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成了团宠(李玄度龙炎)

穿书后我成了团宠(李玄度龙炎)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李玄度龙炎,穿书后我成了团宠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宿舍失火,李玄度差点儿命丧火海。生死关头,他穿进了一本名为《暴君》的书中。书中说暴君特别的凶狠残暴,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李玄度龙炎,穿书后我成了团宠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宿舍失火,李玄度差点儿命丧火海。生死关头,他穿进了一本名为《暴君》的书中。书中说暴君特别的凶狠残暴,

李玄度龙炎内容介绍

第二天,李玄度仍和以前那般在街上卖包子,脑海中又不自觉地想起昨天发生的事。不禁在摊前哀叹:“英雄落难,这时候不是应该有个‘美’来救英雄吗?”
话音刚落,面前出现了一匹枣红色的骏马。骏马毛发光亮,别无半点杂色,就算他这种不识马的人,也能看出这是一匹宝马良驹。
马上坐一人,身穿银盔银甲,腰间横跨一把宝刀,身后还跟着几十个小兵,端得是威风凛凛、相貌堂堂。
将军坐在马上,居高临下:“你是卖包子的?”
“回大人的话,草民是卖包子的。”李玄度腹诽着,愿望马上实现了?

李玄度龙炎全文阅读

将军问:“今年多大了?”
李玄度回:“刚及弱冠。”
将军问:“可曾婚配?”
李玄度回:“不曾婚配。”
将军问:“家中还有什么人?”
李玄度回:“只有草民一人。”
将军问:“亲属呢?”
李玄度回:“并无亲属。”
将军满意地点点头,传令下去:“带走!”
于是,李玄度便被掳走了。
李玄度:“……”无***可说,我刚刚只是幻想一下而已,要不要这么快就实现啊?
李玄度想要反抗,又不敢反抗,那腰间的刀鞘晃得他眼睛疼,脖子更疼。随后,他被带进了一间民宅里,这和他想象中的不一样,他以为自己会被带进将军府。
房间里只有李玄度一人,他动了想跑的心思,他悄悄地推开窗,一把刀突然出现在窗前。刀光凌冽,折射出森森寒光,吓得他猛地关上窗,不敢再动别的心思。
又过了很久,外边终于有了动静。
李玄度全身的汗毛都张开了,他警惕地盯着门。
门开了,将军进来了,他身旁还跟着个老太监。
将军对这个老太监挺客气,微微躬着身,毕恭毕敬地:“喜公公,您请。”
李玄度警铃大作,被将军掳走要就算了!这是要把他献给老太监!还是要让他进宫当太监?这两个选择,他哪个都不想要。
喜公公一脸喜意地看着李玄度,还微微行了个礼:“恭喜殿下,贺喜殿下,两天后就是殿下和陛下大婚的日子了。”
李玄度表示他说的每句话他都听懂了,可连在一起却不知是什么意思。
李玄度仗着胆子问:“在下愚钝,敢问公公方才所言,是何意?”
