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失格(钟情江白)

温柔失格(钟情江白)

导读:主角是钟情江白小说《温柔失格》免费完结版全文特别推荐,作者乔虞所著,温柔失格钟情江白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四年后的重逢。***扫.黄打非,钟情和一群狐朋狗友打架被拖去***局,审讯她的人是江白。

小说介绍

主角是钟情江白小说《温柔失格》免费完结版全文特别推荐,作者乔虞所著,温柔失格钟情江白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四年后的重逢。
***扫.黄打非,钟情和一群狐朋狗友打架被拖去***局,审讯她的人是江白。

钟情江白小说简介

直到钟情高二那年,她的母亲找***来,要钟情要和她离开。
钟情离开当晚,江白从***校翻.墙而出,连夜从百里外的邻市飞奔回来,却眼睁睁看着钟情上了车,消失在他世界。
江白跌撞回到家中,看见房间桌上有封信,信封上写着“江白哥亲启”
他打开那封信,里面只有寥寥几句——
“你不要我,我也不要你了。”

温柔失格钟情江白全文阅读

——哥哥,是你先不要我的。
车窗外的雪下的越发大了,街道两侧路灯,灯光耀眼。
刺得江白眼睛疼。
江白点了根烟,放下车窗,烟头忽明忽暗的火星在雪色中闪烁。
他很少抽烟,除了案子遇见瓶颈时,会抽上一两支。
可最近烟瘾,似乎愈发大了。
雪花洋洋洒洒的落下,堆积在车窗上,像是成堆的柳絮。
风一吹,又散了。
江白***了***烟灰。看着窗外的雪,目光涣散,开始走神。
钟情和她母亲走的那天,他从百里外的宜江市赶回来,迎接他的也是这样一场雪。
还有钟情留给他的一封信。
-
“小情,待会补习班结束,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网吧玩?”杨美美避过台上讲卷子的老师,偷偷摸摸的和钟情交耳低语。
钟情停了笔,看一眼腕表的时间。
晚上八点了。
她摇头:“不去了,我回去晚了,我哥哥会担心的。”
杨美美撇嘴,无语:“你哥在百里外的宜江市,还能管着你不成?”
钟情笑了笑,低头修改错题。
虽然哥哥人在宜江市,他们却是做好了约定。
她乖乖听话不和别人过多交往,等哥哥过年回来,就带她一起去鹿城的古镇玩。
下课。
杨美美收拾好书包,不死心的问钟情:“小情,你真不去?听说今天网吧可是来了好几台新机子呢。”
“不去。”钟情笑着拒绝,背上书包,挥手和杨美美告别,“我先回家了,明天见。”
瞧着钟情远去的背影,班里几个男同学忍不住议论出声:
“我听人说,钟情的哥哥是咱们学校前几届毕业的江白?”
“就那个怪物?”
旁边有女声***了进来:“江白学长哪里是怪物了?长得帅,成绩又好,只是***子孤僻了点,明明就是高岭之花男神。”
几个男生不约而同的翻了个白眼,背上书包往外走。
相约好要去网吧的女生追上他们,嘴里还嚷嚷着:“我哪儿说错了?”
-
钟情从学校回到家里,还没摸出钥匙开门,眼前漆锈的房门就打开了。
开门的是***李阿姨,钟情和她打了招呼,走到玄关处换鞋。
她换鞋时,余光瞟见江维和一个女人背对自己而坐,像是在说什么,江维向来面无表情的脸染上丝丝愠怒。
钟情换好拖鞋,问身边的李阿姨:“李阿姨,叔叔什么时候回来的?”
