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O总想标记我(许倦谌衡)

那个O总想标记我(许倦谌衡)

导读:许倦谌衡小说————那个O总想标记我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中原逐鹿所著,讲述了A装OXO装AABO甜文,甜出糖尿病。监狱里来了个比Omega还O的Alpha,长相惊艳,可惜总冷着

小说介绍

许倦谌衡小说————那个O总想标记我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中原逐鹿所著,讲述了A装OXO装AABO甜文,甜出糖尿病。监狱里来了个比Omega还O的Alpha,长相惊艳,可惜总冷着

许倦谌衡内容介绍

“姓名。”
“周启发。”
“年龄。”
“……”
“年龄?”声音加重了,仔细听还带着些许愠怒。

那个O总想标记我许倦谌衡全文阅读

“……不是,上面不都写着呢嘛!”一个长得有些痞帅的年轻男生笑道,“朱sir,搞快点嘛!走个程序而已,后面还有俩呢……”
朱路:“……”
视线在面前文件纸上的那排“盗窃罪”上掠过,朱路忍无可忍,嘴跟抹了蜜似的。
“你***怎么又进来了!”
周启发嬉皮笑脸,“这不想你和钟sir了嘛?”
接着又朝朱路的右边来了声口哨,“钟sir,几个月不见,又帅了!”
他口中的钟sir叫钟袁,是个带金属框的斯文男人。和口吐芬芳的朱路不同,钟袁即使是在这里当狱***,也始终保持着优雅的姿态。
他用修长的手指推了下眼镜:“别说废话。”
声音平静又冷淡。
“拿上东西***。”
周启发见好就收,带着一筐子洗漱用品麻溜儿进了体检室。
朱路摇头,“这混小子怎么又进来了?上次还跟我保证,说出去之后好好做人,结果这才几个月,又进来了!”
周启发有三次前科,算上这次一共四次,次次都因为盗窃罪进来。这次偷的东西比之前都贵,所以刑期也加重了,判了六个月。
钟袁端起手边的咖啡抿了口。
“一个混混而已。”
“这回一时半会儿出不去了……”朱路一脸头疼的表情,“该不会又***给我惹事吧!他一个Omega怎么能这么***蛋?”
说来也奇怪,周启发每次都被分到七区监狱,算是老熟人了。回回惹事都是朱路给收拾烂摊子。
朱路有时候觉得自己不是一个狱***,而是一个老妈子。
他拿手里的文件纸泄愤,翻得哗啦啦响,“算了算了,早完事儿早下班。”
“下一个,名字。”
“许倦。”
一个冷清的声线响起,令朱路和钟袁两人同时抬起了头。
那是个皮肤冷白,漂亮到张扬的男生,看上去很有少年气,可惜眉目过于冷清,生生压制了长相,表现出来更多的是疏离感。
朱路在七区待了十五年,很少见过长这么好看的犯人。
而且这个名字,他有点印象。
低头翻开囚犯资料,朱路的目光最后落到罪名那一行。
故意***罪。
朱路终于反应过来他是谁了。
雾城市,许家是有名的财阀之一。与其他百年世家不同,许家前身是暴发户,因为攀上燕家小女儿,才成功跻身上流***。
许倦就是他们的小儿子。
不过送来七区的犯人,都是在一审时就已经定了罪且判刑的。朱路纳闷,以他们许家这么强大的势力,就这么轻易让自己孩子进了监狱?
“年龄。”
“18。”
才刚成年。
今天送来七区的犯人有三个,年龄都不大,就算是拥有三次前科的周启发,也才20岁。
朱路摇头感慨,科技越进步,青少年犯罪的概率越高。
而且这群年轻人个***冲动,很不服管教。
他有预感,以后的日子不会安宁。
“***别。”
许倦开口:“Alpha。”
这次连钟袁也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说实话,作为一个Alpha,许倦的长相过于精致漂亮了些。
不过有些东西不能只看外表,就像一般人不会把面前的男生和***犯联系在一起。
