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的失忆白月光(穿书)(元瑶谢晗)

权臣的失忆白月光(穿书)(元瑶谢晗)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元瑶谢晗,权臣的失忆白月光(穿书)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元瑶穿进一本古早虐文坑,成了被渣男虐身虐心,被女配肆意作弄的悲催女主。原书中,渣皇帝把女主送给权臣谢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元瑶谢晗,权臣的失忆白月光(穿书)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元瑶穿进一本古早虐文坑,成了被渣男虐身虐心,被女配肆意作弄的悲催女主。原书中,渣皇帝把女主送给权臣谢

元瑶谢晗内容介绍

元瑶的顺心日子,只持续了一个晚上。
翌日清早,云珠正要打水伺候元瑶起床洗漱,远远瞧见淑妃的步辇,立时进屋向元瑶禀报。
元瑶刚醒,人还有点儿懵,问了句:“淑妃?”
云珠不由分说将她拉下床,扯过搭在衣桁上的衣裳,让她快些穿上,不然淑妃就要进来了。
果然,淑妃宋以柔动作极快,元瑶刚披好外衫,她就带着女官进屋了。

权臣的失忆白月光(穿书)全文阅读

那女官用红木托盘端着一碗黑乎乎的汤药,散发着浓郁苦味。
元瑶的位分远低于宋以柔,依照规矩,是要给她下跪见礼的。还没等她行礼,宋以柔便发话:“本宫听说元姐姐昨日不慎落水,着了风寒,特地请御医开了方子煎药,给元姐姐送来,望元姐姐早日康复。”
淑妃宋氏,现年十七岁,比元瑶要小两岁,容貌清冷出尘,可惜皮囊下暗藏一颗歹毒美人心。
按照书中剧情,这里元瑶被迫喝下那碗加了数倍黄连的药,苦得险些连胆汁都吐出来。
元瑶从小到大就不喜欢吃药,行了个礼,婉言谢拒:“有劳淑妃娘娘关心,妾的身子已经康复了,无需服药。”
若宋以柔是这么好糊弄的,那她也就不会死死抓住渣男的心,成为宠冠后宫的淑妃了。
“元姐姐是害怕本宫在汤药里动手脚吗?”宋以柔娇笑着道,“元姐姐若是不放心,本宫可以先帮姐姐试药。”
依照元瑶素日的软弱性子,宋以柔笃定她不敢拂逆自己。
下一瞬,元瑶却道:“那请淑妃娘娘先喝吧。”
说完,她不忘在心里吐槽一句,小姑娘不要太狂,万一人家不顺着你的台阶下呢?
宋以柔脸色微变,旋即恢复正常,含笑打量她一眼,说道:“本宫瞧着,元姐姐病得有些重。锦书,你去搭把手,喂元姐姐服药。”
元瑶没想到她竟要强行逼迫自己喝下动了手脚的汤药。