江维是***察,一年到头在家的日子,也不过年关时分。
李阿姨正要说话,客厅里正和人说话的江维看见钟情,对她招手:“情情,过来。”
钟情右眼一跳,抿紧唇,绕过玄关处,走到江维身边坐下。
“叔叔。”
她乖乖叫了人。
江维嗯一声,给钟情介绍坐在沙发上的女人:“这是林悠,林女士。”
钟情笑意收敛,打量着眼前女人。
她穿得贵气十足,散落在肩头的卷发,在灯光下,微微反光。
林悠。
这个名字,陌生又熟悉。
林悠是她的妈妈,可在她出生时就和人跑了。
“叔叔,我先回房间做作业了。”钟情握紧书包肩带,起身往自个房间走。
“小情…”林悠叫住她。
钟情脚步停住,转头看着她,指尖微微泛白。
“我们聊聊,可以吗?”林悠放柔了语气,目怀期许的看着钟情。
良久,钟情嗯了一声。
“去我房间吧。”
林悠瞬间露出笑容:“好。”
钟情领着林悠进了房间,开了灯。
她的房间布置很简单,一张书桌,一张床,一个衣柜。
书桌上放着一张台灯,靠墙一侧放着累叠的卷子和习题。
钟情把书包放在椅子上,垂眼,给林悠指了指床:“请坐。”
林悠打量着这儿的一切,眼中全是不满:“你在江家就过得是这样的生活?”
“……”
钟情只看着她,没说话。
林悠对上女孩儿清澈通透的眼眸,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她抛弃了钟情十七年,哪来的立场说这样的话。
林悠咳嗽一声,掩饰尴尬:“小情,妈妈…”
“我没有妈。”
“钟情?!”
林悠错愕的看着她。
钟情咬着唇,眼眸一圈红,倔强又执拗的重复:“我没有妈妈…没有……”
如果有,为什么生下她,就抛弃了她。
如果有,为什么在她和******因为冬日里一场大雪,双双病倒时,没钱付得起高昂医药费,她又在哪儿。
林悠瞧着眼前的女孩儿,她一双鹿儿眼,澄澈又漂亮,没有一点儿杂质。
原本来江家已经做好准备的她,下意识慌乱了下:“我…不是这样的…妈妈这次来找你,是想接你去过好日子。”
“……”
钟情没说话,拉开书包拉链,拿出一套生物卷,开始做题。
她个子小小的,坐在***的椅子上,小小的一团。
让人心疼。
林悠瞧见,叹息一声:“我给你半个月的时间,好好想想,到底要不要和妈妈走。江家到底能不能养活你,你******给你留的那点钱,够不够你读到大学?”
钟情闻声,一时走神儿。
选择题那个“C”,画了一个圈。
她听见高跟鞋远去,接着是林悠和江维的对话声:
“江维,我把话放这了,钟情,我一定会带走。她******去世了,我是她的母亲,也是她唯一的亲人,也是她法律上唯一的监护人。”
“你会对她好吗?”
冗长的沉默,又是不确定***的语气:“会啊,她是我的女儿,我唯一的孩子,我当然会对她好。”
老旧的防盗门合上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格外突兀。
钟情看着卷子上那个圈,用修正液涂掉,忍不住走神。
妈妈来找她,她既怨恨,又期盼。
高二是冲刺阶段,晚自习上课前,她经常能看见班上同学的妈妈来给他们送好吃的。
那时的她,会艳羡。
也会忍不住想,如果是她的妈妈,会不会…和常人的妈妈一样?
在她上晚自习前,给她送来热饭热汤。
晚自习下课后回家,她在房间做作业,妈妈敲门进来,给她送上一杯热牛***。
钟情趴在桌上,强忍了半天的泪水,终于落下。
小小的一声:“妈妈…是一样的……吗…”
