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求您别装***啦!(祁焐洛闻予)

总裁!求您别装***啦!(祁焐洛闻予)

导读:祁焐洛闻予小说————总裁!求您别装***啦!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公子非狐所著,讲述了人前***人后腹黑总裁攻vs美强惨傲娇直男受祁焐养了一只金丝雀——娇气、漂亮、傲娇,堪称完美qingr

小说介绍

祁焐洛闻予小说————总裁!求您别装***啦!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公子非狐所著,讲述了人前***人后腹黑总裁攻vs美强惨傲娇直男受祁焐养了一只金丝雀——娇气、漂亮、傲娇,堪称完美qingr

祁焐洛闻予内容介绍

亮白色的游轮在海平面上颠簸,***末的公海上鲜有轮渡的影子,夜幕四合,灯火渐起,将沉黑的海面染成流光溢彩的金色陆地。

此刻船舱里正在竞拍,属于上位者的无聊游戏愈演愈烈,某三流明星用过的一个高脚杯竟然也能被她的金主拍出三千多万的***。

洛闻予坐在第一排视野最好的位置,左侧坐着他的秘书,右边是这次活动的贵客,是洛氏企业在深圳分公司的一个大合作方,钱峥。

这次拍卖会就是为了右边那个油头粉面的暴发户准备的,洛闻予本来***子就冷,对虚与委蛇这种事情没多大兴趣,加之那位所谓的“贵客”越来越放肆,几次趁着会场举灯的机会对他动手动脚,现在更是没什么好脸色。

照他的脾气,可能早就把他两条胳膊给卸了,可这次毕竟是***给他指派的任务,不好翻脸。

祁焐洛闻予全文阅读

在暴发户的手再一次有意无意地蹭到洛闻予的大腿上后,他终于没忍住,一个冷眼翻过去,语气已经很不好:“钱总贵庚?看着挺年轻的,怎么左手老抽风?”2

钱峥早被迷的五迷三道,洛闻予都已经把话说的这么直了,他还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痴汉样,从穿梭在拍卖席的侍者手里要了两杯酒,打着哈哈:“这里位置挤,哈哈,是叔没注意!来来来叔自罚一杯,向小洛总赔罪!”5

洛闻予冷哼一声,不是很想搭理他。

奈何钱峥死皮赖脸,大有不喝酒就要纠缠到底的架势,陪洛闻予一起来的陈秘书精通人情世故,这个钱峥跟洛家有利益关系,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足,陈秘书眼神示意洛闻予,小声提点他:“小洛总,这杯不能推。”

陈秘书是***放在他身边的人,不看僧面看佛面,洛闻予不情不愿地将那杯红酒一饮而尽,钱峥还想灌他,这次陈秘书倒给力,挡在了洛闻予面前帮他说好话,洛闻予懒得听陈秘书那套恭维傻子的套话,找了个借口,不管钱峥在后面说什么,自己先溜了。

时间还不是很晚,拍卖会进行的如火如荼,船舱里太闷,他穿过华丽到几近骄奢的回廊,去甲板上吹风。

洛闻予是个商人,也是这次拍卖会的主办方。他知道怎么投其所好,拍卖会上的男男***要的就是那层纸醉金迷的包装,求的就是为佳人一掷千金的面子,他纵容他们,与此同时又对这些人不屑一顾。

都是些令人作呕的恶趣味。

他心里说不出的烦躁,燃起一根烟却并不去碰,猩红的火光缭绕于浅蓝色的烟雾中,衬的他那张脸像极了海上的精魅。

他实在有张好皮相,尖削的下巴配一双上挑的眼尾,杏色的唇带些***的***,这张脸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一举一动都带着天生的贵气。

洛氏集团最小的继承人,今年才满二十岁,所有人见他都要尊称一声小少爷……呵,但这又能证明什么呢?1

除了证明他得不到顺位继承权,什么用都没有。

嫡长子得到一切,此后的子孙往往用来联姻,成为家族的棋子。

他这么心烦也不是全无理由,洛闻予还上着大学就被家里叫回来举办拍卖会,他原以为这是什么锻炼任务,想着就当是提前熟悉一下洛家的海上商线,结果船都驶出公海了他才发现——这***哪儿是拍卖会啊!这明明是个现实版的海天盛筵啊!

说白了还不就是让他帮忙拉皮条吗?

拉皮条就拉皮条,竟然还有不长眼的疯狗敢对他动手动脚!

他才不信,要是没***的许可,那些个钱峥钱***的敢对他动手动脚!1

洛家家大业大,儿子女儿也不少,除了洛闻予他哥洛闻烽外,他这一辈还有一个姐姐一个哥哥,洛闻予排行最末,照理说他最小,又是个男孩,就算是联姻也轮不到他。

坏就坏在他这张脸,不知怎的就对了些老男人阴暗的想法,总有人想借着谈生意的幌子来对他动手动脚。

这次洛闻予是真的觉得心寒,如今他才二十家里就敢把他朝别人手里送了,那以后指不定谁出价高就把他卖了给谁?

