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你一百八十迈(孟娇周铭川)

许你一百八十迈(孟娇周铭川)

导读:主角是孟娇周铭川小说《许你一百八十迈》免费***全文火爆来袭,孟娇周铭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孟娇回国第一天开车,就在路边撞到了个男人。那男人眉眼冷峻、眸色疏离,把惊慌失措的女人从撞坏的车上抱了下来

小说介绍

主角是孟娇周铭川小说《许你一百八十迈》免费***全文火爆来袭,孟娇周铭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孟娇回国第一天开车,就在路边撞到了个男人。那男人眉眼冷峻、眸色疏离,把惊慌失措的女人从撞坏的车上抱了下来。

孟娇周铭川小说简介

从那以后,孟娇便日日寻着法子去找他。
谁知道这男人,难追得很。
那日她和朋友在***玩到半夜,碰巧遇见了周铭川。 女人身着一条银色吊带***轻扭着腰肢走上前和他打招呼。周铭川淡淡垂眸看着孟娇,沉寂了几秒: “借过。”

许你一百八十迈全文阅读

孟娇紧紧踩着刹车的第五分钟,拥堵的市中心终于展现了一丝缓解的趋势。
五颜六色的车流蠢蠢欲动地发出了颇为不耐烦的轰鸣声,燥热在这浮动不安的街道上肆意发酵。
她眉头有些紧张地轻拢着,整个人注意力格外的集中。
拥堵不堪的凝滞刚被化解,各式各样的交通工具就好像下饺子一般争先恐后地穿***在了她的眼前。
孟娇有些后悔,早知道出门的时候让司机开车了。她刚从英国回来,多少年没摸过车子了。而眼下这个极端复杂的路况俨然超出了她可以掌控的范围。
可是她偏偏那时又和孟国辉起了脾气,自己拿了车钥匙就上了街。
孟娇心里不大畅快地攒着一口气,明***的保时捷便小心翼翼地挪动在川流不息的车潮里。
好在她车子一眼看上去就很贵,大部分汽车仿佛避衰神一般从她身边远远地略过。
她两只手紧紧握着方向盘,脑子里不可抑制地又想起来孟国辉出门前和她说的话:
——“娇娇,好歹和人家先见一面。”
——“人家以前住我们家隔壁,你还总叫人哥哥。”
——“那爸爸下周帮你们约个见面?”
孟娇一回国,孟国辉就忙不迭地想要给她介绍对象,想让她定下来。
可她刚刚毕业没两天正打算一个人好好玩玩,怎么甘心听从孟国辉的话认真和人相亲。
更何况联姻这种事,在她听起来简直和封建***余孽有的一拼。
烦躁丝丝缕缕地缠上心头,孟娇轻咬着牙压了下去。
车子扭扭歪歪终于找了个偏僻的路口驶离了市中心,她长长地呼了一口气把吊着的心又装回了肚子里。
车技还算可以。
孟娇嘴角憋了一抹笑,身子轻松了不少。
不过她的确是开进了一条看起来极为偏僻的小路,灰白狭窄的水泥地两侧,零零星星地开了几家修车厂,其余望过去便是荒地。
夏日湿热的水蒸气蒙蒙地笼在看起来快要被融化的地面上,孟娇看了四下无人的街道轻轻踩起了油门。
转速表的指针灵巧地转向右侧,发动机响起了一声嗡响。
明***的保时捷便加速着朝前方驶去,孟娇嘴角刚准备有一丝得意地抿起,忽然一个黑色东西猛地蹿进了她的视线。
那东西速度极快,猝不及防地就冲到了汽车的正前方。
孟娇心里一个激灵然后紧紧地握住了方向盘***地转向了另一边。
一声尖锐的轮胎磨地声便***地刺破了这寂寥的长空,紧随而来的就是一声闷响:
“砰——”
伴随着一下猛烈的撞击,车子停了下来。
车身尚且还有些微微的余震,孟娇的两只手却已经不受控制地颤抖了起来。
心跳快得仿佛下一秒就要冲出胸腔,她却无能为力只能任由这强烈的恐慌铺天盖地地涌向自己。
就好像一条搁浅的鱼,颤抖着挣扎着,却连动都不能动。
