椋鸟归越(苏椋成越)

椋鸟归越(苏椋成越)

导读:主角是苏椋成越小说名字是《椋鸟归越》作者半小九所著的言情小说,小编分享椋鸟归越苏椋成越全文免费阅读:成越从前是个放荡不羁的少年,有一次用一辆限量款超跑和朋友打赌要在四天内追到一中校花。

小说介绍

主角是苏椋成越小说名字是《椋鸟归越》作者半小九所著的言情小说,小编分享椋鸟归越苏椋成越全文免费阅读:成越从前是个放荡不羁的少年,有一次用一辆限量款超跑和朋友打赌要在四天内追到一中校花。赌期的最后一天,成越被一小妖精妹妹拦在校门口,妹妹眨了眨那双清媚的桃花眼,俯身凑近。

小说简介

成越从前是个放荡不羁的少年,有一次用一辆限量款超跑和朋友打赌要在四天内追到一中校花。
赌期的最后一天,成越被一小妖精妹妹拦在校门口,妹妹眨了眨那双清媚的桃花眼,俯身凑近,

椋鸟归越苏椋成越全文阅读

第二天清晨,苏椋早早地来到学校准备早自习。
今天是周三,这意味着这一周已经过了一半了,班上的同学也开始躁动起来,早自习还没开始,有人已经开始闲聊周末去哪里玩了。
“苏宝宝!”柳木凡一进教室就看到了在座位上的苏椋,她冲刺跑到苏椋座位上,顺势往她腿上一坐。
早上是语文早自习,苏椋的语文书还没翻到页,腿上就坐上了一个女孩子。
“嘶,你压死我了。”苏椋一声轻笑,但还是把椅子往后挪了一些,让柳木凡的空间大一些。
柳木凡笑嘻嘻地站起来,手一撑,坐上她的课桌。
“哎,你怎么样了,肚子还疼不疼,我给你带了红糖姜茶的茶包,等会儿给你泡一杯?”柳木凡问道。
“好呀,谢谢你哦。”
苏椋扬起嘴角,狭长的眼眸微弯。
其实她弯着眼睛笑起来的时候还挺可爱的,甚至觉得有一点点甜,不过她不笑的时候,那张脸就差写个“生人勿近”了。
柳木凡跟苏椋做同学这么多年了,仍然会沉迷于她的美貌。
啧,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柳木凡突然想起来个事儿,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划了几下,然后举到苏椋面前,“你看你看,昨天篮球赛上拍的,呐,这个,就是曙圣的校草。”
柳木凡指着图片上的一个男生。
剑眉星目,鼻梁高挺,黑发自然垂在额前,微微遮住眉毛,阳光洒下,给他的四周镀上了一层金色。
苏椋眼眸微眯,饶有兴趣地勾起唇角。
哟,熟人呐。
“叫什么?”苏椋问。
“成越。”柳木凡笑眯眯地说,“怎么,你有兴趣?”
舌尖微微***过上排牙齿的牙尖,苏椋笑得像个流氓,“帅哥嘛,谁会没兴趣。”
柳木凡爱死苏椋这副婊里婊气的样子了,不过又想到最近的传闻,她还是有些遗憾。
“但是我跟你说哦,这个成越最近好像在追四班的杜语潇,听说是跟别人打了个赌,赌一辆跑车诶。”
杜语潇?
苏椋突然想起昨晚在便利店门口看到的画面,可能那时候正在表白吧。
苏椋轻嗤一声,“帅是帅,就是眼瞎。”
柳木凡哈哈大笑起来,身体前倾后仰的,苏椋赶忙抓住她,怕她一个不小心摔下去。
“杜语潇不就凭着她那张傻白甜的脸招人喜欢嘛,谁不知道她肚子里多少坏水,哎,她换过的男朋友有你多吗?”柳木凡笑问道。
苏椋抬眉看她,轻哼了一声,“你拿我跟她比?我有交过几个你还不知道啊!”
柳木凡赶紧安抚道,“开玩笑开玩笑,别生气呀。”
柳木凡又继续翻别的照片,曙圣的学生确实都长得好看,柳木凡又指着其中一个人,“喏,这个黄头发的,据说是曙圣校霸,叫郭肃沉,看看,是不是还挺帅。”
苏椋看着照片上的人,忍不住笑出声,“这人是校霸?”
“是呀。”
“呵。”
“怎么了,不帅吗,我觉得挺帅的呀,看看人家的校霸,再看看我们的校霸,我感觉比姚之景要帅诶,现在当校霸颜值要求这么高了嘛...”
