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婚(柏菡晏沥)

追婚(柏菡晏沥)

导读:主角是柏菡晏沥的小说叫做《追婚》,作者景臣所著,追婚柏菡晏沥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柏菡爱了晏沥整整十三年。当初跟着家人来求晏家时,她一人站在墙边,楚楚可怜地仰视他。那时他笑意温柔,对她说,别怕。

小说介绍

主角是柏菡晏沥的小说叫做《追婚》,作者景臣所著,追婚柏菡晏沥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柏菡爱了晏沥整整十三年。当初跟着家人来求晏家时,她一人站在墙边,楚楚可怜地仰视他。那时他笑意温柔,对她说,别怕。

柏菡晏沥小说简介

结婚四年,柏菡着迷于晏沥的温存,迟迟未发现他隐在彬彬有礼下的冷漠凉薄。
她总以为人心是能捂热的,可直到两人签离婚协议书的那天,他签得毫无留恋。
柏菡告诉自己别回头。

追婚柏菡晏沥全文阅读

二月,天寒地冻。
柏菡和几个许久未见的老同学约在西餐厅吃午饭,她靠着窗,望着窗外的阴天。
这天光顾着冷了,倒也不曾下一场雪。
老同学见面,绕不开工作和感情的话题。
柏菡丝毫没有参与感,除开大学期间的兼职,她还没有给任何人打过工。这些年唯一的“成就”就是出版了散文集,也是兴趣使然。她没有经历过老板和上司的刁难,也没有为了生计奔波过,成天和院子里的几条鱼大眼瞪小眼,早已相看两相厌。能面对面和她说话的活人只有家中的***徐姨,大多时候也聊不满三分钟。
“婷婷,你这一身奢侈品,加起来得有20万了吧!”
婷婷摆了摆手,低头笑道,“差不多吧,我从来不专门计算这个。”
同学A感慨道:“想当年我们还都是穿着几十块衣服的人。”
同学B不同意:“柏菡可不是,她打小穿的就是名牌货,和我们不一样。”
经他这么一提,众人的目光放到了发着呆似乎在神游的柏菡身上。
她现在穿的算是名牌货,但一件的价格也就几千,脖子手腕上都空荡荡的,已经比不过现如今的婷婷了。
忽然,坐在柏菡身边的女生轻轻地惊呼了一声。
“哇,柏菡,这个包……是爱马仕Birkin?”她睁大了眼,伸手摸在柏菡搁在身边的包上。
随即别的同学也顺着她手的方向看去。
柏菡回神低头看了眼包,点了点头。
女生接着问道:“柏菡你在做什么工作啊?没记错的话光是这款的价格就得二三十万吧?还得配货,市场价得再翻几翻。你也太舍得了。我就是能赚这么多也舍不得买这么贵的包,奢侈啊。”
其余人心里一惊,原本以为只是基础入门七八万的款,谁知是几十万。几万的包咬咬牙买一个的不少见,几十万可不是,更何况Birkin算得上是一包难求,有钱都未必买得到。
柏菡揉了揉头顶的头发,垂落的乌黑长发被她拨弄得蓬松起来。
“我不太懂这些,这是我先生送我的,”末了,她停顿了一下,“我没有在工作。”
原本此起彼伏的声音蓦然消散了,几个人不约而同地沉默了。
良久,没有人开口。
原来是靠的男人……但——这一个包抵得上婷婷一身,说不羡慕是假的。
