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吻荔枝(白荔纪霖汌)

偷吻荔枝(白荔纪霖汌)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白荔纪霖汌,偷吻荔枝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十八岁那年,纪霖汌家里来了个怯生生的小姑娘。小姑娘眉骨漂亮,眼眸里像是藏着星光,眼角的泪痣若隐若现。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白荔纪霖汌,偷吻荔枝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十八岁那年,纪霖汌家里来了个怯生生的小姑娘。小姑娘眉骨漂亮,眼眸里像是藏着星光,眼角的泪痣若隐若现。

白荔纪霖汌小说简介

白荔慌张地把手指绞在一起,目光稍抬,碰上他视线又拘谨地低下头,小声又不确定地说:“哥哥?”
她嗓音细软,跟蚊子似的,听得不太真切。
十四岁的小姑娘,还没到纪霖汌胸口高。
“恩。”纪霖汌浑不在意地应了声,随手放下了果盘。 
他没着急走,倚在桌角,双手自然地滑落***兜里,盯着她桌面铺平展开的卷子看了会儿。

偷吻荔枝白荔纪霖汌全文阅读

卷面整洁干净,字迹很漂亮。
每道题都细心地标注了解题的步骤和知识点。
旁边的错题本更是归归整整的。
他沉思片刻,像是想到什么,有点感兴趣地突然说:“你是跳级上的高一吧。”
“恩。”白荔应声,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说这个,但还是老实回答。
他若有所思,笑:“小孩挺聪明的嘛。”
白荔一怔:“恩?”
这个……她该怎么说。
不过纪霖汌也没给她回答的机会,他黑眸微抬,语气自然随意:“高三的卷子做过么?”
“做,做过一点。”但那个时候是她闲着没事瞎做的,而且做错的题很多。
“可以,够用。”纪霖汌闻言微沉下颌,说完,迈开长腿,转身就走了出去。
白荔没太明白他的意思,愣了几秒。
没一会儿又见他拿着一套试卷回来,扔她面前。
是一张物理试卷。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发的,反正上面干干净净,题是一个字都没动,倒是左上角写了名字和班级。
纪霖汌,高三(16)班。
除了页脚稍微折损了点,看起来跟新的一样,还散发着淡淡的墨味。
白荔有点诧异地看向他:“哥哥,这……”
他眸底漆黑,视线俯低刚好笼着她的身影,眼睛眯着。
“小孩,哥哥请你吃水果。”一顿,他慢条斯理地开始讨价还价,唇角微掀,“你不能这么白眼狼对吧。”
两人靠得近了些,她鼻息间传来清冽好闻的味道,混杂着书卷气,像是晚来迟暮的霞光。
她脸颊瞬间变得滚烫。
白荔一怔,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他:“我……”
纪霖汌点了点卷子,眉眼稍挑,下颌抬起诱哄道:“所以作业,是不是应该帮哥哥做做?”
空气安静了一秒。
他说:“有问题?”
白荔愣住,半晌才呆呆地说:“额,没有。”
等纪霖汌走了以后,白荔坐在桌前拿起来那张高三的物理试卷左看右看,拿起笔,她咬住了笔帽,有些苦恼。
高三的试卷知识点很复杂,好多道题都能看到以前学过东西的影子,但混在一起运用,还是很有难度的。
白荔从前没干过帮别人做过作业这种事,她怕自己错题太多再导致纪霖汌被骂。
于是她认认真真、勤勤恳恳地抱着书啃,一道题接着一道题的攻克,还特意把字迹写的很工整。
所以整整一个下午,她都在房间里闷头做题,中间连口水都没出来喝。