夏日午后的骄阳肆无忌惮地穿过窗户炙烤在她僵硬的双臂上,一层一层吞噬她被恐慌耗尽的精力。
孟娇忽然开口急促地***了几下,身子慢慢地软了下来。
她手指还带着些后怕地微微蜷动了一下,这才回想起来,刚刚窜上路面的是一条***。
……
孟娇眼皮轻颤着阖上了片刻努力平复这如雷的心跳,再睁眼的时候才发现,她还撞向了一堵墙。
……
那墙旁边还放了半个沙发,仔细看去还能看见被保时捷撞散的另一半。
还好没撞到人。
憋着的害怕终于慢慢地释放了出来,孟娇鼻头一酸眼圈就湿润了起来。
“要报***吗?”
忽然一个清冷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孟娇有些迟缓地转过头去看,车外站了一个男人。
可她心里的后怕一层又一层地涌起在心头,紧紧咬着牙关怎么也开不了口说话只能一直睁着眼看着他。
积蓄的泪珠打着圈地遮在她通红的眼睛里,隐隐约约地只能看见对方一双微微蹙起的眉眼。
“受伤了吗?”
那男人又问了一句,嗓音清冷得宛若盛夏一股清泉,寒得人心颤。
他见她久久不答话迟疑了一会,便也不再多问打开了她的车门,俯身拔了她的安全带。
两只手穿过她的身子将她抱了出来。
一脱离出事故的车子,孟娇的心里又是***一颤。泪珠倏地就砸了出来,她身子不停地微微抽动着,嗓子里是断断续续的哽咽。
“别哭了。”
抱着她的那人忽然开口,声音里的疏离和***冷过分明显。
孟娇听言有些心悸地又抽动了两下,却也不敢再哭。
她红着一双眼睛又朝那人看去,一副冷硬的轮廓映入眼帘,眉眼深邃,神情冷漠。
暗沉的眸色混杂着黄昏的光线,看不真切。微微抿起的嘴巴有一丝不易察觉的不耐烦。
孟娇一时看楞了神,久久没有说话。
那人抱着她进了车厂,穿过充满汽油味的车间后进了了一间狭小的休息室,把她轻轻放在了一条堆满衣服的小床上。
然后伸手将床上的衣服全部捞起堆在了一旁的桌子上。
孟娇心神未定地坐在这间小屋子里,愣是把自己的眼泪全部都憋了回去。
男人站在门口垂眸看了她一眼,“没事的话一会自己走。”他语气平淡没有任何情绪变化,仿佛自己刚刚只是遇见了个路人。
孟娇还有些恍惚,只乖乖点了点头。
男人没再停留,转身走出了休息室。
她还没完全回过神,目光便迟滞地随着那男人走出去,身材颀长,宽肩窄腰,一件简单至极的黑衬衫下面是一条长裤,看人的目光,却是冷到骨子里的疏离。
男人走出去之后便在没有回来,昏黄寂静的休息室里却莫名地让人感到心安。
晚风顺着敞开的小门,丝丝绕绕地抚在她的小腿上,孟娇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她已经在这里坐了有快十分钟了,她得赶紧给4s点打电话让人来拖车。
刚刚的害怕与紧张已经完全消散无遗,孟娇深深吸了一口气准备去和那人说谢谢。
她整理了一下衣服便走出了昏暗的休息室。
明亮的修车厂里安静异常,只有那个男人站在一辆车子面前做着检查。
“谢——” 孟娇嘴角礼貌地挤了一抹笑刚要开口说谢谢,声音忽然又停了下来。
她目光毫不遮掩地落在那男人转过来的侧脸上,眉眼冷峻,鼻梁高挺,抿起的薄唇散发着一种格外吸引人的***感,他闻声转过侧脸来的时候,孟娇心里有什么东西颤了一下。
可她又说不准,只觉得那人刚刚的一瞥好像一个精准发射的子***,不偏不倚地就击中了她的心口。
模样是上等的模样,身形也是上等的身形,孟娇心里暗自起了小鼓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人目光落在看起来正要离开的孟娇身上,神色淡淡地说道:“不用,记得把车拖走。”然后就继续自顾自地继续查看起了车子。
