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回到新婚之夜白蔚蔚(白蔚蔚高枫毅)

重生回到新婚之夜白蔚蔚(白蔚蔚高枫毅)

导读:一样的言情,不一样的精彩。《 重生回到新婚之夜白蔚蔚 》是由当红网络作家 万岁爷耶原创的一部现言小说,小说精彩分享这时,门被哐当一下推开,高大挺拔的男人一身绿军装,胸前别了朵新郎红花,站在门口。

小说介绍

一样的言情,不一样的精彩。《 重生回到新婚之夜白蔚蔚 》是由当红网络作家 万岁爷耶原创的一部现言小说,小说精彩分享这时,门被哐当一下推开,高大挺拔的男人一身绿军装,胸前别了朵新郎红花,站在门口,醉眼迷离,望着墙根边那抹娇美身影,眉宇间溢出一丝不满:“你在干什么?”小编为您带来白蔚蔚高枫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小说简介

白蔚蔚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又拧了一把大腿,确信自己不是在做梦之后,才接受了这个事实——“她重生了!”
明明病死在出租屋里的人,睁开眼又回到了二十年前,结婚的这一晚。
简陋的屋子,破旧陈败的窗柩,整个屋子里除了自己坐的一张木床,一张桌子两把生锈的铁椅,空无他物。

重生回到新婚之夜白蔚蔚免费阅精彩赏析

白蔚蔚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又拧了一把大腿,确信自己不是在做梦之后,才接受了这个事实——“她重生了!”
明明病死在出租屋里的人,睁开眼又回到了二十年前,结婚的这一晚。
简陋的屋子,破旧陈败的窗柩,整个屋子里除了自己坐的一张木床,一张桌子两把生锈的铁椅,空无他物。
因为办喜事,墙上新刷得雪白,还贴了一张联,写着“百年好合”,是白蔚蔚父亲的笔迹。
她还记得自己孤孤单单死在出租屋里,浑身发冷发热,像是从冰窟窿掉进火海似的痛苦,年轻时候的回忆一股脑冒出来,在脑子里放电影似的映着,又是悔恨又不甘,可是再后悔又能怎么办呐?什么都改变不了,只能说是自己鬼迷心窍毁了自己一辈子。
不想再次睁开眼,她却回到了十八岁这一年,和前夫高枫毅结婚这一晚。
打眼也看得出,这是1976年,前夫高枫毅家在农村时那个简陋的屋子,如果这里的一切都是实实在在的,那老天爷真的显灵了,送她回到人生命运的转折点,让她重新活过一次,活出一个不一样的人生来!
她走到墙根,将那张父亲白建国亲手写的联撕下.
这时,门被哐当一下推开,高大挺拔的男人一身绿军装,胸前别了朵新郎红花,站在门口,醉眼迷离,望着墙根边那抹娇美身影,眉宇间溢出一丝不满:“你在干什么?”
连一副联也容不下,还要撕下来,她到底是有多不想嫁给自己?
这声音午夜梦回也不知在白蔚蔚耳边出现过多少次,可惜她再回首,时代的洪流让他们再也回不去当初了。
她转过身,看到门口的男人,眼圈儿一下子红了,奔过去,猛地抱住:“枫毅!”
她好想他!
自打跟他离婚后,她家转眼就出了事,父亲尿毒症病死,白家一下子家道中落,没过多久母亲跟***私奔去了M国。
只剩下她一个人,正好赶上改革开放下海风潮,想着离开伤心地也好,也就南下东莞,当了一名女工。
