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婆是工作狂(祖金严霖)

我老婆是工作狂(祖金严霖)

导读:一样的***,不一样的精彩。《我老婆是工作狂》是由当红网络作家元夕看灯原创的一部现言 小说,小说精彩分享伶牙俐齿,为每一分利益都据理力争,她是从来不会退怯的。但现在,可不是在谈什么生意。

小说介绍

一样的***,不一样的精彩。《我老婆是工作狂》是由当红网络作家元夕看灯原创的一部现言 小说,小说精彩分享伶牙俐齿,为每一分利益都据理力争,她是从来不会退怯的。但现在,可不是在谈什么生意。小编为您带来祖金严霖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小说简介

互相介绍完身份之后,祖金就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往下聊了。
陌生男女,他们之间能聊些什么呢?
问问严霖到底结婚了没有,要是有老婆的话,自己就趁早不要浪费精力和时间?

我老婆是工作狂全文阅读精彩赏析

互相介绍完身份之后,祖金就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往下聊了。
陌生男女,他们之间能聊些什么呢?
问问严霖到底结婚了没有,要是有老婆的话,自己就趁早不要浪费精力和时间?
或者是,问严霖对做全职煮夫有什么看法?
好像都不太合适。
说到底,追求异***并不是她的强项。
更何况她本身也是比较慢热的***子,当然除了在生意场上谈合同的时候。
伶牙俐齿,为每一分利益都据理力争,她是从来不会退怯的。
但现在,可不是在谈什么生意。
而严霖看起来不是话多的人,所以当祖金不说话后,车子里便安静了下来。
车窗外霓虹灯光怪陆离,祖金突然就想起来上大学的时候了。
那时候她半工半读,只要晚上没事,就会到大街上做兼职。
比如发传单,卖小饰品之类的。
在做兼职的空隙中,她有时会走神的抬头望向周围的小区高楼,那些高楼里的房子都亮着暖***的灯光,在夜空的笼罩下看起来是那么安逸温暖。
千万盏灯光明灭的灯光,却没有一盏是属于我的。
就是这样***的孤独冷寂,支撑着二十出头的她比任何人都要努力拼搏。
但梦想有时候又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
她现在三十五岁了,手里***存款是普通人几辈子加起来都难以超越的。
可每天下班后回到住处,一个人孤零零的,那种孤独感居然只增不减。
“到了。”
车子忽然停了下来。
祖金回过神来,连忙把安全带给解开了。
她抬头向前看去,严霖正巧也回头朝她看过来。
两人视线在昏暗的车子里交汇在一起,男人清冽的眉目竟然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谢谢,改天我请你吃饭吧。”
听她这么说,严霖竟也没有拒绝。
他点了下头,声音低沉:“好的,有时间的话。”
真是个寡言少语的男人。
第二天,祖金双眸下的阴影连遮瑕膏都没能掩盖住。
