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每天都在劝我和离(木荞萧晟)

儿子每天都在劝我和离(木荞萧晟)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木荞萧晟,儿子每天都在劝我和离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儿子是重生的,上一世他亲眼看着父亲将母亲抛弃,母亲抑郁而死。他发誓要为母***,直到踏入朝堂,才发现头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木荞萧晟,儿子每天都在劝我和离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儿子是重生的,上一世他亲眼看着父亲将母亲抛弃,母亲抑郁而死。他发誓要为母***,直到踏入朝堂,才发现头

木荞萧晟内容介绍

那一声娘将木荞吓得不轻。她也终于明白了如今这境况是怎么回事。
她穿越了,还穿成了有夫有娃的妇人。
生活真鸡儿会玩!
不要问她为何会知道自己还有个未曾谋面的夫君,实在是她刚刚就瞧见了,一旁的屏风上还搭着一件男人的长袍。
再看屋子里一应的摆设,双人枕头,双人脸帕,双人椅子,双人柜……

木荞萧晟全文阅读

成双成对的家具摆物让她的身体不自然抖了抖。
作为连驾照都没拿到手的木荞觉得自己实在承受不来这样的遭遇。
她想静静!
见木荞皱着眉手指一下下敲击着自己的太阳***,小男孩儿抿了抿唇。似乎是做了一番心理建设之后,他突然握紧了拳头,三两下爬上了床。
“娘,你是不是又头疼了?毓儿给你揉揉额头吧。”
哦豁!还是个小暖男呀!
木荞眼睛亮了亮,嘴角浮起一抹笑意。她没有拒绝便宜儿子的孝心。毕竟她此时太阳***的确是有些发胀发疼。
紧接着她就感觉到了,一双婴儿肥的软乎小手指在她的太阳***上不轻不重的按揉着,似乎很有经验似的。
她***的眯起了眼,眉间的担忧因为这个叫做毓儿的孩子的安抚,渐渐散去。
既来之则安之。
便宜儿子不错,她喜欢。就是那个所谓的夫君,以及接下来可能面临的生活……
木荞一想到这些,眉心又皱在了一起。
不行,她得想个办法解决,不能让那个便宜夫君白白占了便宜。
她思考的间隙,秋日的暖阳从开了一条缝的窗户里掠入,柔和的洒在了她的脸上。金色的光在她的脸上和头发丝上跳跃,让她的五官愈发清晰明艳。
不得不说,她是个美人胚子。明眸皓齿,***肌如玉。
即便是被阳光映照着,她瓷白的肌肤依旧细腻的看不出一点瑕疵,离得近了,任何人都会深陷***,想要摸一摸那张脸是不是也能掐***来?
然而美人此时在思考着事情,微蹙的眉心就让她这张明艳的脸多了一丝黛玉式的惆怅。
时间在一点一滴过去,木荞想了半天,也没找到什么好的理由拒绝。正在暗自磨牙的时候,她身后的便宜儿子似是漫不经心的跟她搭起了话来。
“娘,你头还疼不?”
“不,不疼了!”
“那娘考虑的那件事情怎么样了?”
