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锅水(覃最江初)

二锅水(覃最江初)

导读:覃最江初小说————二锅水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烟猫与酒所著,讲述了八月正午的太阳辣得人眼晕,江初撑在出站口的栏杆上不耐烦地转手机,决定再等最后五分钟五分钟后,他转过身

小说介绍

覃最江初小说————二锅水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烟猫与酒所著,讲述了八月正午的太阳辣得人眼晕,江初撑在出站口的栏杆上不耐烦地转手机,决定再等最后五分钟五分钟后,他转过身

覃最江初内容介绍


今年的知了有点儿太能叫了。
江初两条腿架在桌上,脸上盖了本杂志,抱着胳膊仰在椅子里眯着。
这是他每天中午固定的休息模式,平时腿一架就能睡上半个钟,今天有点儿不太顺利。
睡没睡着说不清楚,耳朵里的知了叫一直就没排出去过。

二锅水全文阅读

而且还有越来越大声的趋势,像个破了音的拖拉机,动静从“知了——知了——”直往“初儿——初儿——”上奔,嗡嗡的。
“……初儿,***,江初?”大奔在旁边喊了他几声,实在受不了了,蹬着腿把转椅滑过来,使劲往桌上扥了扥刚接的保温杯,“你这是睡死过去了还是怎么着?”
江初的意识还在忽上忽下,冷不丁被他这一声唬得差点儿没上来。
瞪开眼缓了两秒,他才抬手把脸上的杂志抹下去,皱着眉毛在大奔的肥脸上聚了半天焦:“怎么了?”
“手机震半天了听不见啊?”大奔又冲着他的脸搓了两个响指,“还愣着呢?回神了哥们儿!昨儿晚上干嘛去了?虚这样儿。”
“滚蛋。”江初攥攥后脖颈子坐起来,感觉有点儿窝着了。
他把已经震到桌边儿的手机抄过来,江连天的电话,前面连着三个未接都是他。
正要点接听,这个也挂了。
江初没管,把手机推回桌上,捞过大奔的保温杯拧开吹了吹:“热水泡柠檬?缺不缺心眼儿。”
“底下还俩大枣呢。谁的电话那么执着?”大奔蹬着转椅又滑去了书墙架子前,“哎上回那本带色谱的书收哪了?中午吃什么?”
“都在那,自己翻。”江初把盖子给他拧上,捞过自己的杯子起身出去,“还昨天那家外卖就行,我爸的。”
他跟大奔的对话总是这风格,一个连轴问一个串着答,说话跟下跳棋似的,有时候大奔女朋友在旁边都听不明白。
“***给你打电话干嘛,还是鱼香肉丝成么?”大奔还在喊。
“随便。”江初说。
对于江连天能有什么事儿联系他,江初想不着也懒得猜,打心眼儿里没兴趣,反正他们父子的关系,一热情基本就没好事儿。
上上回江连天这么连着给他打电话,还是让他帮着***办他和覃曼舒的婚礼。
江初当时都给听乐了,说我妈还在呢。
江连天立马说你爹我不也还活着呢么?你帮***办婚礼我也没拦着啊,你一个当儿子的对你老子老娘怎么还搞上区别对待了。
上回联系是让他帮覃曼舒的沙龙店搞个logo,还强调“本来定的别的设计,是你覃阿姨专门说给小初吧,钱给别人赚不如给自己人,你给弄得像点儿样啊”。
江初对这话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但是他从来不跟钱过不去,设计单接过来就转给了实习生唐彩,让小姑娘拿去练手。
站在饮水机旁边灌了杯水,江初摸摸兜,打算去院子里抽根烟醒醒神。
唐彩正在工位前臊眉耷眼儿地发怔,见他经过就带着哭腔喊了声“初哥”。
“怎么了?”江初停下来,朝她电脑上扫了眼。
“我没法伺候这家茶叶罐子了,前前后后改了十二版了,刚才发过去还要改,我真的要疯了。”唐彩说着就往下掉两串泪珠子,她抬起胳膊***一抹脸,“你扣我钱吧,我不做了。”
“我当什么事儿呢,弄得跟江姐一样,还挺豪迈。”江初笑笑,“行,知道了。大奔正订餐呢,去让他给你点杯***茶。”
“谢谢初哥!”唐彩立马喜笑颜开,一咧嘴冒出个鼻涕泡。
江初重新回到屋里,大奔直接把他手机抛了过来:“又打来了。”
还是江连天的电话。
江初刚迈进来一条腿,接住手机又转身迈出去,冲电话里问:“什么事儿?”
“你亲爹给你打个电话,非得有事儿啊?”江连天笑了一声。
“没事儿就先挂了,忙着呢。”江初又咬上根烟。
“你等会儿的,”江连天那边不知道跟谁嘀咕句什么,又接着对江初说:“一个小破设计公司一天忙得跟真的一样,还不是你老子给你拿的钱搞起来的。”
“到底有事儿没?”江初被知了叫得有点儿烦了。
“啊,是这,”江连天终于做够了铺垫,“你等会儿……大概半个小时吧,去火车站帮爸爸接个人。”
“谁啊。”江初朝屋里看了眼时间。
“你覃阿姨的儿子,”江连天顿了下,“跟她前夫的。”
江初有时候想不太明白,为什么在***眼里,真就能做到“娶进了门咱们就是一家人”。
“她跟她前夫的儿子,”江初重复了一遍,“我不说跟你有什么关系了,跟我挨得着么?”
江连天那边传来走动声,应该是避开了覃舒曼,再开口就随意多了。
“我知道跟你没关系,要能走得开我会喊你去么?”江连天飞快地报了个地名,“我跟你覃阿姨现在往回赶,最快也得一个钟,***前两个月没了,你先把他接了,不能他人来了没个人接啊。”
没了?
江初踢开脚底下一块小石子儿,只好问:“那接了直接给送你家去?”
“这样,你覃阿姨没准备好,”江连天没有直接回答,沉默了一会儿才说,“我订个饭店,我们从这边直接过去,你也带他过去等着吧。”
“亲妈见亲儿子还用得着准备?”大奔等江初一进来就追着问,边听边感慨,“前夫都没俩月了……这前儿子有点儿不太受欢迎啊?”
“不清楚。”江初没跟江连天多打听,也懒得知道。
他掐着时间把手上活儿理一遍,让大奔掂量着能处理的今天就给解决了,弄不完扔着,交代完就拎着车钥匙去接人。
“饭来了,你不吃一口再走啊?”大奔在***后面喊。