“你老公送你的啊?真好,羡慕死了。”有人打破了沉默的僵局,笑着又轻抚了包几下,流连忘返,“他很有钱吧?”
柏菡淡淡说:“嗯,很有钱,很大方。”
她的先生,晏沥,是很有钱,对她也向来大方。
结婚头一年她的生日时,他送给她的这个包,后来便再也没有一起过过生日了。他给了她一张卡,她没有问过额度,也没有在意过,他说让她随便用,只是节日、礼物、惊喜那些需要费心费时费力的事就不要麻烦他了。
柏菡一开始一分没动,她本就对物质没有什么太高的追求,一日三餐吃穿足够即可。可她不用,他反倒用手托着下巴,倚在沙发上,笑着说“别让人觉得我亏待了你,不养你”。之后,即便柏菡不爱出门,也会每月例行公事般请朋友吃饭,买几件衣服。花不了太多,但总归是花了。
不仅是自己,晏沥偶尔也会给她买衣服,一买就是十几二十件,托人送过来。可惜那些漂亮的裙子都收在衣柜里,没有穿过。
女生说:“真好,我也想找个有钱人。有合适的给我介绍介绍呗。”
柏菡点了点头,“好。”
而就在这一桌的人后面晏沥正一人端坐着,一只手轻轻搭在笔记本上,一只手悬在桌边,表情耐人寻味。他背靠在沙发椅背上,垂着眼,半晌轻笑了一声。
柏菡那几个同学的嗓门不小,晏沥不难听清。他们之间仅仅隔着一层隔板,她软糯的声音更是一清二楚。
他想了想被谈论的那只包,眉头一皱,这是什么时候的东西?
他不记得了。
但显然对柏菡来说足以拿来和朋友炫耀的。
就像当初她家人带着她来求晏家时,她一声不吭站在墙边,楚楚可怜地看向他。如果不是后来发现她真实的模样,他还当真以为她纯真无辜。
晏沥合起眼,揉了揉有些酸疼的眼睛,合上笔记本结账走人。
那些同学聒噪的声音,真吵。
他走到门口,驻足向柏菡那桌看去,眼中没有任何情绪的起伏,叫人捉摸不透。在这儿他听不清她说的话,只能看到她频频笑着。
柏菡突然像是察觉到了什么,抬眼望去,就和晏沥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她先是一愣,随后眉眼一弯笑得愈发甜,冲着门口挥手,方才还无神的眼睛瞬间被光点亮了。
晏沥撇过眼,推开门,门上的风铃一响,声音清脆。
柏菡的手愣在半空中,刚爬上双颊的红晕和笑意也随之消散。
“怎么了?”一旁的人也回头看去,没看到有人,“碰见认识的人了?”
柏菡放下手,摇了摇头,“没有,认错人了。”
其他人“哦”了一声,不以为意。
柏菡看着轻微摆动着的玻璃门,有些出神。
·
和同学们分开后,柏菡到街对面的书店里坐了很久才回家。
“太太您回来啦。”
推开家门迎接她的仍旧是徐姨。
“徐姨,我吃过晚饭了,不用烧了。”柏菡换上拖鞋,把脱下的外套挂在落地衣架上。冻红的双手合在一起搓了搓,又低头吹了一口气在手心,鼻尖红得像樱桃。
徐姨蹲下身帮她把鞋收好,轻声地在柏菡耳边说道:“今天晏先生回来了。”
柏菡动作一滞,愣在原地。
他回来了?他上次到这个家是两个月前了。
柏菡穿过玄关来到客厅,就见他坐在沙发上,双手撑在膝盖上仔细翻看着项目书。
“晏沥……”
柏菡走到沙发边,轻声细语。
