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身邪术[穿书](时言黎景)

我有一身邪术[穿书](时言黎景)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时言黎景,我有一身邪术[穿书]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时言修炼邪术,修炼到了极致后,变得不人不鬼。可他依旧是一个好人。但他死了,死在自己最疼爱的师弟剑下。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时言黎景,我有一身邪术[穿书]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时言修炼邪术,修炼到了极致后,变得不人不鬼。可他依旧是一个好人。但他死了,死在自己最疼爱的师弟剑下。

时言黎景内容介绍

时言以为自己找对了方向,可是他不知道,一条大河有两边。
他也不知道,世上的事情有时候就是这么凑巧,一条大河在森林中横贯而过,男主在这头,反派在那头。
生活啊,总是要经历一些波折。
时言一心以辅佐男主成为剑仙为己任,以复活自身为目标,可他没有想到,自己的第一步就已经大错特错。
天空中闪过一声响雷,要下雨了。

时言黎景全文阅读

而这个时候,身下的小孩眼睫动了动,好像就要醒过来。
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时言看着那一双乌黑的眸子,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其中好像有一抹红光闪过。
等仔细看去,那抹红光却又消失了。
那双眼睛睁开后,为整张脸添色不少,这也让时言更加确信了这就是男主。
不然的话,他怎么可能随意捡一个路人甲,就长的这样一副好相貌。
只是小孩睁开眼睛后,就眸色深沉,直直地盯着他,却一句话也没有说。
在外人眼中,或许时言是一个很冷漠的人,但实际上他只是因为前生一直生活在山上,导致他不善与人交流,为人才比较寡言少语。
后来又因为自身原因,不得不修炼师门邪术,这让他的心性受到影响,就越发不喜欢和人接触。
他唯一交流过的小孩,就是他的师弟。只是师弟从小就很乖巧,很多时候不是他照顾师弟,而是师弟照顾他。
时言虽然最是疼爱师弟,但是和师弟之间的交流也不多。
而现在,面对书中的男主,这个八岁的小孩子,时言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和对方相处。
“你感觉怎么样?”
时言问出这句话后,小孩依然没有回答。他目不转睛地看着时言,那漆黑无光的眼眸中,瞳孔似乎比正常人的要小一些,这样的眼神,让时言有一种被远古巨兽盯上的感觉。
时言没有对一个小孩为什么能拥有这样的眼神感到疑惑,他心里想的是,不愧是男主,小小年纪,就有如此气势,眼神已是深不可测。
天空中又是一声惊雷,一大块乌云悬在头顶,乌压压地似乎要垂落下来。枝叶繁茂的森林中,光线更是晦暗,阴沉沉的,让人有些喘不过气。
“要下雨了。”
时言伸出手在小孩的眼前晃了晃,在听到这句话后,小孩的眸色才动了动。他终于移开了目光,往上看,目光所及之处,却只是榕树的叶层。
“我没死?”
说完这句话后他就转过了头,眼神像是黏在了时言身上。那双比常人要小一些的瞳孔中,就好像伸出了无数把钩子,可以将他的猎物,死死钩牢。
“是你救了我?”
小孩从地上坐起来,他发现自己的内伤已经奇异的好了大半。只是外伤依然未好,动作之间牵扯到伤口,鲜血又流了出来。
时言点了点头,就在他承认是自己救了他之后,小孩身上的气势一下就变了,没有了最初的敌意。
等小孩继续开口,时言就觉得刚刚那种仿佛被野兽盯上的感觉瞬间消失,好像是他的错觉。
“还以为这次撑不过去,有人要来勾我的魂。”小孩大开大合地坐着,身上的伤口裂开,血流如注,将他身上的黑衣都染透了,他却好像没有感觉一般,用手扒拉扒拉自己有些乱糟糟的头发,一点儿也不在意那头发被他扒拉后更显凌乱。
他说:“本来想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胆子大到敢来勾我的魂。没想到不是个勾人魂的妖物,而是我的救命恩人。”
小孩说着说着笑了起来,只是配合着他一身黑衣,遍身的***味,明明是爽朗的笑,看起来竟然有些让人不寒而栗。
怎么看怎么不正常。
不过,虽然这个小孩看着有些不正常,但时言想了想原书,好像书中男主本来也不是太正常的人。
毕竟从小背负着仇恨和欺凌长大,心理容易扭曲也是正常的。不过好在男主最终走上了正道,一心埋首于剑道修炼,最终成功登上剑仙之位。
小孩好像一点没有注意到身上的伤一样,他甚至也从来没有问过时言是谁,是怎么救的他。也不知道是对这一切都不在乎,还是觉得,无论时言的存在是什么,都不会给他造成威胁。
他看着时言明明没有什么表情,眼中却透露出若有所思的模样,移动身体朝时言靠了靠。
“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说?”
时言抬眼,看着小孩身上的血污,不动声色地往旁边飘了飘。
“什么?”
小孩一点儿也没有注意到时言的嫌弃,他将身体缓缓前倾,凑近时言的脸。时言这次没有动作,他看着他越凑越近。
小孩没有回答时言的问题,而是无厘头地说了一句:“你有没有照过镜子?”
时言看着他,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你知不知道,你长得就像是能勾魂夺魄的样子,所以我在睁开眼睛的一瞬间,还以为有人要来勾我的魂。不过嘛······”