孟娇目光若有所思地落在那个浑不在意的男人身上,忽然快速地走到门外看了一眼那辆保时捷,车子还悲催地保持着被撞的模样没有半分变动。
她又回头看了看这家修车厂,嘴角隐隐勾了一抹笑暗叹这真是上天的安排。
“喂!” 孟娇按下心中暗喜转身朝车厂里那个男人喊道,“你叫什么名字!”
此刻外面已然天黑,孟娇站在夜色里,笑得娇俏,细眉鹿眼,神色飞扬。
凉凉的晚风卷着她的发丝翻腾在空中,她像个没心没肺的小女孩,早已忘了那辆被撞坏的保时捷。
那人缓缓地抬起眼皮看着站在门口的孟娇,她明明站在昏暗的室外,他却觉得那里比灯光更亮。
孟娇见他不答话,径直走了***,“我要在你这修车,总不能都喊你喂吧!”
她朝他轻轻挑眉拿出了手机,“你叫什么,电话号码多少?”
“…我不修。” 周铭川站在她面前,蹦了三个字。
“?” 孟娇细眉一皱,“你这不是车厂吗?怎么***的生意都不做?”
周铭川:“你去4S店。”
孟娇:“…我不要去4S店,我就要在你这修。”
孟娇:“你叫什么?”
孟娇:“联系方式留一下。”
孟娇:“要多少钱?”
周铭川:“不修。”
孟娇:“……”
这男人好像一块坚硬的石头,很是难啃。
孟娇心里轻笑一声,并不打算放弃,“我就要在你这里修。”
她拉起周铭川的手,把自己刚从车上拔下的钥匙塞到了他的手里。
男人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孟娇拉住的时候感受到了一阵温热,她有些触电般地把手收回。
“你给我修修不行吗?” 她声音软了下来,又像是在撒娇。
好像信手拈来的把戏,用得极为顺畅。
周铭川手里握着车钥匙,垂眸沉默了两秒。
“周铭川。”
“啊?” 孟娇猛地抬起头。
“名字。”
孟娇脸上藏不住地笑着拿出了手机,“我加你微信。”
周铭川也没再拒绝,从裤子口袋拿出了手机。
孟娇心底有些得意地扫了他的二维码,点开一看,头像都是黑的,名字就是周铭川。
还真是个实诚人。
“我叫孟娇,我给你发过去了。”
他没点开看,就点了点头。
周铭川把手机收起,便朝门外走去,将她那辆小黄车开进了车厂。
“我先检查下大概情况,一会给你报价。” 他说完便躺在地上,进了车底。
两条健壮的长腿落在外面,再往上去,就看不清了。
孟娇这才有机会好好地看了看这家车厂。
面积该是不小,就是已经满满当当地存放了不少车子。没了***的桑塔纳,撞歪鼻子的马自达,还有黑得看不出颜色的小卡车。
再配合着几乎没有的装修,可是说是一家很破的修车厂了。
孟娇却看得津津有味。
周铭川正认真地给保时捷做着检查,这个一眼望到头的车厂孟娇十秒钟就熟悉完毕了。
她搬了旁边的一个小马扎坐到了保时捷旁边,周铭川的脚就在她的脚尖附近。
明晃的灯光从高挑的车间顶部照下,偌大的空间里,谁也没有说话。时不时呼啸而过的车声从大敞着的门外传来,除此以外,一切都是寂静。
孟娇第一次觉得心静。
她在英国的时候最喜欢热闹,party、酒吧,哪里热闹去哪里。
孟国辉说她是个小***仗,哪里安静***哪里。
可她现在却一点不想被人打扰,因为她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种荒郊野外遇到一颗天菜。
“滴滴滴——” 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声从车底响起。
周铭川在下面接起了电话。
老刘:【快出来帮我抬一下快递,我就在门口!】
周铭川:【等下,马上。】
老刘:【老子手要断了,快点!】
周铭川飞快挂了电话准备退出车底。
他右手抓着车底将上身往外退,随后双腿稍稍***一蹬。
……踢到了一个硬物。
正满脑子胡思乱想的孟娇忽的一声尖叫,伴随着被踢飞的小马扎,扑跪到了周铭川的小腿上。

