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饿饿,软饭!(岑聿容错)

男神,饿饿,软饭!(岑聿容错)

导读:岑聿容错小说————男神,饿饿,软饭!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狐灯破所著,讲述了岑聿穿进了一个少年的身体里,还没反应过来怎么一回事就被当成了杀人嫌疑犯,还在犯罪现场遇到了自己的暗恋

小说介绍

岑聿容错小说————男神,饿饿,软饭!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狐灯破所著,讲述了岑聿穿进了一个少年的身体里,还没反应过来怎么一回事就被当成了杀人嫌疑犯,还在犯罪现场遇到了自己的暗恋

岑聿容错小说简介

岑聿醒来的时候,感觉脑袋痛得要死,用手摸了摸额头发现湿漉漉、黏糊糊的,摊开手一看,是血。
紧接着,他发现这不是自己熟悉的手,他的手没有这么白,白到发光,甚至连汗毛都是白色的。
怎么回事?
岑聿忍着疼痛抬起了头,很快就被眼前的一幕给吓傻了。
这是一个不到二十平且非常破旧的房间,铺着两张一大一小的床,中间遮挡的床帘已经被扯开来只剩下一个角还挂着没有彻底掉下来,光这两张床,就占了屋子的一半位置。而原本的白石灰墙因为年代太久已发霉发黑,上面还贴着一些发黄的报纸,家具也是那种丢进垃圾堆里也不会有人捡回去二次利用的,地上更是乱作一团,摔碎的酒瓶子,乱扔的烟头,断成两截的扫把棍。

岑聿容错全文阅读

很明显,这里在不久前发生过一场***的打斗。
然而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贴着墙角的那张缺了一条腿用砖块垫起来的破木板双人床上,一个衣着暴露的女人浑身是血地躺在上面,胸口上插着一把匕#首,而发黑的浅蓝色床单和廉价的粉红色被子上,全是鲜红的血。
岑聿惊恐地看着这一幕,脑袋一片空白。
他是谁?他在哪?
或许是因为当了几年刑警的原因,岑聿很快也冷静了下来重新打量着这个门窗紧闭的房间。
这应该是间出租屋,劣质的破沙发,掉漆的老冰箱,以及一台大屁#股老式电视机,除此之外,房间里再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
岑聿从地上爬了起来,没有靠近床上那具眼珠子都快瞪出来的女#尸,转而快速钻进了脏兮兮的厕所。
还好厕所的墙上有一面几块钱就可以买到的那种镜子,走过去照了下,显然是被镜子里的人给惊住了。
这是一张长相过分女气的脸,看起来二十岁不到,再加上肤色白到发光,一时之间差点就没认出性别来。
而让岑聿震惊的是,镜子里的人,头发、眉毛、睫毛,全是雪白的,可以说除了瞳孔是紫粉色的之外,通身上下从毛发到皮肤,白得异常。
这应该是个患有白化病的少年,岑聿虽没接触过这类人群,但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
这种病是不会传染给任何人的,因为在娘胎里就没有黑色素这个东西,导致生下来后,皮肤和毛发都是雪白的,他们除了视力不如别人以及怕阳光之外,和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异样。
至今还没搞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附体在这具身体的岑聿此刻也没时间去细想这些,因为外面传来了拍门声。
砰砰砰!
“里面有没有人?”有个粗糙的嗓音大喊了一句。
岑聿整个人一下子就僵在了厕所。
现在屋里情况一片糟糕,他之所以没有在第一时间选择报警,是因为连他自己都没有搞清楚床上的女人是***的还是他如今这个身份杀的,亦或是别人杀的。
总而言之现在的情形对他非常不利,若他现在的这个身份是个杀人犯,那是不是代表他用不了多久就要被判处死刑了?
“里面的人快开门!我们是警察!”外面又传来了另一个男声。
岑聿站在厕所回想了一下自己附体到这个男孩身上之前,在做什么。
好像是抓抢劫犯,打斗的时候被对方拿起地上的一块石头直接砸了脑袋,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莫非自己死后重生到了这个男孩身上了?
砰!
外面的门被撞开了,岑聿也一下子回过了神来。
“别动,警察!”冲进来的几名警察发现了厕所里的岑聿,不由分说地就把他给摁倒在了地上。
***(芬芳),脑袋还对着那满是黄色污垢的蹲便器。
岑聿没有反抗,他也无力反抗,这具弱鸡身体在这些训练有素的警察面前,什么都不是。
“先封锁现场!”带头的警察四十来岁,应该是队长,站在这个无处下脚的出租屋里,表情凝重地打量着床上的女#尸,“把痕迹检查和法医叫来。”
“队长,这小子怎么处理?”给岑聿戴上手铐的警察,拽着他出了厕所。
“先让他待在这,我有话要问他。对了,你去外面把那些过来凑热闹的大爷大妈轰走。”眼前的这个警察一看就不是那么好惹,又高又壮,粗眉大眼,一脸凶相,往岑聿面前一站,岑聿简直就是一只弱小的小猫咪,毫无威胁性。
岑聿老实巴交地站在矮自己半截的冰箱旁边,低着头也不说话。
他以前在工作上见过这个人,不过管辖区域不同,彼此之间并不熟。
“你叫什么名字?”李远眼神犀利地打量着浑身是血的岑聿,开口问道。
岑聿没说话,他要是说错名字,嫌疑只会更大。
“小周!”见岑聿不说话,李远转身叫住了门口的一名年轻警察,“你去把房东找来。”
小周会意地朝走廊尽头的楼梯口走去。

