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举国士成双(苏无卦靳安)

科举国士成双(苏无卦靳安)

导读:苏无卦靳安小说————科举国士成双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君泗吾所著,讲述了妖孽年下太监强攻x美强惨权臣受江陵第一清贵公子苏无卦曾死过一次,现在出门先迈哪条腿都得先算上一卦,若

小说介绍

苏无卦靳安小说————科举国士成双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君泗吾所著,讲述了妖孽年下太监强攻x美强惨权臣受江陵第一清贵公子苏无卦曾死过一次,现在出门先迈哪条腿都得先算上一卦,若

苏无卦靳安内容介绍

万历六年春,宫廷画师苏鸾故返京,结束了他在榆林堡长达五年的流放生涯。
这一年,苏鸾故更名为苏无卦,踏上归途。

“五年不见,靳公公。”
春阳照暖,殿阁庄严,霄汉连天。他一身青袍,戴着双耳乌纱帽,一张脸绝美之中透着几许苍白,他就站在那里,同靳安作揖,声音柔中带着沙哑,面色无绪无思。

科举国士成双苏无卦靳安全文阅读

“边关的风把苏大人的嗓子吹哑了。”
美的妖邪的少年坐在座撵上头也不抬的说道,面白若敷粉,唇朱若血染。
如今的靳安,在苏无卦眼中是妖孽。
五年过去了,他已不是当初的江陵苏鸾故,而他也已从清澈无尘的小师弟,变成了一个妖邪的乱臣贼子。
苏无卦深吸一口气,装出来的温和的眉目也难改他唇齿之间森寒的冷意。
突然,苏无卦上前一步,低柔的声音带着颤抖的冷嘲:“靳公公,别来无恙。”
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沉痛,目光锁死靳安一张妖冶的颜。
撵车上,那个潋滟风华的少年依然歪躺着,瞧也未正眼瞧他:“苏大人去吧,咱家乏了。”
苏无卦站在原地,用怪异无比的目光看着眼前人许久后才紧咬着牙,缓缓抬起手拱手作揖,转身欲走。
“咳咳咳……”急促的咳喘声传来。
这时围观的小太监们慌了。
“干爹可是不***。”
“干爹您没事吧”
“……干爹您保重啊。”
“……”
“咳咳咳咳咳……”
苏无卦本来走了,可那咳嗽声到底让他停下了。
回首,苏无卦瞧见这人几声咳嗽,这些人跪了一地,嘘寒问暖却没有一个人上前去扶靳安。
“你们在做什么,还不扶他***!”苏无卦厉声道。
他吼完了,依旧没有一个人上前去扶座撵上咳得要死要活的靳安。
苏无卦幽深的目一沉,当即上前拽住靳安,一把将他靠在肩上,扶了过来。
小太监们见状吓得魂飞魄散:“苏,苏大人……你……”
意外的,他们的干爹竟然还没有阻止苏大人。
干爹没有开口,他们是一个也不敢动的。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苏无卦将靳安拦腰抱起,往思前殿的方向走去。
