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alpha冲喜的日日夜夜(延初司诀)

给***alpha冲喜的日日夜夜(延初司诀)

导读:延初司诀小说————给***alpha冲喜的日日夜夜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秦若屿所著,讲述了在名门精英齐聚的白兰学院中,延初是仅存的平民Omega,日子本就过得艰难,遇见司诀后更是屡次翻车。好

小说介绍

延初司诀小说————给***alpha冲喜的日日夜夜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秦若屿所著,讲述了在名门精英齐聚的白兰学院中,延初是仅存的平民Omega,日子本就过得艰难,遇见司诀后更是屡次翻车。好

延初司诀内容介绍

“他赢了?1对49,他居然赢了?”
虚拟的训练场是一片蔚蓝的星空海,遍地都是机甲残骸,唯有一人还站着。
延初面前的人像被淡蓝色的数据流包裹,但依旧能看出是个俊朗非凡的青年。
他黑发如墨,肤色冷白,长达八小时的实战演练只让他额头起了一层薄薄的汗珠。当从他的全息像身侧走过时,延初竟然感受到了一股强有力的风直冲他的灵魂而来。
说不出来是崇拜,还是单纯地被他的能力折服。

给***alpha冲喜的日日夜夜延初司诀全文阅读

他像尊战神,仰世而来。
“又是第二名,不愧是著名的黑乌鸦战神。”
延初回过神来,不相信地开口:“第二名?他不是把所有人都干掉了吗?”
部长将比赛视频往回倒,调出所有人参加模拟演战学生的‘生命条,司诀还有一半,但其实还有一个人挂着0.5的血量苟在星海废墟里。
“他去找这个人的时候,***.药仓***了,把冠***奖杯送给了亲爱的敌人。”
“难怪他们说给司诀当对手最惨也最幸运,因为大概率你会被打得很惨,但如果你苟住,小概率会白捡一冠***。”
靠!
他原本以为‘黑乌鸦战神’是代表死神,结果是代表非酋呢。
“关了吧。”
简直不忍直视。
延初收拾桌面,准备去上他的实***课。
“部长,你的校徽借我用一下。”
白兰***校有五种颜色不同的校徽,代表ABCDS五个等级,享有不同的教学***,而校徽是除了本人的脸以外唯一的通行证。
部长取下递给他:“才一学期,你就跨了三个等级的课程?”
延初微微一笑:“没有啊,我只是想去大城市长长见识。”
“对了。”
“嗯?”延初回头。
“需要你帮个忙。”部长打开了一段视频。
来自A学院纠察部副部长林落的投诉。
“你们培植部这群死种菜的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给我院食堂接连送了三天的冬瓜!”
部长气得擂了下桌子。
“我也同是***学院学生会干部,怎么在他们面前就跟孙子似的。”
成员哀嚎:“谁让我们是培植部的呢。”
白兰***校有太空种植这门十分鸡肋的课程,而培植部的存在意义就是为了消灭掉学生们种出来的蔬菜和花草,大部分时候都被同学们亲切地称为:死种菜的。
死种菜部部长说:“食谱都是他们部长做的,我们只是按照要求送啊!”
“那他们部长现在?”
