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棉袄(盛夏金云安)

小棉袄(盛夏金云安)

导读:《小棉袄》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盛夏金云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城南花开所编写的,讲述了盛夏金云安的精彩故事。“你这个丧门星,你在哪儿?为什么警察抓走了涛涛?

小说介绍

《小棉袄》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盛夏金云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城南花开所编写的,讲述了盛夏金云安的精彩故事。“你这个丧门星,你在哪儿?为什么警察抓走了涛涛?说是涉嫌谋杀?是不是你又在外面胡说了?”盛夏一接起来电话,那头的女人就骂了起来。

小说简介

盛夏和金云安分开录口供,录完口供已经很晚了。
两个人警局出来,盛夏就迈着大步子跟在自己妈妈身后,谁都没有说话。
归根结底,她们依旧是有着血缘关系,各种羁绊的陌生人。
盛夏走在身后,望着自己的妈妈。

小棉袄全文阅读章节试读

盛夏和金云安分开录口供,录完口供已经很晚了。
两个人警局出来,盛夏就迈着大步子跟在自己妈妈身后,谁都没有说话。
归根结底,她们依旧是有着血缘关系,各种羁绊的陌生人。
盛夏走在身后,望着自己的妈妈。
妈妈。
“妈妈”这个称呼大多数都是还没有长大的孩子才会叫的,盛夏小时候没有机会叫这个称呼。
养母不让她叫妈妈,理由是她亲生母亲是个杀人犯,被她叫妈妈太晦气了。
而她老公的妈,就更不会让她叫妈妈了。
“嗡嗡嗡——”盛夏手机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婆婆”。
“你这个丧门星,你在哪儿?为什么警察抓走了涛涛?说是涉嫌谋杀?是不是你又在外面胡说了?”盛夏一接起来电话,那头的女人就骂了起来。
“我也不知道。”
“当初涛涛就不该娶你,你妈是杀人犯,你也是个害人精!”
盛夏憋着眼泪,明明是她儿子要杀她,想要骗保。
结果挨骂的还是她。
她的手机被拿开了。
“老太太,既然知道我是杀人犯,你还这么横,这么不珍惜生命吗?”
那头的人一下子没了声,似乎咽了咽口水:“你……你是谁?”
“你刚才不是一直在说我吗?怎么又问我是谁?”
“你不是在坐牢吗?”那头的人分明是底气不足了。
盛夏就听到眼前的高高瘦瘦的女人说道:“出来了,我女儿这两年承蒙您的厚爱,有时间的话,大家一起聊聊。”
盛夏傻傻地看着这一幕,她……第一次,第一次有妈妈帮她说话。
那头电话一下子就挂了。
金云安把手机还给了盛夏,就看到她眼圈红红的,眼泪大滴大滴地往下掉。
“怎么这么爱哭?”
盛夏包着一包眼泪,像个小孩,擦了擦眼泪,说道:“我泪点低又不是我能控制的。”
“别哭了,觉得委屈,觉得受伤了,就打回去,她骂你,你就骂回去。”
“可是……可是……她说的是真的。”
金云安乐了:“那不是更好,下一次她再说,你告诉她,你妈已经出来了,她再骂一句,你妈就来找她聊天了。”
“我们不要干违法的事情。”盛夏急了,连忙拉住了自己妈妈的胳膊,认真地说道。
“聊天又不违法。”金云安不以为然。
盛夏说不过她,心里有些着急:“反正,反正我们不能干违法的事情。”
盛夏脑海里总是出现这个人在法庭宣判以后,一个人步履蹒跚地走下台阶,最后眼神茫然的样子。
她想,以后还是要看着妈妈,别让她犯法,她可以努力挣钱,给妈妈养老。
金云安脾气本来就暴躁,这要是换个人,哭哭啼啼地跟她说这种话,她已经发火了。
但现在,她很耐心地说道:“我又不是杀人成瘾,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不会轻易做犯法的事情。”
金云安说完便往前走去,两个人已经回到了盛夏住的小区。
盛夏立马快步走到了金云安身边,她矮,金云安走路,盛夏几乎是快步才能跟上。
“那我……能不能跟着你?我现在住的房子是他们租的,他们肯定不会让我住了。”
这只是很小的一个理由,更加重要的是——
盛夏好不容易活回来,她心里不再觉得亏欠养父母和老公了。
曾经,因为她亲妈是杀人犯,因为养父母收养她,她总觉得如果认了亲妈,就亏欠了养父母。
因为她亲妈是杀人犯,她老公依旧愿意跟她在一起,和她结婚,她心里总觉得也亏欠了老公。
后来,她死了,策划她死亡的老公,得了保险赔偿,养父母也分了一部分。
她这一次活了,也是因为她妈妈,她想跟着自己妈妈,挣钱,存钱,不让她以后老无所依。
虽然这个女人其实跟她小时候想象的妈妈完全不一样。