“嗯?”
觉察出了木荞的疑惑,便宜儿子眸中划过一抹暗沉,但随即又恢复了平静。然而他出口的话就有点让木荞震惊了。
只见三岁多的小豆丁凝着眉,虽然声音稚嫩,但语气中莫名带着一丝锋芒和冷意。
“娘难道还要和那个男人继续生活不成?”
其实,他很想在“那个男人”前面加个“狗”字。但是碍于他娘从小教育他,不能口吐芬芳,他只能在心里暗戳戳把称呼用全。
听到这句话,木荞显然很是迷惑,但萧墨毓因为在她身后便没有看到她脸上的不解。再加上她沉默着,也就误导了萧墨毓,让他再无法维持小孩子的天真,话语中也多出了一些似有若无的成熟。
“娘,您都亲眼看到他跟别的女人纠缠不清了,还因为这个害你落了水,一连昏迷了两天,这样的男人你再不跟他和离,就只能注定被他每天磋磨着。”
萧墨毓是前段时间因为一场发热的病才重生的。从那之后他就开始兢兢业业搞和离。
在萧墨毓看来,他母亲实在太爱那个狗男人了。否则上辈子,被萧晟一纸休书离弃时也不会终日郁郁寡欢,最后又因为一场场变故,蹉跎而死了。
而且若他料想的没错,那场大火……
想起哀嚎遍野的哭声,萧墨毓***闭了闭眼。
既然老天给了他一次重生的机会,他绝对不会再一次让悲剧上演。
哪怕……
萧墨毓眉眼中划过一抹杀意,哪怕是五雷轰顶,遭受天罚!
身后的小豆丁想什么,木荞自然是不知晓的。她如今虽然穿越了,但是关于原主的记忆却是一点都没有接收到,不过便宜儿子的这番话却让她在震惊过后,猛地眼睛一亮。
所以说那个便宜夫君是个渣男,居然连他儿子都如此厌弃他。那么她完全可以无所顾忌,以此为由……
休了他!
对,就是要休了他!
刚刚她就看了,这男人的长袍都是粗布做的,便宜儿子和她的亦是,再加上这一屋的普通摆设,她推断,这渣男应该就是山野种田文里的那种……莽汉。
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解决起来不要太容易。
想到这里,木荞好看的桃花眼愉悦的弯成了一个醉人的弧度。
真是打瞌睡送来个枕头,她已经预见到潇洒***的人生在向她挥手,而她有医术傍身,怎么也能混口饭吃,顺便把便宜儿子养大。
越想越激动,木荞暗暗搓了搓手指。
“儿子,娘想通了!”
木荞竭力掩饰着嘴角的弧度,转身将手搭在萧墨毓的肩膀上,眸光明亮如辉。
“娘要跟他和离!娘不要这种沾花惹草的狗……咳,男人。”
说起来木荞这个人其实也是个暴脾气。在怼人上,绝对是口吐芬芳那种。
如果是之前,她早就无所顾忌的问候他一番了,奈何如今她可是一位母亲的角色,自然不能影响到在孩子心中的高大形象。
但显然儿子并没有受到影响,而是将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和离那两个字上。
“所以娘是……答应了?”
见儿子眼中溢出的点点星芒,木荞更断定了。
那狗男人绝对是渣男无误了。
对妻子不忠,对儿子不慈!
这样的男人,她不仅要休了,还要***为原主和便宜儿子***。
脸上浮过一抹冷意,木荞摸了摸小豆丁柔软的脑袋,郑重的点了点头。