还剩最后一道大题的时候,她感觉肩膀有些酸。而且这道大题的知识点全部都是高三才能学到的内容,她一时半会还真解决不出来。
白荔伸了个懒腰,揉了揉困倦的双眼。眼角酸涩,没一会就泛起湿润,她想着先去洗个澡,晚上再啃。
推开房间门出去,客厅里一个人都没有。
黄昏的霞光洒满了一室,暖橙色看起来很温馨。
空气中还残留着午饭的香气。
她奇怪地看了一圈,室内寂静无声,掉根针都能听见。倏地,她余光突然瞥到了门口贴的一张便利贴。
[嘟嘟,阿姨和叔叔有事,要很晚才能回来,晚饭已经做好了,就在冰箱里,记得吃饭哟!] 
结尾处还画了个可爱的笑脸。
白荔把便利贴握在掌心里,下意识看向纪霖汌的门口。
门关得严丝合缝,里面也没一丝声响。
他应该是不在家吧?
毕竟下午还要去补课。
她收回视线,进了浴室。
***裤脱下来泡在盆里面,她走过去拧开水龙头。
热气很快就冲散了周身的疲惫,白茫茫的雾水氤氲一片,她额前的碎发也略带着湿润。
水声渐停,白荔眯着眼朝置衣架摸了过去。
手指来来回回地摸了几遍,空空如也。
她抹了把脸上的水汽,勉强撑开眼皮看过去。
也不知道她的衣服什么时候掉在地上的。
白荔半蹲着,手指捏着衣角提了起来。
哗啦啦一串水声,衣服都被泡湿了,肯定没法穿。
她光着身子站在浴室里想了一会儿,还好这里面有条浴巾。
反正现在家里也没有人,穿着浴巾出去应该也不碍事。
这么一想,白荔裹住了白色的浴巾,走到门口转动了门把手。
谁知道刚拉开一道缝隙,她视线抬起来,整个人顿时不好了,像是被点了***道一样僵在原地。
仿佛空气都被抽干,她只能屏住呼吸。
纪霖汌...
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还没等白荔反应过来,他黑眸微抬看了过来。
两个人的视线在空气中撞了个正着。
纪霖汌目光向下沉了沉。
“......”
一瞬间,白荔只感觉血液逆流。
她心差点就从嗓子眼里蹦出来,反手,“咣”地关上门。
半晌都没缓过劲来。
纪霖汌脚步一顿。
手里的书包扔进了沙发上。
紧跟着,他漫不经心地进了卧室。
听到外面的关门声,白荔急促的呼吸才稍微平缓一些。但一想到刚才的场景,她还是不自觉地抬手捂住脸颊,掌心里一片滚烫。
天,好尴尬啊...
现在的她真的是浑身上下都透着不自在,连头发丝儿都感觉别扭。
白荔在浴室里闷不做声地站了两个多小时。
她每次鼓起勇气想出去,但手指还摸到门把手就立刻缩了回来,就这么来来回回,硬是挺到现在。
然后她听见纪霖汌的门又打开了。
懒散的脚步声朝着浴室的方向过来,稍一顿,停住。
隔着门,他嗓音慵懒:“你还要在里面待多久?”
白荔窘得不行,小声说:“我...我马上出去。”
沉默片刻。
气氛令人窒息。
半晌,他在门外缓淡开口:“放心,我对小孩子没兴趣。尤其这么平的。”
“你不用介意。”
这话听着像在安慰她。
可是白荔却觉得很不对劲。
我...没兴趣...
你...不用...介意...
尤其这么平的...
平?
白荔一怔,下意识挺起胸口。
哪里平了啊?!
等纪霖汌走了以后。
她忍不住偷瞄了一眼镜子里。
浴巾裹住了大半***,但白嫩的胸口还真是一马平川,连点起伏都没有。
T-T好像确实有点小。
...
浴室事件过后,白荔就缩在房间里不出来,连晚饭都没出去吃。纪霖汌也没来找她,两个人彼此不说话。
桌上的时钟已经指向了十二,窗外漆黑一片。
白荔还趴在桌上学习,房间里只开了床头的小台灯,她盯着面前的物理试卷看了半天,还在纠结该怎么给纪霖汌送过去。
还差一道题,她今晚应该能写完。
晚饭没吃,白荔抿着口干舌燥的唇,打算出去喝水。
路过纪霖汌的房间门口时,微弱的光亮从门缝里漏出来,里面传来了几个男生说话的声音。
“小龙团,过来。”

