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差说我是神仙了(祈天河)

就差说我是神仙了(祈天河)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祈天河,就差说我是神仙了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阴差阳错,祈天河jinru无限副本时,被误认为成是王者归来,只为消灭游戏里的***阵营。真菜鸟·新手村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祈天河,就差说我是神仙了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阴差阳错,祈天河jinru无限副本时,被误认为成是王者归来,只为消灭游戏里的***阵营。真菜鸟·新手村

祈天河内容介绍

从准玩家到真正的玩家,最直观的区别就是祈天河可以看见一张其他人看不见的游戏面板。
[玩家:祈天河
游戏币:0/5000]
5000是赎身的价码。
“通常一场游戏下来,能有多少游戏币?”

祈天河全文阅读

鹦鹉:“平均水准在50左右。”
换言之,至少要保证一百场胜利,还要每场达到平均水准,才有希望离开。
祈天河并不生气,反而心平气和发表看法:“网上说,如果一个东西进入门槛很低,出来门槛很高,那它一定是***。”
“……”
不等继续就‘游戏=***’发表看法,祈天河再一眨眼,发现游戏面板突然更新了:
[玩家:祈天河
游戏币:0/5000
关卡:别墅迷影
入场时间:本周六晚八点]
现在已经过了零点,那不就是今天?
以防万一,还专门打开手机确认了一下日期。
深夜万籁俱静,祈天河盯着手机屏幕看了几秒,突然生出些不***的感觉。胡思乱想了一会儿,最终决定把忧愁的事情放在太阳出来后再考虑。
“好困。”
赶在倦意彻底涌上来前,祈天河闭眼躺倒在床上,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凄凉月光下,鹦鹉面对仅仅搭在腰上的被子,挣扎了几秒,还是忍不住用嘴叼着给他捂严实了。
化作白芒消失前,鹦鹉不停安慰自己,只是强迫症发作了,见不得被子只盖一半,绝不是因为担心这个死皮赖脸的准玩家钉子户着凉。
这***睡得很不踏实,翌日一早祈天河就醒了,感觉遭到了鬼压床,很闷。
定睛一看,身上压了一台笔记本电脑。
“注册。”鹦鹉凭空出现做指挥。
网页设定很有特色,背景图是一张嘴,中间部分为注册界面,仿佛即将要被怪物大口吞噬。
忽略令人不适的背景板,祈天河一看,好家伙,居然还要实名认证!
鹦鹉:“只有玩家能注册,拒绝冒用他人信息。”
紧接着又报出一长串的数字,表明为邀请码。
祈天河在它的注视中完成注册,成功登入论坛,这里的帖子全部和游戏相关。最上方滚动着一行小字:管理权限属于游戏,严禁发布虚假不实信息。
大致浏览一遍帖子标题,没有特别花里花哨的,都在一针见血说事情。
祈天河找到一篇加精贴,‘新手攻略’几个字十分瞩目。
内容不多,主要面差不多都有涵盖,可以归纳为每场游戏通关会有奖励,在凑够五千游戏币前,游戏随时可能发布任务,除了参加别无选择。
幸运的是,游戏里的死亡不会直接导致现实死亡,只会折运。
最后一行是几个加粗标红的感叹号,发帖人特地注明不要抱有侥幸心理,折运是件相当恐怖的事情。
这点祈天河深有体会,有次他路过一栋楼,哪怕再晚那么几秒,就会被高空抛物砸到。运气这东西玄而又玄,也不知该如何解释。
鹦鹉见他关了电脑:“不多看看?”
祈天河摇头,帖子强调了游戏中不存在任何一场完全相同的副本,借鉴别人的通关经验显然行不通。目前距离他参加游戏只剩半天不到,具体情况只有等***参与了才能清楚。
根据帖子介绍,除了身上穿得便装,任何东西都无法代入副本。两个世界时间流速不定,不过无论在游戏中待多久,现实里不会超过七天。
祈天河吃饱了饭后开始午休,想着多养养神。
晚上七点五十九,距离进入游戏只剩一分钟,祈天河躺在床上,依旧保持安逸的***,静静等待那一刻的来临。
一分钟漫长的像是一个世纪,当他再次从黑暗中清醒时,前方的墙离他约有四米左右的距离,墙壁挂着价值千万的名作。祈天河光着脚下地,踩在过分柔软的毯子上,感觉到几分口渴。
在这个奢华到过分的房间里,就连杯子都是专门请大师定制的奢侈品。
祈天河先试着触摸了一下壁纸,完全是***的触感。
门是虚掩着的,走到门口,隔着扶梯看见楼下站着几个人。
每个玩家手背上都有一个红色的数字,代表下副本的次数,祈天河手背上的鲜红‘1’和众人格格不入。
他开始朝楼下走,期间轻声道:“我觉得自己会不受待见。”
对于老玩家来说,下副本时需要时刻紧绷神经,哪有心情理会容易出状况的新玩家。
鹦鹉冰冷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新手副本死亡率极高,有时候连当炮灰的资格都没有。”
“哦?”
炮灰都不够格?
“曾经被当替死鬼的例子有很多。”鹦鹉:“后来因为经常出现新人误打误撞放出脏东西的情况,导致大部分玩家敬而远之,久而久之,不和新手共同行动已经成为公认的潜规则。”
说到这里顿了顿:“自求多福吧,这些人中最少也是第六次下副本,没人会看得起你这种菜鸟。”
楼下。
玩家的观察能力都很敏锐,虽然听不清祈天河在自言自语什么,但可以确定他嘴唇在动。
“这人是不是有毛病?或者被吓傻了?”

