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公主试婚后她逃了(宁婠莫修染)

为公主试婚后她逃了(宁婠莫修染)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宁婠莫修染,为公主试婚后她逃了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宁婠是公主的试婚侍女,在公主大婚前检查准驸马莫修染是否有隐疾。***后,不敢欺君的她如实汇报情况,结果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宁婠莫修染,为公主试婚后她逃了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宁婠是公主的试婚侍女,在公主大婚前检查准驸马莫修染是否有隐疾。***后,不敢欺君的她如实汇报情况,结果

宁婠莫修染内容介绍

宁婠猛地抬眼朝来者看去,只见莫修染一脸阴沉进来,眉宇间皆是掩饰不住的怒气。
求生的本能促使她双膝一软扑通跪在地上,眼眸中尽是慌乱无助。
“我与大人无冤无仇,毁大人的名声绝非我本意。是公主她不想下嫁你,派她身边的侍女妙彤传话,如果我不听从安排,待迎亲后去公主府势必要弄死我。”
莫修染眸子里如淬了***,居高临下看着她,“你怕她弄死你,就不怕欺君之罪被处死?”
“怕。”宁婠仰起头眼眶泛红,“只是相比较而言我心存了侥幸心理。想着公主敢借此退婚,兴许早就想好了善后。”

为公主试婚后她逃了全文阅读

莫修染的静默不语令犹如待宰羔羊的宁婠恐慌不安,就在快要不能呼吸之际,只听他道:“她的确想好了善后,不过不是针对我,而是要灭你的口。于她而言,我若告御状,她完全可以推到你的头上,死无对证。我已亲自去南北两个城门处探查过了,她的人都在。”
宁婠想起妙彤给赏钱时说的话,看来给赏钱不是主要的,让她今天出京州才是目的。
想想正在四处抓她的公主,宁婠闭上眼睛,心里异常的难受,“大人,是不是你进宫面圣如实禀报陛下,陛下只要查实,大人就可恢复名声?”
“是有很大的可能***,不过这份可能***是要建立在为我检查的人没有被收买……”莫修染顿了顿又道,“话说回来,即便我恢复了名声,陛下也不会如实昭告天下幕后主使,毕竟关系着皇家的声誉。到时候,会跟公主的盘算结果一样,所有罪名都落在了你一人头上。”
“如今我已走投无路,比起死在公主手里,我情愿死在刽子手的***下,最起码能为大人做些挽救。”宁婠的睫毛被泪沾染,目光中带着一丝决绝,“大人,你入宫面圣去吧。”
莫修染的视线落在她毫无血色的面容上,明明那么害怕……
他的情绪收敛了几分,“你与公主的那位梁姓侍卫是何关系?”
能那么快抓住她,毋庸置疑从出皇宫门就被人盯梢了,看见倒也不足为奇了。
“梁汀原先与我都在安寿宫当差,现在跟在公主身边。我曾救过他的命,他也曾给过我关照,我一直以为我们是惺惺相惜的朋友,现在才知是我自作多情,他早就不拿我当朋友了,我被选上试婚,功劳有他一份。”
莫修染盯着她看了片刻后才道:“若我给你活命的机会,你要怎么回报我?”
这个问题让宁婠始料未及,她自然听的出来他话中有话,忙答道:“宁婠愿终身为大人所用,大人要我做什么我便做什么,包君满意绝无怨言。”
莫修染欲说什么,就见自己的侍卫十一在门口说道:“染爷,夫人他们到了,人马上就进二门了。”
“想活就别出声。”
短短一句话给宁婠吃了定心丸。
她刚踏实了些就听到外面院内传来妇人的怒骂声。
“我早就说过不指望你为莫家光宗耀祖,只要别做出什么丢人现眼的事儿就行,你可倒好,弄出这种丑事,我们全家的脸都丢尽了!我与你父亲以后还怎么出门见人?”
“修染,不是伯母说你,陛下赐婚时你就该悄悄说明情况的啊,怎么能为了当驸马不管不顾……你父亲幸好是因病没能过来,要是来了还不打断你的腿?”
“大哥,接到你的信儿后,我们连忙收拾行李动身往这边赶,本来就远,路上还被一群盗贼抢了盘缠和马车,受了不少苦头呢,若非因为这个,早就到京州了。本以为咱们莫家也算跟皇家沾上了关系,谁知是来受口水的!”
“……”
七嘴八舌埋怨怪罪的声音渐渐没了后,莫修染才开口说话:“陛下赐婚时我还不知我身有疾,让你们白跑一趟是我的过错,一路舟车劳顿饥寒交迫,诸位先去客房歇息,我让十一准备饭菜送去。”
“不用了,现如今这个情况,我们一刻也不想在京州待,你给我们租两辆马车,口粮路费一并准备好就行了。”
“母亲既然片刻也不想待,那儿子也就不强留了。”
宁婠心里万般不是滋味,她不知莫家的***情况是什么样,但从刚才所听到的话语中可以明确,他这个长子不受家人看重,哪怕他在朝为官,依然被轻视。
约莫过了两刻钟的时间,外面人走了,周围安静了下来。
莫修染再回来时见宁婠始终跪在老地方一丝未挪动,他上前弯腰将她手腕处的绳子给解开。
“你方才说的都是真心话?”
宁婠对上他的目光十分坚定的作答,“是。”
“你留下吧,这间房给你住。”
她此时既内疚又感动,虽然莫修染没明说,但她知道他不会告御状了。
也正因此,他才未对家人澄清。
宁婠见其要走,情急之下一把拉住了他的手,“大人……谢谢你。”
莫修染身形定住,低头对上她湿漉漉的眼眸,脑海不自觉想起她昨晚的模样来。
耳根发烫,不禁干咳一声把手抽出,急急地出了门。
*
辰末,昭华宫。
萧素涵听完妙彤的汇报斜睨了对方一眼,“这么大个人都没逮到,干什么吃的?”
“派去的人在南北城门守到现在,都未有见到宁婠的人。各个客栈牙保行也问过了,均无消息。”
“我倒小瞧她了。”萧素涵冷笑一声,“不过京州就这么大,能跑哪儿去?就算掘地三尺,也得把她找出来。”
妙彤微笑着说:“公主,哪儿用得着掘地三尺呀,宁婠在这城内没家人没朋友,总是要吃饭住店的,咱们就朝这找准错不了。”
萧素涵嗯了一声,“比起好奇她的去向,我倒是更好奇莫修染在搞什么名堂,都这个点了也未去求见父皇。”
“可能他真的有隐疾?”
萧素涵被她这话逗乐了,“要真如此,岂不是天助我也?”
“公主,依***婢看,为了避免多生事端,不如现在去做掉他,此时正好也有理由,受不了流言蜚语自行了断,岂不美哉?”
“你究竟有没有脑子?他是一死了之了,百姓们会怎么看我?他们绝对会说要是消息没传到宫外,也不至于把人***死,到那时我的名声、皇室的名声岂不是都要受到波及?”
妙彤赔笑,“是***婢想的不周到。”