晏沥摘下眼镜,平放在茶几上,揉了揉眉心,抬眼看着柏菡。
柏菡穿着一件***白色的毛衣,细细的脖子被藏在高领之中,蓬松的长发没有乖乖地垂下,而是因为静电张扬着。她微微低着头,睫毛一颤一颤,橘调的唇色衬得她整个人更无辜。
“这个月下旬有空吗?”
柏菡有些吃惊,“我吗?有,有的。”
晏沥轻点了点头,声音如往常低沉又温柔:“陪我去趟捷克。”
“捷克?”柏菡讶异,晏沥平时很少有需要去国外出差的工作,“是有工作?”
他向前俯身,拾起桌上的项目书。
“不是,帮我挑些礼物送人。”
“挑礼物?是……送谁?”柏菡小心翼翼道,垂在身前的双手纠缠在一起。
“你不认识的。”
晏沥起身,凹陷的沙发缓缓变平,柏菡从俯视他变成了仰视他。
“为什么——”
晏沥截断她的话,“为什么让你去?赶在年前回来,顺便带些礼物给爸妈,他们喜欢你,你去挑。”
柏菡的目光紧紧跟着晏沥移动的身影。她有多久没有好好看过他了。喜欢得看到他手心就热得发烫,心仿佛也跟着发紧。
他说的每一句话她都会回,就如同每一次的微信联系都是她发的最后一句话,即便他只回了一个“嗯”字,她也回个表情。
“今天……你是不是也在那家餐厅?”柏菡声音小得像风一吹就要散。
也不知晏沥听没听见,他只自顾自地说了句:“对了,也顺便再给你买个包。”
柏菡不懂这突如其来的话。
“新年礼物。”
他说完这句话头也不回地离开客厅往楼上走,边走边说:“徐姨,再拿一床被子,今晚我睡这。”
柏菡听到这句话,猛地抬头,只见晏沥已经向这个房子里唯一的卧室走去。
虽然这间房子很大,但***间以外的卧室却是只有一个,平时只有柏菡住在这。一间是衣帽间,一间书房,其他的都空着连张床都没有,没有寻常家里温暖的感觉。
柏菡和晏沥结婚三年多,凡是他们同在一个屋檐下,都是睡的一张床。
一张床,两条被褥,被角都压得严实,楚河汉界分明。他也一直都很冷淡,闭上眼前会和身边的她道一句“晚安”,二字一出,她再说些什么他也只会当睡着了没听见,从未答复。
她知道他只是不想被家人发现什么,惹出不必要的事端,晏家的家长唠叨起来便要很久。
话虽如此,上一次同床异枕也是半年前了,那天住在晏家,想分开都不行。
柏菡有些慌。紧张、激动……各式各样的情绪都涌上心头。
徐姨从储藏间出来,抱着灰色的被褥走上楼,边走边对柏菡笑着眨了眨眼,用口型传递了“加油”二字。
加油?
这车连油箱都没有,能往哪儿加油呢。
柏菡苦笑。
晏沥把东西一放,动作利索地洗了澡,从衣柜里取了他放在这的睡衣,聚精会神地靠在床头柜上看着项目书。
柏菡站在门外,门虚掩着,她透过门缝端详着他的模样。
冷静如往常,会因这样的事而心跳加快的仅仅只有她自己。
走廊尽头的钟显示着时间已经十点,按晏沥的作息,他十点半至十一点左右就会睡下。
柏菡灵魂出窍般走到衣帽间,看着半柜子的睡衣。
没有聚焦的眼睛慢慢清晰起来,离得最近的那件是黑色的蕾丝吊带裙。
真丝,后背几乎没有什么布料。她看得越久,脸颊愈发热,双唇紧紧抿在一起,手微微颤抖。在触碰到睡衣的刹那,她脑海中仿佛有一根束缚已久的弦绷断了。
她想穿这件睡裙,诱他。