许你一百八十迈免费阅读

老刘听见有人尖叫赶忙冲进车厂的时候,差点被惊掉了半个下巴。
周铭川,你小子了不起啊!什么时候谈的女朋友我居然不知道!
他闭上双眼怒喊一声,“周铭川!你下次好歹关门!” 而后愤愤地摔上了大门。
“哐当” 一声,震得整个车间都抖了抖。
孟娇大脑一片空白,她刚刚被一股神秘的力量踢飞到了半空然后落在了周铭川的身上。
她颤巍巍地收回自己已经没知觉的胳膊,发现周铭川不知什么时候从车底把头探了出来。
“我,我,我…” 孟娇半天没说上一句完整的话。
“下去。” 周铭川说道。
他语气明明没有波澜,孟娇却隐约听出一丝愠怒。
“哦,哦好。” 孟娇连忙用手撑了一下身子站起来。
周铭川的小腿硬得像两快铁板,她的两个膝盖也撞得不轻正瑟瑟发疼。
腿上的重量一消失,他便立马从车底出来站了起来。
“你…没事吧。” 孟娇看他脸色不好,“我是不是太重了,把你撞疼了?”
周铭川没理她,转身朝休息室走去。
“周铭川!” 孟娇以为他生气了,连忙跟了上去。
“我不是故意的,周铭川!” 她有些着急地解释道却又觉得自己明明也是受害者,莫名还有些委屈。
可突然又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一脸恐慌地把站在休息室门口的周铭川推了***,然后反手关上了门。
“?” 周铭川微微皱眉看着她。
“不是!” 孟娇紧张兮兮地抓着他的胳膊,低声说道:“刚刚我不是故意趴你腿上的,是有人踢了我一脚!你们这里有鬼!”
周铭川看着她一副认真又害怕的模样,整个人紧紧贴着他的胳膊不像是在开玩笑。
他缓慢地磨了磨后槽牙,沉声说道:“是我不小心踢翻了你的小马扎。”
孟娇:“……”
空气中仿佛浮动着一种似是而非的尴尬,浸得孟娇头皮一麻。
孟娇:“…我重不重?”
周铭川:“……”
又一次陷入沉默。
没有空调的休息室关门后急剧升温,两人靠得极近,近到孟娇隐隐约约闻到了男人身上的气息。
最开始只有淡淡的汽油味,整个修车厂都漂浮着这种味道。但是靠得近了分明还能闻到一股冷冽而干燥的气味。
沉沉稳稳地,落在她的鼻间。
还挺好闻的。
“哐。” 周铭川打开门走了出去。
孟娇乖乖地跟了出去,明明是他犯了错,怎么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周铭川拿着从休息室里取来的报价单,细细填上了他刚刚查看过的故障。
他字迹遒劲,煞是好看。
“前保险杠坏了,换一个就行。” 他撕下单子递给孟娇,“报价在上面。”
“哦,好的。” 孟娇仔细接过单子,叠了起来。
她看都没看***。
周铭川瞥了她一眼,便朝车间大门走去。
一打开门,老刘一个踉跄差点扑到周铭川怀里。
“你!” 他刚要开口骂人,抬头对上周铭川一双黑黢黢的眸子,又噤了声。
老刘也不恼,转头去看孟娇。
“你好,我是这家店的老板,你就叫我老刘好了。” 他眼尾褶子堆起,笑得灿烂。
“你好,我是孟娇,” 她指了指自己身后的保时捷,“我是来修车子的。”
“哦哦哦,明白明白!”
老刘生得一副精瘦的身材,穿着一条白色汗衫。看起来不过四十,笑起来得时候分外爽快。
“那我,先走了。” 孟娇有些不好意思地想要开溜。
毕竟刚刚给老刘看了那么大一个误会,她脸上挂不住的烧。
孟娇逃也似的站到了路边等车,夏夜凉风格外凉爽。没两下,就消散了她一身的燥热。