“谁啊谁啊!”不知道什么时候姚之景已经在两个人身后了,他一把拿过手机,看了眼,“这他妈有我帅?你什么眼神!这一头金毛的,搞复古杀马特啊!”
柳木凡跳起来去抢手机,“你才杀马特呢,你个傻吊!”
“你说清楚老子跟他谁帅!”
“当然是他啦!”
“柳木凡你是瞎吧!”
“......”
“......”
两个人开始讨论哪个校霸更帅这件事,讨论到后面开始动手动脚跑到另一边去了。
苏椋终于清静下来。
她的指尖在桌边轻叩,脑海中一直反复那个名字。
成越。
成、越。
长得挺帅,就是看人眼光不怎么样。
哎,这种长得好看的怎么都喜欢小***呢,成越喜欢,姚之景也喜欢。
男人的眼光都这么差的吗。
——
下午体育课,操场上阳光正烈。
这一堂课刚好是四班和八班一起上,体育老师安排了男生打篮球,女生打排球。
苏椋穿着运动服,一束黑发高高扎起,她个子不矮,167左右,此刻她双臂上举站在网前,目光坚定炙热。
而网对面和她面对面的,是四班的杜语潇。
一中两大校花battle打排球,周围早就围了一群人观战了。
一中***如云,基本上每个班都有一个班花,但是在这么多班花中,只有苏椋和杜语潇的人气最高。
一个冷艳,一个清纯。
都是美到极致的那种。
——
曙圣这边正在上自习课,成越今年高三,应该是最忙的时候,但是他还是跟一群人逃出来打篮球。
和其他人不一样,他们这群人的未来已经被规划好了,基本上都是出国留学,家里早在高二的时候就办妥了一系列手续,而他们来上高三,基本上也就是来玩的。
美其名曰,最后感受一下学校的气息。
顺便逃个课,增加一下自己不羁的帅气值。
成越他们到达操场的时候,便看见篮球场隔壁的排球场围了一群人。
按道理来说,每天篮球场边是观看人数最多的,倒是今天那么多人跑去看排球了。
郭肃沉来了兴趣,拉着他们跑到排球场,一眼就看到了场中央的杜语潇。
“哎!阿越,你马子!”郭肃沉指着杜语潇喊道。
成越被阳光照得睁不开眼,眼睛眯了两下才看清场上的人,不过他看到的不是杜语潇。
场中的女孩扎着高马尾,一张精致的小脸粉黛未施,却仍旧美的惊艳,再往下,运动T恤塞进了运动短裤里,显露出纤细的腰肢。
而腰肢下,是一双细长的腿,很白,跟膝盖上的黑色护膝形成了***的色差。
“阿椋!”队友叫了一声苏椋的名字。
只见原本还在后面的女孩突然几步上前,在网前起跳,上身后仰,右臂上举向后拉,排球落下,掌心一扣。
随着一声扣球的闷响,对面防守不及,排球落地。
哨声响起,苏椋队拿下一分。
人群中爆发出欢呼声。
刚刚扣完一个非常漂亮的球的苏椋回身跟队友拥抱,脸上挂着张扬肆意的笑,阳光下,显得她更加鲜活,更加灵动。
成越轻勾了一下唇角。
那边的杜语潇脸色很差,经过其他人提醒后发现了场边站着的成越,她想在成越面前表现得好一些,于是不服输的继续下去。
十几分钟后,25:18,苏椋所在的八班赢下这一局。
苏椋朝杜语潇扬扬下巴,语气狂妄,“还来吗,小***。”
在成越面前输了一局已经让杜语潇很没面子了,她看向场边的成越,却发现他神色淡淡,倒是他身边的郭肃沉一脸激动的说着什么。
“哎,阿越,你媳妇都被人欺负惨了,你不去帮她啊。”
成越双手插着裤子口袋,懒洋洋地说:“女孩子的比赛,我去帮什么。”
“还有,她不是我媳妇,你别乱叫。”
郭肃沉笑了一声,“这不迟早的事嘛,这声越嫂我先叫为敬!”
“哎哎你去哪?”
“打球啊。”
“越嫂的比赛你不看了啊?”
“看屁,打那么菜。”
“阿越,你这样是追不到女孩子的。”
“哦。”
杜语潇看着成越离去的背影,双手握紧,狠狠地瞪了苏椋一眼。
苏椋接收到她的视线,倒是一点都不避,反而朝杜语潇清浅一笑,“承让了,小***。”
她转过头,望向对面篮球场上的身影,笑得更加肆意。
