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只觉得自己犹如跌入***窖(云初傅斯行肖洛川)

云初只觉得自己犹如跌入***窖(云初傅斯行肖洛川)

导读:《云初只觉得自己犹如跌入***窖》又名《偏偏注定这一生》主角是云初傅斯行肖洛川,云初傅斯行肖洛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云初站着雨中,看着偌大的城市却忽然发现,没有一个是她可以落脚的地方。

小说介绍

《云初只觉得自己犹如跌入***窖》又名《偏偏注定这一生》主角是云初傅斯行肖洛川,云初傅斯行肖洛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云初站着雨中,看着偌大的城市却忽然发现,没有一个是她可以落脚的地方。

云初傅斯行肖洛川小说简介

云初特意将自己打扮好,长发柔软的搭在肩膀,就这样静***在客厅等候。
时钟跳到12点,大门]准时打开,她含着笑起身,轻柔地喊了一句:“老公,你回来了。”
傅斯行被怔到,除了五年前结婚当天,那之后她再也没有喊过自己一次“老公”,再抬眸,眼底划过惊艳,但转瞬只剩下默然。
穿上拖鞋,傅斯行讥讽一笑:“听说你打电话***胁姑姑,如果我今晚不履行一个丈夫的职责,就要去告诉******?

云初傅斯行肖洛川小说全文阅读

第3章我敢!
云初撑着栏杆,看着还在打电话的傅艳琴,清澈的眸子里慢慢染上了许多说不懂得情绪。
对方还在继续:“当年要不是看在白家还有点利用价值的份上,我也不会让斯行受这口气,这些年白家也不行了,找个机会吞了吧。
云初?
她要真为她爸妈好,自己消失或许我还能给那两老家伙留口气。
似乎对方说了什么,傅艳琴发烦躁转身:“担心斯行做什么,那小子现在被这死丫头恶心的连家都不回,我坚决要这个祸害给我死远远...  ."
话还未说完,就跟云初四目相对。
傅艳琴毫不顾忌的挂断电话,美眸微挑:“听到了也好,结婚五年了?
都没让丈夫碰过你一点?
云初,你也别怪我这个长辈做事心狠手辣了。
云初强忍着心底的恶寒,看向她道:“所以你要怎么做?”
会同蒽离婚,所以.
只能丧偶了。”
似乎也察觉到自己说的有些过分,她颇为仁慈的补了一句,“你放心,作为补偿,白家我们不动。
云初抬脚,一步步走到傅艳琴面前,而后很轻很轻地说了一句:“真不愧是一家人。
傅艳琴看着云初离去的瘦弱背影,胸口莫名发闷,她抬手捶了捶:“可怜她做什么,这死丫头真是越来越心机了。”
夜渐渐深去,磅礴大雨也将这城市的肮脏慢慢洗涤。
云初站着雨中,看着偌大的城市却忽然发现,没有一个是她可以落脚的地方。
回白家,按照傅艳琴的说法,她会害了两老。
回傅家,按照傅斯行的看法,自己会***疯他。
仰着头,泪水于大雨混合,分不清哪份是苦,哪份是咸,她终于控制不住的呐喊出声:“啊一一!”
云初恍恍惚惚回到别墅时,才发现本该漆黑的客厅居然灯光通明,她踉跄着开门,还未迈步就被一道大力给扯了***。
人都没站稳后背就***撞上了墙壁,傅斯行目光犀利地打量着她:“又要玩什么苦肉计,准备把自己弄生病以后,再去找******哭着说我对你不好?  "
听到他这句话,她瞳孔猛然骤缩:“我多么希望,自己真如你想的这么卑鄙。”
傅斯行眯起了眼,往后退了退:“疯疯癫癫说些什么,赶紧滚上去换衣服,别卖体弱。”
云初垂眸轻笑出声,良久后,她说:“协议我签好了,就在我床头柜里,丧偶不是不可以,只要你们别动我父母,白氏是我爸这辈子的心血,不能毁在我这个不孝女手里。’
“算我.....求你。”
傅斯行被她这话说的心烦意乱,烦躁的扯了扯领带:“我真心觉得你如果受够当米虫,那就出去找工作。
而不是整天在这里自艾自怜不停演戏,丧偶,你***胁谁呢?
“还有,我***告你云初,商场如战场,白氏命运如何***心里比你清楚,少拿你那一条没人在乎的命来耍心机。
再说了,你敢死吗?
云初忽然仰头,毫不犹豫的看清了男人眼底蔑视于嘲讽。
眼泪就这样慢慢滑过眼角,她忽视掉心底血淋淋的伤口,咧出一个比哭还丑的笑容,大声道:“我敢!”