追婚柏菡晏沥免费阅读

柏菡攥着手心的睡裙走进浴室。
浴室的空气中还残留着水汽,拂过柏菡裸露在外的皮肤,淡粉色的红晕爬上她的双颊。空气中的暧昧,偌大的镜子上的水雾,衬得镜中衣衫半褪的柏菡愈发娇粉。
花洒一开,水声瞬间填满了整间屋子。水珠顺着身体的弧度淌过每一寸肌肤,发烫的水让原本雪白的皮肤透出隐隐的红。
柏菡穿上睡裙,柔软贴身的布料把身体每一个角落都勾勒得分明,黑色的蕾丝把淡粉的皮肤衬托得白得发亮。
吹完头发,散发略显凌乱,柏菡伸手随意拨弄了一番走进卧室。
卧室里,晏沥正靠坐在床上,床头灯暖黄的光照亮了房间一隅,晏沥的身影也被映在墙上。寂静的夜晚,这样的场景显得特别温暖。
推开门的微弱声音惊扰了晏沥的专注,他将视线从项目书上微微抬起看向柏菡。
她拘谨地站在门边,手臂不自然地贴在身侧。可即便她的动作和诱人全然搭不上边,近乎直角的肩、深深的锁骨窝和在黑色蕾丝边的遮掩下若隐若现的柔软,她在想什么,不难猜。
晏沥的眼神在她身上停留了一会儿。
半晌,他收回目光,不疾不徐道:“我准备睡了。”
“嗯?”柏菡还沉浸在自己的羞耻之心中,红着脸看着地面,听见他的声音蓦地抬起头,有些无措,“嗯……好。我也准备睡了。”说着就关上门一步一步挪动着脚走向床,步子局促。
柏菡掀开徐姨替她掖好的被角,钻了***,捏紧了红红的拳头拉高被子,只露出一个脑袋,侧着脸仰着头小心翼翼地看晏沥。
“晏沥,我……”柏菡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气开口。
晏沥把项目书放进抽屉,垂眼望向她,唇边挂着似有若无的笑:“嗯?”
原本在脑海中演练了无数遍的话和动作,都在和他对视上的一瞬间不见了。她很怂,怂得彻底。
柏菡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两人便这么相看却无言着。
她思索了良久,到了嘴边的话还是大声冲了出来。
“今晚我可以和你睡在一个被子里吗?!”
话音未落,柏菡就羞得紧紧闭上了眼睛,抿着嘴,整张小脸皱在一起。
一秒,五秒,十秒过去了,晏沥还是没有回应。柏菡感受到暖黄的灯光不见了,闭上眼的世界漆黑一片。
她睁开眼才发觉晏沥已经把灯关了,耳边传来他的声音:“晚安。”
“可是……”
黑暗中,晏沥掺杂着困意的声音响起:“我明天要早起,有什么事改天再说。”话音刚落,他翻了个身,背对着柏菡。
柏菡渐渐适应了黑暗,借着窗外透进来的微弱亮光能看清眼前人的轮廓。
宽宽的背,看起来很有安全感。她多想伸手撩开挡在他们之间的被子,钻到他身边,可她还是忍下了。
他不会喜欢那样的越界。
“晏沥,今天我去见了高中同学,我们聊了很多。”
“他们说很羡慕我,因为你很好。”
“我也觉得你很好。”她说到这笑了笑。
“可他们聊工作的时候,我都说不上话。我没有工作过……”
柏菡用极其微弱的声音一句一句地说着,她没说话的时候,房间里便是寂静一片。
她听着晏沥均匀的呼吸声,心想他一定是睡着了。
轻声一笑,柏菡小声自言自语着:“晏沥,我好喜欢你。”
“什么时候你才能回头看看我?”
她知道他已经***梦乡听不见了。
无碍,难得的能睡在他身边,她也觉得很温暖。
·
第二天柏菡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晏沥已经走了。身边空荡荡的,连同他睡过的被褥也已经一同被拿走叠好了。
柏菡倒在枕头上,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三年多了,她还是没能拉近哪怕一丝一毫与他的距离。
好在这寒冷的二月份还是有盼头的,马上就是晏沥的生日了,如果行程刚好,他们两个可以在捷克一起过。
她得去查查捷克有没有什么浪漫的地方,再准备个礼物,到时候给他一个惊喜。
想到这,柏菡立刻从床上跳了起来,兴致勃勃地穿衣打扮准备出门给晏沥买礼物。
柏菡拿起手机翻了翻通讯录,打给了大学师妹兼好友的许为宁。
“为宁,有空吗?陪我去买个礼物,帮我出谋划策一下。”
柏菡和许为宁约在了她常去的湖边商场,这儿整条街都是这家商场的不同区域。街边有各式各样的吃食店铺,即便不去商场里消费,在附近吃吃喝喝,看看湖也是很好的选择。所以这儿人来人往最是热闹。只要沿着街耐心找,大多数想买的东西都能找到。
柏菡坐在街边的星巴克里等着许为宁,纯白色的羽绒服在一片黑压压的人和物中尤为突出,白得像个自体发光物。
许为宁一眼就找到她了,小跑了几步落座。