江维透过门缝看见趴在桌上哭泣的小姑娘,叹息一声,抬手敲门。
钟情快速擦干泪水,扬起笑脸:“叔叔,进来吧。”
江维推门而进,把冒着热气的饭菜放在钟情书桌上,“吃了饭,再做作业。”
“好。”钟情端起饭碗,******扒拉着碗里的菜。
江维看见她通红的眼,叹息一声:“情情,你想和…林女士走吗?”
钟情筷子一顿,用筷子戳了戳被油侵染的饭粒,低声:“我不知道…”
江维摸摸她头:“想好告诉叔叔…”
“嗯,好。”钟情扬起一个甜笑,对江维道,“叔叔也去吃饭吧,我待会儿吃完,自己洗碗。”
“好。”
江维带***,离开。
桌上的饭菜还冒着白气,菜香味弥漫整个房间,钟情却毫无胃口。
她从书桌里找出一只老式手机,给江白发短信。
-【哥哥,我妈来找我了,她想我和她离开,你想不想要我和她离开啊?】
俏皮带点儿撒娇,是她向来和江白说话的语气。
她不想江白担心她。
当晚,钟情没收到江白的回信。
因为她知道***校训练繁重,连手机都会被没收。
自打江白上了大学后,两人联系多是在节***日。
钟情是在半个月后的周日下午,收到江白发来的短信。
江白回她的短信只有简短的四个字。
-【和她离开】
钟情瞧着手机上的那四个字,有点儿不信。腾的一下站起身,撞翻了玻璃桌上的***茶杯。
铺在桌上的卷子,没一幸免于难。
坐她对面的杨美美,连忙抢救卷子,用纸擦拭桌子,看着站着一动不动的钟情,有点儿生气:“钟小情,你…”
她一抬头,看见通红双眼的钟情,立马吓了一跳:“小情,情情——你怎么了?”
杨美美印象里的钟情,从来都是爱笑的,就算是哭,那也是放肆的哭。
她还真没见过钟情这么压着声音,呆呆的流泪样。
“情情?”杨美美叫她几声,钟情都不理人。
杨美美没办法,只能伸手拽钟情的手腕儿,“钟情,钟情——钟情!”
“……”
钟情过了半天,才回了神,通红着眼看着她,吸了吸鼻尖,哽咽着声音,“美美,他…要我和她离开…”
杨美美被钟情嘴里的“他”、“她”,弄得一头雾水,啊一声。然后抽过纸巾给钟情擦拭脸颊,“谁啊?谁不要我们情情,我去收拾他。”
“不用,你打不过他的。”
杨美美:“……”
钟情接过杨美美递来的纸巾擦拭脸上的泪水,坐回沙发上,贝齿咬着手背。
然后,又是一言不发。
杨美美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叹息一声,开始收拾两人的书和文具。
“晚上还有晚自习,咱们先回学校。”
“嗯。”
钟情接过杨美美递来的书包,低着头,任由着她拉着自己的手腕走。
-
钟情晚自习结束回家,在楼下碰见从黑色劳斯莱斯幻影下来的林悠。
她比上回穿得还要精致点儿,黑色的貂皮大衣,香奈儿的手包,一副豪门贵妇的打扮。
下车时,还有司机为她撑伞。
端足了排场。
钟情握紧了伞柄,站在原地,看着林悠朝她走来。
“小情,想好了吗?”林悠在钟情面前站定,身后为她撑伞的黑衣司机也停了脚步。
钟情低头,看着落在脚边的雪花。
雪花接触地面,瞬间化成水珠。
打湿了钟情的黑色小皮靴。
林悠拿过她手里的伞,摸摸她头:“情情,和妈妈走吧,让妈妈补偿这些年对你的亏欠,也别再麻烦人江家了,你江叔叔一个人养你们两个孩子,实在是吃力。”
“我…”钟情眼睫垂下,深呼吸,“我打个电话,可以吗?”
“好。”林悠给身后人使了眼色。
司机立马儿把手机递给了钟情。
钟情接过手机,拨给那个一直不敢打过去的号码。
电话奇迹的,很快接通。