“怎么了,赢了场比赛这么开心?”队友上来问道。
苏椋的看着那个背影,歪了歪脑袋,笑着说:“开心啊。”
——
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声响起,苏椋收拾好书包准备回家。
“阿椋,你看见姚之景了吗?”柳木凡问道。
苏椋想了想,刚才好像还没下课姚之景就走了,急匆匆的,也不知道干嘛去了。
“没呢,早走了,你找他有事?”
“那傻吊,拿了我手机去打游戏没还我!”
苏椋轻声笑了一下,“没事,我去找找他。”
高一放学早,五点就放学了。
苏椋背着一个白色的书包,书包侧面挂了一个很不符合她性格的毛绒娃娃。
她往外走去。
其实她也不知道要去哪里找姚之景,估摸着这人可能又去打架了,想了想他常去的几个地方,苏椋调转方向,往一条小巷走去。
——
巷子里,一群穿着一中校服的男生堵在里面,围着一个个子高挑,容貌俊朗的男生。
“你知不知道杜语潇是老子先看上的啊,你他妈谁啊就敢去追!”姚之景跟那人面对面站着,语气凶狠,脏字一个字一个字往外冒。
他的对面,那个男生轻声笑了一下,对眼前的场景仿佛毫不在意。
“各凭本事,你菜还怪我了?”成越笑着说。
可那笑里,带着明显的嘲讽。
姚之景追杜语潇追了好久,苏椋说杜语潇是***,其实他也清楚,毕竟同个初中一起过来的,杜语潇是什么人他也了解。
可是他就是想泡一泡杜语潇这样的女生,清纯美到极致的,对他来说吸引力十足。
一旦他看上的猎物,就不会给别人抢夺的机会。
姚之景打算教训成越一顿,今天终于碰到成越一个人的时候了,就算成越再能打,也不可能打得过他们这么多人。
可听到他说明自己的来意,成越倒是很淡定,也不怎么关心这件事,一点都没有对于杜语潇争夺的***。
成越耸耸肩,“其实你喜欢的话我可以让给你的,但是我舍不得我的跑车啊,所以呢,这个人,我就不让了。”
“呵。”姚之景冷笑了一声,“行啊。”
他眸色一沉,往后退了一步,身边的几个弟兄攥紧拳头,大战一触即发。
“啪嗒。”
巷口传来一声响声。
姚之景不爽地侧头看去,嘴里骂道:“***谁啊,没看见我们在这...”
话头顿住。
看清了来人的其他人也是一愣。
苏椋轻踢了一下脚下的石子,神色淡然地看着巷子中间的一群人,然后抬脚朝他们走去。
她穿的很干净,和第一次见到一样,白衬衫和黑裙子,头发也高高扎起,脸上一点妆都没有,就这样看上去,一定是学校里的听话的学生。
在看到姚之景几人的反应之前,成越是这么想的。
正常女生看到巷子里有人打架,早就避之不及了,更加不会大咧咧地走进来,而更令人惊讶的,就是原本已经打算动手了的一群人,此刻停了下来。
成越原本已经积攒满格的武力值也down了下来。
众人就看着女孩一步步走到他们面前,在姚之景面前站定,她伸出手,“木凡的手机。”
姚之景一愣,然后才反应过来,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手机,递到苏椋手中。
苏椋接过手机放进包里,侧头看向成越。
衣服干净,脸上没血。
看样子还没打起来。
她微微挑了下眉。
注意到苏椋的视线,姚之景说道:“行了,我要干正事了,你先走吧。”
说完,他重新走回成越面前,手抓上他的衣领。
“等等。”苏椋开口。
姚之景侧头看去,有点奇怪。
苏椋可从来不干涉他的事情的,怎么今天突然变了。
苏椋的视线紧紧锁在成越身上,她一步步走到成越面前。
成越很高,她堪堪到他的下巴。
苏椋抬头,眼中闪烁着毫不掩饰的光芒。
这种眼神,成越很熟悉。
成越垂眸,全无遮掩地与她对视。
身前的女孩咧嘴一笑,有些妖,她朝他轻轻眨了下眼睛,唇瓣微启,带着戏谑的语气,
“这人,我要了。”