盛夏小时候被打的时候,就会幻想,她妈是被冤枉的,实际上温柔善良,有一天会有警察来找她,跟所有人说,她妈妈没有杀人,她妈妈不是杀人犯,她妈妈就会把她带走,她会像小英的妈妈那样,身上香香的。会像小英她妈妈会给她买新衣服,会给她扎辫子,会抱抱她,说她是乖女儿,会夸她成绩好,夸她能干。
这些可能这个女人都不会做,可盛夏看到她,就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小孩子,心里那种对母亲的依赖和欢喜挡都挡不住。
因为这是她的妈妈,这是会保护她,救她,让她打回去的妈妈。
金云安抽完了一支烟,看了看身后的小跟屁虫,道:“可以。”
盛夏有些开心,赶紧跟了上来。
“那我们回去拿点衣服!”
“电饭煲和炒锅是我买的,我要拿走!”
“凉席也是我买的,还有被子也是我买的,这个被子特别好,盖在身上特别凉快。”
“还有一个泡脚盆,有点像电饭煲,也是我买的!到时候我们可以泡脚!”
“家里的蚊香是桂花味儿的,特别好闻,也是我买的,我也要拿走。”
金云安停了下来,看向自己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女儿。
盛夏左脸还肿着呢,此刻快乐得像是要搬新家的小姑娘,之前的事情完全没有留***影。
盛夏才没有阴影,有什么可阴影的呢。别人打了她两巴掌,她还回来了。
他们想杀她,她妈想阉了他们,她妈还把人家给吓哭了。
今天是最开心的一天了,妈妈还没有老,不是老无所依,她也活着,可以努力挣钱,从明天起就可以开始新生活了!
盛夏越想越开心!
“把衣服洗漱用品带走。其他的,等过段时间再来。”
盛夏抬起头:“不了吧,我们一次性搬完吧,我不想再见到他们了。”
金云安道:“他们对你照顾颇多,离婚之前,还是算清楚比较好。”
盛夏今年二十岁零两个月,两个月前才领证。但实际上,两个人***了两年多。
盛夏低下头,把自己的衣服叠好,放进箱子里,并不想见那些人了,一点都不想见,她只想跟着妈妈,小声说道:“是我自己太软弱,他们才会打我。”
说着说着,一种无力的委屈涌上了心头,大滴大滴的眼泪又掉了下来,她心里只觉得委屈,可又恨自己软弱无能,又怕自己妈妈嫌弃自己的软弱。
她努力憋住眼泪,她知道自己妈妈和养母一样不喜欢人哭。
可是她忍不住。
金云安走近这个跟包子一样软弱的女儿,蹲了下来,冷冷地问道:“那为什么你不敢打回去?打不赢?打不赢就趁着他睡着了把人绑起来再打,他能把你打服气,不敢反抗,你为什么不能把他打得不敢反抗?”
盛夏心里更加难过了,为什么别人都可以反抗,她为什么要那么软弱!
“你从小到大,反抗过一次吗?”金云安看着那在裙子上晕开的泪水,问道。
盛夏听到这话猛地抬起头,“有,我小学二年级的时候他们扯我衣服,我把他们衣服全部脱了,然后扔到女厕所里了。”
“然后呢?”
“老师请家长了,我养母在学校里打了我好几个小时。”盛夏眼泪更多了,一边打一边骂她是杀人犯的女儿,从那以后,学校大家都知道她是杀人犯的女儿了,她现在还记得那种心情,她当时要是忍了,不打那些人,就没有后面那些事情了。
金云安的拳头紧握,脸色阴沉,声音却不自觉地软了几分,道:“你以后要跟着我是不是?”
“嗯。”盛夏抬起头,生怕自己妈妈因为自己软弱不要自己了。
“以后,别人打你一下,你打回去。他们找家长,你觉得我会打你吗?”
盛夏听到这话,忍不住破涕为笑:“现在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不会找家长了。”
“也没有规定成年人就不允许找家长了。”金云安再一次问道:“如果你打了人,他们要找家长,你觉得我会打你吗?”
盛夏有些不好意思,可是她还是很清楚:“你不会打我,会打他们。”
“那过段时间,我们跟你老公对峙,你怕他什么?”金云安提到那个男人,语气轻蔑地仿佛提起什么可以捏死的臭虫:“他们一家,有人敢在我面前动手吗?”
盛夏看呆了,她妈……她妈以前是混社会的吗?
盛夏只知道自己妈妈杀了三个人,其他的都不知道,网上也没有什么信息。
她从小也见过其他的不听话的女孩子,大概勾勒出妈妈可能的情况,她妈妈可能是家里穷,没有读过多少书,没有接受教育,不懂法律,所以才会走上歪路。
“妈……你好厉害。”盛夏傻乎乎的说道,说完了以后又跟了一句:“但我们不能再打人了,打人犯法。”
“他们都不敢跟我动手,那叫打人吗?”
“好像也是哦。”
“这一次只拿衣服和必需品,等他们儿子被保释了,再来算账。”金云安说道。
盛夏想了想,就乖乖地听妈妈的话,只收拾了自己的衣服,洗漱用品。
盛夏打包这些东西以后,又想到她妈现在住的地方肯定很简陋,可能没有空调,所以还是把凉席和被子带上。
结果,盛夏就被自己妈带到了隔壁小区。
“你住这个小区?”难怪她妈能那么快就赶来。
金云安走在前面,轻描淡写地道:“你以为你老公为什么不敢再打你了?”
盛夏听到这话,愣了几秒,紧接着就反应过来了,快乐地像个小女孩,走路都是蹦蹦跳跳,绕着自己的妈妈,语气喜不自禁:“妈,你对我真好!”
金云安脚步顿了一下,这就满足了!这就算好了?

