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才是真正的天选之子[重生](花黎慕以骞)

谁才是真正的天选之子[重生](花黎慕以骞)

导读:花黎慕以骞小说————谁才是真正的天选之子[重生]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茶挽所著,讲述了花黎死后,才发觉自己身处于一本小说之中,而自己的死因正是因为有几个穿书的人,想要攻略这本小说的主角,

小说介绍

花黎慕以骞小说————谁才是真正的天选之子[重生]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茶挽所著,讲述了花黎死后,才发觉自己身处于一本小说之中,而自己的死因正是因为有几个穿书的人,想要攻略这本小说的主角,

花黎慕以骞内容介绍

“啧,花黎也没有那么好吧,怎么以骞就是一副非他不可的样子了?”
“我就不信了,我就攻略不了慕以骞了!”
“呵呵,你还就真的攻略不来,有花黎在,你看他有看你一眼吗?”
“就没有什么办法,让花黎消失吗?有他在,慕以骞根本就不可能对其他人有任何兴趣!”
七八个人藏在一个阴暗的小房间里,讨论着“如何让花黎从慕以骞身边合理消失”这个议题,但似乎怎么都讨论不出什么来,几乎所有人都恨得牙痒痒。

谁才是真正的天选之子[重生]花黎慕以骞全文阅读

最后,不知是谁,说出了一个暴言。
“既然这样,不如干脆把人弄死吧,慕总管着整个慕氏呢,他这么忙,就算他想要把花黎揣着走也不可能,找个他不在的时间,听说他过一段时间又要出差了,正巧那段时间花黎被提名了金狮奖影帝,他们可不得分开了,没有慕以骞,他花黎根本什么都不是,找机会弄死他,然后伪装成意外,等到以骞出差回来,也什么都来不及了,哼,难不成他还能惦念花黎一辈子?”
“喂喂喂,这是犯罪吧?”
“切,别说的好像自己有多良民一样,从穿进这本书里之后,我们这里谁手上没有沾点不可言说的东西,怎么,你手上的钱都是自己安安分分得来的?别搞笑了,谁还不是靠着作者的剧本再加上敢于走出这一步才能有现在的身份地位,现在不过是更进一步罢了,哼,等到花黎去了另一个世界……我就不信慕以骞还能惦念花黎一辈子!”
“也有道理,等到花黎去了另一个世界,正好多出了一个机会,从小一起长大的心上人因为意外去世了,就算是慕总,也得难受好一阵子了,正好,嘻嘻!”
“到时候,就各凭本事了!”
之后,就是金狮奖休息室的一场大火,花黎被关在里头,门被反锁住了,他死命地敲打大喊都没能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力。
门外的声音特别嘈杂,好像有人在哭喊,又好像有人在哂笑,脚步一阵阵离他而去,谁也没有停下。
最后的最后,花黎好像听到有人隔着门笑了笑,说了一声“再见”,遗留下一阵离开的脚步声。
最终,花黎因为火势太大,吸入了太多的烟尘,失去了意识。
*
花黎醒来的时候,眼前的白色刺得他眼睛有点疼,视野之中最显眼的就是两个紧紧挨在一起的吊瓶,其中一个连着输液管,吊瓶里面的***已经只剩下一点点了。
花黎恍惚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他这是在医院了。
也就是说,他还活着,他是从那场大火里活下来了?
那还真是挺不可思议的,毕竟在他被反锁在休息室里的时候,他就意识到,说不定那场火就是针对他而来的,更何况在失去意识之前,他确确实实听到了有人在门外说了一声“再见”,虽然他并不知道究竟是谁,但是基本上就能因此确定,就是有人想要搞他。
花黎又想起了刚刚做的梦。
刚清醒过来的他,一时之间还有些分不清,那个在阴暗的房间里产生的对话,究竟是真实发生过的,还是只是他产生的错觉,毕竟,那个场景之中并没有他。
花黎正想着,忽然便听到病房门口好似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期间夹杂着两个人说话的声音,花黎赶紧闭上了眼睛,装睡。
虽然,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动静的第一反应是装睡。
其中一个声音他很熟悉,正式跟他一起从小长大的竹马慕以骞,他似乎正在跟医生说话:“所以,小黎他现在没问题了吗?”
“是啊,他现在烧已经退了,年轻人体质还是可以的,只要这两天不反复,问题就不大,要是不放心,也可以再住院观察几天,接下来几天注意一点,三餐都吃得清淡一点,不过这两天他应该没什么胃口,但是,就算没胃口也多少吃一点,知道吗?”
“好的,这几天我会盯着他的。”
说话间,他们已经推开了病房的门,走到了他的床前。
花黎闭着眼睛,听到医生说:“睡得还挺香,一下子烧这么狠,应该是高考前压力太大,考完放松下来了,就这样了吧?这个我知道,当年我闺女也这样,那会儿我还特地跟同事调了班,没事儿到病房来看看她,小伙子高考考得不错吧?”
慕以骞听着医生的话,“嗯”了一声,走到花黎的病床前,伸手摸了摸他睡得红扑扑的脸蛋,感觉还是有点烫,没忍住皱了皱眉,然后撩开了花黎的刘海,跟他额头碰额头:“总觉得还有点热。”
医生“啊”了一下:“那要不给他测量一下?”
慕以骞摇了摇头:“应该是我的错觉,我在这里等他醒过来,到时候再测量,小黎睡得也挺久的了,应该快要醒了。”
医生点了点头:“那行,点滴已经要吊完了,我这会儿给他拔了,你在这看着他,出事儿了就按铃。”