椋鸟归越苏椋成越免费阅读

苏椋会好好穿校服,不染发不烫发,上课认真听讲,作业按时完成,不逃课,不睡觉,不顶撞老师。
但是,她不是乖乖女。
她会谈恋爱,也会打架,还会喝酒,只是不抽烟。
当时她和姚之景认识的时候就是在一条小巷子里,他们那时候还在初中部,姚之景性格暴躁,很会惹高年级的人,有一次就是惹到一个高中部的学长,被人按在巷子里揍。
那时候,姚之景还不是校霸,打架也没那么狠,没几下就被打趴下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苏椋就像从天而降的天使一样,三两下就把那个学长给撂倒在地上,然后把一脸血的姚之景救了出来。
后来姚之景问苏椋当时为什么救他,苏椋只很酷地说了一句:“看你被揍的太惨了,毕竟同学一场,不忍心。”
从那之后,姚之景就心甘情愿做苏椋的小弟,但是苏椋不喜欢他们校园小霸王的那一套,她在学校的时候就是个爱学习的好学生,所以这样的苏椋注定做不成校霸。
于是,姚之景一路打通初中部,再加上他人又帅,校霸这个称号就落在了他的头上。
从此,姚之景就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姚校霸,他的上面,就是苏椋。
虽然这一点很多人都不知道。
毕竟这么中二的事情,苏椋也不想别人知道。
什么校霸的,太非主流了。
只有姚之景这个傻吊引以为傲,哦,还有郭肃沉那条傻狗。
男生都好幼稚啊。
巷子里,苏椋那句话一说出,人群瞬间安静了。
姚之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
苏椋的视线仍然停留在成越身上,两个人旁若无人地对视着,进行视线交流。
“我说,这个人,归我了。”苏椋推开姚之景,自己抓上了成越的衣领,将他往自己身前一拉。
成越顺势俯下身,停在苏椋极近的位置处,这个距离,他能闻到女孩身上若隐若现的幽香。
苏椋转过头,看向姚之景,“我帮你解决他,你不介意吧?”
姚之景也不敢说不。
苏椋转回来,抬起手,指尖轻轻挑了一下成越的下巴,笑得轻佻,“跟我走吧,学长。”
成越微微眯了下眼,饶有兴趣地盯着苏椋,他很好奇,这个小姑娘接下来会怎么做。
只见下一秒,苏椋张开手,举到成越面前,“牵着手走好不好?”
成越笑了,他觉得这个小姑娘着实有趣,长得妖孽,可表面上看起来又像个乖乖女,但实际上,剖开来之后才发现,这确实是个妖孽。
他倒是没见过这样的女生,此刻他也挺有趣跟苏椋玩玩。
手从裤袋里伸出,成越的手修长白净,他看了眼苏椋的小手,轻笑了一声,握了上去。
十指紧扣的方式。
苏椋的手有些凉,但是成越的手很烫,握上来的一瞬间,苏椋甚至感觉到了成越手掌心里筋脉的跳动。
真***。
苏椋转头看了眼姚之景,轻轻摇了下马尾,“走啦,拜拜。”
于是,苏椋就这样,在众人眼前,光明正大地带走了成越,还他妈是十指紧扣牵着手走的。
姚之景很不爽,比起成越当他的情敌,成越当他的姐夫更让他觉得屈辱。
——
苏椋拉着成越的手走在前面,成越懒洋洋地被她拖着在后面跟着。
走出小巷,苏椋抽出了自己的手。
手中的温度突然消失,成越还觉得挺遗憾的,毕竟这小姑娘的手还挺软,蛮***的。
他的指尖微搓了两下,像是在回味那个温度。
苏椋没注意到他的动作,抬起头跟他说:“行了,你帮我一次,我帮你一次,咱俩扯平了。”
前一秒还含情脉脉的,下一秒就断了关系,这个小姑娘,真是无情啊。
成越笑了笑,“所以你来帮我是报恩的?”
是,也不是,不过苏椋还是点了点头。