听筒那边传来江白清冽嗓音:“情情?”
少年的声音透着一点儿疲惫,像是很累的样子。
“哥哥…”钟情叫他,握紧了手机,软着声,“我要走了… 你——”
“江白,赶紧把手机收起来。”
那边传来许途的声音。
江白还没来得及听她说什么,只嗯一声,挂断了电话。
嘟嘟嘟。
嘟嘟嘟。
听筒里只有忙音传来。
钟情执着的,又拨了一个电话过去。
却是机械女音——“您好,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关机了。
她知道他身处的环境,有太多不得已因素。
可那条短信。
钟情抿紧唇,捏紧了手机。
“情情…”林悠摸她头发,柔和声音,“看吧,那孩子也有自己的事儿,他有自己的未来,你不是他的全部。听妈妈的话——和我走吧。”
“……”
钟情沉默半晌,把手机还给了林悠,看着她,一双眼睛红肿得很。
她却笑道:“等我一会,我收拾下东西。”
林悠一愣,然后喜笑颜开:“行行行,妈妈在车里等你,咱们明天去办转学手续,然后你和妈妈去南城。”
钟情想继续笑,却笑不出来。
林悠在车里等了钟情半小时,小姑娘提着一个行李箱下来。
她身子娇小,行李箱很大,拎着,十分吃力。
“去帮***拿行李箱…”
司机推开车门下车,接过钟情手里的行李箱,放进后备箱里。
林悠开了后座的车门,招呼钟情上车:“快上车。”
钟情回头看了一眼,隐匿在雪色和夜色间的老式楼房。
她望着江白房间的方向,一片黑暗,没有光亮。
“哥哥,再见了。”
是你要我离开的。
钟情擦掉脸上不知道是雪花融化的水,还是泪水,转身坐上车,带上了车门。
车上,林悠一路絮絮叨叨说了很多话,钟情都没听***。
她偏头看着窗外,黑色劳斯莱斯幻影在夜色中穿梭,载着她离开这个生活三年的地方。
就像三年前,江维载着她离开了南城小镇一样。
-
又是一根烟抽完。
江白打开烟盒,打算再抽一支时。发现盒子里空无一物。
才买的一盒烟,又没了。
他把烟盒丢到一边儿,手肘搁在方向盘上,支着脑袋。
烟抽多了,头有点儿晕。
钟情四年前离开前,他刚好结束一学期的课程,提前回来去学校接她。
却眼睁睁瞧着钟情上了那辆车,然后离开。
他回到家里,李阿姨和他道:“情情和她妈妈走了,瞧她妈妈穿得那身衣裳,应该是接她去过好日子了。”
江白捏紧了手里礼物袋的绳子,修整圆润的指甲一点点陷入肉里。
很疼。
说好了要陪着他,为什么又走了。
江白垂眸,嗯了一声,步伐凌乱,跌撞回到房间里的。
身后李阿姨还连连叹息:“唉,这两孩子还真是感情好。”
他开了灯,漆黑的房间瞬间变得亮堂。
江白目光捕捉到桌上那封粉红色的信封,他拿起一看,上面写着——“哥哥亲启”
他打开那封信,熟悉的娟秀小楷映入视野
只有寥寥几句话。
“你不要我,我也不要你了。”
他哪舍得不要她。
江白捏紧纸张,打开关机半个月的手机,短信收件箱里有零碎十数条短信。
多是运营商发来的广告信息。
江白逐一删除,却看见已读信息那一栏里有一条钟情发来的短信。
-【哥哥,我妈来找我了,她想我和她离开,你想不想要我和她离开啊?】
他没见过这条短信。
……
***在寂静的车内响起,拉回江白飘远的思绪。
他接通电话:“嗯?”
“你人在哪儿?”许途的声音有点儿焦急,“赶紧来西城区的十里长安***,这儿发生了件***案,似乎和那人有关。”
“好。”
江白挂断电话,调转车头,一脚踩了油门。
白色路虎如同一只苏醒的野兽,在车流中飞快前进。

