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为我是个攻(许野孟岂)

我以为我是个攻(许野孟岂)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许野孟岂,我以为我是个攻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温柔无底线腹黑娇花攻VS反穿阳光小学渣嘴***受】许野接受了自己从书里穿出来这件事后,对突然继承了天才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许野孟岂,我以为我是个攻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温柔无底线腹黑娇花攻VS反穿阳光小学渣嘴***受】许野接受了自己从书里穿出来这件事后,对突然继承了天才

许野孟岂内容介绍

今天之前孟岂自己都敢不相信他能说出这么多有关许野的江湖传言,果然人的潜能都是需要被激励的。
孟岂看了眼球场一个人对着篮筐投球的人。
砰!
又进一球。
孟岂在心里赞叹:漂亮!

我以为我是个攻全文阅读

一个女生“啊”了一声,“该不会,是那个,新闻上说的死了人的……”
女生一下子住了嘴,跟其他人一块看向球场上的“小白毛”。
传说化学系两大人物,一神一仙。
孟校花是仙,从里到外都自带仙气。
另一位神……就真是神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那种,全校估计就没几个人见过活的。
不过,不是说那位大佬是个佛系男吗,这个,这个有点帅气的***哪个地方佛了?
斗战圣佛吗?!
“还打不打,不打我走了。”许野把球抛给张旭明。
张旭明坐在地上不起来,“不打了,不打了,都被你给打残了,我下个星期还有比赛呢。”
许野乐了,“就你这水平还比赛,去放水啊?对方给了你们多少钱干这缺德的事?”
张旭明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哎,你要不要参加篮球社?”
许野唔了一声,他倒是想,但是……
他问:“我能去吗?”
这个问题问得好!
直接把张旭明给问没声了。
妈的,打个球就把他不是人的事给忘了,人家都***硕士毕业了,听说学校还想招他当教授呢。
这个年纪的教授……啧。
张旭明勾着他的脖子小声跟他嘀咕了几句。
许野摇头,“没。”
他没答应来当教授,也没收到当教授的通知,就算收到通知他也不会答应,他***一个从小学到高中回回考试垫底儿把把倒数第一的学渣来当教授?笑死人了!
张旭明一听,立马说:“那就行,你就说你上大二,篮球社肯定收你,我去跟我们队长说一声。”
许野记得群里张旭明的名字备注是“大三(明哥)”,他问张旭明:“为什么不是大三?”
张旭明一噎……
你当然不能大三了,明明比老子小,老子却叫了你好几年学长,这么好的机会我还不得讨回来?
这俩人说这些也不避个人,当旁边的人都聋了似的。
从头听到尾的孟岂眯了眯眸子。
“行,那电话联系。”许野撸了把支棱的白毛走了。
孟岂站在人群中,许野没往这边看,走出篮球场,他背对着人群挥了挥手,然后身子一歪,两手在头顶拢了个心……
周围的女生激动的连蹦带叫。
孟岂往后退了两步。
***里***气!
-
孟岂回到实验室正准备换衣服,秦教授从外面进来了,他抬起手腕看了眼表,“你迟到了?”
秦教授五十多岁,个子不高,人有点胖,喜欢开玩笑,跟一帮小年轻在一块什么段子都敢讲,可偏偏他手底下两个得力干将不好这口,一个赛一个的安静。
孟岂“嗯”了一声,去了自己的试验台。
秦教授跟在他身后,不知道是惊讶还是惊喜,笑呵呵的问:“你也会迟到?说说,是哪个小妖精缠住你了?”
孟岂觉得老头指定有点毛病,他迟到他还这么高兴,“许野算吗?”
秦教授一愣,“谁?”
孟岂不动声色的说:“我刚才看到许野了,你说的妖精应该是他。”
秦教授连忙问:“你在哪看到他的?他来学校了?这臭小子,电话不接信息不回,我还以为他登上火***去月球了呢!”
孟岂笑的有点不善良,“没去月球,在球场。”
秦教授觉得自己耳朵可能是瞎了,“什——哪——在哪?”
“球场,篮球场。”孟岂重复。
来了学校不来实验室,还想装大二生参加篮球社,惯是会给自己找乐子的。
“撒谎。”秦教授皱眉。
孟岂:“我没撒谎。”
秦教授肯定的说:“那就是你看错了。”
许野他还能不知道,别说去球场了,他可能连篮球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没看错,我确定是他,我还看他打了场球,所以才来晚了。”孟岂推了推眼镜,转过去继续摆弄他的试管,“不过,他有点奇怪。”
奇不奇怪的秦教授不管,他在意的是许野回学校了为什么不回实验室,“你看到他怎么不把他带回来?”
孟岂歪了歪头,看着秦教授,意思在问:我什么要把他带回来,我俩又不熟。
秦教授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嗐”了一声,摸出手机打给许野。
一个月了,那小子就没接过他的电话。
电话里嘟嘟两声,然后——
“喂?找谁?”
电话里是那熟悉的声音,语调却不似往常那么平淡,听起来带着几分青涩张扬。
秦教授没好气儿的说:“我找你,臭小子!听说你回学校了,怎么不来实验室?我给你打多少个电话了你一个也不接,你到底怎么回事?学校的档案你不接,这边的实验你也不管了?你让人家孟岂一个人在实验室没日没夜的待了一个月,你——”
“啊?”许野问,“什么实验室,你是谁啊,教授?T大的?那什么,我现在忙着去找工作,有什么事晚点再说吧,对了,你那个实验室干什么的,去了给不给钱,给钱的话我就去,没钱你就找别人吧,先不说了,我这边有事,有我微信吧,给钱的话你把地址发给我,我明天有时间就过去。”
说完,电话就给挂了。
孟岂看着秦教授那变幻莫测的脸色,有点好奇:“回来吗?”
秦教授嘴角抖了抖,看着孟岂,“他,他说什么?”
孟岂歪了歪头,示意了一下他手里的手机,“电话你接的,我怎么知道他说了什么?”
秦教授指着手机,一脸我可能撞上鬼打墙的表情,“他,他说他在找工作,还问我实验室给不给钱,不给钱就不来。他,他现在什么情况,他缺钱吗?”
缺钱?
应该不吧。
他已经不单单在做这边的实验了,校外应该还有跟他合作的实验室,况且他还研究出了“那个”。
孟岂食指轻轻推了推鼻梁上的镜粱,“唔,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了,我跟他不熟。”
孟岂嘴上这么说,心里却觉得挺意外的。
如果真缺钱的话......让他流落在外岂不危险?
-
晚上十点,黑色的suv停在酒吧门口。
“嗯,到了,在停车。”
孟岂带着无线***,里面的声音吵杂,他眉头平整,半点不显不耐烦。
“进来了,先挂了。”
他其实没有学校里的人说的那么不食人间烟火,他也要一日三餐,偶尔也会来酒吧这种地方消遣,不过他通常去的都是gay吧,那里有他的同类,他不跟人约,但却愿意沉浸在那种气氛之下。
长辈们都说他从小到大没有产生过叛逆,他只想说——你们***肯定是瞎了!
今天来的这里是一家清吧,他来过几回,今天也是他推荐来的。
他那几个朋友一个比一个直,去gay吧不合适。
酒吧不大,都是圆桌卡座,没有包厢。
孟岂一进门,其中一桌就朝他招了招手。
“怎么才来?”
孟岂走过来,“学校那边有点事。”