喜公公笑道:“今日陛下出游归来的途中,对殿下一见钟情。所以要册立殿下为***,封后大典就在两天后举行。”
李玄度:“……”
槽点太多,一时不知从哪里吐槽。
确定这是皇上,不是山大王?有哪个皇上选***这么随便的?随便从街上拉一个?
李玄度再要问,喜公公将他的话拦住:“天色已晚,老奴不打扰殿下休息了,先行告退。”
李玄度急急忙忙地叫住他:“我来皇城时曾借助过一位大娘家,您能帮我告诉她一声我不回去了吗?就说我走了,别让她担心。”看这样子,自己是走不掉了。
喜公公转过身来道:“殿下放心,老奴一定办好此事。”
喜公公躬着身出去了,将军也跟着他一起走了,房间里又只剩下李玄度一个人。
没过多久,门又开了,有婢女端来饭食。
李玄度想和她们搭话,但她们全都一言不发,再问多了,便齐齐跪下,说一声殿下恕罪。
李玄度没辙,看着那些精美的饭食,还真有些饿了。想了一会儿,还是吃了起来。
不管他愿不愿意,这都是他不能阻止的事实,两天后,他坐在了花轿里。
他心中忐忑不安,不知道未来会有什么等着他。
终于到了皇宫,李玄度见到了那位暴君。准确说,只是见到了人,脸没见到。那位戴着一个银色面罩,李玄度心中疑惑,这位怎么回事?怎么戴着个面罩?是长得过于丑陋,还是说这个国家就这个习俗?
李玄度也不敢多看,生怕他一个不高兴就砍了自己的脑袋。和他在一起时,总觉得脖子凉飕飕的。
帝后大婚的典礼十分隆重且复杂,全程李玄度没听皇上说过一句话,只有礼官不停地说着仪式,百官不停地跪拜,他像个工具人似的让怎么做,就怎么做。
仪式好不容易结束,李玄度浑身像散了架一般。
他又被太监宫女们带到了正阳宫——***的宫殿。
到了正阳宫,又折腾了一番,总算是结束了。
李玄度坐在床上,心如打鼓一样狂跳个不停。偷眼看看旁边那人,想要说话,又不敢。生怕哪句话得罪了他,自己的脑袋就被咔嚓了。可不说话,会不会也得罪他啊?他会不会以为自己很不识抬举?一生气,也把自己咔嚓了?到底是说话呢?还是不说话呢?
李玄度全无半点对新婚之夜的憧憬,一直为保住自己的脑袋深深担忧着。
龙炎突然站了起来,李玄度心里咯噔一下,连呼吸的频率都放慢了许多。
“抬起头来。”声音里有一股金属质感,听起来怪怪的,并不能分辨出此人的年龄。
李玄度不敢不从,只好缓缓地抬起头来。
龙炎戴着面罩并不能看出他的表情:“你在怕朕?”
“没,没有,”但放在两侧的双手出卖了他,双手紧紧地拽着衣摆,手背上青筋暴起,“就是紧张,第一次成亲,紧张,紧张。”
李玄度想扇自己一嘴巴,这说的什么胡言乱语的,他害怕地将头又微微低下,眼神左右游移。
下巴突然被人挑起,李玄度被迫地抬起头来,对上面前站着的那人。银色面罩在烛光的照映下有着森森寒光,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砍头的大刀。
李玄度后背起了一层冷汗,又不敢有什么动作。
“饿了吗?”龙炎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温度。
李玄度忙道:“没,没饿。”