云初傅斯行肖洛川小说免费阅读

第4章我放心了
那场谈话,最终不欢而散。
傅斯行消失了一周,云初浑浑噩噩的过了一周,处理了很多事情。
首先,她把老太太当年划给自己的股份,全都偷偷转移到了自己母亲身上,女爸太聪明,也正是因为如此,才知道当年她哪怕要求退婚,心底也是深爱着傅斯行的。
否则....
傅艳琴哪能利用自己来***胁她爸!
抹掉眼泪,她再把自己手上所有的资金转给了好友,远在法国肖家公子,肖洛川。
资金刚到账户,电话就随之而来,她深吸口气接起:“喂。”
“你疯了是不是?
给我转这么多钱做什么?”
男人的语气哪怕在责怪,也是非常温柔。
云初听到这熟悉的指责,眼泪再也不受控制的落下,她捂着唇尽可能的克制:“一周后,转给我爸。
记住...  ..
不准提前。”
远在彼岸的肖洛川微微蹙眉:“为什么哭?
发生了什么事?”
云初知道自己这个好友心思缜密,不敢说太多,只能匆匆一句:“看韩剧呢,等你和甜甜的喜酒喔,挂了。
有看发成T首的电话,月冶川起身走到落地窗前,看着远方久久不发一语。
正在处理工作的安甜甜颇为无奈的将钢笔丢在一旁,双手抱臂:  "boss,  她结婚五年,你逃了五年,用我挡了四年,弄得我在这里结婚了都不敢请这个闺蜜吃酒,就怕她多想,值得吗?”
肖洛川沉思了一会,缓缓开口:“爱一个人,从来都不是占有,而是希望她幸福。
安甜甜无语的扶额:“我家雪雪这是错过了多么美好的情圣啊.
肖洛川没有回答,而是摩挲着那条转账信息,眉头紧锁:  "把手里工作尽快做完,后天回国。”
夜,渐渐深去。
云初特意将自己打扮好,长发柔软的搭在肩膀,就这样静***在客厅等候。
时钟跳到12点,大门]准时打开,她含着笑起身,轻柔地喊了一句:“老公,你回来了。”
傅斯行被怔到,除了五年前结婚当天,那之后她再也没有喊过自己一次“老公”,再抬眸,眼底划过惊艳,但转瞬只剩下默然。
穿上拖鞋,傅斯行讥讽一笑:“听说你打电话***胁姑姑,如果我今晚不履行一个丈夫的职责,就要去告诉******?
云初苦涩的笑了笑:“是啊,所以姑姑***骂了我一顿,但起码你回来了。”
傅斯行很少见她对自己笑,失神片刻便将口袋里的东西丢到她脚边,语气全是轻蔑:“对你我真没兴趣,喏,自助,你开心就好。
自助?
看着脚边的东西,那一刻,云初只觉得自己这些年的付出,终于在一腔热血里燃烧殆尽,很久以后,她哑声道:“终于放心了。
准备离去的傅斯行脚步一顿:“放心什么?”
云初抬眸,眼睫眨了眨,似乎要屏退眼底的泪:“放心你是真的,不爱我。”
“神经病。
傅斯行心堵地穿上大衣离去,上车前耳边突然传来云初的大喊,“协议在我床头柜,没骗你!’
踩上离合,他面色难看的飙车离去。
云初面色惨白的站在门外,挥了挥手,彻底告别这一场永远没有结局的爱恋。
回到房间,将傅斯行带来的东西捡起拿到书房,随即抽出三个信封,落款:遗书

小说推荐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小编给友友们准备的云初傅斯行肖洛川小说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真是份大礼呢!记得关注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