我以为我是个攻免费阅读

周至谦推过去一瓶黑啤。
孟岂没碰那瓶酒,叫服务员给他换了杯果汁,“开车来的。”
周至谦,南彬,林逸都是孟岂高中同学,高中毕业后都各自出了国,孟岂是最早回国的,现在他们几个也都陆续回来了。
孟岂不喝他们几个也不强迫他,他的酒量他们知道,灌他没意思。
“沈家真有个弄丢的孙子啊,这么大的事以前怎么没听沈恪说过?”
这个话题孟岂来之前他们就在讨论了,他们几个跟沈家不熟,要说跟沈家有点关系的,也就只有孟岂了。
“沈家的人还挺有意思,人没找回来,消息先放出来了。”周至谦笑着摇头,“我怎么听说他们家那孙子就是前阵子新闻上说的那个弄出人命的那个呢?沈家这么多年不找人,出了人命才找,这是要帮孙子兜着了?”
孟岂不想说这事,看到他们几个的视线落在了自己身上,无奈的纠正了一下,“医疗事故已经澄清了,跟他没关系,还有,是外孙。”
南彬啧了一声,“这么说这事儿是真的了?你问过沈恪?”
“没问。”孟岂没再多说。
孟家和沈家暗地里忙活的那点事他们都心知肚明。
林逸知道孟岂不爱说这些,拿起酒,“喝酒喝酒,这些不关我们的事,我们跟着掺和什么,要着急也是姓沈的急——”
砰的一声!
角落的一桌叮叮咣咣的酒瓶子杯子掉了一地,骂骂咧咧的声音,扭打在一起的三个人,旁边还有服务生在拉架。
周至谦“***”了一声,“在这种地方打架,也不怕施展不开拳脚。”
林逸回头看热闹,“打着玩呗,那个怎么有点像——哎我去!”
打架的那几个动作有点大,碰碰撞撞的撞了身后的人好几下。
一开始那人还忍着,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就不忍了,朝着撞过来的人一脚踹了过去。
扭在一团的三个人一下子被踹倒了俩,另一个扶着凳子勉强站稳了。
同仇敌忾的三人爬起来,转头一块朝着多管闲事的人上了。
许野就想安安静静的喝点酒,一会到点了上去唱两首歌,拿了钱就回家,谁知道还能碰上这样的破事。
他一手锁住一个人的肩把对方胳膊一扭,砰的按在圆桌上,身后的人扑上来,许野兜着对方的后脑勺往下一按,和下面的脑袋撞倒了一块。他捏着两个人的脖子往角落的沙发上一推,剩下的那个被他一脚踹了过去。
三个人跟叠罗汉似的摞在一块,嘴里还在不停的喃骂,“你***给我等着。”
许野穿着黑T,外面套着件夹克,裤子也换成了一条深色休闲裤,两边啷当着裤绳儿的那种,顶着一头白毛,浑身暗夜风。
酒吧经理不知道过去跟他说了什么,他点了下头,指了指刚刚放狠话的,“我就在这上班,要找我随时来。”
刚刚还打成一团的三个人在被揍了一顿之后结伴走了。
南彬嗤笑,“妈的,小孩打架,没意思。”
周至谦用下巴指了指一挑三的白毛,“我觉得这个挺有意思的。”
周至谦回头,发现孟岂眼睛眨都不眨的盯着对面。
周至谦确认似的来回看了看。
没错,他就是在看一挑三的白毛。
神奇啦,孟美人居然会露出这样的眼神。
周至谦连忙捅咕林逸,林逸有碰了碰南彬,三个人看戏似的观察着孟岂和刚刚打架白毛。
许野拍拍裤子走了,方向是酒吧洗手间。
孟岂放下喝了一口的果汁,站起来,“去洗手间。”
听听这“此地无银”的口吻。
孟岂走后,周至谦扬眉,“有情况?”
林逸震惊:“铁树这是要开花?”
南彬喝了口酒,老神在在,“一把年纪也该尝尝腥了,不然我都要怀疑他是不是那方面不行。”

