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格列首领横滨建设日常(若松凛)

彭格列首领横滨建设日常(若松凛)

导读:若松凛小说————彭格列首领横滨建设日常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林织梦所著,讲述了若松凛的人生在十三岁那年拐了个弯,走马上任成为了知名海产家族第十代首领。当前她最亟需解决的问题,是去

小说介绍

若松凛小说————彭格列首领横滨建设日常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林织梦所著,讲述了若松凛的人生在十三岁那年拐了个弯,走马上任成为了知名海产家族第十代首领。当前她最亟需解决的问题,是去

若松凛小说简介

若松凛站在走廊上,隔着一年级B班教室的门,能清晰听到里面老师的说话声。
今天是九月开学第一天,作为第二学期的启始,班主任自然有许多话要交代,若松凛估计一时半会,还轮不到她这名转学生出场,悠闲地靠在门外,神游天外。
是的,从本学期起,她就正式从***帝学园初等部,转学到神奈川立海大附属中学就读,成为许多穿越者梦寐以求的立海大的一员。
若松凛完全能想象到,今天上午课程结束后,景吾找她去食堂进餐,忽然得知她转学立海大的消息,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尤其在刚结束的暑***,关东大赛里***帝网球部遭逢立海大,以***分落败。
生气的小景可不好哄……若松凛轻轻叹了口气,可她自己明明也是受害者!