为公主试婚后她逃了宁婠莫修染免费阅读

“公主!”***娘徐嬷嬷神色焦急的进来,“莫大人进宫了。”
“进宫就进宫你慌什么?这不是意料中的事吗?”萧素涵起身,“我去看看。”
“公主,宁婠人还没找到,若莫大人告御状……”
萧素涵并没有过于担心,“一时找不到还能一直找不到?再说了,试婚结果出自她的口,有何证据证明是我让她那么做的?”
“公主睿智。”
萧素涵唇角上扬,更换了一身衣服,系上披风从妙彤手里接过手炉,开始往外走。
她到乾宁宫时,莫修染也刚到,正在等待通传的太监出来。
这不是两人第一次见面,曾在重阳节宫宴那天见过一回,光德帝有意安排他们的座位紧挨,但彼此并未说什么话,更让萧素涵郁闷的是,整个宫宴他都没怎么看过她。
对萧素涵而言,这个未婚夫空有一副好皮相,其它哪哪都不能让她满意。
家族不显赫,自己官位又小,家财自不必说,***子寡淡不善言辞。
一想到一辈子要跟这样的男人生活她就觉得无比委屈。
所幸一切如她所愿,婚事成功退了。
莫修染恭敬向她行礼,“臣见过公主。”
萧素涵的眼睛紧盯着他,声音淡淡地:“莫大人不必多礼,这个时间你来求见我父皇,所为何事呢?”
他神色平静,声音冷漠,“辜负了陛下的一片期许,自是来请罪的。”
这话倒让萧素涵听不大明白了,在她看来,换成任何一个男人都不可能轻易咽下这口气,除非他真的是有隐疾……
否则这完全说不通。
萧素涵未能与他一起进正殿,而是等了有一刻钟的时间,他出来后自己才被准以***。
当听到光德帝说莫修染因为不曾有过女人,昨天晚上才知道自己不行时,萧素涵的心彻底安心了,还真的是天助她也。
“朕想他也没那个胆子故意欺瞒。”
“父皇,如今京州城内已经传开了他有隐疾之事,莫大人未能当上驸马不说,名声还受到了极大损害,不如赏赐他一些宫外难买的健身之药,以示皇恩浩荡。”
光德帝深觉有理,“还是宝清想的周到,不管怎么说,对外公开了退婚的缘由,对他是有很大影响的,给他点补偿也在情理之中。”
又少坐了一会儿,萧素涵起身告退,回到昭华宫她便命人不必再寻找宁婠。
妙彤心有不岔,“公主,您都为宁婠求情出宫了,她本可以在***婢给钱时相告莫大人有隐疾是事实,但她却不说,也太气人了。就这么放过岂不是太便宜她了?理应要回赏钱再***打她一顿。”
“她是为我试的婚,为此没了贞洁,给赏钱是应该的。既然婚事了结没后患了,得饶人处且饶人罢,不追究那么多了。”
妙彤恭维道:“也就公主您心善,不但放她出宫还给了赏钱,遇到公主您,是宁婠的造化。”
萧素涵很受用她的话,笑着端起茶杯不言。
*
莫宅位于京州城内东街,是一处三房三进院的宅子,距离皇宫较远,自搬到这里后,莫修染每日去办公衙门都要比以前租住的房子提早两刻钟出发。
家里除了他与十一之外,还有哑巴家仆鹤灰。
鹤灰原本不哑,十五岁时遭人***害再无法开口说话。
他干粗活不在话下,只这饭菜做的马马虎虎,一直以来都是十一下厨。
中午未回,傍晚回家时十一以为今儿还是冷锅冷灶等着他,没想到迎接他与莫修染的是丰盛的晚饭。
三荤两素还有鸡蛋汤皆被分成了两份放在灶锅里温着。
一看便不是出自鹤灰之手,那只有一个可能……
莫修染看向十一,问道:“愣着干什么?刚才不还喊着饿极了?”
十一的脸皱成了包子,“染爷,属下有点不敢吃。”
“怕有***?”
“没准呢。”
莫修染挑眉,“她有那么蠢?”
一旁的鹤灰用手比划着,表示自己已经吃过了,没有任何问题。
十一先把莫修染的那份饭菜汤端进厅堂,后把自己的那份端回住的房间。
饭菜很可口,十一连盘带碗吃的干干净净,就连没什么胃口的莫修染也吃了不少。
“染爷,您今晚打算住哪屋呢?” 

小编推荐理由

为公主试婚后她逃了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