洗手间的隔断门没关,许野对着坑放水,一只手扶鸟,一只手扶墙。
不知道是这里的酒劲大,还是酒精过敏,才喝了三瓶就晕乎乎的。
尿完抖了两下,提上裤子一回头,差点一脚踩坑里去。
身后就是洗手池,背对着他的男人面朝着镜子,两人视线在镜子里撞了个正着。
许野先是吓了一跳,因为他没听见有人进来,然后仔细一看……
他在心里吹了声口哨。
好看。
许野走到过去洗手,用眼睛偷瞄旁边的人,明明偷看的很明显,自己却全然不知。
孟岂从镜子里直接看着对方。
他跟白天又有点不一样,除了衣服不一样,左边耳朵上多了三个小耳环,两个打在耳骨的位子,另一个在耳垂上,耳洞的地方透着刚刚打穿的血色,看着挺疼的。
两人互相打量着对方,心思各异。
许野纯粹是觉得这人好看,惦记着多看两眼。
孟岂却在想,认识我就跟我说句话,累不死你,老子高岭之花,还想让我先开口?
孟岂叼着烟,唇色很淡,白色烟嘴贴在唇上嘴有点***。
许野***了***唇,有点馋,在口袋里摸了一下。
“***!”
烟呢?
从兜里往外一摸,就剩下个彩色塑料打火机。
高岭之花看他没有主动跟自己说话的意思,转身就走。
身后的人跟上来,胳膊一伸,拦住了他。
“帅哥,借根烟。”
许野追的急,踉跄了一步,手一下怼在了对方肩上,孟岂转过身躲开,许野挪了挪才支住他身后的墙。
壁咚——啧,咚了个这么好看的。
温润的桃花眼隔着镜片轻轻眯了眯。
还行,除了方式老土了点,总算是开口了,没枉费他特意跟过来卖个脸。
烟盒就在兜里,孟岂摸都没摸,他从嘴里拿出抽剩的半截烟,扭头吐了口烟雾,“就这些,要不要?”
许野不客气的从他手里接过烟,放在唇边抽了一口。
烟要到了,话也说了,咚也咚了,许野没想故意撩谁,纯粹就是找他看着好看的人要了根烟。
“你在这上班?”
许野刚要走就听帅哥问了他一句,他点了下头,“驻唱,马上轮到我了,要不听一首再走?”
孟岂扬眉。
他还真找工作了,还是这样的工作。
“驻唱还打架?”
“……啊。”许野跟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笑了笑,“我应该让老板给我开两份工资哈,我还干了保安的活。”
孟岂:“……”
许野扬了扬夹着烟的那只手,一边往外走一边说:“谢了”
看着许野走出去,孟岂推了推眼镜,眼底晦暗不明。
……很好,完全陌生。
原来过去这一年不止他没注意过对方,对方可能连他长什么样都没仔细看过。
他高岭之花的位子大概要退位让贤了。
孟岂拿出口袋里剩下的半包烟,寻思了一会,捏扁,扔进了垃圾桶……

小编推荐理由

我以为我是个攻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