偏僻的小路上没有路灯,浓浓的夜色笼罩着她。黑暗给人肆无忌惮的怂恿,孟娇不知怎么的,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早上被孟国辉***着去见联姻对象的坏心情一扫而散。
她本来还打算下周躲去夏***夷玩两周,省得一回家又要面对无穷无尽的唠叨。可是现在看来,有更有意思的活动出现了呢。
-
孟娇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孟国辉和季琴两人已经睡下。
她上楼洗了把澡,收到了孟天的短信。
孟天:【姐,晚上出来玩不?】
孟天是孟娇的弟弟,虽然大学还没毕业,但是富家子弟的毛病一个没落下。
豪车***,都是最爱。
孟娇:【不去,你姐要睡美容觉。】
孟天:【姐,你这次回来不是说要学车吗?晚上夺命山赛车,来不来看?】
夺命山?孟娇擦着半干的头发躺在床上想了好半天才想起来。
季市北边有一座山,因为山路曲折极度危险而被人称作夺命山。
那里大部分人根本不敢把车子往上开,害怕开了一半想下去都下不去。
可有人害怕,就有人喜欢。比如那些深夜赛车***。
孟娇一想到在那里赛车的危险***,立马发了消息过去。
孟娇:【臭小子,你要是敢做这种危险活动我打死你!你快点回家!】
孟天:【姐,你想什么呢!我哪敢开啊,是看别人比。】
孟娇:【真的?你不开?】
孟天:【骗你是狗,你来不来?】
孟娇心里有些担心,在床上思索了半天,还是回了“好。”
孟天:【姐,一会晚上十二点大陈去接你。】
-
凌晨一点的月光尤为莹亮,阴森森地洒在陡峭的夺命山上。
本来说好一点到那里和孟天***,结果孟娇和大陈两人站在路边傻眼。
“大陈,你是不是对你孟姐有什么意见?” 孟娇看着车前盖拼命冒烟的车子,一脸正经地问着大陈。
大陈是和孟天玩得好的兄弟,本来接人轻轻松松的一个活,谁知道车子半路坏了。
嘎吱嘎吱响了一阵后,直接“砰”的冒烟了。
“姐,姐,我错了!” 大陈一脸懊恼,马上掏出手机,“我这就给天哥打电话。”
两人又一番折腾,快到两点才到了山上。
孟娇:“车呢?不是有赛车比赛?”
孟天立马把身边的小***推开迎了上去,“姐你来那么迟,车子早就上山了!”
“……”
“不过我们有无人机摄像。” 孟天把她推到旁边的雨亭里,那里已经坐了不少男男***,看上去都是孟天这个年纪的富家子弟。
一人一个***,还真是标配。
“姐,你看这辆灰色的保时捷就是我的车!” 孟天有些激动地指着屏幕,“我川哥就是牛***!这次肯定又是第一!”
“你川哥?” 孟娇凑近屏幕看那辆车,“哪个川哥?长得帅不帅?”
“…就是我雇来帮我开赛车的人啊!”
孟娇算是明白了,这群人嘴上说着爱赛车,私下里全是雇的别人开自己的车子。
“那这人赢了和你有什么关系?”
“那当然有关系啦!川哥赢了就是我赢了!” 孟天得意地扬着眉毛,眼睛都没从屏幕上下来过。
孟娇摇了摇头,心想着还不如回家睡美容觉。
凌晨两点半,外面细细下起了小雨。
孟娇起身去车子那里拿外套,却发现雨亭里的气氛忽然变得紧张了起来,本来还嘻嘻哈哈的众人全都目不转睛地看着屏幕。
孟娇不解,看了一眼孟天。
“姐你有眼福了,山路加黑夜加细雨,地狱级的难度给你碰上了!”
孟娇皱了皱眉头看向屏幕,六辆车子正分散在山路不同的位置疾驰。