小棉袄免费阅读章节试读

金云安的临时住宅是个一居室的小房子,客厅尽头是一张床,门旁边就是卫生间。
但房间非常干净,床边的柜子上整整齐齐地放着几本书,上面的杯子倒扣着。
床上的空调被子叠得方方正正,房间里能够闻到淡淡的桂花香。
整个房间非常协调。
于是盛夏扛着东西进来的时候,有种自己是个奇怪的入侵者的感觉,完全不知道把自己的东西放哪。
“衣服放到衣柜里,洗漱用品放盥洗室,被子放床上吧。”
这是盛夏第一次跟自己妈妈睡一张床,紧张得睡不着觉。
脑海里总是想到白天的事情,又想到了她妈妈原来就在隔壁小区的事情。
兴奋之下又想起了前世的事情,前世,她死后,并非时时刻刻都有意识,一开始她的意识留在那个出租屋里,困在那里好多年,意识才离开那里。
她并不知道一开始妈妈就住在隔壁小区。
原来,她前世死在距离她妈妈只有几百米的地方。
“又哭了?”
床的另一头传来了一个声音,紧接着是抽纸的声音。
“没有。”盛夏擦了擦眼泪,她知道自己妈妈不喜欢只会哭的人。
房间的灯并没有开,金云安揭开了女儿的被子,对上了一双悲伤的大眼睛。
仿佛这个世界所有的悲伤都写在这双眼睛里,金云安心里莫名地揪了一下。
“为什么这么难过?”金云安问道。
“妈妈……”盛夏声音带着哭腔,“我 ……我突然发现活着真是太好了。”
金云安心想,这应该就是代沟。她完全没有理解女儿为什么带着悲伤的哭腔说活着太好了。
盛夏哭得鼻子皱了起来,却没有发出声音,她仿佛在忍着,努力不出声。
金云安不自觉地想起了女儿小时候。
小盛夏生下来就不爱哭,护士笑道,小家伙知道自己生来就是要享福的。
她其实没有太多的母爱,只是觉得小家伙软软的,身上有一种好闻的味道。
她那个时候刚生了孩子,身体消耗大,小盛夏几乎都是***和孩子她爸在带。
但小家伙只要看到她,大眼睛就会笑得眼睛只剩下一条缝,一听到她的声音,小手就会晃动,仿佛知道她是她妈妈一样。
女儿会爬了以后,房间里无论多少人,无论她们手里拿着什么,只要她一出现,她就会咿咿呀呀地朝她爬来,仿佛在用所有的动作表达对她的爱,其他人笑,到底是母女连心。
会说话时,小家伙的爸爸教了无数次爸爸,但小家伙第一次开口,是伸着胖胖的小胳膊,冲着她含糊不清地喊爸爸,还连续喊了好多声。
旁边真正的爸爸气乐了——
“我对着你喊了那么多声爸爸,是为了让你去献宝喊你妈妈的吗?你爸爸是你垃圾桶里捡回来的吗?”
小家伙平时不爱哭,偶尔磕着了,碰着了就会鬼哭狼嚎,哭得鼻子冒泡,但只要她一抱,她立马就不哭了,还没到医院就在她怀里睡着了。
只是那个时候,她女儿哭起来,就是扯开喉咙,撕心裂肺地哭,生怕有人不知道她哭了。
哪里会像现在这样,只敢默默流眼泪,生怕别人知道似的。
十几年前的女儿和现在的女儿渐渐重合。
金云安只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裂开了一样,从里面涌出来了她不得不正视的东西,烫得她无法说出半个重话。
金云安伸出手,仿佛穿过了15年的时光,抱住了正在哭的女儿。
向来强势满身长刺的女人,轻轻地拍了拍女儿的后背,语气温柔得像盛夏小时候幻想出来的妈妈:“想哭就哭吧,妈妈在这里。”
金云安怀里的女儿只哭了一小会,她低下头,就看她睡着了,一如当年。
这是她女儿,她唯一的女儿。这大概也是世界上唯一爱她的人了。