若松凛全文阅读

这件事的源头,说起来要追溯回两个月前。
若松凛被忽然找***的沢田家光告知,她是彭格列初代目的后人,因为同为初代目血脉的他儿子沢田纲吉年龄尚小,于是她就成为了彭格列十代目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无论当时若松凛怎样抗拒,继承彭格列这件事就这样铁板钉钉定下来了,魔鬼家庭教师里包恩立时走马上任,若松凛终于感同身受了原著阿纲面对里包恩产生的痛苦与纠结。
虽然她运动万能,学习拔尖还是战斗力超强,可这并不代表里包恩就想不出新法子折腾人了。
于是半个月前的暑***,为此烦恼不已的若松凛在真田老师家剑道馆练习后,走去横滨散心,并在无意中救下一名从天而降的少年。
少年自称太宰治。
因为这样那样一些原因,太宰治少年成为她第一名家族守护者。
紧接着,里包恩在听太宰治讲述了“横滨地盘大,盘子野,小白菜多”的事实后,小手一拍,她就被转学了。
她应该庆幸,里包恩好歹把她转到了横滨隔壁的立海大,而非横滨本地中学吗?至少在学校里还能松快一点,在听太宰治讲述过横滨的混乱现状后,若松凛真心这般认为。
“若松同学,请进来吧。”
从沉思中回过神,若松凛刚好听到班主任这句话,于是推开门走进教室。
站在讲台位的班主任介绍:“这是刚转学到我们班的新同学……”
一句话未说完,就听到一道刺耳的椅子刮地声,在安静的教室中分外明显,班主任扭头看去,惊讶地发现搞事的不是班里的调皮生,而是平时最严肃认真的校风纪委员,真田弦一郎。
“真田同学有什么事吗?”班主任推了推眼镜问。
真田收起面上的惊讶之情,站起向老师鞠躬道歉:“影响了课堂秩序,非常抱歉老师。”
“没关系,你坐下吧。”班主任见他态度诚恳,不再追根究底,继续介绍说,“这位是新同学若松凛。若松同学,请自我介绍一下。”
若松凛在黑板上整整齐齐写下自己的名字,拍手弄掉粉笔灰,鞠躬道:“大家好,我是若松凛,兴趣是剑道和网球,讨厌不尊重生命的人,梦想是不要继承家业,希望在今后三年里与大家相处融洽,请多指教。”
立海大学风严谨,不过刚开学这会儿,大家心思还有些野,男生们交头接耳讨论起若松凛出众的外貌,就连女生也忍不住惊叹几声,好在若松凛长相大气,气质不凡,很难令人生出讨厌嫉妒之心。
“安静!”班主任拍桌制止住学生们的议论,环视了教室一圈,指着倒数第二排靠窗的位置说,“若松同学就坐那里吧,幸村同学后座,幸村同学请举手示意一下。”
“是。”幸村精市举手应道。
若松凛看向那边,不由感叹:好家伙,不仅是动漫经典的主角位,前面神之子,右边皇帝,斜前方***师,立海大三巨头竟都聚齐了。
再次礼貌向老师点头致意后,若松凛提着书包走到指定座位坐下,拿出书本和文具,才对一直望向她的真田弦一郎微微一笑:“以后我们就是同学了,请多指教,弦一郎。”
真田“嗯”了一声,习惯***伸手去压帽檐,抓了个空才想起这里不是网球场,最终摸了摸鼻子,回道:“请多指教……凛。”
周围隔得近的同学不禁竖起了耳朵,转学生居然喊真田“弦一郎”,而真田居然回称她“凛”欸,难道他们以前认识?
*
第一节课结束后,还不待某些个***热情的女同学围过来,若松凛先与真田弦一郎叙起旧来,女同学们摄于真田的冷厉气质,一时不敢靠近。
“真田,你不介绍一下吗?”幸村精市转过身微笑,还不忘拖一旁的柳莲二下水,“柳,你说是吧。”
柳莲二眯眼念着手中笔记本:“若松凛,13岁,从幼儿园开始一直就读于***帝学园,转学前为初等部一年级C班,是校风纪委员长,同时是***帝女子网球部社员以及剑道社顾问,小学时曾获全国大赛剑道少儿组个人冠***,推测与弦一郎认识,95%与剑道相关,有86%的可能曾在真田家剑道馆学习过。”
若松凛轻轻鼓掌:“好厉害,几乎全中!”
凡是对外公开过的资料,柳莲二都查到了,这份数据搜集能力真令人叹为观止,最后做出的推测也很准确。
柳莲二合上笔记本,解释说:“今年的***帝,无论是男子网球部,还是女子网球部,今年成绩与往年相比都提高了很多,在调查男子网球部时顺带将女子网球部一起调查了,作为让***帝女子网球部打入关东大会的头号功臣,若松同学,你很引人瞩目。”
言下之意,他调查若松凛不是因为***爱好,纯粹是若松凛太有名气了。
幸村精市笑眯眯地转向真田:“看若松同学这反应,柳都说对了?”
真田爽快承认:“嗯,凛五岁就拜在祖父门下,算是我师姐。”
真田从四岁开始,就在祖父的道场练习,真正入门还在二三年后,所以只比他大一个月的凛因为先入门,确实是他师姐。
“而且她的剑道,超出我很多。”
这回幸村和柳是真的震惊了,震惊得柳都微微睁开了眼睛,“剑道比弦一郎还厉害?”
且不说男女个体的差异,作为真田自小好友的幸村,以及在班级和社团与真田同行一学期的柳,自然清楚他剑道水平是全国大赛级的,若松凛的剑道让真田都坦然承认不如,到底有多厉害?
二人不***向若松凛,从外表看,美丽动人的少女一点都不像一位剑道高手。
“哈哈,”若松凛干笑二声,“可能是我在剑道上比较有天赋吧。”任谁练了两辈子剑,还有雷之呼吸和火之神神乐加成,都不可能弱于普通人吧(虽然这个普通人是超能力网球少年)。

