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练习生(宗九)

惊悚练习生(宗九)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宗九,惊悚练习生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落魄魔术师宗九穿书了他穿到一本恐怖无限流选秀文里,成了书里那个第一轮评比就惨死的花瓶炮灰这要换成别人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宗九,惊悚练习生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落魄魔术师宗九穿书了他穿到一本恐怖无限流选秀文里,成了书里那个第一轮评比就惨死的花瓶炮灰这要换成别人

宗九内容介绍


机械音口中的“演播厅”是一间足够明亮且奢华的大厅。
造型华丽怪诞的赤金吊灯从高高的穹顶上垂下,壁上刻画着精美的浮雕彩绘,栩栩如生。墙角摆放着白金色的烛台,火焰明灭,影影绰绰。
大厅整体呈阶梯型分布,一共分为九个台阶。阶梯越往下越宽敞,最宽敞的一级甚至足以容纳一个大足球场,每个阶梯上又铺着不同颜色的地毯,摆放着不同的装饰。
当然,最引人注目的还是那个位于最顶层台阶上的十张王座。

宗九全文阅读

王座的基座用水晶打造,极尽奢华,上面垫着绒毯,旁边还摆放着饮料和水果,明晃晃地昭示了森严的等级差距。
阶梯的共同点只有一个,那就是一致朝向着一块浮在空中的立体投影。
投影上悬浮着“惊悚练习生”五个大字。
这几个字抬眸看时是立体投影,投射在每个人眼球的晶状体上。不管大厅有多大,都可以毫不费力地看清,同那个凭空出现,不需要任何介质传递的声音一样,明显不是现今科学水平能达到的高度。
从各个楼梯上上下下聚集的人鱼贯而入,汇集在了演播厅的中央。
人们脸上的表情五花八门,焦躁不安占了大部分,嘈杂吵闹不绝于耳。
肉眼根本观察不到这个大厅的大小,只觉得一眼看都看不到尽头,乌压压的人头更是不计其数。
宗九却老神在在地站在原地,一边活动手指,一边坦荡地接受各方视线洗礼。
炮灰原主的美貌不必多说,又因为先天缺乏色素,表现出轻度白化病人的外形特征,例如这头天生的白发。一路上走过来,只要是有人的地方,他都能毫不费劲地收割一大片目光。
宗九感觉有些可惜。
如果本普通的娱乐圈选秀文,光凭这张脸,也不愁没有观众买单。
人群忽然有了***动,尖叫声此起彼伏。
他们发现了自己胸口凭空出现的东西。
“这是怎么回事?!”
一片嘈杂里,宗九默默地低下头,毫不意外地看到了自己胸口凭空出现的蓝色字母。
惊悚练习生级。
原主就是个漂亮花瓶,浑身上下又没有几两肉,就是一个战斗力为五的白斩鸡。给个E合情合理,操作满分。
如果说先前的种种都有解释余地,那如今这个凭空出现的胸牌可就没有讨巧了。
众人开始了***动。但也并非所有人都如此。
至少墙边那一片人就并不这样。
他们脸上挂着如出一辙的平静和冷漠。
这些人的字母牌清一色都在C级以上,视线范围内最高的有A级,和宗九身边一大片一大片惊慌失措的E级F级形成鲜明对比。
除此之外,他们内部似乎还分成几个不同的组织,互相井水不犯河水,保持着必要的社交距离。
虽然不知道剧情,但知晓原文背景的宗九对这一幕了然于胸。
并非所有的练习生都同夏川他们一样,直接从现实中被转移到了这个***又恐怖的练习生计划里。
多年来,世界各地一直陆陆续续有“天选之子”被倒霉选中,***这个恐怖的无限循环位面,数量还不在少数,毕竟每年全球莫名其妙失踪的人口就达到两百多万,笼统估计也有数百万人挣扎在这里。
无限循环里不存在任何可以回到现实世界的方法,别说脱离,就是保命也难。大多数求生者都死在了永不停歇的,一轮轮强制参与的副本中。只有极少数的人生存了下来,挣扎着苟活。
和这些经验丰富老辣,不知道有多少保命手段的求生者们相比,宗九这种仿佛拉来充数的新人明显没有丝毫赢面。