二锅水覃最江初免费阅读

吃个屁。
“你都吃了吧。”江初一踏出去就感觉脸皮被热浪融了一半,头也没回地摆了摆手。
从江初的小破设计公司到火车站,要二十分钟。
不堵车的情况下。
江初还专门跟江连天确认了一遍,到底是火车站还是动车站。
他大概记得覃舒曼老家在哪个小县城,坐动车过来都得五个小时,火车起码翻一番儿。
江连天给他发了一串车次号,江初查了一下,确实是火车,还是头天夜里十一点发的车。
“把他手机号发我。”江初给江连天回了条语音。
估计这儿子过来也没提前跟***说,不然怎么也不能让挤一宿火车过来。
他都快到了,江连天那边才回过来一条消息。
还不是手机号,是张照片。
江初点开照片只觉得无话可说——这孩子顶多八岁,再大一点儿都不可能。
瘦,两个黑眼珠子直盯着镜头,估计不怎么乐意拍照,嘴角抿着,满眼的拧巴,像个野孩子。
这样式儿的,长大了要么是个书呆子,要么就得是个刺儿头。
江初正心想这年龄能让他一个人上火车?江连天又跟了条语音过来:“他昨天联系你覃阿姨是用座机打来的,手机号还真没有。临时也就能找着这张小时候的照片,你对着看看吧。他现在多大……啊快十七了。”
江初听着简直想笑。
他把手机扔进车斗里,微信自动播放出江连天的下一条语音:“他叫覃最,两个字儿,你覃阿姨的覃,最好的最。”
江初停好车去出站口前等着时,广播里覃最坐的那列车正好进站。
他本来算得挺好,就盯着十六七的独个儿男生看,手上拖着行李箱的,一出来也得挺茫然到处找人的那种,十有***就是那个覃最。
结果第一批人潮从出站口里涌出来,江初立马发现自己想得太简单了。
人实在是太***多了。
十六七岁的男孩子不少,可都行色匆匆。
好不容易有一个跟他对上目光,江初还没说话,那人就不耐烦地连连摆手,说着“不住店叫过车了”,拖着箱子躲什么似的贴着墙根往外溜。
这么傻等了二十分钟,江初有点儿火了。
江连天真是个天才,一没手机二没见过面,就凭一张八岁的破照片,一个破名字,就把他支唤来火车站接人。
更恼火的是他还真来了。
那个覃最都不一定知道有人过来接自己。
八月正午的太阳辣得人眼晕,江初撑在出站口的栏杆上不耐烦地转手机,决定再等最后五分钟。
能等着最好,等不着就拉倒,不伺候了。
五分钟后,他转过身,一双沾满浮灰的二夹脚在他跟前儿停了下来。
顺着二夹脚往上看,是两边两条白道的红色运动裤、把阿迪印成阿达的山寨T恤、在肩头上勒成一股绳的民工包,以及一双冷漠锋利的黑眼睛,乱七八糟的头发里裹着半根草。
这人估计以为自己是挡了路才被盯,跟江初对视一会儿,他拽拽肩上的包带,眼皮一耷拉就要往旁边绕开。
“覃最?”江初福至心灵,一股突如其来的直觉涌上来,他要接的那人来了。
男孩没有跟刚才那位一样绕开他溜走,应声偏过了脑袋。
没跑了。
江初松了口气,年龄也基本对得上。
接着他就情难自控地挑起眉毛,心想这***怎么跟条野狗似的。
野狗覃最的嘴角***惕地轻轻一抿,盯着江初,没起没伏地“嗯”了声。
“我是你……哥。”江初跟他对视片刻,无话可说地点点头,“先走吧,我爸和***在饭店等你。”
都走出去两米了,他再回头,人覃最根本没跟上他,还在原地站着,微微皱着眉打量他,一副下一秒就可能掏手机报***的表情。
江初在心里骂了句真***蛋。
“防拐意识还挺强。”他实在是被晒得有点儿疲,挺心烦地笑了笑,又站回覃最跟前儿,“***叫覃舒曼,我爸叫江连天,他俩二婚了,你亲爸前两个月没了,你昨天上车前才给***打了个电话,我爸一个钟头前刚给我打电话让我来接你,这是你小时候照片。”
他“劈了啪啦”一通说,最后举着手机往覃最脸前一杵。
“能跟我走了么?”江初盯着覃最问。
覃最看着手机上的照片,黑眼睛眯缝一下,又看了江初一眼,还是野狗一样的目光,但没再问别的,拽拽背包带子跟着他。
江初一扭脸,看见覃最黑T恤的后背心上还沁着一圈大汗碱。

小编推荐理由

二锅水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