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如星风入骨凉(孟文晓宫刈年)

你如星风入骨凉(孟文晓宫刈年)

导读:主角是孟文晓宫刈年小说——你如星风入骨凉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火爆上线,作者细雨听风所著的言情小说,她明明是收到了宫伯父病危住院的消息去医院的,为什么睁开眼会和付霄躺在一张床上?

小说介绍

主角是孟文晓宫刈年小说——你如星风入骨凉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火爆上线,作者细雨听风所著的言情小说,她明明是收到了宫伯父病危住院的消息去医院的,为什么睁开眼会和付霄躺在一张床上?还被宫刈年和一众媒体堵上门?宫刈年站在那儿,目光犹如淬了毒一般死死盯着孟文晓,蓦地,他勾唇冷笑了声。

小说简介

她明明是收到了宫伯父病危住院的消息去医院的,为什么睁开眼会和付霄躺在一张床上?还被宫刈年和一众媒体堵上门?
宫刈年站在那儿,目光犹如淬了毒一般死死盯着孟文晓,蓦地,他勾唇冷笑了声。

你如星风入骨凉完整版全文

摇摇晃晃站稳后,她看也没看周围对她指指点点的人,拖着僵硬的双腿一瘸一拐的往外走。
刚走了没几步,围观的人群中突然发出一声惊呼:“啊——!宫刈年和虞氏千金虞雯旸公开在一起了!现场直播呢!”
孟文晓脚步顿了顿,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就连心脏也已经疼的麻木了……
在经历了未婚妻的背叛后,宫刈年终于发现了一直不离不弃陪在他身边的真爱——虞氏千金虞雯旸。
虞雯旸深情又痴情,不仅不嫌弃宫家的落败,还陪宫刈年东山再起,浪漫的跟童话故事一样。
孟文晓和孟家就惨了,因为孟文晓的丑闻,孟家股份都跌停了。
更糟糕的是,宫刈年开始报复孟家。合作商更是纷纷毁约倒向宫刈年,这对孟家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孟文晓情绪刚刚稳定一些,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整个人犹如被雷劈了一般。
她这才知道,爸爸怕她难过,公司的事一直瞒着没告诉她。
她真的没想到宫刈年会做到这个地步,更没想到的是,宫刈年压根不见她。
电话不接,公司也好,他家也好,孟文晓都去了,可就是见不到人,眼看着家里的情况越来越紧迫,孟文晓什么也顾不得了,联系了所有能联系上的人,求人家帮忙给宫刈年带话。
可就连这条路都走不通。
那些人有的听了她的话委婉拒绝,有的没等她开口就直接说帮不上忙,孟文晓真正明白了什么叫孤立无援。
她站在宫氏科技新办公楼下,整个人都透着一股疲态。
她已经在这里守了五天了。
她不信宫刈年不知道她在找他。
既然他想看她这么狼狈,她就如他的愿,只要他能消了气肯见她,就是再在这里‘示众’一个月她也绝无二话。
只是,一直到日落西沉,宫刈年还是没有出现。
二十六层,落地窗前,宫刈年冷冷看着路灯下瘦削的人影,深邃的眸子里一片凛然。
“宫总,”助理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框,说道:“这已经是第六天了。”
宫刈年没说话,办公室一片死寂,助理甚至觉得空气都寒了几分。
他心头一紧,说错话了。
可……
“所以呢?”
宫刈年反问,语气寒的助理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助理硬着头皮说:“宫总如果觉得不合适,我让保安把人赶走。”
宫刈年冷嗤了声:“不用管她!”
助理冷汗都下来了,正要出去,办公室的门突然从外面推开,虞雯旸一脸温柔的进来。
虞雯旸一进来就察觉到办公室气氛不对,再看站在窗前的宫刈年,马上就明白了,孟文晓我还真是小瞧你了!
她心里恨得咬牙,脸上却还是维持着柔和的笑,声音温软的说道:“刈年,我来接你下班啦,工作再忙也得吃饭休息不是吗……”