夏彤坐在副驾驶上,扭身往后表情夸张的看着她:“不是吧?你们昨晚就......”
祖金乍一听居然没能反应过来:“什么?”
夏彤咽了下口水,这才想起来司机还在旁边,她咳嗽了一声,不得不先忍耐了下来。
等到了集团坐电梯一上去,夏彤终于憋不住了。
“昨晚我可什么都看到了,你上了一个男人的车!”
祖金抱着胳膊倚在电梯墙上,神情自若:“怎么,你想敲诈啊?”
“对,给我五百万,否则今天就曝光你!”
祖金叹口气,无奈地耸肩笑了下:“啥也没发生,你就别瞎激动了!”
夏彤激动地表情瞬间垮了下来。
“那昨晚那个男人是谁,我还以为你突然***情大变,对男色产生兴趣了呢。”
电梯门开了,祖金拍了下她的肩膀,抬腿走了出去。
“你这点倒是说对了,我的确是有了近男色的兴趣,而且只要追求成功,我还会争取在年底之前和他领证结婚,然后明年抱上一胎。”
夏彤踉跄了一下:“额滴嫩个娘呀,额不是在做梦吧?”
顶层员工们来来往往,见祖金来了便脚步看起来愈发匆忙了。
祖金边走边脱西装外套:“你没在做梦,夏秘书,你知道吗......”
说着,两人进了总裁办公室里。
等关***,祖金才接着说了下半句:“其实从我见他到的第一眼起,我就想好以后我和他的孩子,要叫什么名字了。”
夏彤打了个哆嗦,终于受不了了:“咦,你怎么这样!”
祖金收起脸上的笑容,一个眼神飞了过去。
夏彤感受到杀气,立马老实了:“我错了,我去准备开会的资料。”
“乖,去吧去吧。”她甩了甩手。
一上午开了将近两个小时的会,又连续打了五六个协调各方面的电话。
等好不容易能坐下安静处理会儿文件,夏彤又说董事会那边来人了,脸色都不太好看,于是祖金只得又起身去接待。
董事会的这几个老人尖刻刁钻,完全把她当成自家仆人般苛责训斥,只因为集团某些决策和他们的利益相左。
但祖金作为集团决策的执行者,要做的只能是为大局着想,所以她便全程骂不还口,微笑应对。
好在,这几人发了通火后就离开了,并没有要和她共进午餐的意思。
这种场面,祖金从当上总裁后就经历不知道多少次了,所以一点也没有影响到她美妙的心情。
走出会客室,祖金打算回办公室继续忙活。
可是走着走着,她突然出声。
“咱们附近是不是新开了一家日料店?味道怎么样?”
夏彤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我还没去吃过,不过听其他人说是挺不错的。”
“那你就去给我定两个位子吧,等会我可能过去。”
“你不是不喜欢吃日料......哦哦,我懂了。”
说完,夏彤加快脚步,欣喜地走开了。
回到办公室,祖金从包里把那张名片翻了出来。
站在落地窗前,她拿着手机敲敲删删,打算问严霖现在有没有时间出来吃饭。
可是犹豫了一分钟,她便放弃了这个想法。
发短信这做法是不是太怂了点?
午休就这么点时间,短信发过去之后不知要多久才能等到回复。
而且万一严霖***子比她想象中还要被动,看到短信视而不见,那她就在这儿干等着吗?
输入手机号码,拨出。
‘嘟嘟嘟......’
“你好。”
男人深沉的声音在手机里传来,刺的祖金耳朵痒痒的。
“你好严先生,我是祖金,昨晚搭你车的那位,还记得吗?”
那边沉默了两秒,男人似乎是笑了笑:“哦原来是你。”
“嗯,我现在在东新街,想请你吃个饭,你要过来吗?”