“好久没有一次性看到这么多人了。”
就在宗九暗暗观察那堆人的时候,那边的求生者也在交头接耳。
往日他们都是组的固定小队,小队与小队之间互相不能见面,只能在副本里相遇。如今乍一看到这么多老面孔,还有下面吵吵闹闹不计其数的新人,不禁有些感慨。
虽然惊悚练习生计划的奖励诱人无比,但主系统给出的死亡率也让不少求生者望而却步。所以即便求生者那么多,真正胆敢报名参赛并通过筛选的不过百分之十。
参赛的老人不多,为了造势,当然得拉些新人进来。
“人多又有什么用。”
秦也抱臂嗤笑:“现在看到的高等级全部都是老面孔,新人估计就是主系统拿来送菜,让咱们多些参与感的。”
另一人不语,心里认可他的说法,只用怜悯的目光看了那边一眼,“可惜了,要是让新人多挣扎几个副本,活下来的胜算还大些。上来就是地狱模式,惨。”
那边的新人还在吵闹,仿佛菜市场买菜一样七嘴八舌。
老人们都冷漠地看着,并不打算上前解释或者维持秩序。
这还是无限循环这么久以来唯一发布的一次大型计划任务,更何况还有那样丰厚的奖励,难度可想而知。
老人们都不一定能保证自己不被淘汰,活到这场选秀的最后,更何况是手无寸铁之力的新人?
谁也不是圣母,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照顾好自己就不错了。
【时间已到,演播厅大门已封锁】
仿佛呼应般,在声音落下的下一刻,大厅周围的大门宛如千斤顶般坠落,将所有来不及***演播厅的人拦在了外面。
【第一轮初评选结束】
机械音不带任何感情地声音响彻整个大厅。
蜡烛开始一根接着一根熄灭,熄灭后的火星飘到了空中,组合成了一个燃烧着的虚拟人影。
“欢迎,成功入场位惊悚练习生们,我是主系统的拟人态。”
“接下来将由我为你们讲解,有关惊悚练习生计划的基本规则和赛程安排,敬请期待。”
####
夏川一只手拿着手机,百无聊赖地坐在台阶上,时不时低头看上一眼。
经过了这么久的折腾,他的手机早就快没电了,电量栏退到刺眼的红色,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自动关机。
令人失望的是,最上方的信号栏依旧空空如也。
经过一番鼓动,楼梯间聚集了许多人,还有不少人掏出手机来到楼梯上和夏川合影。夏川虽然心里不耐烦,但无奈身边没有助理和保镖,只好默许。
“不对啊,怎么这么安静?”
在大家纷纷排着队和大明星合完影后,终于有人察觉到了不对:“诶?之前上楼的那些人哪去了?怎么连个声音也没。”
在那个机械音进行了最后一次倒数五分钟的播报后,走廊里便再也没有了声响。连带着之前的脚步声和嘈杂声也消失得一干二净。楼梯间只回荡着他们的声音,听起来莫名有些瘆人。
“等等,***,不会是楼上有出口,他们都已经出去了吧!”
男人刚和夏川合完影,忽而灵光一闪,一拍大腿,“别人都出去了,我们还傻乎乎的坐在这里,还愣着干什么,走啊!”
“卧槽!对啊!不然怎么解释这么安静!”
“真就是傻了,还呆呆站着。”
众人恍然大悟,纷纷朝着楼梯上冲去,在楼梯上发出咚咚咚咚的剧烈声响。
“妈的,在这里被困了这么久,老子早就呆够了,走走走!”
他们一哄而上。
刚跑过几个拐角,站在最在前面楼道拐弯的人忽然集体顿在了原地。
“怎么了,别挡着,走啊!”
后面的人吵吵闹闹,不明白队伍怎么突然停了下来。
不知为什么,一种强烈的不安感骤然席卷了夏川的感官。
他刚想抬头,却只感觉有什么滚烫又黏糊糊的东西从空中落到了自己的头上。
骤然被蒙住了眼,夏川下意识将面前的东西扯开,“这什么东西?”
等他抓住这东西的时候,才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
那东西又黏又猩,一头滴滴答答落着黏糊糊的组织物和血,另一头破碎的地方正泄露出充满恶臭的黑黄色粘液。
断裂成两半的身体重重地摔进人群里,鲜血和破碎的内脏飞散四溅。
他们脸上的表情永远地凝固在了喜悦上,或许还夹杂着一星半点的错愕。

