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室两厅儿 (简然江沥)

三室两厅儿 (简然江沥)

导读:简然江沥小说————三室两厅儿 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码字姬siren所著,讲述了简然没想到,七年的努力换来的不是“我还爱你”,而是一句高高在上宛若施舍般的“既往不咎”。原来他并没有

小说介绍

简然江沥小说————三室两厅儿 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码字姬siren所著,讲述了简然没想到,七年的努力换来的不是“我还爱你”,而是一句高高在上宛若施舍般的“既往不咎”。原来他并没有

简然江沥小说简介

把葱姜水和料酒泡过的里脊肉沥干水分拌上生粉和蛋糊,然后放进油温五成热的锅里炸。
今天是江沥的生日,许久未请过假的简然提前下班回来给他做小酥肉。近来天气不好,外面总是下雨,江沥吵着要吃火锅。今天火锅店里的人爆满,于是他征求江沥的买来锅底和各种菜陪他在家里吃。
“我回来了。”
“嗯。外面雨还大吗?”
“还挺大的。幸亏你早上出门给我带上雨伞。”

三室两厅儿 全文阅读

江沥把蛋糕放在桌子上,跑到厨房来抱住简然,在他的脖子上亲了一口。简然脸红了,嘴角***来,让他赶紧出去,别蹭一身油烟,厨房里通风不好。
“我就不,蹭脏了你给我洗。”在撒娇这件事上,江沥一直很在行。
“那就把洗好的菜端上去。小酥肉还得再炸一下。”
江沥又亲了他一口,欢快的拿起切好的菜摆在桌子上,打开了火锅的开关,这顿饭算是正式开始了。吹完蜡烛后,简然给江沥倒啤酒,江沥喂简然吃蛋糕,两个人拿着漏勺在锅里捞东西,总是先放到对方碗里。
一眨眼,他们都已经在一起快七年了。
从大学分到一个班级一个宿舍开始,到毕业后***了一套房子,两个人的习性和喜好越来越一致,有些时候已经都分不清有些衣服是你的还是他的,熟悉到都快忘了当初是为什么在一起。
吃完饭,江沥提出要和他一起收拾碗筷。简然说今天你生日你最大,去玩游戏吧。江沥***一笑,跑到屋子里打开电脑,不一会儿就传来了他爽朗的笑声,嚷嚷着今天谁黑他人头明天出门必堵车。简然在水池前慢慢的洗完了餐具,从冰箱里拿出一个苹果削了皮切成块,端到江沥旁边,看见他游戏正打的火热。
“媳妇儿喂我一口。”江沥张开嘴,简然用牙签挑起一块儿送进他嘴里。那边的人似乎是调侃他了,江沥洋洋得意的骂了他们一句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简然看他心情不错,连日来因为天气而沉闷的心情也好了不少。他又给江沥喂了一块苹果,让他今晚早点睡吧,明天周末,明天再玩。
“行,打完这把就下。”
江沥答应的很痛快,但是那边的兄弟们却不依不饶,说他重色轻友。江沥眨巴着一双亮晶晶的桃花眼看着简然,好似一只等待主人奖励骨头的小狗。简然想着藏在他枕头下面的礼物,再看着江沥打游戏欢快的样子,心中虽然有些失落,但不忍心扫他的兴,放下切好的苹果打了声招呼就去睡了。
只是他带上耳机在卧室里关了灯没躺多久的时候,就有一个人掀开被子扑了上来。
“你不玩游戏了啊。”
“和他们那群上分狗玩没意思。还是老婆重要。”江沥说着,对简然动手动脚。
简然脸红了,不管已经做了对少次在这件事上他还是有些害羞的。不仅仅是因为对方是喜欢的人,更是因为江沥总在这个时候把他当女孩子看待,极尽温柔,时不时就会停下来问他的感受。
他不知道,其实并不是江沥有多体贴,而是单纯的喜欢看他因为不好意思捂着嘴强忍的样子。
事毕,简然枕在江沥的胳膊上的,犹豫了半天伸出食指轻轻戳了戳他的胸膛:“你把手伸到枕头底下摸摸。”
江沥一翻,摸到了一个丝绒的盒子。
“生日礼物?”
“嗯。打开看看吧。”
江沥拍亮床头的夜灯。他并不是很想打开这个盒子,毕竟这个大小看上去太像戒指了。但是看着简然一脸的期待,江沥还是缓缓的打开了盒子。
他松了一口气,是条项链。
“这是莫比乌斯环,是两个平面融合在一起组成的,代表着永恒。”说这话的时候简然有些紧张,眼睛低垂音色柔软的就像他们头顶上暖黄的灯光,“我知道你不喜欢戒指。所以就送你一条项链。”
“谢谢。”江沥合上盖子揽着他的额头亲了一下,不着痕迹的把项链放在床头柜上,顺手关上夜灯。
“那……我什么时候,能去拜访一下叔叔阿姨呢?”简然说的很委婉。
“等有机会吧。”江沥说的很含糊。
“有机会是什么时候呢?”简然有些急切,“我们在一起快七年了,我想……”
“简然,我今天心情很好,不想吵架。”
“不是吵架,我只是觉得……都已经七年了……”
“简然,你忘记当初在一起的时候是怎么答应我的了吗?”
“记得。”简然有些怯懦的说,“只在一起过日子,不对家里人和外面人公开,如果有天合不来了就好聚好散。”
“既然你知道还问?你知不知道为了留在国内,我已经和家里人闹得很僵了。”
“对不起,我……我只是觉得……我只是觉得……”简然看着江沥逐渐冷下的眼神手足无措,声音也越来越小。他不敢再抬头,他觉得江沥此时的目光锐利的像两把雪亮的刀子,直直的捅进他的胸膛,再差一点就要没进心脏里去了。