儿子每天都在劝我和离免费阅读

空气沉寂了片刻。
原以为重生以来要一番筹谋,才能让他娘对那个狗男人死心,现在萧墨毓有点不敢相信。
这就离了?
想到几天前他还在为了如何让他娘看清狗男人的真面目,而绞尽脑汁,设计了一环又一环的连环计。
这才用了一环,他娘就对那狗男人死心了?
萧墨毓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他看向木荞的目光隐隐多了一些审视。
“娘可还记得九月初五是什么日子?”
“嗯?”
木荞眸中浮过一抹诧异,她一个穿越来的,怎么知道那是什么日子?
但接收到小豆丁期待的目光,木荞隐隐觉得这个日子多半跟他有关。
所以那天是便宜儿子的生日?
木荞自认为这个***很完美,嘴角一扬,便说出了口。结果却瞧见了自家儿子沉下去的脸。
九月初五,是前世娘和那个狗男人和离的日子。也就是十天之后。
萧墨毓本以为娘亲也是重生而来的,却没想到她不仅不是,反而……
看到便宜儿子***冷若陌生人的目光,木荞脸色一白,明明此时已经接近晌午,秋日的阳光将这个朝阳的屋子照的愈发温暖。但木荞还是禁不住这骤然而生的冷意,猛地打了个寒颤。
她有些害怕儿子此时的样子。
在萧墨毓一双迫人的凤眸微微眯起时,她下意识的就挠了挠头,结结巴巴道。
“那个儿子啊,娘其实……其实是突然就忘了很多事。所以娘如果说错了,你也不要怪……怪娘。嗝~”
后面那个“嗝”打出的时候,羞得木荞简直想找个地缝钻***。
她从小就是这个样子,一旦遇到紧张的事情,就会控制不住自己,打嗝。
本以为装失忆在这种聪明的小孩子面前可能不会太凑效,结果听到她那声嗝声后,小豆丁居然轻笑一声,一张脸突然雷阵雨转晴。
“娘,你的确是失忆了!”
他娘亲的确是他娘亲,不是别人。
顶着“失忆”的大锅,木荞被小豆丁拉着先熟悉了一番家里的环境。
经过小豆丁的介绍,木荞也总算明白了她目前所处的地方,原来还真的是一个偏僻的小山村。
这个村子坐落在一处大山里,整个村子加起来也就百十来口人。尤其是她们一家,左右都没有什么邻居,当真是偏僻的可以。
不过参观了一番后,木荞倒是发现了几点不同寻常的地方。
首先,她们家的水不需要跑到河边一桶桶挑回来。而是有一根根扎在一起像现代水管一般的竹子固定住,从山上引来山泉水。
其次,她家里还有一个屋子据说是杂物间。里面除了堆着一些暂时不用的杂物,在一个角落里还放了一个陈旧的小木箱。
木荞看到木箱的第一眼,隐隐就觉得有些熟悉。
她趁着小豆丁没有注意到这边,按照自己的放钥匙习惯,悄悄摸了一下小木箱下面的那个桌子。居然就真的从一个桌子腿的缝隙里摸到了一把钥匙。
那钥匙很迷你,木荞虽然对目前的现状越来越谜之疑惑,但直觉告诉她木箱里的东西对她很重要,而她似乎也不愿意被任何人知道。所以她装作若无其事的从那边退离后,就被小豆丁带着去参观了别处。
“娘,大致就是这些。”
萧墨毓带着木荞参观了一番后,又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就换成了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
“娘,你失忆的事情不要跟那个男人说哦。不然他一定不会愿意和你和离的。”
经历过一番前世,萧墨毓对男人的劣根***了若指掌。
倘若这个时候让那个狗男人知道娘亲失忆了,甚至对他态度还不冷不热,一定会激起他的兴趣。到时候弄巧成拙,那可是他最不愿见到的。
想起今天就是狗男人从镇上回来的日子,萧墨毓又不放心的叮嘱了一番。
“娘,他是在镇上的学堂做教书先生,每隔三天回来一次,每次只待一天,所以你千万不要被他察觉。”
怕木荞实在无法适应那狗男人的恶心嘴脸,萧墨毓咬着嘴唇思考了一会儿,又一次宽慰她。
“娘,您且再忍忍,等过了明天,我们就***了!”
木荞:“……”所以这狗男人打底有多油腻,让他儿子都能厌恶到了这种地步?
原以为那人是个莽汉,现在发现那渣渣居然还有点学问,怪不得有资本沾花惹草的。
综合着曾经在小说里看到的一些形象,木荞脑海中逐渐勾勒出一个尖嘴猴腮,骨瘦如柴,面色青白无光,走路脚步虚浮的浪荡子形象。
咦~
突然觉得有些恶心想吐是怎么回事?
就在木荞忍不住想要将手臂上泛起的鸡皮疙瘩给搓下去的时候,院外突然响起了一声沉闷的开门声。
紧接着是一条修长有力的腿率先映入木荞的眼帘。其次是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形,逆光而来。在一身月白色长袍的衬托下,显得颀长若竹,身姿如玉。
不知是不是错觉,木荞总觉得在男人***院中的那一刻,阳光就特别优待他。
院中的梧桐叶发出了沙沙的响声,温暖的光从枝叶间穿梭而来,斑驳的光影在他的脸上交织,让他的眉目似乎更加立体了。
高挺的鼻梁,狭长的凤眸,斜飞入鬓的剑眉,紧抿的薄唇,整个轮廓清晰好看,仿佛是从山水画中走出来的仙人,气质淡然,又隐隐透着一股清傲绝然。
木荞怔怔的看着这一幕,曾经臆想的容颜逐渐被男人的绝美风姿所取代。
她脑海中自动浮现出周敦颐《爱莲说》中的一段话。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时间滴滴答答过了数十秒,直到男人一步步走到她面前,木荞才猛然回过神来,暗暗低嗤了一声。
啧,可真是好大一朵盛世白莲!

小编推荐理由

儿子每天都在劝我和离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