成越轻啧了一声,语气玩味,“小妹妹,你这报恩报的也太简单了吧。”
“那你想怎么样?”苏椋问。
“唔,总得以身相许吧。”成越说。
他好奇苏椋会是什么反应,从第一次见到苏椋到现在,这个小姑娘总能给他很多惊喜。
果然,听到他的这句话,苏椋很是淡定,她装作很认真地思考了下,说:“也不是不行,但是吧,我不太喜欢和别的女人共享一个男人。”
超出预期,成越看着苏椋笑出了声,他低着头,肩膀上下抖动。
苏椋就这样看着他笑,也不说话。
笑够了,成越重新直起身。
“妹妹,你是他们的老大吗?”成越结束了上个话题。
“不是。”苏椋说,“我是他们爸爸。”
“......”
啊,看出来了。
成越抬头看了眼天,发现此刻天已经暗下来了,路边已经亮起了路灯。
“你家住哪?”成越问。
苏椋挑眉,“直接上我家啊,哥哥,我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成越笑了,“送你回家,以报答你今天的救命之恩。”
苏椋倒也不推脱,同意了。
她把自己的书包往成越面前一递,“帮救命恩人拿个包吧。”
成越笑着接过,颠了颠,发现也不重,于是他就这样在手上拎着。
路灯下,一高一矮两个身影被拉的很长,他们这次倒没牵手了,两个人之间隔着一点距离,前后错开走着。
一路无言,但是两个人心中各有心事。
不怀好意。
——
周四,苏椋起迟了。
昨天晚上她做梦居然梦到了成越,醒来之后就失眠了。
她简单洗漱了一下,背上包直接冲出门。
此刻早自习的时间已经过了,她只能在第一节课之前赶到教室,早饭也来不及买了,苏椋一路小跑,走出了小区,往学校的方向走去。
经过学校门口的马路边时,苏椋看到成越远远走来。
她下意识看了眼成越身后的车。
劳斯莱斯幻影,很气派。
有钱人,上学的排场都不一样。
成越也看见了她。
苏椋朝他打了个招呼,“早上好啊。”
成越扯了扯嘴角,“早。”
两人并肩站在马路边等红灯,很默契的没有提昨天的事情。
绿灯亮起,两人走上斑马线。
“吃早饭了吗?”成越突然问了一句。
“嗯?”苏椋愣了一下,“哦,没呢,早上起迟了没来得及买,我等会儿下课了去便利店买点。”
身侧没有声音,过了会儿,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接着,苏椋的视线中就出现了一块三明治。
她抬头,“干嘛?”
“给你吃。”
苏椋笑了,“干嘛给我吃。”
成越抿了抿嘴,很烦的皱了下眉,说:“我不喜欢吃,里面有番茄。”
苏椋懂了。
“你家里人给你做的啊,为了让你营养均衡,所以放了你不爱吃的蔬菜?”
成越没说话,默认了。
“那你自己吃什么?”苏椋问。
“我让别人给我带了其他的。”
行吧,这样她也不用自己去买了,苏椋不是扭捏的人,于是接过三明治,跟成越道了谢。
走到校门口,两人碰到了个熟人。
是杜语潇。
杜语潇看到一起来上学的两人,神色怪异,有点生气,但是心里是对苏椋的不满与嫉妒,连带着对成越都有点不高兴。
明明是在追自己的,怎么会跟苏椋一起来上学,而且苏椋手中的那个三明治,包的精致,一看就不是路边随便买的,而且据她所知,苏椋的家里人也不会特意给她准备早饭。
一种名为嫉妒的情绪在心底蔓延,杜语潇闷闷地瞪了两人一眼,甩头自己走了***。
“呀,你女神好像误会了什么。”苏椋说。
成越满不在意,“哦,误会就误会了吧。”
“你不是在追她吗,你不怕她生气吗,快去哄哄啊。”
“又不是女朋友,哄个屁。”
苏椋笑死了,“学长,你这样是追不到女孩子的。”
“哦?那要怎么追?”
“那我也不知道,我没追过人,不过大概也就是买零食送鲜花写情书嘛。”
