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他老是那样绝情(顾仪)

男主他老是那样绝情(顾仪)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顾仪,男主他老是那样绝情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穿进宫斗小说,角色出场三章就要领盒饭。感觉不是很想干了,但是又能怎么办!看过这本《绝情帝王爱上我》的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顾仪,男主他老是那样绝情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穿进宫斗小说,角色出场三章就要领盒饭。感觉不是很想干了,但是又能怎么办!看过这本《绝情帝王爱上我》的

顾仪内容介绍

顾仪怀疑自己听错,不死心地问:“今天是什么日子?”
桃夹不明所以,仍旧一字一句地重复道:“今天是六月十五。”
顾仪怔愣地张开了嘴……
难道她真的被烧饼噎死了,这是重头再来……
被烧饼噎死的宫妃,她是不是大幕朝第一人……

顾仪全文阅读

可是,如果死了,她不会要一直重来罢……
这是什么恐怖的宫斗小说!
明明她都避开了死亡导/火/索女主角,怎么还会被烧饼噎死?
顾美人三章之内必死无疑吗!
桃夹见她面色煞白,忙问道:“美人,你是怎么了,可是哪里不***?”
她哪里都不***!
顾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回身却见王贵人派来的宫婢已经到了偏殿门口。
“贵人请二位美人到殿中用早膳。”
顾仪等了片刻,才站了起来,“谢贵人恩典,这就去。”
重来就重来,她这一次就试一试走回原本的情节线,去和女主见一面,且看可行不可行!
顾仪脸上带着微笑,走进了秀怡殿正殿。
齐美人已经到了,见到她,点了点头,说:“你来了。”
顾仪笑道:“齐美人今日的唇色桃花似的,甚美!”
齐美人仍旧羞涩地笑了笑。
王贵人仍旧姗姗来迟。
摆上来的早膳,在顾仪面前的还是烧饼。
她这次却没有动筷子。
桃夹只***着头皮给她舀了一勺稍远一些的银耳羹。
顾仪喝过一口羹汤,耳边听王贵人道:“顾美人身上的衣料旧了,本宫恰有相同成色的布料,不若赏给顾美人,穿在身上,想来,定是不差。”
顾仪放下手中竹著,“谢贵人恩典。”
半刻过后,一个宫婢即刻抱了一匹布来,还是那一匹成色尚好的水青色绸缎。
王贵人看了一眼绸缎,说:“这匹布久未打理,竟落了灰。只能劳烦顾美人走一遭,送去浣衣局。”
顾仪没有废话,答了一个“好”字。
这一次,她慢悠悠地走去了浣衣局,甚至中途还停下来赏了一会儿景致。
夏日荷塘,开满了***的荷花苞。
桃夹跟在她身后,“美人还是***婢来捧绸缎罢。”
顾仪笑笑,“王贵人既让我送去,便是让我捧,你跟着我便是。”
桃夹低声问:“美人,不气闷?”
顾仪摇头,“王贵人是一殿之主,品级在我之上,有何气闷的。”
桃夹点头,“美人通透!”
原书中,顾美人愤懑了许久才去浣衣局遇上了女主角赵婉,于是顾仪在御花园中多站了好一会儿,左右无事,只盯着一盆白菊发呆。
桃夹见状,忙道:“美人若是喜欢此菊,今日***婢便差园中花匠送一些来秀怡殿供美人观赏。”
顾仪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
巳时一刻。
顾仪终于磨磨蹭蹭地走到了浣衣局门口。
浣衣局大门是道拱门,她在门口站了站。
片刻过后,一道人影走了过来。
是个身着宫装的少女,即便宫婢宫装上身是死亡芭比粉,襦裙是青葱色,她仍旧穿出了柔柳扶风的飘逸感。
头发乌黑,肤白若雪,一双眼睛水波潋滟。
确认过眼神,应该是女主!
要是这都不是女主,顾仪只能说,浣衣局里藏龙卧虎。
顾仪试探***地叫住了她,“你过来,我有匹绸缎交予你。”
赵婉见到浣衣局外立着个有品级的宫中美人,有些惊讶,盈盈一拜道:“美人,吩咐便是。”
顾仪将绸缎捧给了她,“你洗好后送到秀怡殿偏殿。”又问,“你叫什么名字?”
赵婉:“***婢婉儿。”
顾仪:“可是赵婉?”
赵婉面露惊讶,“美人为何知我姓赵?”
稳了,就是女主角!
顾仪微微笑,“我猜的。”
赵婉:“……”她拢了拢手中的绸缎,福身道,“既如此,***婢告退了。”
恰在此时,赵婉腰间的香囊随着她蹲福落到地上,一块白玉摔了出来。
就是那么恰恰好。顾仪心中呵呵,细看了一眼地上的玉佩,是块兔子形制的白玉,造型质朴,却品相不凡。
赵婉立刻慌张地把玉佩捡了起来,塞进了腰间裹带之中。
在原书中,顾美人受了王贵人的气,内心愤懑,见到这个浣衣局的小宫婢身藏美玉,便怀疑她是偷窃他人之物,一顿******作,竟然没收了女主角的白兔玉佩。