她娇生惯养,哪里经得起工厂那样大强度的工作?这么日夜操劳,没过几年,她一身伤病,大冬天的得了伤寒,病死在屋里了。
那时候她躺在出租屋冰凉的床上常常想,如果自己当初珍惜婚姻,好好跟高枫毅过日子,是不是也就不会落得个凄凉下场。
再见高枫毅,她心里激动又凄凉,只想紧紧抱着一辈子不放开才好。
高枫毅这晚心情不好,喝了很多酒,之前拜堂的时候,白蔚蔚不愿跪他妈,跟木头似的杵着,堂屋里乡亲父老小声碎语,悉数传进他耳里,让他尴尬又愤怒。
这会儿又撕了联子,他原本要发怒,叫人送她回家去,不管白叔再说什么,这门亲事也要作罢。
可谁知,她忽然像个小孩子一样奔过来抱着自己,还含着哭腔喊他的名字。
年轻的男人,一颗冷硬的心不可捉摸地软了一下。
“怎么、怎么了?”
他咽了口唾沫,被小女人抱着,说话都结巴。
白蔚蔚一颗脑袋瓜子埋在他怀里,吸了下鼻子,抽噎:“没什么。”
他愕然。
这时她将脑袋抬起来,揉了揉红通通的兔子眼,望着他:“这不咱们结婚嘛,我太高兴了。”
高兴?
高枫毅探究的眼神在她脸上打量,又想玩什么花样?
白蔚蔚被他不信任的目光看得脸上滚烫,心知这也不能怪他,谁让自己以前做的事太混账了。
白家和高家这事儿吧,还得从上一代掰扯:
白蔚蔚的父亲白建国,和高枫毅的父亲高战是战场上认识的,俩人有战友情谊,后来分配工作,白建国成了区政委,高战恰好成了区司令,又是一个办公楼里的同僚。
二人心想,既然是缘分,何不来个亲上加亲?
高战喜得贵子那天,跟白建国约好,他妻子以后要是生了个闺女,俩家就结成亲家。
白建国当然一口答应,没过几年,妻子江春红果然就生了丫头片子,高战闻讯,叫人送来一片锁片,说是订亲信物。
白建国也把妻子绣的手帕送过去,这娃娃亲,就算是订下了。
可订下不到一年,高家却出了事!
高战被抓进监狱审问,那时候白建国被外调两年,还不知道这事儿,高夫人文秀带着一对年幼的子女被下放到了南方一个小村庄农场。
等白建国回来,早已经人去楼空,好兄弟高战死了,文秀带着孩子不知道去了哪儿。
白建国想差人找,可那个年代,活得小心,白建国要是被人抓了小辫子,白家也算完了。
这一来二去,找高家人的事儿算是搁置下了。
直到风暴渐渐过去,快要变天,白建国才托了个老部下帮他去找高战的家人。
这一找,真就找到了!
高夫人文秀带着一双子女在农村落户安家,儿子高枫毅进部队当兵了,长得高大挺拔,一表人才,是方圆百里少有的俊俏,要不是家里成分不好,早被提干了。
女儿高淑惠这会子刚念完初中,倒也听话。
白建国亲自提酒登门,跟高夫人下跪道歉。
高夫人文秀解放前是大上海书香世家出来的千金,识大体明事理,二话不说扶起他,直言他这个朋友高战没有交错。
酒桌上,白建国提起当年的婚事。
文秀认为,人家都诚意到这个份儿上,自己家怎么能够厚着脸皮食言?
等儿子高枫毅一回来,就让他拿着那块手帕,搭部队给养车去M城找白家。
白建国见了高枫毅长得跟当年战场上的好兄弟高战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高兴得合不拢嘴,连忙叫人把白蔚蔚喊回来见未婚夫。
谁知,在城里长大的白蔚蔚第一次见高枫毅,横挑鼻子竖挑眼,只觉得他一身土气又粗鲁。
在白家住了几天,高枫毅也不习惯白蔚蔚身上的娇气刁蛮,提出要解除婚约,回家去。

