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女配的美食生涯(沈幼清殷尤)

退休女配的美食生涯(沈幼清殷尤)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沈幼清殷尤,退休女配的美食生涯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本文CP:退休咸鱼女主VS傲娇嗜甜男主清河郡主沈幼清因五皇子公然求娶她的庶妹,在圣前大闹一场,被剥夺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沈幼清殷尤,退休女配的美食生涯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本文CP:退休咸鱼女主VS傲娇嗜甜男主清河郡主沈幼清因五皇子公然求娶她的庶妹,在圣前大闹一场,被剥夺

沈幼清殷尤内容介绍

离清河郡主封号被夺、贬为庶民一事已经过了有一段时间,然而此事热度在京城仍然久不退散,众人都忙着打听她如今的落魄程度。
然而打听来打听去,也没听到沈幼清如何凄惨的落宿街头乞讨为生,更没有自觉受辱落发为尼从此青灯古佛……
她竟然在上京城的街头开了一家美食铺子,每日兴致勃勃的忙着装修开业,整日请工匠去做一些奇怪的用具,用途也是五花八门的。
据工匠透露说,单单是锅沈幼清都要了好几种样式呢。
后来传着传着,就又变成沈幼清虽然被贬成庶人,但往日奢侈习***仍然不改,一顿饭就要挑剔的换一口锅。

退休女配的美食生涯沈幼清殷尤全文阅读

京中不少公子贵女私下恶意揣测,也许沈幼清白日撑起笑脸,背后却躲被子里偷偷哭泣呢。
一旦昔日身份高贵的上位者落难,摇身一变成为任人拿捏的底层,不少人就开始蠢蠢欲动的去彰显***风。
但谁也没想到,第一个去“找事”的竟然是端亲王。
准备出门采办用具的阿葵刚到门口就被眼前一幕惊掉下巴,头一缩转身就往屋里跑,嘴里不住嚷嚷着:“沈老板,外面有好多人堵着门,你以前招惹的大贵人来找事啦!”
沈幼清正忙着同画师交流,被这一嗓子吓得手一抖,刚画好的锅瞬间毁了。
她深呼吸一口气,知道该来的总算来了,扭头问了一句:“哪个?”
阿葵一口气噎住了,合着沈老板仇人这么多啊。
沈幼清示意大厅里的人继续忙活自己的事,自己准备出门看看。
难不成是沈宜年特意来炫耀的,或者五皇子气自己毁了他求娶佳人的槐序小宴,准备算账?
不管是主角二人中的谁,沈幼清都头疼。
然而她太天真可爱了,上天给她的报应远远比她想的重,瞧见不远处的马车上那个很是眼熟的流云纹饰,她觉得来的不是男女主角可真是个坏消息。
那马车通身乌黑,帘子遮的严严实实,望不见里面一点光影。马车外面围着一批带***侍卫,个个神情严肃冷漠,手握长***无言的守护着身后马车中人。
天子脚下还敢命私侍佩***,这阵势唯有大临皇朝权倾朝野的端亲王殿下殷尤做的出。
他身居高位手段狠戾,***情阴晴不定、眦睚必报,可谓是本书最大的反派大魔王,人人见之退避三舍。 
长安街是贵人一堆的繁华街道,街边店铺也都大气繁华,只有沈幼清不大的小铺子与之格格不入,路过的行人很难将注意力放到这简陋的小铺子上。
而此时,这间简陋的小屋子却因为殷尤华丽的马车而被围了一团,路过行人或近或远的站在店铺周边,低头同身边的人打听为何端亲王的车驾会停在这种小铺子前。
难道端亲王的车驾不是应该停在不远处的京城第一酒楼吗?