女儿和小时候一点都不一样,在监狱的时候,她还在想,女儿会长成什么样。
金云安入狱时,盛夏已经五岁了。
那个时候,小盛夏被宠得无法无天,半点亏都不能吃,幼儿园里,别的小朋友打她一下,她也打人家两下才行,小男生掀她裙子,她就脱人家裤子,还把人家裤子扔进女厕所,导致那个小男生看到她就哭。
她那个时候想,她女儿一点都不像她,长大了估计是个女霸王。
她女儿长大了,她看到的时候,不敢相信这是她女儿。
她的女儿又瘦又矮,眼睛总是看着地面,总是不敢看人,眼神里像个受了很多欺负的小兔子,浑身上下写满了被世界毒打过的痕迹。
她在监狱里的时候,每年母亲节都会收到一些小礼物,偶尔是零食,偶尔是二十几块钱,但从来没有给她写信,也没给她打电话。
她那个时候一直以为自己女儿在金家,心想就金家的教育,她女儿还能在母亲节给她寄点东西,不下毒都不合常理。
出狱的时候,她又收到了女儿给的东西,一个二手手机,2000块钱现金,还有一张纸。
纸上是歪歪斜斜如同小学生的字迹,详细的写了手机要怎么用,还嘱咐她要找个工作,一切都会好起来。
但女儿没有来。她也不惊讶,毕竟谁愿意认一个杀人犯母亲。
她自然也没有去找她。
没有想到的是,她出狱两个月后,她遇到了以前认识的人,才知道她女儿早就被金家送养了。
她靠着以前出狱的狱友的关系,找到了收养她女儿的家庭,一个脏乱差的小胡同里,骂骂咧咧的中年女人,猥琐驼背的中年男人。
那就是她女儿后来的父母。
而她女儿初中毕业就没有再读书了,跟人打工去了,而现在已经嫁人了。
那时,金云安才知道她女儿给她寄的东西分量有多重。
金云安无法想象,她女儿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在那样的养父母家庭中,一年又一年地偷偷给她寄点东西。
她又是怎样在一个家暴的丈夫和刻薄的婆婆手里,偷偷攒钱给她,只是想让她出狱以后能够融入社会,不要做违法的事情。
金云安无法入睡,坐在了床边,摸出了烟,另一头凉席上的人舒展着身体,睡得很熟。
熟睡的女儿像一头走失在凶恶森林里,受了无数伤的小兽,最后终于回到了母亲怀抱,她睡得那样安稳满足,整张小脸都是舒展的,仿佛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可怕的事情了。
金云安起身走到了阳台上,关上了阳台的门,点了一支烟,面前的城市升起了无数高楼大厦。
金云安听到死刑时没有难受。
二审改无期徒刑时,她依旧没有难受。
被社会驱逐,在监狱里,日复一日地重复前一天的生活,她的人生一眼就能够看到剩下的所有时间,她也没有难受。
出狱时,面对翻天覆地变化的完全陌生的世界,她依旧没有难受。
金云安麻木地拒绝与这个世界产生任何联系,她的心仿佛被一直都被冰封着,世界于她毫无意义。
而此刻,她站在这里,第一次感到了透彻心扉的的难受。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大家带来的盛夏金云安完整版阅读 ,小说故事很精彩,作者文笔不错,精气十足,妙趣横生,没看过的书友可以去看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