我有一身邪术[穿书]时言黎景免费阅读

小孩皱了皱鼻子,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这个动作到是让他显露出了几分这个年纪应有的稚气:“我刚刚闻了闻,你身上没有地府的那股子阴臭味,应该不是地府派来的。”
不仅没有地府那股难闻的味道,反而带着种淡淡的绿叶的清香。
还挺好闻的。
小孩又嗅了嗅。
时言觉得他这个样子就像一只小狗,当然这话是不能说出来的。
“而且,地府中的鬼怪,长得大多奇形怪状,就算是长的正常的,也都是脸色惨白,阴煞煞的,我看着就觉得讨厌。”
时言有些奇怪地看着小孩,他觉得对方怕不是在说梦话,要不就是脑子也······受了些伤,看起来不太聪明的样子。
他一个普通人类,怎么可能去过地府,还对鬼怪的模样大谈特谈。
小孩却没有注意到时言的眼神,他依然饶有兴致地继续说:“地府那些玩意儿没有比得上你一根头发的。就是不知道那传说中的仙人,有没有你的一半。”
小孩说的是自己内心的感受,他刚睁开眼睛之际,还真以为自己不在人世,看见了一个能勾魂夺魄的鬼怪。
而且,对方还正好穿着一身纤尘不染的白衣,身体轻飘飘的,一看就不是活人。
他的装束很简单,只用了一根木簪简单地束起头发,露出了饱满光洁的额头和秀丽的眉眼,睫羽微微垂下,像一个扑闪扑闪的小扇子,扇下一小片阴影。皮肤洁白如玉石,隐隐约约像是有光泽在流动,因为皮肤很白,更显得他眼眸如墨石一般乌黑,双唇比常人更加红润,像是点了朱色。
端的是一副***杀人的相貌,却不带一丝女气。
相反的是,眉目间夹杂着一抹疏离,没有一点儿红尘纷扰,不食人间烟火气。
他觉得这个人有着最***的相貌和最清澈的眉眼。
倒是像极了那些深山修炼,避世不出的人。
也幸好他控制着多看了几眼,才没有在醒来的那一刻就出手,让这不知道天高地厚敢来太岁头上动土的小鬼魂飞魄散。
当然,现在他知道了,这可不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而是他的救命恩人。
时言听了他夸赞他相貌的话后,心里没有一丝触动,只是带了些疑惑。
小孩子,这么早熟的吗?
一个小孩子,怎么懂这么多,他这个年龄,是会关心这些事情的时期吗?
以及,他怎么连什么仙人鬼怪勾魂之类的,都能说出来。
时言看着小孩几乎没有停过的嘴,觉得对方和自己想象中沉稳内敛的男主形象有些不符。
话还挺多的······
见小孩张开嘴好像又要说话,时言伸手轻轻碰了碰对方裸露在外的伤口,看见小孩“嘶”地一声躲开,才收回了手。
“还以为你感受不到痛呢。”
他不想让小孩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说下去,也不喜欢别人讨论他的相貌。
因为这张脸,给他带来的,好像只有祸端。
时言看着小孩后知后觉的感受到伤口疼痛,眉头都皱起来了的样子,刚刚故意碰他伤口的手指动了动,心里有了一丝后悔。
他将手掌伸出,凌空放在小孩的伤口上方。骨节分明的手指纤细白皙,更显得小孩身上的伤口狰狞。
时言的掌心中出现了一圈淡淡的***白色光晕,在这光晕的作用下,小孩的伤渐渐愈合起来。
只是他以前就对治疗术的学习不热衷,学的也不怎么好,现在做的也只能是让伤口勉强合住,如果小孩动作剧烈的话,伤口依然会裂开。
想要治好这些外伤,还需要找一些草药才行。
“嘶”小孩的脸都皱了起来。
小孩身上的衣服几乎完全被鲜血浸透,时言不知道这样小的身体,竟然可以流出这么多血。这一身的伤,他刚刚就好像感受不到疼一样,不仅没有变虚弱,说起话来还中气十足。
他看着小孩脸都皱在了一起的样子,现在倒是知道疼了。
时言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只觉得小孩不仅话多,还神经粗,反应慢。
虽然想是这么想着,他手上的施法力度却不减,那圈***白色的光晕还放大了一些,小孩伤口愈合的速度也开始加快。

小编推荐理由

我有一身邪术[穿书]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