成越轻笑了一声:“经验挺丰富啊。”
“那是,我小学四年级就收到过情书了。”
“厉害啊。”
“当然啦。”
——
一中和曙圣虽然在同个校区,可是各处于南北两块,如果不去操场,估计都见不到对面学校的人。
刚升了高一,就即将迎来月考,苏椋没心思做其他的事情,上课的时候认真听,自习课就认真写作业。
她玩归玩,但是学习还是认真的。
只有她学好了,才能考到好的大学,才能离开现在的这个家。
在学校一整天,她都没看到曙圣的那群人,倒是偶尔出教室的时候能碰到杜语潇,而杜语潇每次见她都是瞪她一眼。
真不知道杜语潇眼睛那么大,这么瞪眼珠子会不会掉出来。
瞪什么瞪啊,有种打一架呗。
垃圾。
临近月考,作业布置的还挺多,苏椋在自习课的时候写了张数学卷子,下课铃响,她还没写完,刚好到最后一个大题,她的思路就卡在那儿,不想被打断,于是她打算写完了再回去。
等她写完,班上的人已经***了,她把数学卷子叠好塞进桌肚里,把别的作业整理了一下放进书包。
走出教学楼,校园里的人已经很少了,她朝校门口走去,刚出去,就看见门口的马路边围着一群人。
这场景,看上去还真眼熟。
人群中的主人公依旧是杜语潇,围着她的那群人依旧是成越和郭肃沉那帮人。
对哦,明天就是赌约的最后一天了,杜语潇再不同意,成越可就要输跑车了。
苏椋就蹲在马路对面,饶有兴趣地看着那群人。
其他人都是围了杜语潇打趣,而处于事件中心的成越倒是懒洋洋地站在后面,看上去对此事兴致缺缺的样子。
啧啧,就他这样,哪能追到姑娘哦。
过了一会儿,也不知道说了什么,杜语潇转身走了,看那群人的反应,估计是又失败了。
苏椋没忍住,低低笑出了声。
女主角走了,其他人也没兴趣继续待着,于是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往网吧走去。
成越走在最后面,接了个电话,挥挥手让他们先走。
苏椋站起身,刚好是绿灯,她大步朝成越走去。
成越挂了电话,一转头,刚好就看见苏椋。
看到苏椋的眼神,他无所谓的笑笑,“看见了?”
“看见了。”苏椋大方承认,“明天是最后一天了吧。”
成越也不奇怪她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他点点,“嗯,是啊。”
“那我看你怎么一点都不急。”
“有吗?”
“嗯,看上去完全不急。”
“啊,其实我可急了,我的新款跑车啊。”
说着,成越故意做出很痛心的表情。
苏椋被逗笑了。
说实在的,苏椋对成越确实有兴趣,而且她向来讨厌杜语潇,她自认不是个乖女孩,所以别人不珍惜的,她就要抢。
苏椋看着成越,弯了弯眼睛,突然踮起脚尖靠近成越,俯在他耳边,“学长,我比杜语潇好看多了,要不你追我吧。”
说完,她朝着成越眨了下右眼。
一个wink。
女孩背着手倒退着走在他面前,她笑靥如花,桃花眼里满是风情,只是单单一个眨眼,就能被她演绎出不同的味道。
不油腻,反而很灵动。
成越不是没见过好看的女孩子,也不是没遇上过故意撩他的女生。
大部分情况下,他都不为所动。
只有少部分情况下,他会真的被撩到。
比如此时此刻。
他有点心动。

小编点评

椋鸟归越苏椋成越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分享,小说文章清逸婉丽,流畅连贯,尤其人物语言幽默风趣,再加上一些精妙词语的使用,无形中为文章增添了不少情趣。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