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惯(盛明窈沈时洲)

娇惯(盛明窈沈时洲)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盛明窈沈时洲,娇惯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沈时洲再次回来时,流言四起。都说他曾经娇惯着的小孔雀无缘无故跑了,时隔三年,这次是来给教训。然而,该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盛明窈沈时洲,娇惯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沈时洲再次回来时,流言四起。都说他曾经娇惯着的小孔雀无缘无故跑了,时隔三年,这次是来给教训。然而,该

盛明窈沈时洲内容介绍

这么***的理由都搬出来了,对方当然没有别的话要说。
最终,盛明窈还是坐回了自己的车上。
驶离这个十字路口时,她侧过头,透过车玻璃——
那男人的表情跟之前没有多大变化,平静无澜。
骨节分明的长指,不知道何时夹了根烟。

娇惯盛明窈沈时洲全文阅读

盛明窈看了一眼,就能感觉到,他好像很不高兴。
……不就是搪塞拒绝了他一下,至于吗?
脾气还挺大的。
-
车开到半路,实在撑不下去的轮胎终于不堪重负地爆开了。
因为这个岔子,盛明窈比原计划晚了二十分钟,才匆匆赶到目的地。
还没走两步,就被道熟悉的人影拦了下来:“盛明窈,你怎么来了?”
那是她的堂姐盛羽灵。
作为盛家唯二两个千金,盛羽灵一向单方面把她视作对手,很不对付。
“我不能来吗?”盛明窈反问。
盛羽灵目光躲闪,见隐瞒她的事情暴露了,干脆不解释,直白尖刻地反问:“我爸现在在里面谈生意,你来有什么用?难道要去把事情搅黄的吗!?”
盛明窈全当耳边风,直接走向最里侧的包间。
“你知不知道里面坐着的是谁啊?沈时洲沈太子爷,搭上他盛世永远不用愁了!对你不是也有好处的吗?”
盛羽灵只想拦她:
“你现在除了得罪人还有什么用?我***都只敢把存在感降到最低,声都不出,你还要自私地捣乱,有没有想过我们所有人?”
这打出来的感情牌,对盛明窈来讲,一点意义都没有。
“把存在感降到最低?”
盛明窈唇瓣微翘,拆穿。
“堂姐,其实我早就发现,你每次出席隆重场合,就喜欢暗戳戳模仿我。这次也不知道比以前隆重多少倍,都逼得你直接捡我以前在盛南公馆留下的旧衣服穿了。”
都彻底拉下脸了,肯定是想给她口中那位太子爷留下个深刻印象。
盛羽灵卖的那些惨,谎言一揭就破。
“你!!”
盛羽灵被戳中了痛处,脸色立刻大变,难堪至极。
盛明窈没有跟她多说两句的打算,径直走向包间。敲了敲门,得到允许后才***。
踏***的那一瞬间,她迟钝意识到,刚才的男声似乎有些耳熟。
而且,盛羽灵刚才喊他什么?太子爷沈时洲,沈——
同一时刻,她望过去,撞进了那双深如潭的寒眸。
“……”
盛明窈已经准备好营业式假笑的漂亮脸蛋,僵了。
同样僵住的不止一个。
正举杯奉承的盛明窈大伯盛武,和几个插不上话的盛家小辈,在看见她的那一瞬间,都瞳孔一震,露出惊惧不定的表情。
唯一神色不变的,只有坐在主位上的沈时洲。
他抬起眼皮,目光扫过门口的纤细身影,似笑非笑:“——这就是你说的,约会?”
“……”
社会性死亡,也不过如此。