温柔失格钟情江白免费阅读

钟情是被时姒叫醒的。
她睁眼,望着窗外。
雪花纷纷扬扬落下,玻璃窗因为低温结了薄薄的一层白雾。
时姒把给钟情买好的早餐放在桌上,和她道:“情情,给你买了豆浆和油条,记得吃。昨天沈枳姐让我转告你——让你今上午,去她办公室一趟。”
钟情出声,鼻音很重:“知道了。”
她掀开被子,走进洗手间洗漱。
淮桃敲响门,探了个脑袋进了,目光在房间环视一圈,听见洗手间哗啦啦的水流声,问时姒:“情姐在洗漱?”
时姒点头。
“姒姒——”淮桃走了进来,在时姒的床上坐下,压低音量,“我感觉情姐,这几天怪怪的…”
时姒咬完最后一口手抓饼,拿了纸巾擦拭手指,屈指敲打淮桃的额头,“你个小忙内,居然编排起姐姐们的八卦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着,手指探向淮桃的胳肢窝。
淮桃立马儿缩成一团,双手合十求饶:“姐姐,桃桃错了。”
“不行。”时姒无情的驳回她的求饶。
两人在床上滚闹做一团,嬉笑声回荡在房间里。
钟情双手撑在盥洗台边沿,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扯了扯唇,想要挤出一个熟悉的甜笑。
结果,失败了。
她有点儿烦躁的把遮眼的头发捋到脑后,看着右边发际线那道浅浅的疤痕,有点儿失神。
这是高三那年,留下的。
“情情…”时姒敲响洗手间的门,“你洗漱好了吗?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公司?”
钟情应了一声:“不用。”
“那我和桃桃就先走了。”
时姒和淮桃带***离开。
五分钟后,钟情从洗手间出来。
换了件黑色纯T,深灰色运动裤,裹上昨天那件黑色羽绒服,草草扎了个马尾,拿上时姒给她买的早餐,离开寝室。
-
鹿城这几天开始飘雪。
洋洋洒洒的,像是柳絮。
沈枳关了昨晚开的窗,开了暖气,坐回到办公桌前。翻阅文件。
文件第一页,用黑色宋体印刷的纸张写着——“鹿城一二九宣传片”
临近一二九运动纪念日,鹿城地方台这边有意拍个宣传片。
一是为了响应号召,纪念一二九先烈。
二是为了以此宣传下鹿城风俗文化。
原先鹿城这边的电视台是有意接洽一些根苗正红的青年艺人,不想是行程空不出来,就是人设造***。
沈枳是N.M的艺人部经理,也是圈内叫得上名号的经纪人。
人脉,手段,一应俱全。
直接在一众虎口里,抢来这个通告。
敲门声响起。
沈枳把手中文件搁在了桌上:“进来。”
钟情推门而进,办公室内的暖气烘化她身上沾染的雪花。
她手里还拿着时姒买的豆浆,咬着吸管喝了一口,在沈枳办公桌前坐下。
沈枳瞧她一身打扮,扶额叹息:“你是个艺人,你知道吗?艺人形象管理课白上了?”
“还没出道。”钟情喝完豆浆,丢进垃圾桶。
沈枳选择无视,把桌上的文件推到她面前:“出道舞台在圣诞节,这个宣传片拍摄只要三天,以你的能力,完全不耽误练习进度。”
公开练习生在未出道时期跑通告,是常事儿。
Misty组合四个成员,在出演Pioneer的MV之前,成为公开练习生后,就各自在镜头前露过好几次脸了。
钟情翻阅文件,快速浏览,然后问沈枳:“为什么是我?”
沈枳:“你是Misty组合人气最高的成员,在出道前在镜头前多***脸,也能给你们组合带来不少热度。主要——”
沈枳压低了声音:“还是你烈士子女的身份。”
她能在一众虎口下给钟情拿下这个带红的通告,除了自身的人脉外,主要还是钟情烈士子女身份的加持。
一二九宣传片,感怀先烈。
拍摄宣传片的艺人,自然是得根苗正红,不能有一点儿黑历史。
钟情哦一声,问沈枳:“什么时候拍?”
“下周六。”沈枳答。
“行。”钟情起身,“我先回训练室了。”
“等会儿,”沈枳拉开抽屉,拿了一盒糖递给钟情,“昨天去了一趟南城,我记得你最爱这糖,给你带了。”
“谢谢姐…”钟情弯唇,接过。
她打开糖盒,拿了一颗糖果出来,撕开彩色的包装纸,放进嘴里。
很甜,带点儿酒味儿,也很熟悉。
钟情眼眸微弯,难得笑了一下。
沈枳瞧着眼前的小姑娘,叹息一声。
钟情是三年前进N.M当的练习生,不是正规选拔进来的,而是沈枳半路在宜江市用一颗糖骗回来的。
对,就一颗糖骗回来的。
-
三年前,沈枳受邀去宜江市参加某档综艺的飞行导师。
晚上结束节目录制,他们一众好友一起去节目录制点附近的清吧玩。
沈枳来清吧玩,除了放松一天录制节目的疲惫,还想着为公司找两个好苗子。
这家清吧是家民谣风酒吧,简单的装潢里,处处透着别样的小心思。
沈枳直接挑了个最前排的位置坐。
清吧很安静,只有低醇的男声在室内响起。
沈枳点了杯酒,坐在位置上,打量着台上唱歌的少年,摇了摇头。
身边的好友问她:“怎么,不满意吗?”
“……声线太单一了,外形也不行。”沈枳摇头。
她做经纪人七八年了,看人眼光一流。
