鹅子,等妈妈捧你!(骆修顾念)

鹅子,等妈妈捧你!(骆修顾念)

导读:骆修顾念小说————鹅子,等妈妈捧你!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曲小蛐所著,讲述了1.小编剧顾念有个***。她非常喜欢圈内一个18线小男星,骆修。骆修脸长得好,但演技没眼看,两年不开张

小说介绍

骆修顾念小说————鹅子,等妈妈捧你!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曲小蛐所著,讲述了1.小编剧顾念有个***。她非常喜欢圈内一个18线小男星,骆修。骆修脸长得好,但演技没眼看,两年不开张

骆修顾念小说简介

第1章
《盲枝养鹅日常》
2020.5.30,星期六,天气晴
5月只剩最后两天了,又是宝贝鹅子没有任何消息和通告的一个月。
崽崽这么乖这么帅,为什么没有人看到他T^T

骆修顾念全文阅读

***的世界太残酷了,不过鹅子不要怕,妈妈会一直守护你!
ps:六一儿童节给宝贝鹅子的礼物准备好了,傍晚寄出,***如下。
《夏日养生小须知》手账本*1
维生素B、维生素C、维生素E大礼盒*1
养生***(清热解***、生津止渴、防辐射、抗氧化,夏日必备,希望崽崽能乖乖按手写说明书喝T^T)
……
“嗡嗡。”
伏在书桌前认真记录的女孩抬头,柔滑长发落下窄肩,清秀安静的鹅蛋脸露出来。她看向桌角的手机。
一条新信息。
顾念合上深褐色软本,不等她把本子收进抽屉里放好,手机已经从信息切成了来电。
“林南天”的催命魔咒。
顾念叹了口气,把本子放到桌子左上角,转拿起手机,声音轻得发懒:“喂。”
“你怎么还没到?”
“不是还有,”顾念歪过头看了看,“半小时么。”
对面磨牙:“这可是相亲,你当是卡点来上课?”
“……”顾念趴到书桌上,侧脸被揉起一点蔫巴的弧度,“知道了,就来。”
写好的节日贺卡被顾念小心摆在手账本的封盒上,她从衣柜里随便拎出条碎花裙,换上就出了卧室门。
客厅里,同编剧小组的江晓晴和秦园园脑袋凑在一起,正聊得热闹。
“噫,顾念你要去相亲了吗?”江晓晴抬头问。
“嗯,傍晚要寄的——”
“知道啦,给你宝贝鹅子寄的礼物嘛,那两个大盒子是吧?”
“还有书桌上的手账本和贺卡。”
“好好。”
顾念放了心,蔫垂着的眼皮总算撑起点精神,嘴角也***个小小的弧度。她走去玄关,坐到鞋凳上换鞋。
刚换好一只,客厅里传来江晓晴咬牙切齿的声音:“那我们让顾念判断!”
“?”
没几秒,两个女人冲到她面前:“顾念你说,是你的话,骆家那两个少爷你站哪个?”
顾念提着鞋,茫然:“什么骆家,什么少爷。”
江晓晴呆滞转头:“连骆家都不知道,你是住在山顶洞吗?”