不知谁普及了沈幼清同端亲王的过往,“找失势的沈幼清算账”这一说法钻进大部分人脑海中,毕竟当初清河郡主把爱慕端王一事闹得人尽皆知,如今却为了五皇子大闹槐序小宴,甚至不惜为此丢了封号成了庶人。
这么一看似乎她更加恋慕五皇子,端亲王***情极其残暴,稍有一点不顺便会折磨他人,如今被沈幼清如此区别对待,他不恼怒才奇怪呢!
躲一旁看热闹的众人预感今天可能会亲眼见证一场血光之灾。
马车边的一名侍卫见沈幼清出来,低头弯腰对着马车里的人说了些什么,因着帘子的阻隔沈幼清看不见殷尤的反应。
她忐忑的站在那里,不明白怎么殷尤来了,若是为了***往日自己的胡闹,那依他的身份和脾气,根本不会等到自己落魄啊。
根据沈幼清的了解,殷尤是比较傲气的,他脾气不好但是也不会闲的没事就***。就算有人惹了他,也是当即就被以牙还牙***回去了,不会磨磨唧唧等着人失势后再去落井下石。
她心里盼着殷尤只是有事停了一会,不是来找自己的,然而殷尤偏和她故意作对似的,绣着纹饰的帘子忽然轻轻晃动,一只修长白皙的手伸出,将锦帘拢到了一边。
玄色锦缎的帘子和那只苍白的手指放在一起,衬得那手指骨节分明,如玉质般。
那手微微使力,只闻环佩碰撞出清脆声响,锦绣玄衣漾出涟漪,里面施施然走出一个人来。
墨发披肩,面容俊美,唇色殷红,一双好看的凤眼中流转的尽是冷冽戾气,神色难辨的朝着她看来。
二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殷尤面无表情,甚至隐隐透着不爽。
不得不说,沈幼清觉得自己的腿有点发软。
不怪她胆小,实在是之前为了完成任务,她可没少招惹殷尤。
有好几次她都能感觉到殷尤看自己的眼光都不对劲了,活像下一秒就要命丧他手,沈幼清每一次去做任务都像是在地府和人间的交界处来回蹦哒。
沈幼清牙疼的看着缓步走近的殷尤,努力扯开一抹笑,俯身行礼:“见过殿下。”
殷尤面色沉沉的盯着她瞧,不知道心里又在想什么阴暗主意,直到沈幼清半弯的腿都忍不住颤抖了,他才移开视线,淡声应了。
……沉默的尴尬,殷尤似乎并没有要说自己来这里干嘛的意思。
沈幼清试探道:“王爷,您这么尊贵无双日理万机的,怎么忽然来这里了,小店还没开张,王爷不妨过些日子再来……”
殷尤似笑非笑,“过些日子?你以为本王特意来吃你这小店的?”
虽然他说话不好听,但沈幼清还是***地松了一口气,至少不用接待这尊大佛了。
然而这口气还没松完,殷尤就猛的一句反转,生生给沈幼清整岔气。
“不过虽然本王不是特意来的,但沈姑娘这么一说,本王就忽然想试试这个店的饭菜口味怎么样。”
“不知本王是否尊贵到沈姑娘愿意破例下厨让我提前品尝?”
沈幼清:……
这难道真的不是来故意找茬的?
千错万错,先道歉就完事了。
“王爷,以前是我不懂事,你大人有大量。如今民女一无所有,也算是得到报应了,您就行行好不要跟我计较往日那些了。”
殷尤闻言冷冷的睨她一眼,沈幼清不知道哪句说了错,正思忖着,却见殷尤绕过她向身后的店铺走去。
沈幼清:“!”
她一把扯住殷尤衣袖,万分惊慌失措,“王、王爷,这可是我唯一的存身之处了,你不要动它啊!”
殷尤顿住,目光停滞在她拉住自己袖子的手上。
沈幼清刚刚画设计图不小心沾上了墨水,黑乎乎的手此刻停留在殷尤的衣袖上,殷尤看时她还下意识拽的更紧了。
殷尤皱着眉,咬牙切齿:“你把手给我拿开!”
他声音开始有些气急败坏,“沈幼清,你觉得活的不***么?”
沈幼清被吼的心肝乱跳,“***的!***的!王爷我错了,我有罪,我忏悔!我会赔偿的!”
殷尤闭了闭眼,压下火气,片刻扭头对她道:“你要怎么赔罪?”
沈幼清懵了片刻,想了半天小心翼翼的试探道:“给您钱财?”