书中元小娘子是不敢反抗这位淑妃的,元瑶也不想真的和她起争执,本意不过是拿话噎一下宋以柔。
毕竟只是加了许多黄连***,并不致命,元瑶端起药碗,忽然,一道清脆稚嫩的声音响起:“淑妃娘娘,我阿姐说了,她的身子已经康复,无需服药。”
元欢怯怯地从云珠身后走出,仰起脸望着宋以柔,说:“淑妃娘娘的好意,我阿姐已经心领了,汤药饮多了伤身,请淑妃娘娘再做思量。”
此话一出,元瑶没想到小姑娘这么护着自己,下意识把她拉到身边,忙打圆场:“淑妃娘娘,妾的妹妹年纪小,尚不懂事……”
宋以柔高声打断她:“本宫没记错的话,元家二姑娘今年九岁了,再怎么说,也不能像个没教养的疯丫头一样。”
元瑶忽然很后悔和宋以柔抬了这一回杠,可眼下没办法再挽回什么。
“锦书,把元二姑娘带去院子里,好好管教。”宋以柔冷冷道,“至于元昭容,服了药,就安分待在屋子里休息,免得出来吹风受寒。”
那名唤锦书的女官上前拉人,元瑶当然不会让她带走堂妹。
元氏终究是名义上的主子,锦书不敢当真作践,便拿她这个堂妹来撒气,掴了元欢一下,斥道:“放肆,竟敢在淑妃娘娘面前口出狂言。”
元欢捂着脸,明亮澄澈的眸子里含了一汪泪,不敢轻易掉下,生怕再给堂姐惹麻烦。
大人吵架归吵架,动手打小孩子算什么事儿?元瑶抬手,毫不客气地还了两记耳光回去。
她使足气力,打得锦书脸颊高高红肿起,就连一向颐指气使惯了的宋以柔也不由吓怔。
屋子里,侍女们跪了一地,元瑶索性与她挣个鱼死网破,回道:“锦书姑姑再得主子宠爱,终究也只是个奴婢,怎敢越俎代庖,替妾管教幼妹?”
大概是被老实人发火的场景惊到,难得宋以柔没有继续刁难她,而是让侍女扶起锦书,一言不发离开了蘅芜苑。
一场风波就此平息,元瑶让云珠取来巾帕浸过凉水,给元念冷敷。
元欢伏在她的膝上,鼻头红通通的,泫然欲泣:“阿姐,我又捅娄子了,淑妃娘娘她那样凶,一定会去陛下面前恶狠狠告状。”
自从和堂姐离开兖州元家后,元欢就没过什么好日子,成天提心吊胆,养成了如今的胆怯性子。
元瑶是家中的老大,底下还有好几个堂弟堂妹,最小的堂妹刚好与元欢一般年纪。
看着小姑娘一副受了委屈不敢掉泪的模样,元瑶心生怜惜,温柔地安抚她:“是淑妃她欺人太甚,与阿欢没有任何干系。”
云珠递来浸过凉水的冷帕子,提议说:“姑娘,让二姑娘敷着,兴许会好受点儿。”
好在锦书那一下掌掴收着力道,晌午,元欢的脸就消了肿,用过午膳没一会儿,便有侍女来蘅芜苑传话,说是陛下传召,请元昭容过去一趟。
无需细想,定是宋以柔在赵琛面前告了御状,闹着要赵琛治她的罪。
作为古早虐文的标准男主,渣皇帝赵琛与元小娘子的初遇还挺小言的。
嘉平十三年,奉命前来兖州历练的五皇子救下被山匪劫走的芊芊少女,将她送归叔父家。

