齐了。”
秦舒一怔,道了句:“好。”
然后便看着中年女人走向一旁的衣柜,依次从里面拿出来一条长裙,一双鞋,以及一套配饰。
“这些都是老夫人为您准备的。”
只是见长辈而已,未免有些夸张。
秦舒心里这么想着。
但褚家一看就是有钱人家,讲究排面是正常的。
秦舒没说什么,从容地换好了衣服和鞋。
她极少打扮自己,总是一身朴素的长裤配平底鞋。
20岁的女孩,正是如花一般***的年龄。
秦舒换上褚家准备的衣服,竟瞬间变了个人似的,光彩照人。
站在镜子前,她险些不敢相信,镜子里的人是自己。
“秦小姐您五官底子好,皮肤又白,真好看!”中年佣人夸赞道。
秦舒抿了抿唇,不敢让老夫人等太久,“我们过去吧。”
本以为只是见见褚老夫人。
秦舒到了金碧辉煌的大厅,发现厅里已经坐满了人。
不仅如此,旁边还有几个媒体记者,自她一出现,按快门的咔擦声便不停。
秦舒怔住了。
坐在首位的老妇人白发苍苍,见状,笑呵呵朝她招手:“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就是我的孙媳妇。咱们褚家的新少夫人,秦舒!”
记者们一边快速拍下秦舒,一边向她致意:“褚少夫人好。”
这阵仗,实在把秦舒惊了一跳。
好在她很快回过神来,想着养母的威胁,暗暗捏紧手指,走向朝她招手的老人。
“孩子,别怕。”宋瑾容当她是紧张,鼓励地握住她的手,“我是阿沉的奶奶,今后也就是你奶奶。”
看着老人慈爱的脸庞,秦舒恍惚想到了她的奶奶,心里一暖,沉静了下来。
老夫人又依次向她介绍旁边的人。
“这是你公公褚序,你婆婆柳唯露,她人是不错的,就是对子女要求高了些。”
秦舒走到两人面前,温顺地喊道:“褚先生,褚夫人。”
宋瑾容大笑,“咱们都是一家人,还这么生分?”
秦舒在她暗示的眼神下,有些生硬地改口:“爸,妈……”
褚序点点头,目光和蔼。
柳唯露保养得当的脸庞,没有什么表情,只轻嗯了声。
“还有这些,是你叔伯婶婶……”宋瑾容继续介绍。
秦舒一一喊过去,表现十分听话。
突然,感觉一道充满敌意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宋瑾容嗓音一扬,“云希,还不来见过你嫂嫂!”
秦舒顺眼看去,一个精致艳丽的年轻女孩,神情不悦地从人群后走出来。
她经过秦舒身旁时,用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轻蔑道:“就你这种小门小户出身,也配进我家大门?”
秦舒面不改色。
她也不想进褚家,只是被养父母算计,不得不这样。
褚云希来到宋瑾容面前,撒娇地说:“奶奶,就算你着急要孙媳妇,也不能就这样把人接进家里,给她安名分吧。再说,哥都还没回来呢!”
宋瑾容抽回手:“得了吧,你哥那人我不是不知道,我要不先给他定下来,谁知道他会不会又悔婚?”
一想到两年前那件事,宋瑾容心里就耿耿于怀。
“难得这次他主动找了个心仪的,既然送出了信物,秦舒就是咱们褚家的少夫人!”
宋瑾容满意地看着秦舒,“这丫头乖巧,合我眼缘!”
褚云希一听,急得跺脚,瞪了秦舒一眼。
转头向父母求助,“爸,妈,你们看看……”
褚序夫妻俩眼神一致:这事要顺着老太太的意思来。
褚云希见状,气得撂下话,“反正我不认这个嫂嫂!”
然后扭头就走。
同一刻,褚临沉和助理抵达褚宅。
“确定人已经到了?”褚临沉确认着,一边大步往里走。
向来沉稳的男人,一想到即将见到“她”,竟有几分迫切。
卫何道:“是,老夫人一早就去接了艺琳小姐,还特意请了记者,公布您们的婚事。”
“诶,褚少您慢点,小心腿伤……”
卫何紧张地快步跟上。
一到大厅门口,便和怒气冲冲的褚云希撞见。
褚云希神色一亮,激动拉住他,“哥,你回来的正好!你真的要娶那个土包子吗?!”
她声音明亮,大厅里记者纷纷侧目。
土包子?
褚临沉脸色倏地一寒,冷冷甩开她的手,低沉的嗓音透着不悦,“你就是这么说你嫂嫂的?”
褚云希心里一颤,哥哥居然认可那个女人?
“尊卑有序,以后对她放尊重点。”褚临沉冷声警告了句,一步迈进大厅里。
褚云希气得浑身发抖,却不敢发作。
对这位同父异母的大哥,她向来尊崇,甚至,有一丝敬畏。
她也不敢就这么任性离开,只得闷头跟在褚临沉身后,返回大厅。
秦舒在老夫人的邀请下,坐到她身边。
“阿沉还有个二叔,也就是我小儿子。他忙着打点公司里的事,回头有空我再给你介绍。”
“好的,奶奶。”秦舒乖顺答道。
转眸,便见一深色西装,身材挺拔,气宇轩昂的男人大步走过来。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秦舒微微一怔。
这就是养父母要她嫁的男人?
他英俊帅气,像从明星杂志里走出来,一身矜贵冷毅的气质。
而且,莫名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褚临沉看到坐在奶奶身边的秦舒时,脚步骤然一顿,幽深的眸子里闪过错愕。
这个女人是谁?
宋瑾容笑呵呵的声音响起:“回来的正好,阿沉,秦舒这孙媳妇儿,奶奶很喜欢!”
秦舒?
他要娶的女人叫王艺琳!

小编点评

总裁的私宠甜妻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