这里其实祖金说话多少用了点小技巧。
她没有说感谢之类的客套话,也没有问可以请你吃顿饭吗。
因为这是陌生人之间才会使用的交流方式,当对面的那个人处于被动选择时,如果听到她言语中有留下选择的空间,多半会下意识的想要拒绝。
所以祖金就巧妙的降低了对方面对选择时本能的抗拒,这样自己既能达到目的,又能迅速拉近彼此的距离。
果然,一切都如她预计中的那样。
“好,我也在附近,你想吃什么?”男人问道。
祖金的嘴角瞬间就咧开了,但她还是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保持着平静。
“日料店怎么样,我已经定好了位置。”
那边嗯了一声,也同样语气平稳:“好的,那我们待会见。”
“待会见。”
挂断手机,祖金立马握起了拳头。
“耶!”
其实要不是穿着高跟鞋,估计她还会激动到疯狂跺脚。
结果正兴奋着,她一扭头,夏彤正巧推门进来。
“额,金姐,我敲了门的。”夏彤小心翼翼。
祖金扯了扯衣角:“位子定到了吗?”
“定到了,呜呜金姐,让我过去远观一下......”
“不行。”
见夏彤表情失落,祖金忍不住还是安慰了一句:“以后再让你见,急什么。”
祖金目前虽正处于暗恋最兴奋的阶段,但远还没昏了头。
在没确定关系之前,她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这件事情。
毕竟她的身份比较特殊,而严霖的身份她尽管还不清楚,但应该也不是寻常人。
所以万一被别有用心的人知道,难免大做文章,多出麻烦。
能避免的,还是尽量避免吧。
日料店距离启域集团很近,祖金就没有开车。
她一个人步行过去,没想到走到日料店门口,严霖也恰好从对面迎面走来。
两人顿时都忍不住笑了下。
严霖今天没有穿西装,头发也没有像前两次祖金见到他时那样,特意用发蜡做什么整理。
简单的白衬衫搭配浅色牛仔裤,这让他看起来更接地气,也显得更年轻了几分。
不过男人身形高大,腰背直挺,气质谦逊温和,走在街头也照样足以吸睛。
“今天没上班吗?”祖金轻声问道。
“今天休息。”
说着,严霖推开玻璃门,让她走在了前面。
两人一前一后走***,祖金对服务员报了预约的号码,服务员便带他们上了二楼。
二楼要更幽静一些,客人没那么多。
而且他们的位置靠着落地窗,这样即便等会二楼的客人多了,也不会打扰到他们这边。
祖金很满意这个地方,心想夏彤还真会选,等回去之后她一定要夸赞一番。
点完菜单后,服务员先端了一壶玄米茶上来。
倒进茶杯里,立刻就能闻到淡淡的幽香,但祖金对这种茶并不敢兴趣,所以只端起来喝了一口,便没再继续碰了。
看着坐在对面的严霖,在白雾袅袅中静默的样子,她突然觉得什么都不说,就是这样一起坐着也不错。
可什么都不说,好像也不太行。
但这时严霖反倒先开口说话了。
“你的车子修好了吗?”
祖金心虚了一下,连忙端起茶杯掩饰:“哦,修好了,谢谢你昨晚让我搭车。”
“不客气。”
严霖顿了顿,表情忽然变得有些内疚的样子。
他垂眸说道:“其实,昨晚我还以为你是找我放贷款的。”
“......什么意思?”祖金不解。
“因为昨天在晚宴上,其实我听到你和你身边的男人说,说我是生瓜蛋子。”
“噗!”