你如星风入骨凉免费阅读

孟文晓大脑一片空白,怔怔看着浑身煞气的宫刈年,有些搞不懂眼前的情况。
她明明是收到了宫伯父病危住院的消息去医院的,为什么睁开眼会和付霄躺在一张床上?还被宫刈年和一众媒体堵上门?
宫刈年站在那儿,目光犹如淬了毒一般死死盯着孟文晓,蓦地,他勾唇冷笑了声。
笑意森然,裹着化不开的寒意。
孟文晓被他这一笑笑的有点懵,片刻后反应过来,扑过去抓住宫刈年的手语无伦次的说:“刈年,你听我解释……不是……不是你看到的这样……这一切都是误会……”
“误会?”宫刈年又冷笑一声,眉眼间戾气横生,咬牙切齿道:“孟文晓,你当我瞎吗?”
他家刚破产,她就迫不及待爬上别的男人的床,这就是他爱了这么多年,宠了这么多年的女人?
对上宫刈年冰冷的视线,孟文晓心脏窒息般抽痛,可她根本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不住的摇头:“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宫刈年冷冷看着孟文晓,那股疯狂翻涌的暴戾几乎要把他淹没了!
“我和付霄是被人陷害的!我们两人是清白的!”孟文晓慌乱至极,失声喊道:“刈年,你要相信我!我那么爱你!”
听到这话,宫刈年嘴角的弧度益发尖刻,冷声反问:“在我最脆弱的时候给我致命一击,孟文晓,这就是你所谓的爱?”
孟文晓气息一窒。
宫刈年逼近一步,目眦尽裂:“你说你找谁不好,找付霄,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掐死你?”
孟文晓全身巨颤,不自觉后退一步,难以置信的看着宫刈年,好一会儿才发着抖说:“你……你就算不信我,也该相信付霄,他是你最好的兄弟,你……”
宫刈年再也忍不住胸腔的***,抬手一把掐住孟文晓的脖子把她抵在墙壁上,漆黑的眸子已经赤红一片,嘶声低吼道:“你还知道他是我兄弟啊?孟文晓,我他妈真是小瞧你了!”
最爱的女人,最好的兄弟,他都不知道是他识人不清,还是老天在故意捉弄他!
孟文晓睁大了眼,脖颈剧痛,因为窒息,整张脸充血涨红,她死死抓着宫刈年的手,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一丝声音,只能绝望的悲怆的看着宫刈年。
她能理解宫刈年此时的心情,可她真的没有……真的没有做对不起宫刈年的事……
宫刈年眼里的愤怒和恨意是那么真切,那么刻骨,冰冷的眸光如同一把利剑直直刺进她胸膛,痛的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眼泪唰的落了下来。
视线越来越模糊,孟文晓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可她好不甘心,她还有好多话没有说,她想问宫刈年宫伯父现在怎么样了,想对宫刈年说,破产了也没关系她会陪他东山再起,她会一直支持他,她会……
大脑一片混沌,孟文晓放弃挣扎,只剩一双担忧悲凉的眸子还固执的看着宫刈年,虽然她已经什么都看不清了……
泪水滑过脸庞,打在宫刈年青筋暴突的手背上,宫刈年心尖蓦然一抽,掐着孟文晓脖子的手不由自主的发抖,脑子里一个声音疯狂冲他咆哮,掐死她!掐死这个贱`人!
孟文晓最后一丝气力也消失殆尽,抓着宫刈年的手无力垂下。
宫刈年瞳孔骤然一缩,眼底的血色散了几分,看清楚眼前的情况之后,他猛地松开了手。
孟文晓顺着墙瘫倒在地,濒死边缘猛然吸入新鲜空气,捂着脖子咳的撕心裂肺。
宫刈年一动不动站在那儿,冷冷看着她,整个人都阴沉下来。
就这么死了,岂不是太便宜她了?
他看着几乎要咳出血的孟文晓,脸色越加阴翳,说出来的话更是冰冷至极:“孟文晓,我们之间的婚约解除!”
丢下这句,他不再看她一眼,转身就走。
孟文晓猛地抬头,手脚并用爬起来扑过去就抱住了宫刈年的腰,忍着疼嘶声大喊:“我不同意!”
她不要解除婚约!
不要!
宫刈年脸色阴沉的能滴***来,他看也不看就毫不留情的把孟文晓从身上撕下来,狠狠一甩,从牙缝里吐出一个字:“滚!”
孟文晓脑袋磕在桌角,一阵惨痛,她挣扎着要再爬起来,却在听到宫刈年对付霄说的话时,猛地栽了回去。
那个熟悉到骨子里的嗓音从门口传来,带着森冷的寒意,他说:“里面的贱`人,你要是喜欢,就送你了,老子早玩腻了。”
孟文晓心头巨痛,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哇的吐出一口血来。
脚步声渐远,孟文晓蜷缩在地上,痛苦的抱着头,发出一声不成调的悲鸣……
到底是怎么回事?
谁能告诉她,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编点评

你如星风入骨凉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前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