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嫁了病秧子妹夫(静姝谢瑾年)

穿书后嫁了病秧子妹夫(静姝谢瑾年)

导读:静姝谢瑾年小说————穿书后嫁了病秧子妹夫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寒夜飘零所著,讲述了静姝临睡前看了两眼《侯爷的错嫁新娘》——国公爷嫡女静姝,父亲死后,亲叔叔继承了爵位。大婚当日,静姝上

小说介绍

静姝谢瑾年小说————穿书后嫁了病秧子妹夫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寒夜飘零所著,讲述了静姝临睡前看了两眼《侯爷的错嫁新娘》——国公爷嫡女静姝,父亲死后,亲叔叔继承了爵位。大婚当日,静姝上

静姝谢瑾年小说简介

静姝意识醒转时,入目便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
男人长发如墨,眉目疏朗,肤色挂着不健康的白,一双修长的手搭在腹上,规规矩矩地躺在她身侧,呼吸声几不可闻。
静姝将手探到男人口鼻前试了试,活的。
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不对——床还是拔步床,却不是她家里那张从淘宝上买来的仿古实木的,而是货真价实的紫檀!
这雕工,这做工……

穿书后嫁了病秧子妹夫静姝谢瑾年全文阅读

卧槽!
富贵床上惊坐起,静姝满目喜庆红!
看着大红锦被上鸳鸯戏水的绣纹,静姝突觉头晕目眩,又直挺挺地摔回了价值数千万的床上。
不属于她的人生经历挤入脑海,静姝犹如看纪录片一般,看着粉雕玉琢的娃娃被爹娘捧在手心里长成了婀娜***的少女。
少女与她同名,生在公府之家,乃是英国公静文德的掌上明珠。
静文德千挑万选,在少女及笄之后,替她与昌平侯世子封正则定下了亲事,端的是门当户对,金玉良缘。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
在问名之前,父亲静文德于一次狩猎中坠马身亡,母亲封氏经受不住打击一病不起,没多久就带着她那未出世的弟弟随她爹去了。
父亲静文德无子,叔叔静文才继承了爵位。
静姝入佛堂清修,替父母守孝三年,待孝期满从佛堂中出来,静姝彻底从国公府掌珠成了可有可无的边缘人。
孝期满,婚姻大事提上了议程,叔叔婶婶作主,将她的婚期与堂妹静婉定在了同一日。
两顶迎亲的花轿同时入了英国公府,也不知哪里出了岔子,静姝登上的竟是皇商谢家的迎亲轿子!
金色的秤杆挑开了喜帕,静姝满怀着憧憬娇怯怯与新郎官对望,只一眼便瞬间如坠冰窖——不是新郎官貌丑,新郎官是极美的,美得光风霁月,美得芝兰玉树,然而他并不是她表哥封正则!
少女静姝的失态,新郎官看在眼里,不动声色地打发了全福人以及丫鬟婆子们出去,问明了原由,便着心腹分别往英国公府和昌平侯府各跑了一趟。
英国公府高门大户,他的心腹连门都没能***;昌平侯府也只给了“将错就错”四个字。
一个将错就错,本来的侯府世子夫人就这么成了皇商家的嫡长媳,成了她妹夫的新娘!
少女静姝气急攻心,一口气没上来便昏了过去。
这奇葩的剧情,这熟悉人名!
可不就是她临睡前看了几眼的天雷文《侯爷的错嫁新娘》吗?
静姝简直是憋了满肚子的MMP,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想她一个大好青年,手握柳叶刀的白衣社畜,竟然穿成了天雷文里的美苦惨女配!
早知如此,她真该多给那作者太太刷几条评论,方不负太太写出了如此莫得常识的天雷文了。
心念所致,昏昏沉沉的脑子里竟是出现了书城app的启动界面。
最近阅读的第一个位置上赫然是《侯爷的错嫁新娘》。
静姝不信邪地默念了一句书名,书城app瞬间跳转到了《侯爷的错嫁新娘》目录页。
NO.1网友:有刀还怕吃不着肉评论《侯爷的错嫁新娘》 第3章 打分:0
女主白莲男主瞎,女配RZ全家渣,写的这是什么狗比玩意儿,国公府嫡女配皇商的儿子,作者太太,你的常识喂了狗叭?差评弃文!
看着她睡前留的评,静姝只能信了这个邪——她穿了,带着个目测没甚么卵用的书城app,穿成了美苦惨!
哦,不是,还是有点用的,比如说剧透。
静姝抬手摸了一把自己细嫩光滑的脸,默默打开了第四章。
现实教做人,弃文什么的,就当她没说过吧。
这位太太不仅设定天雷,水量也十分感人,耐着性子看完第四章,3785个字提炼出来就一句话:谢瑾年是个病秧子,病入膏肓,随时都可能断气儿那种。
静姝的心瞬间就敞亮了。
病秧子真香!
待熬死了他,她就可以守着他的万贯家财,每天吃吃喝喝,赚赚钱,追追文,催催更,当一个快乐的小寡妇了!
比她那孤家寡人的社畜生活,简直舒适一百倍,不亏。
“小姐,该起了。”外间有丫鬟轻声叫起,打断了静姝对未来的美好畅想。