三室两厅儿 简然江沥免费阅读

江沥似乎也看腻了他这一出,翻身下床穿起衣服来。他细想,这两年简然总是变着法的试探他的意思,似乎真是铁了心要跟他在一起一辈子。
一想到“一辈子”三个字,江沥就觉得一股沉重的责任感扑面而来。他不愿意想那些乱七八糟的,穿好衣服就拿上车钥匙往外走。简然听见他开门的声音,披了件睡衣追到客厅里问他这么晚了去哪儿。
“你管的太多了。”
江沥看了他一眼就走了。
简然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心里白茫茫一片。
安若光就知道,凡是江沥大半夜叫自己喝酒准没好事。这不,刚一进门老远就看见江沥窝在卡座里摆着张死人脸。
“怎么了这是?”安若光让带来的男孩子先坐到边上去自己玩会儿手机,“谁惹我们江少不高兴了?”
江沥瞪了他一眼:“少阴阳怪气的,好好给爷说话。”
安若光倒了杯酒递给江沥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又和你家小媳妇儿吵架了?”
江沥将杯中琥珀色的酒一饮而尽:“是他先找不痛快的。”随后江沥便解释了来龙去脉。和简然在一起的事江沥谁都没说,除了安若光。谁让安若光天天在他面前嘚瑟那个纯的跟小绵羊似的“Cindy”。
安若光听完后有点惊讶——这家伙是怎么把“不负责任”这种事做的心安理得的?他要是能做到这点,也不至于前阵子被旧***敲了一小笔了。
然而俗话说的好,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纵使再看不惯,安若光还是苦口婆心的劝江沥:“虽说简然突然提出要见家长是他的不对,但你也知道,简然那人心眼实,和你在一起这么多年也没见他图过你什么,无非就是想和你长长久久的在一起罢了。谁不想和自己喜欢的人白头到老啊?”
江沥向来吃软不吃硬,尤其是安若光一开始顺着他说,更让他觉得受用,后面的话也听***不少。不过江沥还是冷着脸说:“我也不是对他不好。不过你知道,我爸妈是肯定不同意的。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他好。现在他三天两头弄这么一出,好像我欺负了他似的。”
“可不是呗。”安若光继续顺着江沥的毛捋,“那你今天晚上就别回去了,好好喝一杯,一会儿我再给你叫两个年轻漂亮的陪陪你怎么样?”
“喝酒可以,找人就算了。”
这么一看,安若光发觉其实江沥并没他他自己想象中那么不在乎简然,不然依照他怕麻烦的性子早分了。估计是江沥自己还没准备好怎么做就被简然问住了,所以才这般懊恼。
两人这风风雨雨走过的七年,别人或许不知,可安若光确实看在眼里的。他知道简然人不错,也是真心对自己兄弟好。江沥酒量不算太好,见他喝的差不多后,安若光推了推他,说差不多该回家了。
“不回去。”江沥窝在沙发里怄气,眼底泛红,“我出来这么久他连一个电话都没有。”
“又是你自己不让人管的吧?”
“……你烦不烦人啊!”
安若光掏出手机来佯装要打电话:“那我给你叫个代驾。”
江沥又不肯,说自己没带家钥匙,开车回去也进不去门。
“那怎么办啊江少爷?”安若光故意拖着腔子问到,“谁又能给你开车又能给你开门啊?”
“简然。”
“得嘞。”安若光一打响指把手机扔到江沥怀里,“您老自己打。”
江沥似乎有点抹不下面子,不过咬牙犹豫再三后还是拨通了简然的电话。
安若光留心观察了一下,发现他是直接打出来的,而不是找通讯录。
“喂?”
“喂什么喂。过来接我。”
“你在哪儿呢?”
江沥孩子气的哼了一声,不过还是乖乖说了酒吧的名字。简然告诉他很快就来,这让江沥满意了许多,挂掉电话后悠闲的哼起小曲儿来。

小编推荐理由

三室两厅儿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