就差说我是神仙了免费阅读

鄙夷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旁边人强行打断:“闭嘴。”
“是祈天河。”一个女生突然开口说话。
先前说祈天河有毛病的瘦小男子好奇偏过头:“你认识?”
然后他诡异地发现,除了自己几乎每个人的面色都有了轻微的变化。
这是一栋相当豪华的别墅,旋转扶梯相当长,在祈天河走下来前,女生快速说道:“祈家几年前险些破产,后来又迅猛发展起来,祈天河却压根没有子承父业的准备,选择就读心理学专业,半年前开了一家高级心理诊所。”
“……我姐姐去过那家诊所,壁纸上写着一行字。”
“什么?”
“游戏有去无回,人间繁华正好。”
瘦小男子急忙道:“然后呢?”
女生摇头:“整个过程就是正常的心理咨询,神奇的是,每次从那里出来后,我姐就觉得状态格外轻松。”
“……那家诊所开业后,我托熟人打听过关于祈天河的事情,发现自从他们家度过破产危机后,他的人生无往不利。”
瘦小男子目光牢牢锁定在祈天河手背上刺目的数字‘1’:“照这么说,这人八年前就已经是玩家……可为什么会显示首次下游戏?”
“你们消息太滞后了。”这时一直沉默的中年男人插话:“和那个疯子一样,他也是回归者。”
话音落下,像是重击一样砸在众人心头。
有关最近势头正猛的***阵营,他们也有所耳闻,但是交集不深,现在主要是上面的大公会争斗。身为自由玩家,可以任意支配道具,但做独狼的代价就是信息渠道要比公会成员少得多。
有了中年男人的提醒,瘦小男子一脸惊骇,想到刚刚还在说对方坏话,不由暗暗祈祷祈天河没有听见。
祈天河注意到这些人面色阴晴不定,迈过最后一层阶梯,想了想还是打了声招呼:“大家好。”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楼下的三男两女齐齐露出微笑,主动迎上来和他握手,异口同声道:“你好。”
祈天河:“……”
如火的热情扑面而来,令人猝不及防。
“我叫何孟林,大家能碰到也是缘分。”瘦小男子因为心虚,最先表露出善意。
“冯军。”
女生露出甜甜的酒窝:“我叫姑谷,名字有些怪,你喊我阿谷就好。”然后帮旁边较为内敛的同伴介绍:“她是沈蝉。”
中年男人最为沉稳,和祈天河简单握了下手:“穆强。”
刻意隐瞒信息没有太大用处,真要有人想在现实里寻找踪迹,根据相貌特征一样能找到。
“祈天河。”祈天河目光在这些人身上转了一圈,感觉到了隐藏的防备和……诡异的示好。
还没来得及熟悉,脑海中便响起一道声音:
[别墅迷影:难度B级。
背景介绍:别墅里潜伏着一个可怕的***魔。
最低生存目标:成功存活七天
最高生存目标:找到隐藏的线索,识破***魔的真面目
提示:1.你们是一个矛盾又团结的集体.不要相信这间屋子里的任何人 .你们是最可怕的竞争者。]
游戏提示音过去,众人互相看了眼就近的玩家,目光下意识发生偏移,有一股难言的紧张在扩散着。
提示隐隐暗示着***魔就在他们当中。
何孟林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魔在我们中还好办了,游戏限制玩家厮杀,他要想***,必然有特定方式,这个人肯定和其他人有不同的地方。”
祈天河皱了皱眉,先前只有他一个人从房间里醒来,剩下的玩家似乎都在大厅。
姑谷和沈蝉一看现实里就是认识的,剩下的三名男性瞧着像是之前也有过交集,这种隐藏***的设定最容易结成小团体,而自己有可能成为首个被针对的。
为了避免以后更不利的情况出现,他故意嗤笑一声:“反正我不是***魔……”
停顿了一下尾音拉长:“否则游戏也太不给人活路了。”
他是新人,什么都不懂,扮演这样的角色几乎等同于必死无疑。
这句话听在其他人耳中,却是另一层意思。
……如果我是***魔,在座的各位就都会成为骨灰盒。
话糙理不糙,其他玩家眼中,由游戏的满级回归者扮演***魔,旁人哪能有活路?
作为心理医生,祈天河擅长察言观色,一早就分析出姑谷和穆强属于比较好拉拢的对象,这些人中个性最冲动的要数何孟林,从刚刚自己下楼时的态度可以看出他很容易唱反调。
祈天河说完这句话后已经等着何孟林反驳,并且想好解决之道。
这时何孟林才意识到适才的话有针对祈天河的意思,甭管这人是不是***魔,要是把人得罪狠了,对方真要下黑手,自己少不了首当其冲。心下一动当即道:“我认为……”
祈天河目光微亮,来了。
何孟林斩钉截铁:“你说得对,你说得……都对!”
“……”

小编推荐理由

就差说我是神仙了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