盛明窈很快反应过来,一脸镇定地找了个离他最远的空位坐下。
“大伯之前没说他在这里设了宴,我去约会的路上才得知沈总要过来,临时改变了行程。”
沈时洲垂下视线,看着空了的酒杯,嗓音压着一丝寒凉的嘲弄:“怎么不把你脆弱的男朋友带过来。”
他竟然还记得她信口胡诌的形容词。
这个误会怕是过不去了。
“刚刚分了。”盛明窈扬唇,场面话一句接着一句,“跟沈总合作愉快最重要。”
她笑起来时,漂亮的月牙眼甜滋滋的,格外讨喜。
再配合着轻轻的语气词,使人生不出半点责怪的心思来。
周围的人,除了盛明窈,全都在小心翼翼地等着沈时洲的反应。
大气都不敢出。
沈时洲轻呵了声,神情愈发冷沉。
盛武硬着头皮给自己找补,解释说是手底下的人疏忽了,才没去请盛明窈,并不是有意瞒着沈太子爷……
然后又点头哈腰,主动提出了大幅度让利的要求。
周围的人,包括盛羽灵,都是他这边的,当然连声帮着盛武说好话。
他们说一长串,沈时洲才漫不经心地应上几个字。
尽管沈太子爷一向喜怒不形于色,但是这样的态度,也足够表现出他的不虞。
盛明窈看着盛家人那一张张铁青却又不敢发作的脸,心情瞬间明媚了,望着沈时洲的虚假笑容都变得真切了许多。
垂灯的光,打在她假装认真倾听的眼睛里,流溢着亮色神采。
无论是谁看了,都能感觉到盛明窈对沈太子爷打心眼里的仰慕。
她看盛家人表演看得可开心了,却突然听见大伯喊了声自己名字。
“明窈,这次是大伯的失误……你先给沈总把酒倒上,一家人的事,之后再说。”
听到满意的答案,盛明窈不拆台了,就近拿了瓶酒倒进玻璃杯里,弯腰放在男人面前的茶几上。
盛武挪了位置,强行让她坐到沈时洲旁边。
盛明窈所做的事,原本该是这场商业交谈中最不起眼的一项。
但,从她起身到坐下的全过程,众人都不约而同闭了嘴。
包间里,一片安静。
沈时洲垂下狭眸,看着面前那杯酒,眼神一点一点变深。
将近一分钟后,低缓的嗓音溢出薄唇,字眼冷硬不耐:
“我对这个牌子的酒过敏。”
盛明窈:“……”
那为什么要让服务生端上来啊?
她偏过头,乖巧的脸上酿出笑容:“第一次见沈总,太匆忙了,没做好准备。”
沈时洲抬起狭眸,眼底不知道何时已经覆上了层霾色,语气也冷:“很好。”
“?”
“你假装不认识我的演技,进步很快。”
“???”
盛明窈一脸茫然。
她虽然诊断出了失忆,但是表现出来的症状轻微,顶多是不记得自己之前把某个小东西放哪儿了。
但似乎,忘掉的不止这些。
她不出声,其他人也只能低着头,恨不得自己没长眼睛跟耳朵。
盛武擦了擦额角冷汗,大着胆子跟沈时洲解释她失忆的情况。
男人一言不发,脸上神情愈发昏暗莫测,喜怒难辨。
盛明窈回过神,微咬住下唇,为自己解释:“三个月前的车祸虽然被封锁了消息,但以沈总的身份,应该轻轻松松就能查到。”
“那场车祸导致我忘记了一些东西,比如……”
“比如说我。”
男人清冷的声线带着股讽刺:“还是该说,只有我?”
虽是问句,语气却很肯定。
“……”好像是哦。
看上去,的确巧合了一点。
盛明窈尴尬地扯了扯唇角,不知道该怎么回。
沈时洲低嗤,脸色沉沉。
换作以前,其他人对她这幅表情,盛明窈一定第一时间呛回去:不重要的人忘了就忘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沈太子爷语句里透露出来,对她十足十的熟稔和了解,又让她有些好奇。
他们以前认识吗?
他又为什么会笃定,她的失忆一定是装的……难道以前装过,或是有什么需要靠失忆逃避的纠葛?