彭格列首领横滨建设日常免费阅读

真田曾无意中在道场亲眼见过,凛那自带炫丽特效的超强剑术招式,对于凛的解释,他重重点了点头,信服不已。
幸村发出一声轻笑:“这样一来,剑道社和网球部又要抢人了。”他所指是女子社团,而上次让剑道社打破脑袋想和网球部抢的人,自然是真田了。
听出他语意的若松凛摇头:“我不会再参加公开的剑道比赛了,”那样对真正有潜力的剑道爱好者不公平,还会打击年轻人的自信心,自从小学参加过一次公开比赛后,若松凛就下定了决心,“女子网球部我也不一定会加入。”想了想,她补充道。
这次转学的主要目的,是为找寻家族守护者,她怕是没那么多时间参与学校的社团训练。
*
“若、松、凛!你最好解释一下,为什么不声不响转学了?”
中午时分,若松凛提着便当走在校园僻静的小道上,手机***响了起来,她看也没看号码就按下了接听,从中就传出景吾的咆哮。
她单手举起手机,让其离耳朵远一点,等景吾吼完,才好声好气地道歉:“抱歉啊景吾,因为一些家族原因,我必须来神奈川这边,所以办理了转学,时间匆忙,忘记提前通知你了。”
“家族原因?”迹部景吾疑惑道,“叔叔阿姨他们不是没回国吗?若松爷爷和百合子******住在东京,你外祖父又坚决和赤司家撇清关系,该不会是赤司家主又想让你‘认祖归宗’了吧?”
若松凛的祖母若松百合子,出嫁前姓迹部,换而言之,凛与迹部景吾是表姐弟,景吾少时一直待在英国那边,不过每年***期两家人常常聚会,故而姐弟俩还算熟络,先前在***帝一个学期的相处,更是让这姐弟俩的关系直线升温。
而凛的外祖父是赤司家上一代家主的弟弟,年轻时为爱私奔,与赤司家断绝了关系,现已改姓明石,如今的赤司家主赤司征臣是他侄子,因得迹部家的缘故,一直想让他和若松凛回归家族。
这就是为什么若松凛一提家族问题,迹部景吾首先怀疑的就是赤司家。
“不对,你是去神奈川又不是京都,赤司家势力主要在东京和京都,你该不会是为了躲他家吧?”
若松凛咳嗽两声:“你别乱猜了,和赤司家无关,是我外婆,她娘家人找***了,让我继承家业。”
“和惠子******?”迹部景吾想到若松凛的外婆,一位热情满满的混血美人,纵使如今老了也丝毫不减风采,“她不是出生普通吗?”
若松凛叹气:“我原本也是这样以为,结果外婆祖上曾经显赫过,现在那边的家主没有直系后代,就找到我这里来了。”
迹部思量着这个套路:“听起来太***了,你不会遇上骗子了吧?”
若松凛嘀咕:“我更希望是骗子。”
“好吧,想来能骗过你的人还不存在,”迹部好奇问,“他们想让你继承什么家业?”
“一家海产公司。”
“哈?”迹部听得一脸问号。
“你没听错,一家历史悠久,产业遍布全球,势力堪比一个国家的海产公司。”
*
新学期刚开始,还没加入任何社团的若松凛,放学后早早回到了她位于横滨与镰仓交界处的别墅。
这处别墅是为这次转学,若松凛专程购买的,位于郊外,自带湖泊和一座山,占地约几十亩大小。
若松凛最终同意转学,便是考虑到她家原来的房子处于东京富人区,安保力量强大,随便弄点什么动静出来,就会引出一大票保安和***察。
“我回来了。”若松凛在玄关换鞋,心想今天桥田管家回东京办事,家里应该没人。
“你回来了~”“Ciao~欢迎回家,凛。”
收回前言,看着面前笑容灿烂的少年和小婴儿,凛忽然想起她忘了什么。
“太宰,你今天应该去上课吧?”若松凛质疑道,“我说学校里怎么感觉少了点什么,你的入学手续还是与我一齐办的。”
在了解到太宰治没有入学初中后,若松凛坚决让他与自己一起上立海大,理由是顶着太宰治这名字的人绝对不能是文盲,不说上东大拿个芥川文学奖什么的,至少义务教育要读完!
“凛真过分呢~”太宰治挥舞着没有受伤的手***,他右手因为之前坠楼造成的骨折还吊着绷带,右眼亦用绷带缠住了,“我还是个重伤号,学校特许最近可以请***休息哦~”
若松凛挂起半月眼:“骨折完全不影响你坐在课堂听讲吧。”
半个月以来的相处,让她基本摸清楚了太宰治的个***,像这种卖萌的语调和作为,基本都是***装的。
“人家今天在做正事啦,”太宰治委委屈屈地说,“不信你问里包恩。”
里包恩抬起头说:“太宰说的没错,今天我们在讨论第二位守护者。”
“第二位,你们有想法了?”
若松凛刚走近几步,忽然感到脚下踏到了什么,她拾起来一看,却是一张画像,如果这凌乱的线条也能算画的话。
若松凛眯着眼端详了半天,才勉强分辨出圆圈上橘红色的线条应当是头发,头发外那层包裹的黑线可能是兜帽?两边弯曲的弧线应该是……***兜的手吧?最下面短短的两条线应该是腿。

小编推荐理由

彭格列首领横滨建设日常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