穿书后我成了团宠免费阅读

龙炎道:“一天没吃东西还不饿?”
“饿了。”李玄度怕他说自己欺君连忙改口,“陛下不说臣还没觉得饿,陛下一说臣倒真觉得有些饿了。”
龙炎走到桌旁,那里摆着两个***的龙凤烛,枣子,花生,桂圆,莲子各一盘。还有几样精致小巧的点心,一壶酒一壶茶。
龙炎拿起一个点心盘,将桌上的东西挨个往里面装了一点儿,拿给李玄度:“吃吧。”
李玄度不敢不从,随手拿起一块点心放在嘴里吃了起来。
点心香而不腻,特别好吃,但就算是龙肝凤髓,李玄度也没心思品尝。李玄度吃完了一个,抬头看龙炎:“陛下不吃吗?您也一天没吃东西了,也饿了吧?”
龙炎忽然俯下身来,李玄度感觉***感越来越重。
他眼睁睁看着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脸上,而后用指腹轻轻地擦拭掉他嘴边沾着的点心残渣。
“嘴角沾上了东西。”龙炎将指腹间的残渣拿给他看。
“多,多谢陛下。”这种感觉特别不好受,他根本摸不清眼前这位暴君究竟是怎么想的。就拿眼下来看,这位暴君的表现都还算正常,也都在正常人的范围内。可书上说了,暴君性格喜怒无常,常常下一秒还和大臣们说笑呢,下一秒就砍了人家的脑袋。所以说,他一定不可掉以轻心。
“吃吧。”龙炎继续示意他吃。
李玄度看着盘子里满满登登的东西有些为难,这不会让他都吃了吧?他吃不下这么多啊,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吃了。
在李玄度吃完第3个点心时,龙炎突然转身出去了。紧接着,听到开门关门的声音。李玄度马上停止住手上的动作伸着脖子往外看。
又等了一刻钟,不见人回来。
他将盘子放在一边,蹑手蹑脚地往外走,想瞧瞧怎么回事。门突然开了,李玄度吓得一个激灵,想要坐回去已然来不及了。看清来人后,他长舒了口气,不是龙炎,是一个小太监。
李玄度问:“陛下呢?”
小太监的态度有些敷衍:“回***殿下的话,陛下走了。”
李玄度一愣:“哪去了?”
小太监回道:“回兴乐宫了。”
李玄度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重复了一句:“回兴乐宫了?”
小太监继续敷衍:“是啊。”
李玄度又问:“兴乐宫是什么地方?”
小太监道:“兴乐宫是陛下的寝宫。”
喜悦瞬间从头顶渗透到脚底板,这可真是太好了!再和他待下去,他都要吓死了。
走了好啊,走了暂时不用担心掉脑袋了,也不用担心什么洞房花烛夜了。
他又仔细看向那小太监,年纪不大,长得挺清秀的。只是对他的态度实在不敢恭维,他很快也明白过来,小太监之所以对他这样,无非是觉得新婚之夜皇上就走了,他这个***不受宠。他虽然没有掌握这本书的剧情,但好歹是个现代人,电视剧,小说看了不少。
他清了清嗓子:“吩咐下去,我,本宫要沐浴。”
绝不能太过软弱,否则他们不得把他欺负死?他再怎么说也是***,就算再不受宠也是这后宫之主。
小太监也不敢太过造次,他也是在试探这个主好欺负不。若是软弱些,以后他们就懈怠些,若是个厉害角,他们也不敢太放肆。
小太监领命道:“***殿下,宫中有一处天然沐浴之地,殿下是否去那里沐浴?”
李玄度今天没什么心情,折腾得不想走,随即一摆手:“不去,本宫要在这里沐浴。”
小太监领命下去了,不多时有几人搬来浴桶,往里面放了热水和一些滋润肌肤的东西,便要来伺候李玄度沐浴。
李玄度觉得有些别扭,让他们下去了,自己来洗。
当身体浸泡在***的热水中,李玄度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可累死他了。
穿来这么久,今个才好好洗个澡。不过当***和当平民就是不一样啊,当平民凡事都须亲力亲为,当***还有人伺候。抛开暴君不暴君的不说,还是当***爽啊。
一直到水冷了,李玄度才从浴桶中出来,爬到床上睡觉去了。
砍头的事明天再说,现在脑袋还好好安在肩膀上。
这一觉睡得十分沉,还做了许多乱七八糟的梦。
“殿下——殿下——”有人在耳旁轻声唤他。
李玄度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嗓音还带着些鼻腔:“嗯?怎么了?”
小太监轻声道:“殿下,时辰到了,该起了。”
“什么时辰?”李玄度一惊,是砍他脑袋的时辰?顿时睡意全无,惊慌失措地坐了起来。
“各宫侍君们请安的时辰要到了。”小太监继续说道。
李玄度突然想起来了,在他看到的那为数不多的几页书里,确实有对侍君们的记载。
所谓侍君,就是皇上的男妃。说起来,这个称呼还是当今的皇上龙炎御赐的。
立男人为妃,自古从未有过先例。当初龙炎执意要立男妃时,受到了不少老臣的阻挠,那些持反对意见的都被他咔嚓了,后来再无人敢说,于是他一口气立了十二个男妃。
这些男妃的出身都十分显赫,有几个还是龙炎钦点的。与其说龙炎想立男妃,不如说他想***这群公子哥作为***,让群臣们不敢不听他的话。
李玄度觉得这里好像有个bug,既然十二个男妃都出身显赫,龙炎如此逆天 | 行事,为何他们没联手***?还有,他想要***那群公子哥,可以有很多办法,为何偏偏要立为男妃呢?这些究竟是原书的bug,还是另有隐情?
李玄度现在也没空想这个,他继续回忆着书中的情节。十二个男妃入宫后,龙炎一直没见过。李玄度猜测,应该是他的被害妄想症达到了一定的程度,不相信任何人,担心枕边人趁他不备谋害他。
可是,他记得书中龙炎只有十二个男妃,并没有***啊,那他怎么就被抓来当***了?喜公公说皇上对他一见钟情了,听他扯吧,哪家一见钟情的连句话都不说,连洞房都不过?
尚在思索间,有太监宫女过来伺候着梳洗打扮。
梳洗已毕,外面又有个小宫女急匆匆地过来道:“殿下,陛下传旨了。”

小编推荐理由

穿书后我成了团宠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