盛明窈沈时洲免费阅读

想到这,余光瞅了瞅一旁的英俊男人。
沈时洲连半点眼神都没施舍过来,只是在打量着墙上的壁画。
修长的指骨,则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扶手,发出没规律的低闷响声。
让本来就够僵硬的气氛,更加难以流动。
那模样,似乎是在等她的解释,或者坦白。
盛明窈从来都是不高兴了就得被哄的脾气,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要说什么。
她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深吸一口气,伸出指尖,主动扯了下沈时洲的袖口。
察觉到他并没有反感,又轻轻地扯了一下。
抬起脸,弯着的杏眸如新月,天生动听的声线一软下来,没人拒绝得了:
“都是好朋友,别生气呀,你以后多说一说,我会很快记起来的。”
话音落下,便听见酒杯接二连三滑落手掌,跌碎在地的声音。
然后,鸦雀无声。
众人被吓得不轻。无论是之前就只敢赔笑、不敢出声的小辈,还是极力想给沈时洲留下印象的盛羽灵父女。
此刻都一句话都不敢说。
全都冷汗涔涔。
盛明窈为了让自己看上去更真诚,没移开目光,乖巧且无辜地朝他眨了眨眼。
沈时洲微眯狭眸,视线在她脸上缓慢游移。像是冰冷的审视。
随后,他捏起她的脸,距离一下子近得好像是在接吻,语调却冷漠:“朋友?”
一字一字,从薄唇里挤出来。
“我们什么时候,是这种关系了?”
-
最终,沈时洲径直离开了包厢。
合作谈判暂停,聚会也匆匆结束。
盛家人又想埋怨她气走了太子爷,又怕跟她走得太近惹祸上身,一个二个溜得飞快。连一向最爱挑刺的盛羽灵,都不敢吭声。
盛明窈找不到人问,只能拜托姜未未查下。
次日傍晚,对方就将沈时洲曾经的采访发了过来。
盛明窈正在餐厅里,收到消息后,立刻将点好的菜单递给服务生。
她看见满屏的沈时洲,最初没认出来:“这谁?”
姜未未:“你几个意思??”
“噢,想起来了。”
沈时洲的简介只有寥寥数语。
出身顶级豪门,二十六岁便掌握了沈家大半实权,在处理好家族生意的同时开疆拓土,用刚创立两年的君朝,做出了令所有人惊叹的成就。
——叫一声京城太子爷,名副其实。
难怪比他大了二三十岁的盛武,在他面前也只有阿谀奉承的份。
盛明窈发了会儿呆,然后才问:“我跟沈时洲,会是怎么认识上的?”
一年前才回国的姜未未:“不知道。但你应该能从他的反应里推断出一些吧。”
反应?
盛明窈只觉得,沈时洲对她,跟对仇人没什么区别……
她简单复述了昨晚包厢里发生的事。
姜未未一下子来了精神,啧啧:“这听着怎么这么***情深啊。”
“……”
“他不相信你失忆了,觉得你是在逃避。不就说明你们之前肯定发生过需要你逃避的事情吗?”
盛明窈忍不住道:“也可能是生意上的事。”
她好歹在盛世挂了个名。
虽然活都是下属做,但是出了差错,都得算在她头上。
姜未未质疑:“盛世那点体量,在沈时洲眼里真的不够看。真的能闹出让太子爷念念不忘的利益纠纷吗?”
盛明窈当然明白,但是——
“不是利益,就是感情纠纷。沈时洲像是会对女人有感情的样子吗?”
姜未未好像被说服了,退而求次:
“但不管怎么样,盛盛,你应该都很好奇,沈时洲之前跟你发生了什么吧。
好奇就要主动出击啊!总不可能等着沈时洲主动来找你。
今晚他在银河中心有个慈善聚会,三十分钟后结束,你去堵人。”
盛明窈偏头。从镜墙里打量着用边夹随意做的发型,再算了下从这里到银河中心的车程,摇头:“这次就算了。”
用完餐,服务生便立刻上前:“这位小姐,隔壁201号的顾客已经帮您买了单。”
201号门口站着个跟她年纪相仿的公子哥。
长得挺眼熟,也许以前经常跟她说过话。
但这种人太多了,她一个都记不住。
盛明窈司空见惯地划清界限:“帮我转告句谢谢。他们下次要是再来,费用直接记在我的帐上。”
说罢,准备直接离开。
谁料刚走出去,就被倾盆暴雨拦了路。
盛明窈拧了下眉,拿出手机。却发现刚才替她买单的人过来了。
对方凑到她面前,眼睛发亮,十分殷勤地打招呼:“盛小姐应该见过我吧?不记得名字也没关系,我叫陈湛。”
“你好。”
盛明窈敷衍地打完招呼,余光正好瞥到不远处的一辆黑色私家车。
她没在意,又低下头翻司机电话。
陈小少爷紧张地搓了搓手,没话找话:“盛小姐,这么大的雨天,你是打算让司机过来接你吗?”
“嗯。”
“司机赶过来要多久?半个小时之后恐怕到不了吧。”
陈湛顿了顿,将腹稿全部托盘而出:“要不我开车送你回去?”
盛明窈偏过头,海藻似的长发垂落在肩侧,乌黑底色,衬得她眉眼更加精致。
“不麻烦你了。”
从远处侧面看过去,陈湛低着头,盛明窈仰着脸望陈湛,脸上有很浅的礼貌的笑,好像聊得很愉快。
水声哗啦——
加速驶过雨幕的黑色私家车突然刹住,溅起小半米高的水花,泼得一脸殷勤的公子哥满身狼藉。
如果不是司机握稳了方向盘,只是擦身而过,恐怕陈湛已经被撞飞了出去。
前台的工作人员立刻捧着热毛巾过来,围着被打湿的陈小少爷打转,连声道歉。
却半点都不敢去看停在门口的车。
也不知道他们跟震惊之后十分生气的陈湛说了什么,陈湛像看见瘟疫似的,连忙离开了。
盛明窈不明所以地站在原地。
面前的车门,被拉开了一条细缝。
男人英俊淡漠的眉眼映入眼帘。
姜未未那句“总不可能让沈时洲亲自来找你”,还在耳边响着。
她差点以为自己看错了。
见她站着不动,前座的司机连忙道:“盛小姐,雨太大了,你先上车吧。其他之后再说……”
盛明窈果断想要拒绝,还没说话,垂在裙边的手便触碰到了水渍。
她低下头,才发现刚刚的水花,有些溅了过来。
上半身的白色衬衣被迫湿了,紧紧贴着曲线,勾勒出明显的轮廓。
她窘迫了一秒,看向沈时洲:“沈……我现在不方便,可不可以找你借一条毯子或者外套。”
但是,作为导致这一切的元凶,男人似乎并没有该主动帮她的自觉。
他狭长的眼皮微抬,扫过她,以及她身前湿漉漉的布料,漫不经心地吐出冰凉的字眼:“你拿什么还?”

小编推荐理由

娇惯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