“一周前,升去了S级学院!妈的,难道老子以后还要时刻关注各学院的***,哪个山头的山大王换了就得赶紧去问问,他明儿是想吃冬瓜还是芹菜?”
延初想说这应该是狗腿子必备技能,但身为死种菜部的一员,这话铁定不能说。
他先替部长倒了杯清***去火的***,并迅速想到了对策:“这事好办,你就造个谣,暗示对方是她死对头或者是暗恋者给她安排的,祸水东引。”
“妙啊!”部长一拍巴掌,沉思了两秒,激动地准备造谣:“跟他不对付的人好像挺多,我得挑个最傻的!不对,这样还是不安全,万一撕***起来把我牵扯出来了怎么办?”
其他成员也出谋划策:“最好还是暗示他,是他喜欢的人替她安排的吧!”
也有人不明所以:“为什么不能直接说是上任部长的安排啊……”
“因为上次也遇见了同样的情况,部长打算这么说,结果刚提到‘上任’两个字就被泼了一身***咖啡。”
“……别提过去了,现在给我想造谣对象!”
部长吼得很大声。
“干坏事都不知道低调点。”
延初嘟囔了一声,去***室换运动服,出来时居然听见了‘司诀’的名字。
经过充分讨论,他们决定既然要造谣就搞个大的,其他人林落都有可能找***去核实,但唯独司诀必不可能。
“司诀?还是不要玩这么大吧!他太可怕了,无论是实力、背景,还是运气,各方面都非常可怕。”
“可是去年舞会上,司诀还邀请灵萝跳舞了呢,咱们造这个‘谣’也是有理有据了。”
部长兴奋又激动地说道:“没错,造谣的对象就得是风云物,越是风云物越是没时间搭理这些边角料。”
延初人已经到了门口,本想劝他们别闹太大,看着手里的校徽,又不想泼部长冷水,便道:“对,司诀那么忙——”
“嗷!”
前一秒还慷慨激昂的部长吓出一声鸡叫。
延初视线往前看,平移过来的视线刚好对上青年流畅的下颚线。
“司诀……学长。”
“司诀!!”
“学长!!”
没错,就在他们正在造谣的此时此刻,前几分钟还仅是全息像的司诀真人突然出现在了培植部的办公室。
忙碌的风云人物却是没空搭理子虚乌有的谣言,但若是舞到眼前了,那结果就只有不得好死一条路了。
整个培植部瞬间安静如鸡,部长还是很有担当的,一个滑跪过来道歉,自以为十分机智地扯了个同名的谎,在司诀冷漠的眼神下,越说越磕巴,最后只能九十度大鞠躬:“希望您大人有大量!千万别跟我们这些种菜的计较!”
“是的,司诀学长。”延初一边附和,一边打量青年的侧脸,全息像里看得不真切,亲眼见到了才发现他瞳眸是浅灰色的,眼神很冷,但显然并不针对谁。
果然,只见司诀脸色虽冷,但并不打算跟他们计较谣言的事。他打开了手腕上的终端,一个盆栽立体像浮现出来。
“一模一样的,能做?”
部长想也不想,就拍胸脯道:“能!肯定能!”
司诀似蹙了蹙眉,一字一顿重复道:“我说,一、模、一、样?”
“这……”
立体像在部长面前转了360°,花盆是常见的款式,里面的绿植也是常见的星星草,但是营养土上一层彩色的‘石头’却琢磨不出来是什么。
“如果您只想要一盆星星草,我三秒钟之内就可以搞来,若你说是一模一样的话……”
司诀再次补充道:“生长状态、营养土的颜色、营养土上的彩色石,我要完全一模一样,一天之内,能做?”
微凉的尾音上扬,像夺命的钩子钩住了部长的脖子,让他动***不得,也不敢吐出一个‘不’字。