男主他老是那样绝情顾仪免费阅读

顾仪现在身临其境思索,顾美人,大概……其实是……因为太穷罢……
赵婉从不将玉佩示于人前,藏在腰间香囊的夹层里,睡觉都从不离身。
怎地今日就忽然跌落了,她看了一眼香囊,那丝带似乎是被剪过……
她还不及细想,抬眼正对上美人探寻的目光。
美人眉睫弯弯,眼含笑意……
似乎是个顶温柔的美人。
赵婉拜道:“***婢方才失态了,还请美人责罚。”
顾仪哪里敢罚她,又不是嫌命长。
“无碍,你的贴身之物当小心收好才是。”
赵婉称是。
顾仪自觉她和女主应该是结下了善缘,施施然走了。
仅仅过了一天,第二天午后,六月十六,未时三刻。
赵婉捧了洗好的水青色绸缎找***来。
顾仪惊讶道:“这么快就好了?”上一回初彤小宫婢可是等到第三日傍晚才拿来的。
赵婉垂眉敛目,“美人宅心仁厚,***婢便先替美人浣衣。”
看看看,这结下的都是善缘啊!
顾仪喜道:“如此甚好。”
桃夹上前捧过绸缎,细细一闻,尚有余香。
赵婉走后,顾仪谨慎地在秀怡殿偏殿里又宅了一日。
宫中花匠送来了数盆白菊,她就提笔随意描画,倒也不算无聊。
桃夹一面磨墨,一面问:“美人画的是石头吗?”
顾仪干笑两声,菊花也能看成石头,“嗯,是的。”
第三日晚,月亮升上枝头,六月十七,仍旧是个圆盘似的满月。
顾仪数着时辰,等待天亮,这一次她乖觉地没有点夜宵,只在房间***。
桃夹就站在她身旁不远处。
轰隆隆。
天空滚过一道惊雷,大雨骤降。
等了好一会儿,顾仪听到了外面传来一声叫喊:“皇上驾到。”
顾仪下意识地望向了窗外的月亮,圆盘刚刚越过院中的槐树顶。
正殿前隐隐约约,传来的是王贵人的声音。
等到人声渐消,顾仪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应该是稳了。
夜渐深,雨越下越大,外面起了风。
一阵狂风将窗棂吹开,发出咚一声大响,风吹熄了屋中的烛火。
顾仪虎躯一震,站了起来。
桃夹道:“风太大了,***婢去关窗,再点烛台,美人且等等。”
房间骤然变暗,黑暗里,站着的顾仪被起身的桃夹往旁处撞了撞。
顾仪扶住碰触到的物件稳住身形,好像是摆在这里的书架。
然后,就听见“啪”一声巨响。
一盆白菊从书架上跌落,砸中了顾仪的脑袋。
那书架足有二人高,顾仪被砸得头破血流,脑袋木木的。
剧痛之中,她又再次看见了那一道白光。
早晨天光刚亮,顾仪就睁开了眼睛,床帐外站着模糊的一个剪影,桃夹。
桃夹察觉到榻上的美人醒了,正要伸手去掀开床帐,就见顾仪翻身坐起,问她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桃夹怔愣片刻,答道:“回主子,今日是六月十五!”又补充道,“今日恰是翻牌的日子,主子要打点一二吗?”
爆***吧,六月十五!
顾仪只觉自己气都快喘不匀了,她气得倒回了榻上。
什么鬼穿书,不走原剧情不行,走原剧情也不行。
不走是死,走也是死。
还不让真死,一遍又一遍重刷,这谁顶得住!
垃圾小说,垃圾穿书!
老子不干了!

小编推荐理由

男主他老是那样绝情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