“拿上东西,一会儿去体检。”朱路把分发的洗漱用品放在筐子里后,给对方递过去,嘱咐,“记住编号,7274。”
许倦起身接过东西。
“下一个,名字。”
“纪……纪新华。”
朱路往年龄栏那块扫了眼——
23岁。
他简直痛心疾首。
……
AO是分开体检的。纪新华完成最后一项后已经累得说不出话,直接往旁边的椅子上一瘫。刚坐下就有人喊他。
“你叫纪新华吧!”
他刚转过头,周启发就特别自来熟:“兄弟,我刚看了,咱俩一个宿舍。”
纪新华:“……”
这人……已经把监狱当宿舍了吗?
心够大。
他对周启发有印象,又看对方是同龄人,还算亲切,于是附和:“啊,那挺好的。”
周启发看纪新华长得乖巧白净,脸颊还略带婴儿肥,好奇:“你长得不像会惹事的,怎么就进来了?”
纪新华听到这话,表情立刻就萎靡了。
周启发也是个有眼力见的人,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两人坐在椅子上,等着狱***过来把他们领去监狱房。
A体检室的门突然开了。
两人齐齐歪头望去。
许倦一身深蓝色的狱服,手腕是银白的***,胸口绣着个人编号。
一般囚服上的编号是白色的,他的是***。
那是***犯的标志。
周启发突然用胳膊肘捣了纪新华一下:“哎,你觉得这个Alpha怎么样?”
纪新华:“……”
一时间,他不禁开始敬佩周启发,刚进来,连狱友都不知道是谁,就有心思想这些。
周启发往纪新华那边凑近了点,小声道:“你知道七区有个‘狱花排行榜’吗?”
“啊?”纪新华惊讶起来眼睛圆溜溜的,“监狱里还有这东西?”
“那不是闲得蛋疼吗?”
“……也是。”
周启发热心介绍:“每次来了新人,这个‘狱花排行榜’就会及时更新,采取无记名投票,绝对公平公正。”
“按照惯例,狱花都是在Omega中产生的。”
纪新华边听边很给面子的点头。
“不过……”周启发往许倦那边看了眼,“我觉得这次要破例。”
纪新华明白过来这话的意思,忍不住朝许倦那边看了眼。
高高瘦瘦的背影,脊背挺直。
纪新华有点好奇,他刚坐在许倦旁边,没看清脸。
周启发突然压低声音:“我这儿有照片,要不要看?”
纪新华:“……”
纪新华:“你哪儿来的照片?”
“***……”周启发坏笑两声,“从老朱那儿顺手牵过来的。”
纪新华:“……”
周启发刚要从狱服里掏出照片,朱路就骂骂咧咧过来了。
“你小子偷偷摸摸又干嘛呢!老实待着,别***给我惹事!这才***两个月,就又进来了,我真是***!”
周启发默默把照片收了回去,赔笑道:“是是是!一定一定!”
又转过身,在老朱看不见的地方,冲纪新华使了个眼色,“回宿舍给你看。”
……
浩瀚的宇宙中,普兰星系是最发达的星系之一,掌握着经济与文化的命脉。而雾城是普兰星球的***中心。
七区是雾城市最早的一座监狱。它位于西南方,旁边是***茶园。之所以把监狱设在这里,主要有两点原因。一是位置够偏,交通不便,防止犯人越狱,二是为茶园提供大量劳动力。
时间久了,监狱里的机器人、智能监控、飞行器等设备还能够与时俱进,但建筑却跟不上了。围墙经过多年风吹日晒已经侵蚀不少,一些管道也开始生锈。
从去年开始,狱长决定把七区里的Beta都转出去,只留下Alpha和Omega。本来仅有的两栋楼正好分为A楼和O楼,也算是个特色,结果凑巧A楼的管路爆了,整个楼要翻新一遍,只有O楼可以用了。于是狱长又把一部分犯人转了出去,剩下的一栋楼混住,下面两层住Omega,上面三层住Alpha,中间用特殊材料加固,只有狱***的信息素可以打开。
Beta没有信息素,而Omega受信息素影响大,一些不怀好意的Alpha犯人会故意释放出信息素来干扰,瞄准机会越狱,所以历年招聘狱***时都会加上一条***别***——必须为Alpha。
许倦停下脚步,抬眼,面前的铁门上挂着号码:727。
朱路松开他的***,又给他戴上了一个黑色手环。