给***alpha冲喜的日日夜夜延初司诀免费阅读

“阿初。”
他冲着延初疯狂地挤眉弄眼。
延初走过来,扛着所有人的期待点了下头
“能。”
“阿初说能就能!!”
因为他总能游刃有余地解决各种奇葩的投诉,延初在大部分时候比部长更深得人心。
司诀眼神扫了一眼他校徽上的学号,延初便收到了好友邀请,星星草的立体像出现在了他的终端里,扫描得十分完整,可以放大数倍,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内部结构。
“弄完了给我消息。”
“好。”
延初目送司诀起身离开,视线始终不离他胸前代表S学院的金色徽章。
白兰***校的校徽都是同模,但从D到A,使用了不同程度的金属,而S级学院的徽章更是用珍贵金属打造,上面的五颗彩色宝石也是天然宝石,***手工切割。
“终于走了。”
培植部所有学生都大大地松了口气。
“可算知道了什么叫‘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司诀学长的气场太可怕了!但也太***帅了!阿初,你说是不是?”
“嗯,是帅。”
延初回答得有点漫不经心,他早就知道司诀很帅,全校大半Omega都存着他的立体像***,而他眼里却只有那枚金色的校徽!
校徽拿到手后就是自己的东西,毕业后可以随意处理。
谣言说,S级的校徽拿出去卖掉,十年的衣食住行都够了!
现在他看见了,觉得造谣的胆子不够大,这起码能管二十年吃喝!
他点开了司诀的个人资料,拉大了资料栏S级学院的航拍图。
部长和好些个同学凑到他身边来,像看珍宝似的看着他终端里属于司诀的资料页。
延初扬了下手,将它拉大,淡蓝色的数据光裹着蓝底的***照,白色***帽压着几缕墨色的发丝,毫无表情的五官完美。
有人羡慕道:“阿初你居然加了司诀学长的学号!”
延初语气平淡:“仅是学号而已。”
学号是学校随着个人终端一起配发下来的通用联系方式,平时学习中都有可能用到,若是同学院的学生加上了学号,那属实正常。但D学院刚入学不到一年的新生加上了S院风云人物司诀的学号,那就是非常令人羡慕的事了。
部长身后的成员们表情各异,刚才还是佩服,这会儿就是酸了。
“别说这些了,延初你真的能搞定吗?那彩色石真没见过啊。”
延初十分胸有成竹,保证道:“我肯定能找到。”
这彩色石看着新奇,其实就是前些年刚出的儿童玩具,不算是什么稀奇物件。不过由于年龄不同,这些‘大人们’都不认识罢了。
一天的时间非常富裕,延初决定还是先解决他的实***课。
BCD级学院的课程他已经学完了,所有理论课他都很有把握,唯独实***课他很不擅长。
他十七年的前半生从未摸过***的机甲,而对其他学生来说,那是家家户户都有的代步工具。如果说司诀现在的机甲***作水平已经能太空战了,那么他现在的水平应该刚刚学会使用婴儿代步车。
延初已经把每日休息睡觉时间压缩在五个小时内,其余时间都用来训练、上课,才勉强把自己的成绩维持在同批学生中等。
而白兰***校每年从各星球招纳新生十万,而每年S级学院的毕业生却只有50人,升院难度可见一斑。
那枚校徽于他,等同于金字塔的小尖尖。
闪耀迷人,又很遥远。
延初结束了实***课的训练,像条死狗一样从***作舱爬出来。
他一身运动服几乎湿透,***金色的长发更是湿哒哒地贴着脸颊。
好在他通过了考试,终于能靠着婴儿代步车健步如飞了。
他飞速洗了个澡,出浴室时想到了星星草和彩虹石,便给司诀去了条消息。
“学长,我已经弄清楚了彩色石的来源,需要出校,您给安排一下。”
发送成功的字样跳了出来,延初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智能终端默认发送了立像视频,而他现在的背心短裤并不适合见人,不太礼貌。
“妈的,人工智障。”
“撤回。”
【无法撤回,对方已阅。】
“……”
延初抓着毛巾烦躁地擦着头发,看了眼时间,凌晨1:30,大半夜不睡觉秒读什么消息。
-
司诀习惯在结束训练后清完所有的未读消息,智能终端会自动阅读,不重要的他喊一声过,终端就继续阅读下一封,当延初的人像跳出来时,他第一反应是垃圾邮件***程序出BUG了。
“过。”
“等等。”
司诀看着从***作舱出来的白发男人。
“老师?”
男人暂时接手了司诀的智能终端,让他被迫看了十几遍延初发来的视频。
颜值和身材都属于美人那一挂,冷白色的肤色很适合他的发色,整个人白得近乎透明,像神灵传说里的精灵。然而大部分alpha都对主动送***的Omega不感兴趣,这是人类刻在骨子里的通病。
再加上今天发生的事,越看这张脸,司诀越是厌烦。
可他敬重的老师却说:“想办法让我见见他。”
司诀只好按下所有不满:“是。”

小编推荐理由

给***alpha冲喜的日日夜夜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