我老婆是工作狂免费阅精彩试读

被误会成放贷款的也是没谁了。
放贷款的,这一听就是整天追在别人***后面塞名片,要联系方式的小业务员。
她看起来怎么也得是美丽优雅的高级白领吧?
想到这里,祖金心里忽然就凉了半截。
昨晚她给严霖的第一印象那么不好,这说明严霖其实喜欢的类型完全不是她这种。
如果是遇到喜欢的异***,谁会往那么偏僻的方向上想去?
而且她和许天应在晚宴上说他坏话,还都被听见了......
耳边是周围客人们传来的隐约聊天声,服务员微笑着端着食物朝他们这个方向走了过来。
就这么几秒钟的时间,祖金注视着对面男人那看起来骨节分明的修长大手,脑子里却已经转了一百八十个弯弯。
她祖金拿得起放得下,不就是一个男人嘛!
既然对方不喜欢,那她也没必要纠缠不放。
反正又没损失什么,她何必自寻烦恼呢。
服务员把食物摆满了一整个小方桌,祖金本来就不喜欢吃日料,这会儿就不想再继续***装什么了。
她拿起筷子,另一只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然后不能严霖回应,她便夹起一片生鱼片,胡乱蘸了蘸酱油和芥末,很是自暴自弃的张开嘴巴一股脑地塞了***。
生鱼片肉质鲜美,但总有一种让人难以忽视的鱼腥味。
就算是酱油都无法掩盖住,祖金直接就被冲的皱起了眉头。
嚼了几下之后,她有些痛苦的咽了下去。
严霖有些错愕的看着她,然后默默把盛着天妇罗的碟子往她面前推了推。
“不喜欢喝茶的话,吃这个压一压吧。”
他轻声说道。
可是祖金越是听到他这样温和的语气,心里就越是苦恼。
所以人别管有多大的成就,长到了几岁,内心终归是幼稚的。
小时候是得不到喜欢的玩具会大哭,三十多岁之后得不到喜欢的人,可能会......
可能会更可怕。
祖金暗暗叹了口气,勉强压住心里的郁闷。
她听劝的夹起一块天妇罗咔嚓咔嚓吃了,然后挤出一个笑脸:“味道不错。”
严霖欲言又止的点点头,他的年纪看起来和她差不多,而且还生的高大挺拔,气质卓越,在外面应该也是备受尊重的身份。
但此刻坐在她的对面,不知怎么的,竟愣是让她觉得,这男人被动的出现了一种听训小弟般的气质。
真是无辜可爱惹人怜啊!
祖金内心疯狂吐槽,这么优质的男人将来不知要被哪个幸运的女人拿下。
一边她尽量温婉的笑着,开口问道:“你想说什么?”
“我刚刚说错话了。”严霖放下筷子,表情审慎的看着她。
祖金愣了下,继而一扬下巴:“你说错什么了?”
严霖被她噎了一下,便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其实我也不喜欢吃日料,作为道歉,下次我请你吧,你喜欢吃什么?“
一句话竟然瞬间让祖金又重燃起了希望。
看来严霖也并非是油盐不进的木头疙瘩嘛!
祖金不喜欢扭捏,直接回答道:“只要不是日料,其他我都行,你呢?”
严霖道:“和你一样,那下次我请你去吃鼎幸坊吧,私房菜。”
“可以。”
眼看又有了机会,祖金的心思就又活泛起来了。
“我想问你个***问题,可以吗?”
严霖抬眸看了看她,点头。
“你刚才说,昨晚以为我是放***的,是不是因为你不太喜欢事业型的女人啊?”
空气凝滞了一秒钟。
严霖认真反问道:“这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祖金眨了眨眼睛,抿起嘴角:“关系不大,我只是随便问问罢了。”
严霖喝了口茶:“没有不喜欢。”
“哦。”
祖金大脑一片空白,手里的筷子都不知道是夹了空气还是什么东西,机械的就往嘴巴里塞。
结果乱吃的下场就是......
她猛地放下筷子,抬手捏着鼻梁,表情痛苦的垂下脑袋,然后泪水刷刷地流了下来。
她以后再也不吃日料了!
她恨芥末!
后面两人又东拉西扯的聊了不少,但一走出日料店,这些记忆力竟然都变得有些模糊不清了。
不过内容大致就是些平淡日常,和感□□业这类***的话题都不沾边。
祖金步行回集团的路上,一边疑惑自己为什么突然记忆力变差,一边懊悔乱吃芥末,结果在严霖面前那么狼狈。
好在,她是确定了,严霖没有要彻底拒绝她的意思。
而且聊天的时候,从严霖的举止言谈,再到两人对一些事物的看法,以及丝毫没有出现代沟的默契度,这都让她觉得更为窃喜。