惊悚练习生免费阅读

夏川在颤抖,他尖叫一声,比他任何一场演唱会飚出的高音都要高,然后飞速扔掉了手上的东西。
方才握在他手上的,竟是一截血淋淋的肠子。
####
主系统用平铺直叙的声音为所有演播厅内的练习生讲解了这场无限选秀的规则。
虽然这些规则宗九早就知晓,但他还是从头到尾认认真真地听了一遍。
规则倒是和现实世界的选秀极为相似。
大厅里都是成功入围初评选的惊悚练习生,少说都有数万人,未来都得一同参与角逐。
他们将经历无数个恐怖副本,不断重复着淘汰,直到抉择出最后一百人和唯一的C位。
而初评选就是按照主系统评估的个人实力,粗略将练习生划分成SABCDEF七个档位。
“每场小节赛结束后,系统和导师都会根据练习生个人在小节赛中的表现进行重新评估等级。”
“等级越高,在学员宿舍里拥有的特权就越多,个人权限越高。高等级的练习生能够单独拥有房间,服务特权,甚至能提前知晓关于下一场小节赛的提示或内容。”
大厅内的所有人都已经按照自己胸牌上划分的等级,在不同的阶梯上站好。就连另外九张王座上也各有所属,唯独那张代表着NO.1的王座上,依旧空空如也。
白发青年默默抬起头去,看向身后最高的那一排。
可惜宗九站的位置太低,上面的人能够轻而易举地看清他,他却没法看清高处的人。
宗九想起原文的描述。
S级练习生的宿舍在学员宿舍顶层,是个超豪华露天观景房,拥有三百六十度空中花园的究极豪华套间,光冲浪浴池都有一个平层那么大。
而他们E级住的就是之前那种简陋的八人间,简直没人权。
“因为是综艺选秀节目,所以节目全程会面向求生者进行直播,并且开启弹幕功能。为保节目效果和泄密,弹幕和直播间功能暂不向练习生开放。节目期间,除了同属练习生以外,求生者的通讯系统同样不与开放。”
“讲解完毕,接下来是自由提问的时间。只要是规则内的问题,我都会为你们作答。”
很显然,有人也同宗九一样抱有疑惑,“为什么最上面那排的第一个座位没有人?”
“这是个很好的问题。”主系统冷冷地说:“如果你是NO.1的话,你也可以拥有不参与集会的特权。”
人群中顿时一阵***动。倒是老人们眯着眼睛交头接耳了一番,神色间皆带着畏惧,看起来并不意外那张空出来的NO.1归属。
原先人们只是被吓到,这才乖乖听完了讲解。现在等主系统说完后,又立马冒出了不服气的声音:“凭什么我们要听你的话啊?”
“就是,我们这么多人,每个人出一份力就能走,吐一口唾沫都能淹死你,齐心协力,有什么事情做不到?”
对于这些吵闹的质疑声,主系统始终没有作答。
反倒是站在一旁的老人。在新人们摸不清状况,还有心情质疑的时候,他们早就将主系统方才所说的规则熟记于心,并且开始了快速分析。
这时,一道淡淡地声音忽然响起,轻而易举便盖过了大厅里的争辩。
“你并没有提到淘汰的规则。”
声音的来源很高,从顶层的十张王座上传来。
老人们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
“如果在副本里死亡等同于淘汰的话,等级划分是否于此有关?若是有关,是否可以视为等级落后,淘汰即抹杀?”
那个好听又慢条斯理的声音一针见血,直接将主系统没有讲解的问题指出。
不知道是提问人的权限过高,还是问题足够尖锐,主系统很快便给予了作答。
“等级划分的确同淘汰有关。每轮小节赛重新评估后,便会淘汰掉一个当前最低的等级。”幻化出来的金红色虚影答道,“因为等级而淘汰的练习生将会被投入惩罚副本。若是能够通关惩罚副本,则享有一次复活机会。”
“如果是在副本内死亡的话,则不享有挑战惩罚副本的机会。”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那个声音冷冷地说,“——导师,又是谁?”