夜里海风起来了,公海上风力不小,他好不容易拿发胶梳到后面的头发被风吹的凌乱,稍长的额发遮了眼睛,洛闻予理都来不及,新仇旧恨,急得洛小少爷对着夜空嚎了一嗓子,仍觉得不解气,又在甲板上使劲儿踩上两脚。

背后突然传来两声轻笑。

“谁?”

那人声音很矜贵,笑起来低沉却玩味,不像是什么轻浮的男人。

一个阴影自暗处踱步出来,他走起路来的身形也很优雅,洛闻予打小在富人堆里长大,自然知道怎么从一个人的仪态来判断教养,男人的背挺得并不怎么直,他看上去很放松,两条长腿迈的步子却很稳。

男人单手举着一杯红酒,另一只手***在西装里,款款向他走来。

就像洛闻予能一眼看出钱峥是个暴发户,他也能一眼看出这个男人是真正的高富帅。

各种意义上的。

男人像极了一尊用黑白红三色堆成的大理石雕像,立体到宛如***削斧刻的一张脸,苍白的皮肤,猩红的唇,一身剪裁合体的黑西装将他从头到脚隐匿在黑暗里

稍长的黑发带着自然卷被拢在耳后。

很奇怪的气场,明明是个男人,却让人忍不住联想到美和***这样的词语。

男人在他面前站定,洛闻予才发现自己竟然只到男人肩头!1

总裁!求您别装***啦!祁焐洛闻予免费阅读

这特么什么逆天身高?大哥你有一米九吧?

洛闻予自诩自己也不矮,而且他才二十岁,以后应该还能再长长。但男***总是容易从***慑力强大的同***身上感到***,洛闻予现在就看这个男人不爽

“我在暗处看你很久了。”男人的话里有些意味深长的意思

“看***嘛?”这人不会是个跟踪狂吧?

“自然是好看。”男人说话间已经到了他面前,对陌生人来说他们之间的距离有点过近了,此时他只要一伸手臂就能把洛闻予揽进怀里,他低着头,斜倚在护栏上,护栏与男人之间堵成了一片狭小缝隙,将洛闻予圈在其中。

这场景说不出的眼熟。

像是洛家小时候养过的一只金丝雀,衣冠楚楚的饲主隔着***白色的鸟笼端详那只漂亮的鸟类。

宠物被困在鸟笼角落。

男人用侵略***的眼光窥探着金丝雀,那眼神仿佛要扒去他的衣冠,露出小玩物脆弱的肌肤与咽喉,将他捏碎在掌心,再吻向他零落破碎的羽毛……3

洛闻予一个寒战,看男人的眼神多了几分***惕。

“知道我是谁吗?”洛闻予打量着周围,想着要不要喊保安。“先生,你离我太近了。”

男人突然笑了出声,他像是听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一样,用空着的那只手揉了揉洛闻予的头发,看眼前的漂亮少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毛,男人又施施然补充一句:“洛少爷,你还是别生气了,你一生气就嘟嘴,没什么***慑力。”4

洛闻予拔高了声音叫他滚开。

妈的真是奇了怪了,现在一个两个的都敢在他洛小少爷面前动手动脚?

他在留学的时候学过擒拿,此刻他一个手***劈过去,单腿弓起想把男人踹开,招式利落漂亮,但动作的时候肌肉却沉重的厉害,像极了剧烈运动后精疲力尽的感觉。

男人反应也快,利落地拿膝盖和他硬碰硬。

莫非是吹了海风受凉了?怎么头这么晕?洛闻予有些诧异,随即疼的猛吸一口气。

妈的这家伙是混凝土浇出来的吗?2

男人刚才那一腿正好把洛闻予的反抗压下去,力道不轻,洛闻予半截小腿都抽疼起来,逞凶的手腕被人握得严严实实,朝怀里一拉。

这一下后两个人贴在了一起,格斗的时候男人一条腿早挤在了洛闻予腿间,此刻男人微微低头,洛闻予正仰头瞪他,于是少年脆弱的模样就尽落在了他眼中。

少年一副受了屈辱的模样,单薄的眼尾泛着脆弱的水光,微微发红,被风吹的凌乱的发遮了眼角,便将那双眼睛眼尾延长,像极了传说中择人而噬的精怪。

可如今那只精怪被折了羽翼,只能圈养在他手心,一捏就碎。

啧,果然一如既往地漂亮

祁焐发现自己***

眼见着那少年睫毛都颤抖起来,他才恶作剧般拉长了尾音,附在洛闻予耳畔说话,炽热的鼻息落在洛闻予莹白的耳垂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猩红。

“啧,装的再像,也都还是个***啊。”

祁焐还想再撩拨他几句的,却发现洛闻予状态十分不对劲。

少年在他怀里小幅度地颤抖,这下不仅是耳垂了,连带着那张精致的脸都染了***,水光潋滟的眸子里有迷茫也有惊惧,他张嘴像是想说话,却发出一声战栗的叹息。

祁焐眼角明暗,将他每一处细微的表情都尽收眼底,这幅情态是个男人都能猜出十之***。

他仍是那副玩味又玩世不恭的姿态,但说话间已经沾上了连自己都没注意到的凉意:“小少爷,看来乱吃别人的东西了啊……”

小编推荐理由

总裁!求您别装***啦!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