最关键的是,严霖真的不反感***格强势,有事业心的女人。
这一点实在太重要了,因为祖金真的遇到过太多大男子主义的男人,这些男人能力不行,偏还极其喜欢否定成功女人的价值,把她们污名化。
明明他们自己能力普通,但就是有很强的自信心,能够说出女人的最大价值就是相夫教子,洗衣做饭这种话。
好像成功女人是他们上辈子仇敌一样。
回到集团,从电梯里一出来,夏彤立刻迎了过来。
“金总,怎么样啊,还顺利吧?”
祖金挑眉:“顺利呀,等着吃我们的喜酒吧!”
夏彤嘴角抽搐了一下:“发展这么快的吗?”
下午难得不用外出,也没有访客和会议。
祖金坐在办公室飞速的处理着文件,总算将积压了好几天的公务都处理掉了。
夏彤拿着复印单走进来的时候,祖金一手撑着下巴,表情愉悦地清理着电子邮件。
“没在忙吧?”
祖金抬头看向她:“什么事?”
“底下公关部有个员工,她妈妈得了肺癌要化疗,她家庭条件也不太好,所以大家给她捐款呢,你也捐点吧?”
这种要捐款的事情,基本每一两个月就要发生一次。
她用手机扫码,往上捐了三万元。
夏彤满意的拿着单子出去了。
黄昏的时候到了下班时间,祖金想再继续逗留一会儿,防止回去路上,再有生产部那边出现问题要找她。
但是没一会儿她就坐不住了。
按了下桌上的按钮,她把夏彤叫了进来。
“这段时间,我妈又给你打电话没有?”
夏彤干笑两声:“打了,打了三个,昨天她还让我给她定机票呢,我说那边下暴雨,最近没有飞机飞那边。”
祖金面无表情的收着桌上的资料,塞进包里后起身大步往外走去。
“叫司机在下面等我,你也下班吧,这里没什么事了。”
夏彤松了口气:“好的。”
祖金的母亲,祖华女士,是一位智商与行为完全两极分化的奇葩。
当年祖华女士以市理科状元的优异成绩,去了某重点大学读书。
结果少女纯情好骗,就被年轻帅气的男老师骗身又骗心,而她果然不幸中招怀上了身孕。
于是那老师便随便找了个由头,将她给***的休学回家了。
按说这就是一个渣男和女学生的俗套故事,渣男有没有好下场不知道,但女学生的境况肯定好不到哪里去。
然而现实就是离谱到让人***!
祖金她妈,当年挺着大肚子在娘家被指指点点,竟依然痴心不改,生下祖金后,月子都没做,就一个人坐火车又回学校找那渣男去了。
等祖金都上小学了,这痴心的奇葩才因为屡被嫌弃,不得不回来了。
感情受挫,再加上还得一个人养活孩子,娘家人又不待见她们。
祖华就彻底堕落了,她随便找了个工作,薪水能让娘俩吃得饱饭,住处能遮风挡雨,她便心安理得的在每天下班之后坐在***桌边打发时间,要么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看琼瑶剧,边看边哀悼自己的爱情。
在祖金的记忆力,她们娘俩从来没有出现过,哪怕一次正常母女之间的说笑场面。
祖金觉得自己是个很没心没肺的人。
明明自己是母亲养大的,但她就是讨厌这个女人。
上大学后,能够住校了,她就很少再回家过夜,能够兼职赚钱了,她就再没向祖华要过一分钱。
后来毕业薪水越来越高,能够每月给祖华一大笔生活费了,她就更是一次都不想回去了。
只要一想到祖华用那双浑浊的眼睛望着自己,好像都是因为她这个女儿,才导致她这几十年来辛酸又孤独,祖金就异常的愤怒。
既然不喜欢她,那当初为什么还要把她生下来呢。
就因为她是那个男人的女儿吗?
她到底算什么?
一份纪念品吗。
不过祖金今天心情不错,再加上她人生的下一个目标也有了起色,所以她打算去看看祖华女士。
让司机在附近商场买了两个礼盒,以及一篮水果,祖金便提着上去了。
她像之前那样,把东西放下,然后连坐都没坐,不到五分钟就从楼上下来了。
她告诉祖华,自己可能快要结婚了。
看着祖华惊讶的表情,她心里觉得十分兴奋。
因为她觉得自己总算是***了一次这个女人,不然的话,就好像她也要孤苦伶仃,才能偿还由于她的出生,而给这个女人所带来的一切折磨。
所以她偏要幸福快乐!她偏要老公孩子热炕头!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祖金严霖小说***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