小太监们吓得声都不敢发,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思前殿是靳安的寝宫,这也是苏无卦第一次进他的寝宫。
看到寝宫内的摆设,他竟是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呵,如今的他一身奸臣狐狸的臭味,他的寝宫竟然还保持着五年前在述阳楼时的陈设。
清雅又古朴。
“靳公公,您不觉得讽刺吗?”他轻声问道,低柔的声音亦如当年。
靳安依旧在咳。
苏无卦也未曾想要他回答他什么,就像他不会问为什么要陷害他、流放他,追杀他。
他清楚,靳安永远不会回答他。
手指搭上靳安的脉搏,苏无卦心惊,皱眉道:“你的身体怎么这么……”
靳安手指颤抖的从枕头下摸出药瓶来,服下一粒后,便不再咳喘了。
“苏大人,请回。”靳安勾唇笑了笑。
苏无卦眯眼,冷笑:“靳公公杀的人陷害的人太多了,是睡不好食不下,担心别人报仇吧……”
他说着伸出手,捏住靳安的下巴,“这脸上究竟敷了多少粉来遮住你的疲惫……”那细腻的指尖摩挲着靳安的下巴,如同抚过靳安此时脆弱的神经。
“大人,是在轻薄咱家?也好,咱家是喜欢男人的,比起女人,你确实比较对咱家味口。”
他凝着他邪然一笑,朱唇如血染,直击苏无卦的双眸。
“你……”若是许多年前的苏无卦,靳安这么跟他说话,他一定会闭关一年不想见他。
可是,他已非许多年前的他了。
“轻薄?”苏无卦勾起唇角,“本官让秉笔看看什么叫轻薄。”
说完,他的手飞快的除掉了他的衣衫。
直到靳安咬着牙抓着某处的衣服不放。
他身体似乎是真的变弱了,曾经十四岁身姿矫健,刀剑齐驭的少年,成了眼前苍白柔弱的妖孽……
“除衣。”苏无卦闭了一下眼眸,扬眉冷声说道。
“二师兄。”
这一声呼唤,仿佛穿过五年的光阴,险些让苏无卦意识昏聩……他不可遏制的浑身颤抖。
可紧接着靳安的话让他清醒的不能再清醒了。
靳安用平静的不能再平静的声音接着道:“你在想什么,咱家真的净身了,你不用借故想看。”
少年妖邪的脸上一张朱唇似染了血,眼神出奇的冷。
“你以为我会信你!”苏无卦双目猩红,双手很快的速度朝着靳安袭击去。
片刻后,思前殿传来苏无卦惊怒的狂吼:“靳安!靳安,靳安!你真是好样的……”
“你竟然当真……!”
“啪”的一巴掌甩在了榻上妖邪一般的人的脸上。
他转身,所有的淡雅沉敛皆化作冷硬:“这一掌是为你汾州靳氏先祖。”
苏无卦的声音又恢复了往昔的柔和,只是,这一刻他的背影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呵呵呵呵……”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三岁如暖萌团子似的子在,八岁粉雕玉琢的子在,十四岁绝美容颜已长开了的子在,每一个都在他的脑海里交错着……
那么美好无尘的子在啊,眨眼间变成了他的曾经沧海,眨眼间将他逼向了绝路,眨眼间成了现在的宠臣奸佞。