孟天的那辆灰色保时捷却一路遥遥领先,丝毫没有收到任何影响。
模糊不清的夜晚加上湿滑难控的地面,有几辆车子明显在山路拐弯处减了速不敢拼上***命冲过去。
那几人的***见状纷纷低声咒骂。
孟娇看着他们罔顾他人***命的模样,不觉有些叹气。可她也知道,双方你情我愿,谁也不亏欠谁。
山间寂寥,只有风声呼啸。
那辆灰色的保时捷像一只暗夜里的猎豹,在属于自己的领地大放异彩。
每一次转弯加速都能引来一阵惊呼,每一次眼看着就要冲下悬崖,最后都能完美应对化险为夷。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那辆车吸引,***更是随着一次又一次的加速冲刺而高高吊起。
孟娇不觉入神地看了半个小时,眼睛都没离开一下。那车子好像有一根线,紧紧拴着她的***。
“呜————” 一阵***的轰响声从山脚处传来。
孟娇随着众人转头看去,伴随着一阵灰尘落下,那辆灰色的保时捷显出了它的真面目。
“孟天—— 第一!!!” 一个挥舞着旗子的***站在终点处大喊,孟天激动地抱着旁边的小美人直亲。
“我川哥牛***!” 他高兴地哈哈大笑。
旁边几个人有些嫉妒又有些羡慕,“小天你不能一直霸着川哥啊!”
“怎么的,川哥是我的,你几个别眼红!” 孟天笑着又和那群人打闹到一起去。
孟娇总算是了解到了为什么这群小少爷们这么热衷于赛车,那种***的***感和满足感体验过一次真的很难忘记。
不可否认,赛车真的有种说不清的魅力。
但它的***与魔力却是建立在极度的危险上。
“我走了,小天。” 孟娇对那个开赛车的人没兴趣,摆摆手就要走。
“我让大陈送你!”
-
孟娇回到家就***打算补个回笼觉,可是眼睛闭了又睁,睁了又闭。
那辆好几次极限转弯又加速狂奔的保时捷一直出现在她的脑海里,怎么也赶不走。
那人开车可真厉害。
孟娇不知为何又想到了下午遇见的那个男人,浑身清冷得可以,却把她从车里抱了出来。
她想着想着居然笑出了声。
在床上左右翻滚也睡不着,孟娇索***坐起身来,决定现在要出去练车。
反正在英国的时候熬夜蹦迪对她来讲从来都不是事。
她下楼的时候正好遇见孟天回来。
“站住,” 孟娇拉住孟天凑近他身上仔细闻了闻,“你喝酒了?”
“喝了一点。” 孟天老实交代。
“那你怎么开车回来的?”
“川哥开我车送回来的,” 孟天拍了拍孟娇的肩膀,得意地说,“你弟我还能干违法的事?”
“最好是。” 孟娇哼了一声就要下楼。
“姐你干嘛去?”
“练车。”
这里一片都是豪华高档别墅区,道路宽敞,行车稀少。而现在正是早上五点半,完美的练车时间。
孟娇开了一辆新的法拉利出门,按键和***作略微有些不同。
她捣鼓了一阵子总算发动了车子上路。前路无人,她虽然开得歪歪扭扭但也还算安全。
孟娇顺着马路缓缓右转,突然看见一个行人正在前面散步。
“避开他!避开他!避开他!”
孟娇疯狂给自己下着指令,手脚却又一次不听使唤!
“吱——” 一声急刹在那人身后响起,那人急忙回头。
一辆红色法拉利正以三十迈朝他撞来!

小说推荐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许你一百八十迈孟娇周铭川***全文免费阅读内容真是跌宕起伏,友友们关注起来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