谁才是真正的天选之子[重生]免费阅读

慕以骞点了点头,拉了一把椅子过来,坐在病床边。
医生的动作很利落,不过一会儿,花黎就觉得自己手上一轻,就是在拔针头的过程中,他实在没忍住,手指动了动。
不过医生似乎并没有察觉,他收好已经空了的吊瓶:“那我去其他病房看看。”
等到医生走了,花黎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刚刚医生跟慕以骞说话的时候,他就特别震惊。
在花黎的印象之中,自己应该是从火场之中被救回来,刚醒过来那会儿他还想过,不知道自己这回会不会毁容,需不需要去做个整容手术,然而在医生跟慕以骞的对话之中,他似乎只是发了个高烧,过几天就能出院的那种,而且,医生甚至还提到了高考。
当年高考的时候,他确实考得挺好的,那一年高考题特别难,整个考区都是哀声遍野,但即便如此,他也考到700往上了,他记得,那时候他妈还拿他的成绩炫耀过,导致全国人民都知道花影后的儿子成绩特别好。
但是,高考啊,这都是七八年前的事儿了,没道理医生会在这个时候扯起这个话题啊!
突然之间,一只手伸到了花黎的脑袋上,他听到慕以骞的声音在自己上方响起:“醒了就把眼睛睁开,是光太亮了吗?我去把窗帘拉上!”
不知怎么地,花黎忽然就想到了梦中自己孤立无援,叫天天不灵的时候,慌慌忙忙伸手拉住了慕以骞的胳膊,说出口的话带着莫名的委屈:“骞哥……”
慕以骞愣了一下,也不去拉窗帘了,转而在病床边坐了下来,跟花黎手牵手:“怎么了?病了一回变得这么粘人了?”
“哪有?”花黎朝着慕以骞的方向翻了个身,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抬头看向慕以骞,“骞哥你怎么知道我没睡着的?”
慕以骞捏了捏花黎的手:“你什么样子我都看得出来,不就是装睡吗?这么大了还怕医生啊?”
“没有的事!”
“好好好,小黎胆子最大了,不会怕医生的!”慕以骞口中随意敷衍,手则是往花黎的颈肩伸了过去,似乎是察觉到了不对劲,往病服里面伸了一点***,“怎么出了这么多汗,刚才做噩梦了?”
花黎眨了眨眼:“没有呀,大概就是发汗了吧,这是好事啊!”
慕以骞皱了皱眉。
花黎说得有道理,但是慕以骞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一时之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慕以骞也不在这上面太过于纠结,他把手伸了出来,替花黎掖了掖毯子:“出汗了就好,小黎想要吃点什么,睡了这么久应该饿了,我去给你买。”
花黎正要开口,又听到慕以骞补充道:“只能吃清淡点的东西,你要有自己是个病号的自觉。”
花黎撇了撇嘴:“我病已经好了!”
慕以骞看了他一眼,伸手在他脑袋上摁了一下:“等着吧你,只能喝粥,没有其他的,有事儿按铃,我去给你买粥。”
于是,花黎眼睁睁地看着慕以骞带上了病房的门,离开了。
等到慕以骞也离开,病房里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花黎难免又有了孤立无援的那种恐慌感,不过同时也可以静下心来思考一下,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他偏过头,看了看病床旁边的小柜子,上面摆着些水果跟两个杯子,还有一个款式略显老旧的手机。
花黎将手机拿了过来,摁亮,然后倒吸了一口冷气。
虽然在刚才,他已经有了类似的猜测,但是直到自己真正看到的时候,依旧觉得太不可思议。
手机上,时间显示的是八年前,大约正好是他高考完之后两天。

小编推荐理由

谁才是真正的天选之子[重生]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