五更天。

苏无卦靳安免费阅读

思前殿的凌晨格外清冷,即便烛火通明也会透着刻骨的寒。
“今日初几。”
帘幔后传来少年虚弱的声音。
“回秉笔,今儿初六。”帘幔外候着的小太监说道。
帘幔后的人起身,传来窸窸窣窣的穿衣声。
“外头可有动静。”少年再问道。
“凌晨去的一批锦衣卫还没回来。”小太监惶恐地答道。
绝美妖冶的少年,修长的手挑开帘幔,凤眼儿未抬,嘱咐道,“留意苏府。”
小太监一惊,哪个苏府?不会是昨日那个苏大人的府邸吧?那个苏大人区区六品画师,这样的人也值得司礼监秉笔关注?
“去吧。”靳安催促道,小太监闪得没影后,他伸手揉了揉发胀的额头。
一夜多梦,梦里梦外全是那个人的影子。
一身白衣,清冷卓然的贵公子,痴长他六岁,读过万千书册,他的二师兄,楚山奇门里百年来最得意的弟子,却单纯的出奇,他运筹帷幄通天入地无所不能,却也不谙世事。
苏鸾故,他就是一个奇特的存在,单纯的可怜。
五年前的孤凤崖,粉身碎骨的痛都不能让他长记性,为什么非要回来这个是非之地。
靳安的眼眸里闪过一抹凌厉。
为什么。
天亮了,穿戴齐整的靳安从思前殿出来。
“干爹,皇爷起了,正唤您呢。”小太监半斤匆匆跑过来。
靳安未说什么,快步上撵车。
靳安体弱,皇爷特许他能坐撵车出入宫中,纵观大明,也没有哪个秉笔有这样的殊荣。
“商船案交给你,你暗中查清楚。”十六岁的皇爷说道。
靳安低着头,答应下来。
皇爷不找三师叔,就是不想让三师叔知道这个案子皇爷要管。
而他也不想和三师叔正面交锋,更不想让三师叔认出他来。
三师叔张居正,十五年前楚山奇门,他才三四岁,那是他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三师叔。
楚山奇门每一代掌门会用心培育三个弟子,大弟子主习医学,二弟子主习奇门秘要,三弟子主习权术。
而他和三师叔主修的东西是一样的。
“传早膳。”靳安对小太监半斤吩咐道。
皇爷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愣了半天后,突然笑了:“原来这才是你的真容……”
靳安一震,这才想起来一夜未睡好,起床之后如同行尸,竟然忘记了涂粉。
他是第一次在皇爷面前露出未曾修饰过的容貌。
靳安未说话,无声的跪地。
“跪下做什么,靳安如此绝美,在朕身边做宦官,是屈就。”皇爷笑道。
靳安岂敢应下此话,依然不做声,一双绝美的眼儿也变得深沉起来,只是他低着头皇爷看不到。
实则他心里烦死了,掩藏了五年的真容,今日显出来了。
都是该死的二师兄,乱他心思,害得他一大早心神不宁,才出此疏漏。
虽然没什么大不了,总归心里不***。
皇爷的手指挑起他的下巴,看着他许久,突然道:“还是涂粉吧,你这样的美貌朕不放心。”
“……?”
靳安皱起眉,良久,回答道:“是。”
他站起来,红色的衣摆扫过鞋面,他无声的走过去,伺候皇爷用膳,只是眼里是散不去的凉意。

商船案,是沿海一带,倭乱遗留下来的问题。
商船案之所以能惊动霄汉,是因为死了几个命官。
本来朝廷以为是倭乱所致,派了大理寺少卿容桢去查了一段时间,结果却发现是有人借了倭乱的名义,杀了几个命官。
容桢回来复命已是两个月后。
“简直放肆!”得知此事内阁首辅大怒,“容桢我再给你两个月时间查清楚吧。”
容桢走上前来,在首辅耳边低声说道:“大人,有锦衣卫也在查此案。”
首辅问道:“是谁?”
容桢答道:“学生不认识此人,学生见到他的那天,他脸上戴着金面具,身穿黑色织金飞鱼服,方知他是锦衣卫。”
首辅一听,恍然笑了笑:“这个人啊,没事儿。”
金面锦衣卫,此人是五年前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的,他活动在南直隶一带,解决过不少大的案件,传言此人是福州总兵薛启。
薛启脸上有胎记,符合戴面具一说。
“让他去查,别管太多。”身为首辅,他日夜操劳,也没时间管那么多,“你继续查你的就好。”
容桢从内阁出来,已天黑,他的仆从对他说道:“爷儿,天歌楼有人约了您嘞。”
仆从再想说几句,容桢已上马。
能想到在天歌楼约他的,只有一个人,那个人,两个月前回京了。
容桢策马而去,嘴角儿带着一丝薄笑。
“苏大仙人还是这么料事如神,我刚回京,你就算到了?”容桢脱下大帽放到一旁,颀长的身子斜靠着门板儿。
苏无卦整衣冠起身作揖,眯眸勾唇:“多年不见,容大官人还是这般俊美出尘。”
他即使是笑,也比别人来的浅淡几分。
“听你这位江陵第一贵公子夸俊美出尘这种话,可真是讽刺……”容桢端起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笑道,笑过之后,他立刻严肃起来,“既然这么着急找我,一定是有求于我,说吧。”
苏无卦抬眸浅笑:“给我一个入大理寺的身份。”
容桢微皱眉笑道:“不想做宫廷画师也不想做大仙儿了?怎么想陪我一起查案子了?”
闻言,苏无卦闭了闭眼眸。

小编推荐理由

科举国士成双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