元瑶谢晗免费阅读

后来,上元灯会再相见,护城河边,赵琛送了一盏兔子花灯给元小娘子。
元小娘子知晓赵琛出身皇室,便主动告诉他,去岁父亲战死在凉州后,仆妇护送她来兖州投奔叔父,她的家世背景远不及京中贵女,日后没办法给他带来帮助。
赵琛温柔地为她揩去泪,并说,自己并不在意这些。
嘉平十四年,动身回京前夕,赵琛与元小娘子约定,将来定会迎娶她做皇子妃。
又过两年,元瑶的叔父突然病逝,元家落败。元瑶带着小堂妹元欢和侍女云珠,一路南下洛京寻访赵琛。
彼时赵琛早忘了元瑶,没想到她居然主动找到自己,重提当年之事,便以她要为叔父守孝为借口,硬生生拖了三年,才纳元瑶为侧妃。
嫁给赵琛不满两月,三皇子与太子夺位,洛京大乱,突厥趁机南下攻打帝都,逃难途中,赵琛嫌她累赘,直接把元瑶姐妹丢在洛京城里。
要不是女主命大,遇上前来平乱的河西节度使谢晗,恐怕早就被突厥骑兵掳去塞外了。
元瑶不安起来,赵琛待她本就无情,要是得知心尖宠在蘅芜苑受了气,还不得把她大卸八块?
转念又想,谢晗开口索要美人儿,赵琛既已允下,大约也不会真的责罚自己,至多拿此事逼迫自己就范,同意与谢晗暗通款曲。
经历了今早这出闹剧,她无比希望尽快离开淮州行宫,带小堂妹和婢女走得远远地,最好永远不要再见到赵琛和宋以柔这对恶毒CP。
失神刹那,步辇停下来了,小黄门低声提醒:“元昭容,请下辇,陛下在殿中候着您。”
小黄门将她引***后,退至殿外等候,元瑶跪下给他行礼,赵琛揉按眉心,语气里明显带着不悦:“你和柔儿闹了一场?”
元瑶心说,您不都已经知道了,还来装模作样问什么原委。
但场面话还是要说的,元瑶叩首,轻声道:“回禀陛下,妾一时失态,冲撞了淑妃娘娘,请陛下降罪。”
“柔儿性子直,你多让着她些。”赵琛道,“昨日朕与你说的事,考虑好了吗?”
等了许久,终于等到他主动提起这事,元瑶拼命回忆原书中的对话,假装神色凄楚,低声道:“妾与谢使君,不过是萍水相逢,实在不知谢使君看上了妾哪一点。妾既已嫁作君妇,岂有侍奉他人的道理,若谢使君非妾不可,妾宁愿自尽,以保全名节。”
话虽这么说,元瑶心里多少有点儿慌,这狗哔男主千万得按照剧情来,要是当真一道白绫赐死她,那可就亏大发了。
好在赵琛将她扶起来,缓和了容色,道:“瑶瑶,朕也舍不得把你送给谢晗,可他指名道姓非你不可,朕实在没辙,只好先委屈你一阵。”
此言不假,赵琛的出身并不高,他的生母是先帝宫中的侍女。要不是三皇子和太子脑子糊涂,公然结党倾轧,使得突厥趁乱南下,彻底惹怒奂帝,赵琛压根没机会捡漏登上皇位。
当初奂帝带着宫眷仓皇南逃至淮州行宫,将兵马指挥权交给前来救驾的河西节度使谢晗,还没来得及收回兵权,就先驾崩了,留下一个平庸的皇子继承江山。
“瑶瑶,朕答应你,待时机到了,朕必定接你回来。”赵琛为她揩去腮边的一颗泪珠,动作勉强还算温柔,“等到那时,朕封你做贵妃。”
元瑶忍住心底的不适,含泪望着他,紧抿朱唇不说话。
赵琛最不喜原文女主这幅梨花带雨的娇弱模样,按捺住不耐烦,低声道:“瑶瑶,你便当是为了朕,暂且忍耐一段时日。”
戏演到这里差不多也该收场了,元瑶顺着台阶下,跪在他面前,拜了三拜,凄然道:“妾此去,无颜再回陛下身边侍奉,唯有一个心愿,求陛下成全。”
“妾在世间只有堂妹一个亲人了,阿欢年纪尚幼,请求陛下准许妾将她带去别院。”
赵琛斩钉截铁拒绝:“不成。”
很快,他又补充道:“阿欢这孩子生得玉雪可爱,甚得太后喜欢,太后想把她带在身边亲自教养。瑶瑶你放心,朕与太后必定不会亏待了阿欢。”
元瑶心知,赵琛打定主意要拿元欢来牵制自己,即便再争下去,也是同样的结果,只能等将来有了转机,再把元欢接回来。
她拭去眼底的泪痕,向赵琛行礼告退,无意间觑见赵琛重又恢复冷漠,眸光中竟无丝毫的怜悯。
罢了,她讨厌狗哔男主,赵琛也不喜欢书中的元小娘子,现在他们之间唯一的牵绊就是元欢。
行至殿外,元瑶下意识抬手遮去日头,心想,即将要见的谢晗,究竟又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因作者偏心男主赵琛,男配前期出场的次数又不多,谢晗的身世有点儿模糊。元瑶依稀记得,谢晗乃是马奴出身,十四岁从戎,九年后成为河西节度使。
嘉平十九年,三皇子党与□□夺权,突厥来犯,谢晗千里勤王,力挽狂澜。奂帝驾崩后,他扶持五皇子赵琛践祚,自此权倾朝野。

小编推荐理由

权臣的失忆白月光(穿书)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