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惯(盛明窈沈时洲)

娇惯(盛明窈沈时洲)

导读:盛明窈沈时洲小说————娇惯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雾欢所著,讲述了沈时洲再次回来时,流言四起。都说他曾经娇惯着的小孔雀无缘无故跑了,时隔三年,这次是来给教训。然而,该

小说介绍

盛明窈沈时洲小说————娇惯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雾欢所著,讲述了沈时洲再次回来时,流言四起。都说他曾经娇惯着的小孔雀无缘无故跑了,时隔三年,这次是来给教训。然而,该

盛明窈沈时洲内容介绍

三月,刚到初春。
傍晚七点,天还没暗,霓虹却已经接连亮起,将京城浸在一片耀眼灯火当中。
站在落地窗前,几乎能俯瞰整座城市。
盛明窈有些恐高,没走得太近,只是用细白指尖点了下隔着四条大道的某处高档会所,朝好友道:
“喏,那儿就是我等下要去的地方。”

盛明窈沈时洲全文阅读

“所以说,你是因为我家跟星辰宴所离得近,才顺便跑过来看我的?好啊盛明窈,我高估了你对我的爱。”
好友姜未未捂着心口,夸张地啜泣起来。
盛明窈笑得眉眼弯弯,清了清嗓音,十分不留情分地补刀:“其实我不想告诉你,顺路是真的,但看你是假的。我只是来拿上次忘在这儿的病例。”
“行行行,我宽宏大量,不跟你这个长得漂亮还脑子不好使的病患计较。”
姜未未干嚎完,才把那份写着“选择性失忆已确诊”的病例递了过来,叮嘱:“收好啊,千万别拿给盛家其他人看。”
将病例摁进包里,盛明窈才回:“我知道。”
她可没瞎。
盛家那群人,尤其是她大伯一家,简直把伪善摆在明面上了。
她顶着二房独女的名头,从小到大却只想当个珠宝□□的大小姐,有事全交给父亲最信任的下属打理。
因此,从三个月前她意外失忆之后,某些人便开始惦记上了她爸留给她的势力跟股份,想偷偷地吞掉。
盛家今晚在星辰宴所招待一位神秘客人,还打算瞒着她。
就是为了这个,毫无事业心,也从不掺和商业事务的盛明窈,才会一下子支棱起来,说什么都要腾出今天晚上八点半的时间,去露个脸,告诉那群人——
谢邀,我还没死呢。
姜未未八卦:“那个准备投资盛世的客人估计来头不小啊,你大伯把一整层楼都包了。没见过见一次面就搞这么隆重。有人说是顶级财阀,以前就跟盛家结交了的,你认识吗?”
盛明窈抬起眼睛,看着雪白的天花板陷入回忆,整张脸写满了迷茫。
半晌后,幽幽出声:“没印象。”
姜未未突然拍了下大腿,来了精神:“对了,盛盛,你之前不是跟我说,你模模糊糊记得自己有段婚约吗?说不定那个客人是你的未婚夫呢??”
“肯定不——”
“那不然这种级别的大人物,干嘛看上盛世?肯定是因为喜欢我们盛小漂亮,要刷满你周围人的印象分啦!我的印度洋私人岛屿有希望了***。”
盛明窈:“……”
盛明窈:“需要我为你点一首梦醒时分吗?”
那个婚约只在她脑海里出现过一次。没头没尾。
平时也没有任何人提到过,她还有个未婚夫。
盛明窈猜,那很大可能只是个幻觉。
况且,退一万步说,那些跟她年纪相当的,大多数都是些纨绔公子哥,有能力扶持盛家的,屈指可数。
那金字塔尖,少数几个称得上顶级财阀的青年才俊,就算要联姻,也肯定不会选到她头上。
她准备去见那个男人,只是想旁敲侧击:盛世不止一个人说了算,有什么事,可以找那个对你隐瞒公司基本信息的骗子,也可以联系我的代理人哦。
这目的,可单纯了。
*
夜幕渐渐低垂。即便过了拥堵高峰,京城最繁华的市区,依然有数不过来的车辆攒动着,川流不息。
坐在车里,盛明窈把顶上所有补光灯都打开了,拿着化妆镜翻来覆去照啊照。
最终决定把精心化的妆卸了,重新做个颜色更淡更低调的妆容。
商业交易的场合,还是必须专业一点。
不要求她张口就把盛世年报倒背如流,那是下属的任务。
但至少看着要靠谱。
事事都是骄纵大小姐式的浮夸作风,就特别不靠谱。
就是装,她也得给人留下好点的第一印象。
这样才能把名片递出去了。
后面嘛,一向都是下属负责。不归她管。
盛明窈翻遍了包,才发现没带卸妆油,连忙问司机:“我前天把那个刺绣的化妆包忘车上了,你有收起来吗?”
“有的。放在中间那个隔层里。”
盛明窈按照指示打开,只看见乱成一团充电线。
她追问在哪儿。
司机转过头,给她指出位置。
这松懈的刹那,前方已经驶到了十字路口。
一辆黑色私家车蓦地从右边拐过来,正好擦过。
“滋”的一声拖得很长很刺耳,将近两分钟,嗡得令人几乎耳鸣。
双方都不得不停在原地。交警见状,也连忙跑过来交涉。
司机慌乱地朝她道着歉,并准备下车去处理这件事故。
盛明窈长舒一口气:“我去解决。”