白荔纪霖汌免费阅读

“纪哥,下路打起来了过不去啊。”
“先打李白,你管肉干嘛?你能打得动?纪哥,你那边龙打完了没有,用不用我过去帮你?”
她从餐桌上拿起水壶倒了杯水,下一秒,就见纪霖汌的房门突然打开。
房间里的灯光蔓延出来,照亮了四周。
白荔被水呛到,视线一抬,刚好和纪霖汌撞个正着。
他眉目清朗,棱角分明的下颌映着光。
灰色宽松衬衫套在他身上,肩宽腰窄,锁骨在圆领处撑起来很浅的形状。下面是黑色篮球裤,松松垮垮,露出来一截笔直纤细的小腿。
白荔默默地收回视线。
她只觉得脸颊滚烫。
纪霖汌走过去,从冰箱里拿了瓶可乐。
他修长的手指单手扣在易拉环,轻轻松松打开。
下颌微抬,他仰着脖子灌了几口,喉结上下一动。
路过白荔的时候,纪霖汌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卷子做的怎么样了?”
“啊...快,快做好了。”白荔耳尖滚烫,差点咬到舌头。
闻言,他淡淡点头:“行,我明天上午要用。”
“知道了。”白荔声音越来越小。
第二天一大早,蔡嘉禾就起来准备早饭,昨晚她回来的时候,纪珩盛已经在飞机上了。
这次出差又是一年半载的。
纪珩盛干工程的,回家的次数确实少。
蔡嘉禾拎着油条回来的时候,就看见白荔房间门打开着,小姑娘背脊瘦小挺直,正坐在桌前背单词。
“嘟嘟,出来吃饭吧。”蔡嘉禾叫了她一声。
“好。”小姑娘乖巧地应道。
早餐很香,清粥酱菜,还有油条。
到了饭桌前,白荔没动筷,而是安静坐着。
蔡嘉禾瞧出来她的意思,便解释道:“不用等他,他每天都起得很晚,根本不吃早饭,你吃你的。”
闻言,白荔才默默捧起来粥喝了一口。
临走前,她从卧室里拿出来那份物理试卷。
趁着蔡嘉禾不在客厅的功夫,她悄悄地顺着门缝里塞***以后才离开。
今天是白荔第一天入学,因为成绩比较优秀,所以直接安排进了省重点高中的A班。
白荔到了学校以后就在班级门口的走廊里安静地站着,大概是她看起来年纪很小,路过的几个学生都频频回头,盯着她看好半天。
还有几个女生凑过来问她:“你是我们班级新来的同学吗?”
“就是那个跳级来的?”
白荔只好点头说是。
一直到上课铃响,班主任杨书林过来领她进了班级,走廊里才安静下来。
教室里都是陌生的面孔,看得眼花缭乱,白荔做了个简短的自我介绍。
但当杨书林说完她是跳了两级以后,班级里顿时响起一片唏嘘的声音。
“我想想,”杨书林扫了一圈,指了个靠窗的位置,“你去和江星序同桌。”
白荔看了眼那个被叫做江星序的女生。
全班只有这个女生的旁边空着座位。但她看起来好像也不在意,短发及肩,手里不停地转着圆珠笔。
漂亮的鹅蛋脸,一双细眉微挑,抬起的杏眸闪过一丝凌厉的光。她板着脸,一副谁都不爱搭理的模样。
白荔拎着书包走了过去。
江星序见她过来,就把放在她抽屉里的东西都拿回了自己的桌面,顺便挪了挪椅子,给她让出来些位置。
一上午的课都过得很快,A班学习氛围好,上课时间基本没有说话睡觉的。
到了最后一节化学课的时候,白荔在书包里翻昨晚写的那张卷子。
省重点高中每个学期刚开学都会进行模拟测验。
但白荔报道时间晚,没来得及参加,所以杨书林就私底下把卷子发带给她,说是让她跟着一起做做题。
结果她刚从书包里翻出来,卷子一打开。
白荔顿时傻眼了。