那个O总想标记我免费阅读

这种手环叫抑制环,里面主要是气味阻隔剂,监狱里每个犯人都要佩戴。因为抑制环会有保质期,所以狱***隔一段就要检查。
但这种抑制环也只能保障日常信息素的阻隔,要是有人突然到了***期,还是要靠抑制针来缓解。
“每天都要带着,别瞎碰,听到了吗?”
许倦点头。
“***吧。”朱路打开门,冲着里面三人喊,“你们几个!牌收起来!新狱友来了!”
一个戴眼镜看上去四十多岁的男人回头看了眼,吹了声口哨,怪叫一声:“嗷~~~”
另外两人也放下手里的牌,其中一个满胳膊都是纹身,头发花白,长相凶恶,另一个相貌平平,年龄大概在三十岁左右。
朱路挥着棍子:“下回再让我看见,就***没收了!”
戴眼镜的男人立刻把牌收起来:“哎~~~哪敢有下回,朱科长的话我们不敢不听!”
说完目光又跳到了朱路身后,“这小伙子这么帅也进来了?犯什么……”事字还没说出口,他就看到了许倦胸口上的编号。
***的。
***犯。
房间里的空气一时安静下来。
许倦感觉到那些目光里,瞬间多了敌意和探究。
打破安静的是朱路,他敲着小桌子:“快收起来!!!一人扣两分啊!”
三人一听扣分就慌了。
“马上,千万别扣分啊!上月我已经扣好几分了!”
“朱科长,我们马上收!千万别让钟科长知道啊!”
朱路不耐烦:“行了行了!”
接着回头看了眼许倦,“你们新狱友,许倦,记得好好相处。”还特意指了一下眼镜男:“特别是你,安分点!别惹事!”
眼镜男一笑起来褶子占了大半张脸,“那是肯定的,我们怎么可能欺负新人呢!”
朱路又***告了几句,关***离开了。
许倦扫了眼房间,比他想像中要干净。四张床铺分别置在角落,床下面是桌子,整体干净和宿舍差不多,只是整体空间更为狭仄。
房间最里头是卫生间,很小。
许倦把筐子放下,去卫生间收拾了一下。
他有点不轻不重的洁癖,打开水龙头后洗了个脸,水珠顺着白皙的皮肤滑过,浸湿了一小片衣领。
嘴角露出一个自嘲的笑,镜子里那张脸也做了同样的动作。
几乎是一夜之间,他的处境就沦落成这样。
许倦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酒醒后的早晨,他的房间里会出现一个死去的Omega?
可证据面前,他百口莫辩。
***上有他的指纹和残留的信息素。
“哎!干嘛呢?洗好了没有?”
眼镜男粗鲁地敲门,他其实也没想用卫生间,纯粹是在找新人麻烦。
不过这个新人,长成这样,居然是一个Alpha?
他以为这样的长相只会在Omega当中存在。
过了会儿,门打开了。
许倦冷冷得扫了他一眼,没说话。
眼镜男:“……”
别说,这眼神……不愧是Alpha。
许倦径直走过去,直接去了床上。
剩下三人也没再自讨没趣,看着时间不早,也都爬***躺着,有一搭没一搭聊着。
本以为第一天就会这样相安无事度过。结果天黑的时候,眼镜男又找事了。
“新来的,你去把风扇开一下,热得老子睡不着。”
许倦蒙着被子,还没说话,就有声音响起,听上去比较年轻。
“哎,杨哥,别这么……”
“废话怎么那么多!”
眼镜男继续道:“哎,新来的,别装睡了,刚来第一天还能睡着?不过也是,这么小就***,心理素质确实比较——”
还没说完,许倦就用冷冷的声音打断他。
“不是开不了吗?”
三人都是一愣,风扇和灯的开关都是由狱***来控制的,不过刚来监狱的人不会知道,所以他们都是用这个方法来逗弄新人。
这个许倦,不简单。