娇惯盛明窈沈时洲免费阅读

她对车不太了解,但敢肯定,对方那辆绝对不便宜。
坐在车后座的人物,很大可能身份家世都远在她之上。
要是存心就想刁难她,分分钟的事。
她作为车主亲自去说,态度真诚些,能节约很多不必要的时间。
下车,朝面前的人客客气气道完歉后,盛明窈便直截了当地问:“我们可以私下解决吗?这件事全是因为我的疏忽,费用可以全部由我承担。”
“我……”
黑瘦的中年男人看清她的脸之后,嗫嚅着唇,脸上有一丝难以掩饰的惶恐和尴尬。
盛明窈疑惑:“不能私了吗?”
“我只是个司机,没有决定权。抱歉,小姐……我要去问一下。”
他返回去,敲了下后座的车窗,小心翼翼地转述了刚才的话,似乎是在询问车主的意见。
盛明窈的目光,顺势看向了那辆车的主人。
才发现对方似乎也在打量她。
那是个气质清冷矜贵的年轻男人。
眉眼平静无波,神情透着深邃的冷感。
和她对视时,眸子漆黑冷淡得毫无温度;又有常年处于上位者,习惯性的居高临下。
明明很平静。
却好像,掀起了无数涌动的暗流。
她措不及防撞进他的视线里,微微一怔。
片刻后,才听见耳边道:“沈总说可以私了。”
沈总?
因为先入为主,盛明窈对这个姓氏很有偏见。
——沈家嫡系的二小姐,一直跟她关系很差。
虽然没拉拢人排挤她,也没当着别人的面跟她撕起来。
但是,只要跟盛明窈擦肩而过,沈二小姐一定会双手抱胸,故意用她肯定能听到的声音,阴恻恻地冷笑两下。
这种莫名其妙的事,光是失忆后,盛明窈就遇见了不止一回。
她完全不记得原因。
问了周围的人,她们似乎也都不知道,只能笼统归结为“看不顺眼”。
而回忆着几秒钟前,那男人不加掩饰的冰冷审视。
恐怕,这位沈总也看她不太顺眼。
……难道这就是家族遗传吗?
但比起沈二小姐,这个男人显然更有风度,对她没太为难。
面前的人以为她没听清,又重复了一遍:“小姐,沈总他同意了。”
盛明窈这才回过神,报出了自己的联系方式:“之后随时联系我。”
她现在只想尽快离开,在八点半前及时赶到星辰宴所。
身后,男人语调低沉:“你打算走了?”
那语气,跟审问犯人的行踪一样。
强势得让人很不***。
盛明窈皮笑肉不笑:“这位……沈总,还有什么事需要我处理吗?”
她问完,完全没得到答复。
过分礼貌疏离的表现,似乎没有让对方满意。
或许是光线原因,盛明窈感觉,那男人的神色更暗了些。
眼见他们陷入了短暂的僵持,对方的司机连忙过来道:“其实沈总他,额,就是,就是想说……小姐你的车要是坏了,出行不太方便,可以坐过来……”
盛明窈抿着唇瓣,很想说,她长了眼睛,能看出来他家沈总到底会不会这么好心。
想都不用想,答案当然是——
不会。
他可能是想让她上车。
但绝对不是因为绅士风度,愿意送她一程。
“谢谢,我的车还能用。”
盛明窈微顿,瞬间又找到了更完美的借口:“我马上要去约会,男朋友非常脆弱没有安全感。我很怕他想多了。”

小编推荐理由

娇惯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