秦园园小声提醒:“我前段时间跟你说过的,我写豪门剧本的时候会参考的那个K市豪门骆家。”
“哦,好像有点印象了,”顾念不在意地弯下腰,穿上另一只鞋,“他们怎么了。”
“啊!你真是!”
江晓晴坐到顾念的鞋凳旁:“之前一直传他们兄弟阋墙,结果是兄弟俩都不想继承家业,正在暗地里斗智!”
“所以?”
对着顾念一副“关我啥事”的惫懒模样,江晓晴挫败抹脸,丧气道:“我和园园在谁能赢的问题上发生了分歧,你给我们裁判一下。”
顾念转向秦园园。
秦园园:“我站小少爷骆湛,K大少年班天才,AI领域新锐,而且帅。”
江晓晴表情坚毅:“我站那位神秘的骆家大少爷。神秘是一个男人最大的魅力!”
“?”
江晓晴正经不过三秒,闹腾着滚进顾念怀里:“那群媒体还没见过大少爷的庐山真面目,但是能在骆家坐稳长孙的位置,怎么可能普通得了!越神秘越牛***,剧本里都是这么写的!”
秦园园打击:“你剧本看多了。”
“哼!骆家老爷子都说过,说他有城府!”
“原话是说他生***凉薄、心思深沉、无欲无求,这不算好评价。”
“不管!”
顾念在两人争执的背景音里不为所动,她穿好鞋,起身,随口道:“真无欲无求,那不该出家么。”
“咦,你怎么知道?”
顾念回眸。
江晓晴哭丧下脸:“他们也说大少爷不恋江山不爱美人,就是一心出家。”
顾念:“……”
顾念拍拍她肩膀:“节哀。”
顾念转身就要走,却被江晓晴拉住了:“等等,你还没说你支持谁呢!”
“嗯,”顾念思考了下,“我站骆修。”
江晓晴一懵:“骆修又是谁?”
顾念一直表情淡淡的脸上浮起老母亲的悲伤:“同姓不同命,是我那个可怜的宝贝鹅子。”
江晓晴这才想起来:“啊,就那个连X度百科都没有的180线……”
顾念:“?”
死亡凝视.jpg
江晓晴惊觉自己踩到了顾念的雷区,连忙捂住嘴巴。
顾念也知道江晓晴说的是事实,她蔫了精神,没什么表情地往外走:“我去相亲了,给我鹅子的礼物别忘。”
“保证完成任务!”
顾念出门后不久,X丰邮递员就***来取件了。
在秤上过重量,邮递员按着两只养生品大盒子:“就这些了是吗?”
“对……等等,”江晓晴一拍脑门,“差点把本子和贺卡忘了。”
她连忙转身跑去顾念卧室,刚迈进门,江晓晴就先看见了掉在地上的贺卡。
她弯腰捡起:“咦,被风吹下来了吗?那本子……”视线在桌面扫过,落到左上角深褐色的软包本上。
江晓晴眼睛一亮,拿起本子,很有信心地拍了拍。
“一定就是你了!”
·
夏天的晴好像总不过三秒。
***的乌云不知道什么时候悄然爬到城市的上空,顾念这边刚坐上车,外面就噼里啪啦地砸下雨来。
雨滴落到地面,溅开圆形的湿痕。车窗外被染成一个雾蒙蒙,光怪陆离的世界。
车里的广播不知道调在哪个频道,有个低得哀伤的女声在清唱。
顾念困得厉害,靠在车窗上。那些歌词就从她的左耳钻***,又从右耳跑出来。
【……】