岑聿容错免费阅读

“人是你杀的吗?”李远继续问岑聿。
可至今没搞清楚状况的岑聿连床上的女人是谁都不知道,根本就回答不了这个问题,索性就装聋作哑一问三不知。
“你以为保持沉默就查不出凶手是谁么?”李远见他柔柔弱弱,就故意抬高了音量,想吓唬他一下。
可岑聿是谁,安川市公安局楚河区分局刑警大队的副队长,他怕过谁!
见岑聿依旧不说话,李远心中闷了口气,指着他衣服上的血迹还有床上女#尸胸口上的那把匕#首说道:“这些都将会是证据,你如果不详细描述整个事件的经过,等证据全都被我们收集齐全,就算你没杀人,也会被指控包庇罪犯进大牢。”
面对警察的威胁,岑聿依旧淡定地保持着沉默。
而恰恰是他的异常淡定,让李远更加怀疑他有杀人的嫌疑。
眼前这名十七八岁的少年,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样子,整个人却沉着冷静得让人害怕。李远干这行也有十五六年了,见过的犯罪少年也不少,不过鲜少碰到像岑聿这样心理防御过于强大的人,而往往是这样的人,更容易走极端内心更变态。
“队长,容错马上就到。”外面的警察朝屋里喊了一声。
听到“容错”这个名字,岑聿的身体怔了一下。
“让那小子速度点。”好在李远并没有发现他的异常,只是回了句,又喊住了自己的同事,“房东来了没有?”
“来了,来了!”说着,小周就带了个五十多岁的胖女人进了屋。
“这人你认识吗?”李远用下巴示意了下岑聿,问向面前这个又矮又胖的女房东。
“认识。”女房东似乎是被眼前的场景给吓坏了,歪着个头,不敢朝床那边的方向看,唯唯诺诺地点着头回答着李远的问题。
“他叫什么名字,和死者是什么关系?”李远继续问道。
“我不知道他的全名,他是死者的儿子,平时楼里人都叫他小聿,去年因为高考落榜后每天晚上都会去夜市摆地摊卖书。”女房东粗略地说了些她所知道的东西。
“那平时跟死者的关系如何?”李远看着女房东。
“不太好,”女房东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显然是被吓得不清,腿一直在打哆嗦,“死者只要心情不好,就会拿他撒气,整幢楼里的人都知道,隔三差五就能听到死者一边摔东西一边打骂他。说起来,也是挺可怜的一个孩子。”
这就对上了。
李远初步设想,从这出租屋里的打斗迹象还有两个人身上的伤痕来看,眼前这个少年或许早已心怀恨意偷偷买了把匕#首防在身上,等死者再次动手打他的时候,愤怒上身开始反抗,这才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只是让李远想不通的是,少年杀死自己的母亲之后并没有逃跑,也没有去处理尸体,而是一直待在屋子里不知道在这中间的时间段里他到底做了什么。
“死者的老公呢?”李远问。
“他们母子二人在我这也住了有十来年了,听说这孩子还没出生,他爸就不要他们了。这些年,他妈也有交过不少的男朋友,都处不长。哎,造孽啊。”女房东说完,长叹一口气。
“那你知道死者最近有交什么男朋友么?”李远神色凝重道。
“还真有一个,见过两次面,看着很年轻,不过脾气好像不太好。”女房东说。
“能具体描述一下那男的外貌特征么?”李远继续问她。
“长得,倒挺普通,个子不是很高,大概,”女房东看了旁边的岑聿一眼,仔细地回忆了下自己当初对那男人的印象,“比小聿矮一点点,很瘦,皮包骨,驼着背看着不大精神的样子。”
李远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对一旁收集证据的小周说:“你让人去调一下这附近的监控,看看有没有符合房东所描述的男人在附近出没过,还有,去查一下死者生前的工作,平时都和哪些人来往密切。”
“收到!”小周捡了个地上的烟头放入物证袋后,脱下了***胶手套,离开了屋子。
“小子,想通了么?”李远转头看向岑聿,“自己开口,还是我来帮你开?”
在刚刚李远盘问女房东话的时候,岑聿就根据了零零碎碎的信息以及现场的勘查,得出了一些结论。
死者很有可能不是他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杀的,而是凶手杀完人后,把原主人打晕让他当替罪羔羊。
“队长!容错来了!”
容错?
岑聿心头一跳,莫名紧张了起来。

小编推荐理由

男神,饿饿,软饭!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