穿书后嫁了病秧子妹夫免费阅读

静姝翻了个身,睁开眼,看着临窗桌上那对龙凤喜烛笑弯了眉眼——大红的龙凤喜烛,凤烛还有大半截,龙烛已经烧到了尽头,可真是个好兆头。
盯着那根龙烛燃尽了最后一滴蜡油,静姝心满意足。
抱着被子坐起来,下床前忍不住看了一眼她的病秧子妹夫,不期然便对上了一双澹然无波的眼。
“积石如玉,列松如翠。郎艳独绝,世无其二。”乐府诗集郭茂倩的《白石郎曲》脱口而出,静姝视线黏在谢瑾年脸上,丝毫不觉自己“唐突了佳人”,只觉画龙点睛不外如是。
谢瑾年轻轻扬了下眉,唇边泛起了一丝似有若无的笑意。
“一笑倾人城……药丸……”静姝低喃了一句,艰难地收回了属于颜狗的目光——别问,问就是颜狗鼻子有点痒。
“呵!”谢瑾年轻笑出了声音,慢条斯理地伸出手,捏着静姝的下颌扳回了她别开的脸,藏着戏谑笑问,“娘子,你方才说什么?”
静姝趁机云吸了一口病秧子妹夫的盛世***,面不改色地说:“我说妹夫面若傅粉,唇若施脂,转盼多情,容颜之昳丽胜过檀郎,端的是金相玉质,百世无双。”
谢瑾年若有所思:“妹夫?难怪昨儿个娘子晕倒的那般及时。”
晕倒的不是她,醒了的才是她。
然而,既然占了人家的身子,原主留下的烂摊子她就得接着:“我身娇体软受不得惊吓,不过妹夫也不逞多让。”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
谢瑾年皱眉,捏着静姝下巴的手不自觉便有些***:“既然只能将错就错,娘子可得管好了你这张嘴。”
静姝皱眉:“明眼人都能看出我与静婉互换了新郎。”女主静婉面貌清纯如盛世白莲,她穿成的这位美苦惨可是***不可方物,生得了一张妖艳***的脸。
相貌差别如此明显,这要让人认不出,除非眼瞎。
“旁的事无需你管,你只需管好了你自己个儿就行。”
“也对。”静姝理所当然道,“昌平侯府可是要脸面的,自会办妥了此事。”
谢瑾年皱了下眉,未置可否。
慢条斯理地拿着帕子遮在唇边,便咳了个天崩地裂。
殷红的血浸透了雪白的帕子,透过指缝,顺着瓷白的手背往下淌。
静姝眉心一跳,嘴里说着:“好好的说着话,您怎么就先吐一碗血为敬了?”这么娇弱,不错!贞操可保,小寡妇生活指日可待!
这腔调里深藏着的欢快瞒不过他的耳朵,谢瑾年气极而笑,又吐了一口血,刚好吐在静姝的衣襟上,好巧不巧,便溅落在了元帕上几滴。
谢瑾年换了块帕子,抹去了唇边的血迹,端量着与昨晚判若两人的小新娘,慢条斯理地擦着手:“倒也省事了。”
静姝颔首:“妹夫这身子骨,确实需得另辟蹊径。”
谢瑾年静静地看了静姝一瞬,一双明澈的凤眸里似乎有暗流翻涌,待得细看却仍是那般光风霁月:“哦。”
原来古往今来,结束话题都只需要一个字——哦。
静姝从床上下来,才走至拔步床的月洞门,头便有些晕,她怀疑这副皮囊有点低血糖。
手扶着手捧香炉的檀木童子缓了下晕倒的***,静待着摔在地板上,却是不期然摔进了一个混合着***气与冷香的怀里。
这个怀抱出乎意料的沉稳可靠。
静姝抬眼,与谢瑾年四目而对。
谢瑾年慢条斯理地说:“娘子这身子骨需得好生将养将养,不然次次都晕倒,何时才能与为夫圆房?”
静姝无语,默默给这个病秧子贴了一个睚眦必报的标签。
谢瑾年垂眼,鸦羽似的长睫在脸上映出两片阴影:“还是说娘子心中还记挂着昌平侯世子?若果真如此,我也不强人所难,自会想法子成全了你。”
静姝盯着足足能让她***个十年八载的盛世***,若有所思:“如何成全?”
谢瑾年立时笑如朗月入怀:“皇商谢家大房之少夫人积郁成疾,香销玉沉。谢氏庶女慕昌平侯世子久矣,老天开眼,总算被抬进侯府里做了封正则的侍妾。”
喵了个咪的!认真听他说话的我犹如RZ!
好看的男人都有毒,古人诚不欺我!
静姝面无表情地推开谢瑾年:“妹夫如此睿智,人间不值得。”

小编推荐理由

穿书后嫁了病秧子妹夫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