眼镜男一个四十多岁的混混,被戳穿之后,面子里子都挂不住,暴躁起来:“你说什么?”
许倦刚刚就把房间观察了一遍,并没有开关。
他明白是眼镜男故意找茬,以一种十分挑衅的语气:“你来监狱这么久,连这都不知道?”
这种嘲讽攻击对于眼镜男来说杀伤力***,作势就要下床,其他两人赶紧拦住他。
“别这样,回头朱科长听见又麻烦了……”
“杨哥,算了算了,他才多大……”
“……”
许倦在几人的吵闹中重新躺下。
刚来监狱第一天,他就跟人结了梁子。
……
周启发和纪新华都被分到了738房,两人***的时候,房里只有一个人。
男人四十多岁,看起来温和睿智。
周启发一看到脸,惊喜:“谢叔?”
谢止闵也没想到,“周启发?”
“是我,没想到这次跟你分到一起,***!有缘分!”
谢止闵是半年前进来的,平时不太爱跟别人交流,除了日常劳作都在房间里待着,所以两人关系也不太熟,仅限于认识。
不过周启发这人自来熟,拉上纪新华,三人开始唠上了。
“对了,谢叔,这次进来的除了我俩,还有个Alpha,长得特别漂亮!我觉得这次狱花就是他了。”
谢止闵微微惊讶:“狱花还能是Alpha?”
他在监狱里待了大半年,狱花榜一直都是那个人,从没换过,投票的纸条都快结蜘蛛网了。
“怎么不能?”周启发一脸你们很无知的表情,“我和小纪都看到了,是吧?”
纪新华尴尬道:“……其实,我没看清楚。”
周启发“啧”了一声,猛拍大腿:“对了,我这里有照片!差点给忘了!”
说完就从上衣内口袋里掏出张照片来。
纪新华低头一看,睁大了眼。
此时,他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
许倦,好O一男的!
“怎么样?”周启发得意道,“我说得没错了,狱花是不是要换人了?”
纪新华打心底赞同,作为一个Omega,他是偏可爱类型的长相。但许倦不一样,那种漂亮几乎能从眉眼中溢出来,在人群中很显眼。
于是忍不住小声感慨:“他可真好看啊……”
“谁?”
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纪新华吓了一跳,回头看。
个高腿长的男生半睁着眼,整个人都懒散地倚在床边,头发凌乱,露出的皮肤凸出清晰的线条。
周启发几乎要跳起来:“谌哥,你怎么在这?”
谌衡懒洋洋走过去,“我和老谢本来就一间屋子。”
“这样啊!”周启发若有所思。他是在上次入狱的时候认识谌衡的,关系还算可以。对方是个Omega,但比监狱里许多Alpha都要高,加上平时对谁都是漫不经心的态度,导致他不找事、事来找他。
更令他惊讶的是,谌衡每次都能全身而退。
像个局外人。
“你们看什么呢?”谌衡这回声音清醒了点,没刚才那么沙哑,反而多了些磁***。
周启发压根就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分子,晃着手里照片:“谌哥,你惨了,这回进来一个特别好看的Alpha,你狱花头衔要保不住了!”
纪新华惊讶朝谌衡看去。
……狱花?
虽然谌衡的脸也长得极好,但更多的是一种深邃的英俊,跟许倦是两种类型。
纪新华还没来得及收回视线,就看见谌衡唇角微动。
“整个七区,还有长得比我好看的?”

小编推荐理由

那个O总想标记我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