“所以,你是要给你老公买生日礼物?”
柏菡点点头:“是的,他18号就过生日了。”
许为宁抬头想了想:“2月18……买礼物嘛,就是领带、衣服这些最多,你有钱,买个手表也可以。”
柏菡摇摇头,眉头皱起,发愁。
“那些我很久以前就给他买过了,他看起来……”
“不太喜欢?”
“嗯。”
许为宁挠了挠头:“也是,那些对他来说唾手可得,有钱人,不缺这些。轻易就能得到的东西,总归是很难感到惊喜的。”许为宁猛喝了一口咖啡暖暖身子,“他有什么缺的或者想要东西吗?”
柏菡想了很久,思绪拉长到久远的童年。她认识他十九年,从未听说过他开口像人要过任何东西,哪怕是小时候。
但他收到的总是很多,花心思的手工作品也好,花大价钱的奢侈品也好,他没缺过。所以每一回,柏菡那自己攒了几千块钱买的礼物,亦或是亲手织的围巾,就显得更不起眼了。在众多礼物中分外渺小,他也许连拆开正眼瞧都没瞧过一眼。
“没有。”
许为宁闻言双手一摊,耸了耸肩,叹了口气:“啧啧,既然都没兴趣,那只能这样了。你去买套***的***,最好是带个蝴蝶结的,再把自己送给他。”
“咳咳。”
一口咖啡吐在了桌面上,是柏菡少见的失态,她呛了几口,脸色变得通红。
许为宁虽然和她亲近,但并没有到无话不说的程度。又或许是她从来不愿意把晏沥和自己的这些事说与旁人,所以许为宁只知道她结婚了,有个多金大方的老公,除此之外一概不知。
“不行不行,这个真的不行。他不会喜欢的。”柏菡连连摆手。
“怎么不会!”许为宁越说越大声,“你想你平时都是正经温柔的样子,可你身材这么好,偶尔走一走磨人小妖精的路,他还不得被你迷倒。”
“不行,他真的不行。”柏菡抿了口咖啡。
她心想,她昨天就已经穿着那睡裙站在他面前了,他丝毫没有欣喜之意。这招行不通。
“柏菡?”
一个声音打断了二人的对话。
她闻声抬头。
来者是赵铭奇,柏菡认识他,见过几次。他是晏沥从小到大的朋友,从高中时期就喜欢拿柏菡调侃晏沥,后来也没改这毛病。
柏菡隐隐有些头疼,不知道被他听见了哪些话。怎么能这么巧又这么背,偏偏遇到认识的人。
“真是你啊,这么巧。”他撇头看了眼许为宁,“和朋友玩呐,那我不打扰你们了,我还有工作要忙。就是隔着几桌看你有些眼熟,还不敢认呢,走近一看果然没错。”
“你好,”柏菡后知后觉地打了招呼,“嗯好,那你去忙。”
心里小声念叨着快走吧。
走,赵铭奇确实走了。
但他刚出星巴克,就打了通电话给晏沥。
电话里他不仅把许为宁和柏菡的原话告诉了他,还顺便添油加醋了不少,语气调侃,笑得停不下来。
“晏沥,你说这柏菡也真是可爱,她这朋友也是,居然还想着给自己打个蝴蝶结送你。结果柏菡还说你不行。你小子不会是传说中的铁面人吧,还是你真的不行?”
柏菡虽然这会儿穿着羽绒衣裹得严严实实看不太出来,但她的好身材可是出了名的。前凸后翘,腰臀比绝佳,腿又长又直。柏菡长得其实并不完全是清纯挂的,相反,她五官生得很媚态,只是她性格乖巧,气质清纯,才显得没有那么辣。赵铭奇可是见过太多追柏菡的人,不夸张,比往晏沥身上贴的女人还多。毕竟晏沥一直都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疏离感,而柏菡礼貌乖巧,便多的是人来追她。
只不过,晏沥那个死脑筋看不透的,他赵铭奇可是一直看得清楚。这小丫头从很久以前就心系晏沥了,那些男人接近了她之后就会发现,她对他们,除了乖巧礼貌就没有其他了,聊天不超过三句就能把天聊死了。但她对晏沥总是很主动,他回一个“嗯”字,她也能凭空再找一个话题出来。
赵铭奇也清楚结婚这些年,晏沥对柏菡也只有礼貌,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虽然是他的朋友,但看久了也不免有些心疼柏菡。
“赵铭奇。”晏沥低着声音。
“诶~我在。”
“你要是闲得没事做,我可以请你母亲为你安排相亲。”
“……”
“不至于不至于,晏大侠,我罪不至此啊——我还有工作要忙,就先挂了。”
晏沥坐在车里,挂断了电话。
他直视着前方,没有动作。
昨晚柏菡走进卧室的一幕又在他眼前铺陈开来,眉头无意识地皱了起来。
良久,紧紧扣着方向盘的指尖松动了些,这才有所动作。

小说推荐

泠泠不肯弹,蹁跹影惊鸿。追婚柏菡晏沥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是小编千辛万苦找到的,友友们一定要关注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