骆修顾念免费阅读

【你既成佛,何不渡我?】
【红尘如梦,爱恨皆负,千年不过一场蹉跎】
【……】
【青灯下,古佛说】
【终是一场空了】
歌曲收在尾音,司机姐姐似乎听得意犹未尽,主动跟顾念搭话:“小姑娘,你听过这首歌吗?”
顾念压下个呵欠,睁开睡意的眼,“听过。”
“也是啊,《渡我》毕竟是前两年的网络金曲之首,恐怕没人没听过。”
“嗯。”
“我当初就最喜欢这首歌,它的作者和原唱是叫[盲枝]吧?听说这首歌火遍大江南北的时候,作者还不到20岁,你说她后来怎么就退圈了呢?”
忍到最后还是没忍住,顾念泪眼朦胧地打了个大大的呵欠,随口接:“可能出什么事了吧。”
司机愣了下,皱眉:“你这小姑娘说话真是,怎么叫出事了?盲枝有名气有才华,肯定只是换了个名,在别的地方大红大紫呢!”
“……”
不。
还有可能是个名不见经传、日常赶剧本赶到凌晨4点的悲惨小编剧。
顾念咽下第三个呵欠,顺便把这个残酷的事实咽了回去。
出租车把她送到星月酒店。下车后,顾念撑***里备着的伞,踩着方砖上一个又一个的小水洼,朝酒店门廊走去。
她在门廊收起伞时,外面的雨也基本停了。
对着这片仿佛就是想跟她开个玩笑的天,顾念木着脸抬了抬头,没表情地问。
“你是想劝我别来是吗?”
“你以为我想来。”
“母命难违你懂吗?”
“算了你没有妈妈你不懂。”
“说到妈妈,希望宝贝鹅子今天出门记得带伞。”
在旁边帅哥安保“长得这么漂亮可惜脑子坏了”的遗憾眼神里,顾念认命转身,进了酒店。
她的闺蜜兼母亲钦定相亲形象大使林南天,此刻正等在大堂的沙发区,表情肃穆地刷手机。
顾念走近了,从后面趴过去:“看什么?”
林南天被吓了一跳,但没顾得责怪,伸手把人勾过来:“你们编剧小组前段时间赶的那个剧本,是不是叫《有妖》?”
“嗯。”
“那这个抢了你们剧本的******编剧[青灯下]又是谁?”
“?”
顾念靠过去一看,林南天的手机屏幕上是一则娱乐圈八卦相关的新闻报道,标题立得很是吸睛:
【疑似盲枝大大风格,新晋***编剧卓亦萱(现笔名[青灯下])带着她的新剧《有妖》杀回来啦!】
对着标题的开头,顾念表情高深数秒,很快就恢复到来时没睡醒的模样。她靠进沙发里:“好像是《有妖》导演组的钦定挂名编剧。”
“那不是你们的剧本吗?”
“我们这种没名气没背景的小编剧,能拿到剧集的全款不错了,不指望冠名。”
“可你们写出来的剧本,凭什么归给她!”
“凭人家背靠大树好乘凉?”顾念打呵欠,“还有‘疑似盲枝’的标签在,总有人想捧。”
“她?她是个屁的盲枝!就凭她笔名[青灯下]合了《渡我》最后一句歌词、然后一通水***营销稿?蹭热度的心还能再明显点吗??”
“粉丝都信了。”
“信了的都是***粉!”
义愤填膺的林南天几乎要把她七八公分的高跟鞋踩进地瓷缝里了。某个间隙,她余光瞄到懒窝在沙发里的顾念,火气蹭地一下蹿起来。
林南天扑过去,按住顾念的肩:“你给我老实交代,那个写《渡我》的盲枝是不是就是你——”
“啊。”顾念突然睁眼。
林南天受惊:“怎么了?”
“再不上楼,”顾念指向大堂落地钟,无辜看林南天,“相亲就真的要迟到了。”
“日!差点把正事忘了!”
“……”
林南天一秒从沙发上***起身,拎住在她转身后立刻蔫回去的顾念,奔向电梯间。
星月酒店26层,西餐厅。
一看这窗明几净、穿燕尾服的男侍应生比客人都多的场面,顾念就知道又让林南天破费了。
但林南天不在乎,豪迈地摆摆手:“没事,我家暴发户啊。”
“……”
林南天这气质,从小稳到大,全班男生一怂了就管她叫哥。
顾念不。
她怂了一般喊爸爸。
精神上的“父女”俩在侍应生的指引下,到餐厅靠窗的一桌落座。
林南天皱眉:“人呢?”
侍应生弯腰:“那位先生去洗手间了。”
林南天松了眉头:“好吧。”
餐厅里客人不多。
她们所在的隔断空间里,只有身后那桌是有人的。
隔着几米,薄薄的纱幔松散垂着,两个男人并肩而坐的身影隐约可见。偏偏他们对面没有人,使得那场面格外诡异。
观察是顾念作为编剧的职业习惯。
这次也不例外。
唯一例外的是,这一次看着看着,顾念就有点迷惑了。那双蔫垂着的眼角一点点拎起来,小鹿眼也慢慢活泛。
到某一秒,顾念像喝饱了雨水的树叶子,抖着灵动劲儿转回来,兴奋地问林南天:“我看后面那个人的背影,怎么那么像我宝贝鹅子,我们先过去看看?”
林南天头都没回,一把摁住这个提起鹅子就像打开电源开关的:“你想儿子想出幻觉了。”
顾念严肃:“真的很像。”
林南天:“如果你儿子能在这儿吃饭,那他还会是个穷困潦倒的180线小艺人?”
顾念:“…………”
顾念惊醒。
说得太有道理了呜呜呜玛德。

小编推荐理由

鹅子,等妈妈捧你!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