所有的老人们眼神一闪,绷紧了后背。
方才主系统已经提到,等级评估将由系统和导师共同完成。这就意味着那位神秘的导师手上掌握着所有人的生杀大权。
在整个无限循环里,只要是有名有姓的强者全部都报名参加了惊悚练习生行列,无一例外。而这么久以来,除了主系统以外,他们也未曾接触过其他能够掌有绝对话语权,甚至干涉生死的存在。
主系统平静地回答:“问题超出权限范围,不予作答。”
“等等。”
听到这番对话,刚刚还闹哄哄的新人们一愣,“你在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会死?”
他一边说一边笑,“不是吧,我们这么多人......就算你有本事把我们弄到这里来,难不成还想要我们的命?”
“既然事到如今,依旧不肯面对现实。”主系统说:“那就用你们的眼睛去验证一切吧。”
中央的高台之上,主系统那道明明灭灭的身影骤然裂开,重新散成了千万点璀璨的火星,飞到了先前熄灭的蜡烛之上。
被封锁的演播厅大门缓缓从地面上拉起。
说是大门也并不对,而是整个大厅的穹顶在上升。就像一个等待拆开的礼物盒,将外面精美的包装拆掉,露出内里摆放的蛋糕。
四周的屏障全部撤走,灿烂的阳光从外面投射了进来,在厚厚的地毯上镀了一层金红色的剪影,细碎流淌。
与阳光一样瞩目的,便是走廊外满地鲜红的血。
无人问津的尸首躺在一旁,面庞青白,胸口整个被人开膛破肚,掏出来的内容物如同垃圾般随意搁置。
尸山血海,宛如炼狱。
惨烈的鲜红的尽头,只有一尚且还有些出的气。
男人的背部鲜血淋漓,脊椎骨生生被抽出一半,滴滴答答掉落着碎肉。
演播厅里一片沉默。
老人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对这一幕倒是接受良好。只有那些低等级的新人们,一个个吓得屁滚尿流,“哇——”的一声低头呕吐起来。
一片呕吐声里,忽然有人恐惧地发问,“等,等等......那......那不是夏川吗?那个组合的主唱,是夏川啊!”
几乎是同时,正在地上爬行的男子听到了千斤顶升起的声响,狂喜般朝着这边爬了过来。
他的双手在厚厚的地毯上刨着,强忍着剧痛,面容痛苦疯魔,眼球暴起,指尖的森森白骨在地上拖出一条长长的血迹。
“嗬、嗬......”
夏川从喉咙里发出不着调的破碎声音,微弱地呼救。
短短十几米,像是爬了一个世纪。
终于,就在夏川即将到达门口的刹那,他的头颅忽然从脖颈上掉落,如同一颗皮球般骨碌碌滚到一旁,洒了一地白花花的脑髓。
一个平日里只会出现在媒体摄像机前和话筒簇拥的明星,如今毫无还手之力,像一头待宰的肥羊,没有丝毫预兆,没有武器,也没有任何未知的存在,甚至就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可他就这么死了,还死在万众瞩目之下。
新人们都颤抖地看着这一幕。
他们被吓破了胆,根本不敢上前。
“这就是不按照规则行动的下场,也是你们所要的解释和证据。”
“恭喜你们,第一步选择了正确的路。”
仿佛是呼应般,宽阔穹顶重新从高高的天上落下。
刹那间,大厅内所有人都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拽到了空中。
主系统的声音响彻厅堂,“收到导师通知,原定明日上午开始的第一场比赛提前至今日,请各位准备就绪。”
人们大惊失色,下一秒,他们脚下所踩着的地毯骤然一变,拖着所有人陷入一片深不见底的黑暗之中。

小编推荐理由

惊悚练习生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