沈幼清殷尤免费阅读

殷尤冷笑:“你觉得我缺钱?”
……您就算缺钱我也没有啊,我就客套客套。
“那……美人?”
殷尤沉默的看着她。
沈幼清几乎泪目,“我知王爷您不爱美色,可是我什么都没有啊!您知道的,我如今身无分文身无长技凄凄惨惨,您要什么我都没有啊。”
殷尤言简意赅:“你总有一技之长的。”
“你别瞎说啊,我不会我没有!我唱曲跑调,舞技不行,您府里随便找一个女子都比我有才华,何必为难我。”
殷尤冷着脸一言不发。
一旁的侍卫默一小心瞧着自家主子的脸色,他心里隐约猜到了主子今日为何心血来潮忽然来这条街,还非常反常的又是为难又是要赔礼的,看上去特别不讲理。
但是他跟了殷尤许多年,虽不敢说自己对殷尤的心思猜的比较准,但是也是能看出一点门道的。
他犹豫半天,决定***一把王爷的心思,大着胆子开口:“沈姑娘,您厨艺向来很好,要不给我家主子做点美食?”
说完他连忙暗中打量殷尤的脸色,见其并未发怒才松口气。
反而沈幼清开始苦着脸,“王爷不是最讨厌我做的吃食么?往日送过去的糕点不是都被您扔了吗?我怎么敢再拿着那些东西惹您烦?”
殷尤冷哼:“你身无所长,只剩这点手艺,本王自是不喜欢你做的,但是总要给你个赔罪的机会。”
沈幼清:“?”
不喜欢还要她用这个赔罪?
而且她什么罪来着?
她觉得哪里不太对,但殷尤的脸色实在糟糕,她也不敢反驳,只好一头雾水的去了后厨。
她很早就给殷尤做过食物,准确来说,她来这个书中后第一次下厨就是为了给殷尤做糕点。
那次她做的是相思红豆糕,当时她第一次做任务“追求”殷尤,殷尤十分不合作,导致她有些着急,手段有些***,殷尤的食用体验极为糟糕,连带着她也对相思红豆糕产生了阴影。
那时她刚穿进书中不久,对殷尤的印象只停留在书中描述的“冷戾阴鸷,***心强”上,并没有真正意识到这种***情的可怕之处。
后来随着剧情发展,她接到了一个“追求殷尤,上京城人尽皆知”的任务,奖励积分特别丰富,贫穷的沈幼清极其心动,当即就接受任务了。
沈幼清没追过人,但是理论方法一大堆,无非就是送礼品、表情意、多相处。
但是她也并不想真的让殷尤动心,平白招惹人家,只要做出架势让京城众人都知道她在追求殷尤就好。
当时原书男女主的爱情已经发展到狗血误会阶段,沈幼清被剧情恶寒的不想多参与,一直心痒痒的想动手下厨做美食吃,灵机一动正好打着“追求殷尤”的幌子研究美食,做了一盘相思红豆糕送去端王府。
不太巧的是那天殷尤心情正不好,沈幼清跟着婢女到湖边亭去的时候,正赶上他在罚人。
那侍卫不知做了什么惹得殷尤生气,一身冷汗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殷尤背对着他逗弄湖里的鱼儿,听到婢女禀告微微侧过身,轻飘飘的瞥了一眼沈幼清。
那双眼睛漆黑深沉,沈幼清一下子就怂了,真切的感受到那种冷戾的气场,说话也结结巴巴起来,“王爷……我送吃、吃的来了,想死、不、不是……相思红豆糕……”
殷尤顺着她举起托盘的手打量了一眼那盒色彩鲜亮的红豆糕,随即不感兴趣的挪开视线,“出去。”
沈幼清当即就被人拉着要送出去,分外弱小无助又懵圈。
系统开始的时候说过,追求过程一定要让殷尤至少接受三次她的好意,开始第一步就被赶出去以后肯定更没机会了。
她着急忙慌道:“王爷,你别着急啊!我的红豆糕很好吃的!你可以……啊呀!别扒拉我衣服这件可是贼贵的新款……”
沈幼清非常卖力地安利自家甜美崽崽给他,“王爷,你信我!我以康宁侯府的名义发誓,这个糕点甜而不腻、软糯香甜、精致可口,吃一口就能感觉到恋爱的味道……”
到最后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都说了什么,只记得当时整个场面又乱又吵,殷尤向来忍受不了喧闹,走到被牢牢抓住的沈幼清面前,阴森森***胁道:“沈姑娘,你最好安……唔!”
整个端王府都安静了。
湖边亭的婢女侍卫们震惊的看着眼前这一幕,沈姑娘竟然在王爷说话的时候把糕点塞他嘴里了……
没有给人一点反应就塞嘴里……王爷的腮帮子都鼓起来了……
婢女侍卫们觉得沈姑娘完了。
沈姑娘自己也觉得她完了。
沈幼清胆子就那一瞬间肥了,把红豆糕趁机塞他嘴里后是一丁点胆量也没了,腿软的只能倚靠着拉她的婢女,同样惊恐的侍女好悬才控制着二人没摔倒。
殷尤的脸色很平静,说话时被忽然强塞了一块糕点***也没有当即发怒吐出来,而是慢吞吞的将口里的相思红豆糕吃完,末了还伸出舌头细心的将嘴角沾到的糕点屑***舐进嘴里。
气氛太过安静诡异,沈幼清怂兮兮的问:“好、好吃吗?”
殷尤对她笑了一笑。
他皮肤向来比别人苍白些,唇色又是殷红,是艳丽的相貌,偏生气质又沾染了阴暗味道,此刻笑起来既诡丽又惊艳。
殷尤是很少笑的,此刻笑的这般肆意,沈幼清觉得可能自己真有点不妙。
接下来她亲身体会了殷尤的***。
他苍白的指尖捏起一块红豆糕,细细打量了一下。沈幼清并没有说谎,她的糕点做的煞是好看,松软细腻的红豆糕上还撒了一些玫瑰花碎,两种红色相间映衬,清香扑鼻,做的很是精美。
沈幼清当时天真的以为他要继续吃,十分惊喜,颇有种自己的厨艺受到大佬喜爱的自豪感。
然而她刚准备笑开就被殷尤捏着下巴塞了一整块糕点,她心里顿觉不妙,连忙将糕点咀嚼完准备求饶,还没咽下就又被塞了满嘴,是一副要生生噎死她的架势。
沈幼清:“!”
殷尤你是狗吧!
先不说糕点是真的美味不会污染他的胃,就吃了一块糕点至于如此眦睚必报么!
最后沈幼清几乎是捂着嘴巴跑出端王府的,连食盒都没拿,连连灌了好几碗水才顺过气来。

小编推荐理由

退休女配的美食生涯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