白蔚蔚高枫毅完整版阅读精彩试读

白建国不说话,拉了他喝酒,喝多了之后,借着酒劲儿给了乱说话的白蔚蔚一个嘴巴。
这是他第一次打自己女儿。
白蔚蔚被父亲打懵了,眼泪都飙出来,扭脸仇恨地瞪着高枫毅,咬牙:“我讨厌你,一辈子!”
说完就跑了。
白建国派人专车送高枫毅回去,说是让他在家好好准备亲事。
没过几天,白蔚蔚就被送下乡了。
高枫毅接亲的时候,有些犹豫,他也不想强人所难,她不想嫁给自己,那就不娶了。
谁知,女孩子破天荒顺从得狠,让他有几分惊讶,结果等到了喜堂拜堂的时候,她当场给了母亲一个难堪!
当时高枫毅气得青筋暴起,气得差点掀了盖头当场退亲。
可想着母亲和妹妹以后还得做人,还是咬牙忍下了,这会子,到了新房,她却来了这么一出。
白蔚蔚眨了眨眼,心知他是不会信了。
可又不愿松开他,只能搂着他的脖子小声嘟囔:“对不起。”
高枫毅错愕,眼里余怒未消平添一抹震惊。
她……她这是给自己道歉?
白薇微见男人不说话,凑到他下巴上小鸡啄米似的啄了一下:“对不起嘛,别生气了。”
上辈子,高枫毅气得进来揭了盖头倒头就睡,任她谩骂。
这辈子,自己绝对不能再让这种事发生。
白蔚蔚长着一张娃娃脸,粉扑扑的苹果肌特别发达,眉毛弯弯的,眼睛又大又圆,一张红唇常年鲜红欲滴,就算放在城里,也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儿。
这会子半哭半撒娇半哀求,还凑上来亲他下巴,挠得男人心跟被猫爪子挠了一下。
“你……你不用玩花样,我不会信。”
他冷着脸,刚说完这句话。
女人眼泪刷一下流下来,哭了:“枫毅你还是怪我。”
高枫毅手足无措,想给她擦眼泪,又想起她嫌恶自己的眼神,手僵在半空落下了。
谁知白蔚蔚抄起他的手,跟抄卫生纸似的往自己眼睛上擦:“我又不是故意的,人家在路上颠簸了那么久,腿抽筋了,想蹲蹲不下去,想说话,又怕别人笑话,都这样了,你都不心疼我,还生我气。”
嗯?腿抽筋?
高枫毅狐疑,放在之前,他对这种说辞绝对嗤之以鼻,可是现在……
白蔚蔚哭得一抽一抽的,高枫毅听得头疼,手僵硬地放在她肩膀上,俯下身去抱她,“你腿抽筋?”
白蔚蔚点头,顺势靠在他怀里,勾住他脖子,一双泪眼狐媚睨着他,好歹多活了二十年,有了成***人的风情,那眉梢眼角轻佻婉转,撩人得狠。
男人看得喉头一紧,脚步忽然一顿,冒出一句:“你刚刚跑那么快!”
白蔚蔚脸爆红,脑袋埋得深深的,嘀咕一声:“那是因为看到你了。”
高枫毅噗嗤一声笑出来了!
这傻丫头,不管真话假话,这会子看着还是挺可爱的!
气消了,那些不愉快也就过去了。
高枫毅将她放在床沿上,细心脱了她的鞋袜,从开水瓶里倒了热水进脚盆,端来给她洗脚。
白蔚蔚看着俯身屈膝的丈夫,心里半甜半酸,忽然俯身按住他的手。
男人愣了,抬眸睨着她,这是嫌脏?
白蔚蔚假意没看懂他心里的想法,只顾着扶起他,脸蛋红扑扑的,声音软嬬:“枫毅,我们是夫妻了,一起洗呀。”
小女人声音小得发甜,甜得发腻,高枫毅打了个机灵,乖乖听令,脱了鞋袜,坐在她旁边,却刻意保持着一点距离,犹豫着把脚伸进木盆里。
女人雪***嫩的小脚随即凑过来,踩在他宽大的脚背上,咯咯笑:“你的脚大。”
高枫毅脸滚烫得耳根子都发热,整个人身子绷紧了不敢动弹。
白蔚蔚那只小脚丫子还在他两只脚上踩来踩去,比划着,“比我大这么多。”
说着,小腿又挪过来挨着他的小腿,摩擦来去,状似无意嘀咕:“咦,腿也比我粗好多。”
高枫毅浑身像火烧,痛苦地闭着眼睛,心里默念了一遍军规军纪,火速擦干俩人的脚,端了盆子把水倒掉。
等回来的时候,小女人已经钻被窝里蜷缩成一团了。
终于,他松了一口气,轻手轻脚搬来另一床棉被,熄了灯。
刚拉开被角躺***,一具温热的小身子钻进来缠住他:“枫毅,怎么办?我腿又抽筋了。”
高枫毅咽了口唾沫,乌漆麻黑的夜里,男人一双眼幽光缭绕。
“白蔚蔚。”
他严肃地喊了一声。
因为此时,女人一颗小脑袋瓜子埋在他腹部,柔软的上半身压在不该压的地方。
“嗯?”***嘤咛。
听得他血液直冲向腹下。
“你……你想清楚,咱们……咱们要是真继续下去了,你可不能反悔了。”
高枫毅不想碰她,他怕她受不了苦,没过几天又要闹腾,到时候自己把她完璧归赵,下一个好人家说不定还可以好好对她。
谁知,这小女人跟妖精似的,没过这么一会儿,撩得自己一阵阵的心发慌。
白蔚蔚噌地一下,钻出来,整个人压在他身上,跟他额头抵额头,唇贴唇,呢喃细语:“后悔的人是小狗儿!”
“哎呀!”
新房里突然传出一声娇呼,黑夜里,男人翻身压下,将女人桎梏在自己臂膀间,对着她红艳欲滴的嘴唇狠狠亲了一口,“妖精,是你自找的!别后悔!”
白蔚蔚大口大口喘着气,还不死心:“后悔的人是小狗儿!”
五更天的时候,鸡打鸣儿了。
新房里,女人躺在被窝里,一双雪白大长腿被男人抱在怀里揉来捏去。
“蔚蔚,还疼不疼了?”
高枫毅心疼又紧张,昨晚自己没控制住,太粗鲁了,竟真的把她腿弄得痉挛抽筋。
白蔚蔚早被折腾得没劲儿了,这会儿躺着只剩下半条命,哑着嗓子:“疼死了,你轻点儿。”
白蔚蔚上辈子唯一干过的正经事,就是洁身自爱,没像工厂其他女工那样,为了点儿好处,随便出卖自己。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重生回到新婚之夜白蔚蔚全文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