卷面上写的都是物理公式。
她再仔细看了看,这张卷子真是纪霖汌的。
“那位同学,你有什么问题吗?”化学老师推了推眼镜,在讲台上一眼就看到了白荔的小动作,于是紧皱着眉头问道。
白荔说:“老师,我没带...”
“那你就两个人看一张,和你同桌用一个。”
白荔刚想开口,就见江星序把卷子推了过来。
她小声地说:“谢谢。”
江星序眉眼稍挑,没说话。
...
窗外日头毒辣,蝉鸣声一阵接着一阵,叶梢都被这阳光晒得发蔫打卷。
教室里趴倒一片,安安静静的,只有黑板前的男老师捧着课本在讲题。
他声音不大,也没什么起伏,时不时还喝一口水。
“接下来,把物理卷子拿出来。”男老师敲了敲讲台,“我说,你们都醒醒。起来看看黑板,没几天了同学们。”
“现在还不抓紧时间,就知道睡觉。”
“高考完了你们使劲睡,到时候绝对没人管你们。”
底下响起来翻东西的声音,有同学问:“老师你说的哪一张啊?”
“就我三天前发的那张物理卷子,让你们回去做。”他摸了摸发量很少的脑门,说,“都做了吧?”
“做了。”稀稀拉拉的声音十分懒散。
男老师说:“我现在检查,你们谁要是没做,就给我出去罚站,听懂了没?”
话音刚落,他背着手从讲台上走下来,手里还握着一根尺子。他走到哪就用尺子敲敲桌面:“卷子,我检查。”
纪霖汌被同桌许博文推了推。
他微抬眼,顺手从桌子里拿出来那张卷子。
许博文瞥了他一眼,压低的声音难掩惊喜:“卧槽,纪哥你***可以啊,这小卷子做的...”
话没说完,他声音戛然而止。
纪霖汌似笑非笑的,身体懒散向后一靠,从容道:“接着夸啊,这卷子做的怎么了?”
“不太对劲吧。”许博文说,“害,我就说你怎么可能写的这么工整,你卷子拿错了,哥。”
一顿,他纳闷:“这卷子是谁的啊?你弟的?”
纪霖汌眼眸微沉,看到了试卷上的化学题:“我弟哪有这么好的字。”
眼看着那边老师就要走过来,他也懒得装下去。
“纪霖汌,你卷子呢?”
“没带。”他说。
物理老师哼了声:“没带?我看你是没写吧。”
纪霖汌没解释。
物理老师指指门口:“自己出去吧。”
“别以为你每次物理成绩好就不用写作业,”他接着说,“都复读了还不好好学,你还想复读几年?”
纪霖汌抿着唇,拉开凳子就走了出去。
隔着围栏,能从走廊俯瞰到整个校园景色。
高三这栋楼是独立的,处于学校一个十分偏僻的角落里。说是防止其他年级影响高三生学习,每一届都会搬过来。
他手***兜里,另一只手搭在围栏上。
教室里还在接着上课,他视线朝着远处瞥了瞥。
倏地,纪霖汌一怔。
他视线里,正有道身影朝着这边跑过来。
小姑娘满脸通红,许是也看到他了,头埋得更深。
纪霖汌调整了个***,散漫地趴在围栏上。
侧目过去,他正注视着跑过来的白荔。
白荔气喘吁吁的,手里还拿着卷子。跑到他面前才小声说:“哥哥,我弄错了,这个才是你的。”
纪霖汌看了她一会儿。
“怎么办?”他突然笑笑,学着她的语气,“哥哥已经被扔出来罚站了。”
“啊?”白荔有点慌。
话音刚落。
教室里传出来老师的声音。
在这样寂静的走廊,格外明显。
“纪霖汌你真出息了啊,罚站都不老实,还在那泡妞?”
“......”

小编推荐理由

偷吻荔枝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