台上那个唱歌的少年,虽然唱得还算不错,可丢进了娱乐圈,绝对翻不出什么水花,是个做三十六线艺人的命。
沈枳喝着酒,一边和好友聊着天,一转头,才注意到台上唱歌的人换了个人。
是个女孩儿。
身量纤小,黑色长发披在身后,额前的空气刘海儿已经有点儿遮眼。
她生得很干净,鹅蛋脸,瓷白肌。
最让人难忘的是那双眼眸,像是小鹿的眼睛,清澈干净。
“这个如何?”好友朝她挤眉弄眼。
沈枳喝了口酒,笑了一声,“外形不错,就不知道这声音如何。”
“听听就知道了。”
女孩儿坐在高脚登上,怀里是个尤克里里。
很衬她,都是小小的。
是沈枳从未听过的调,很缠绵,像是在说一个故事。
“你我之间的距离
像夜空星辰/俯瞰泥土沙尘
像浩瀚宇宙/光年以外才是你
像一个美梦/连梦你都是奢侈…”
“……”
女孩儿嗓音不像她的江南女儿长相,沙哑带点儿磁***,像烟嗓。
曲调渐缓,她的声音也愈来愈低,像是失恋哭过后的撕心裂肺的喑哑。
“后来的相遇是梦里/我不能触碰/也不能靠近你”
“若来日相逢/也应当做不识”
一首歌听完,沈枳有点儿走神。
等回过神来,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人呢?”沈枳问身边好友。
好友明显也才回过神来,一拍桌子,“不见了!”
沈枳后面去找了清吧老板,才知道那个女孩儿叫钟情,半个月前才开始在这儿来唱歌赚钱。
不过每天就只唱一两首歌,唱完就走人。
沈枳和清吧老板打听了钟情的住址,改签了原是第二天的航班,直接找***去。
钟情住的地方是在宜江市***校后面的板房,租金不贵,一个月也才两三百。
沈枳按照清吧老板给自己的地址,顺着胡乱涂写的门牌号,找***去。
她敲了敲门。
“谁?”
迎面而来就是根棒球棍。
沈枳吓得往后退了两步,看着面前***惕的看着自己的小姑娘。
沈枳做自我介绍:“你好,我是…”
砰。
面前的门直接关上了。
沈枳:“……”
沈枳也是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子,直接把回鹿城的航班改签到了一周后。
每天都去钟情所在的清吧蹲点,在钟情住的板房附近找了家酒店住下。
钟情被她跟的烦了,会冷下脸说:“你别跟着我。”
沈枳当然不理会她,照样跟在她身后。
在沈枳打算再改一回航班时,刚好撞上小姑娘付不起房租,被房东从出租屋赶出来了。
钟情的行李不算多,大概只有一个黑色书包。
她默默背着黑色书包,走到***校对面的水吧外坐下。
沈枳买了两杯***茶,还有一盒糖,递了一杯***茶给钟情:“你要不就考虑下我说的话,和我走,去当练习生,以后出道了,可就有很多人认识你。”
“很多人吗?”钟情接过沈枳给的***茶,偏头看着她,低声问:“他会看见吗?”
“会啊。”
拐骗无知小姑娘这事儿,沈枳是最拿手的。
一张嘴就开始跑火车:“只要你出道了,火了,以后认识你的人海了去了。”
“糖,能给我一颗吗?”钟情看着她手里的糖,目光期盼。
“都给你。”
沈枳把糖盒递给她。
“谢谢。”
钟情拿了一颗糖出来,撕***装纸吃掉,然后和沈枳絮絮叨叨道:“我没钱了——你要是骗子,我也不怕,反正…”
她有点儿自嘲的笑了笑,“我也找不到他了。”
“找谁?”沈枳顺着她话问了一句。
钟情没回答,望了一眼对街***校的方向,问沈枳:“你们公司在哪儿?”
“鹿城。”
钟情:“我和你走。”
沈枳:“……”
她苦苦跟了钟情十多天,以为都没故事了,她居然给她来一句,她愿意和她走。
她问她:“为什么要和我走?”
钟情歪头看着她:“我在电视上见过你,你不是坏人。而且糖很好吃,我很喜欢。”
“为了一颗糖,就要和我走了?”
沈枳笑出了声,这小姑娘脑回路是怎么长的。
“对啊。”
“那和我走吧,带上***,我给你买机票。”
沈枳伸手,要去拉她。
钟情如触电击,瞬间躲开。
沈枳疑惑看她:“怎么了?”
“我不喜欢和人有肢体接触。”钟情垂下眼睫。
沈枳哦了一声,拦了一辆出租车,领着钟情上车。
后面回到鹿城,沈枳才知道钟情是南城祁家的养女,也知道她在南城九中那些事儿。
约莫是对小姑娘的怜爱心,后面三年,沈枳对她越发照顾。
大概是投桃报李,钟情对她也越来越亲近。
沈枳也知道不少钟情以前的事儿,比如她当年全身上下的钱就只够买一张去宜江市的火车站票。
那小姑娘还是执着的买了一张票,在火车上站了三天两夜,只为了去找一个人。
哪怕,找不到了。

小说推荐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小编说的肯定没错,温柔失格钟情江白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一定会受友友们喜欢的,收藏关注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