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游5年后我又回来了[***](程稚)

退游5年后我又回来了[***](程稚)

导读:程稚小说————退游5年后我又回来了[***]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涮脑花儿所著,讲述了身为一名专业的游戏策划,程稚玩过的游戏数不胜数。某一天,她心血来潮翻出5年前的乙女游戏,打算重温一下

小说介绍

程稚小说————退游5年后我又回来了[***]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涮脑花儿所著,讲述了身为一名专业的游戏策划,程稚玩过的游戏数不胜数。某一天,她心血来潮翻出5年前的乙女游戏,打算重温一下

程稚内容介绍

宴会大厅内灯火通明。
程稚穿着身黑色小洋裙,手里捏着一只细长酒杯,轻摇几下,放在唇边抿了一口。
……略带酸味的口感,有点像果酒,还稍微有点上头。
这是目前的技术还没办法模拟出来的***口感。
也就是说,眼前发生的一切都是***的——她真的穿进了乙女游戏的世界里,游戏场景全都化为了现实。

程稚全文阅读

程稚脚下一晃,几乎跌倒。
社恐人在面对普通的社交场合都会心生怯意,更别说是这种上流***光鲜亮丽觥筹交错你来我往尔虞我诈的场面……
“宿主,您的心跳过快了,冷静下哦。”系统1314在她的脑袋里提醒她,“这款游戏的时代背景是近现代,21世纪初期,没有宫斗剧情的呢。”
程稚在心里回应它:“我知道。虽然我没通关,但是多少看过一些攻略,后期剧情飚起来可比宫斗剧恐怖多了……”
她勉强保持住了优雅的仪态,心里慌得一批,脸上却毫无表情,再次举起酒杯轻抿。
大厅里正在进行着一场盛大的晚宴,程稚却不知道他们在庆祝什么。
她的视线偶尔落在不远处的某个男人身上。
那人穿着黑色的衬衫,银色西装外套,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镜片后的眼瞳漆黑如墨,深不见底。
有人去找他攀谈,他侧身面朝对方,脸上挂着礼貌又疏离的微笑。
“……我记得我以前选错路线,跑到陆执这里来了。”程稚看着他,心里悄悄嘀咕,“要是游戏的时间流速真的和现实一样,这都五年过去了,我俩孩子都有了吧?怎么他看都不看我一眼,跟陌生人似的?”
“五年前,您并没有达成任何陆执线的结局呢。”系统1314解释道,“没有完结的故事,中途发生任何改变都有可能哦。”
“……那不完犊子了?”程稚想着,“也就他最好说话了。剩下那些好像换谁都不太行……”
这个世界来自一款乙女游戏,五年前她退出游戏后,游戏世界里的一切并没有停下,而是继续向前发展,直到现在。
五年里的人物关系和故事剧情都发生了***的变化,程稚的任务就是把她和一些重要NPC的关系恢复到五年前,并且攻略其中一个目标,达成HE结局。
她原本是打算从陆执下手,再一个个重新认识原来认识的人。现在看来,好像有点难以实现……
也是,这五年里她的角色在这个世界相当于神隐了,陆执现在认不认识她还得另说呢。
程稚正打算临时想个plan B出来,忽然一只手从侧后方出现,把她手里的酒杯给拿走了。
“发什么呆?”
耳边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和声音一起飘来的,是一股淡雅的清香,像是丁香花的味道。
程稚偏过头,看见了男人近在咫尺的侧脸。
对方呼吸轻缓,睫毛从侧面看过去又长又翘,比游戏里更加逼真的皮肤无暇得像是磨过皮,又分外***和通透。
他金棕色的头发梳了偏分,眼眸近乎浅棕色,眼尾微微下垂,眼下有一颗小小的泪痣,看起来病弱丧气,又花枝展昭的。
……是程耀。
程稚吞了吞唾沫。
按照游戏设定,这位是她名义上的“哥哥”,对她总是有着***的占有欲。
同时,他还是个可以攻略的角色。
游戏里遇上这种设定真是非常***,一冲动说不定就A上去了、可现在知道这是***的世界……程稚瞬间变怂。
这画面对她来说就是“被陌生人搭讪”,非要说的话也可以归纳为“被五年未见的朋友搭讪”,比陌生人更恐怖。
程稚垂下眼,正要往旁边躲,就感觉有一只手不那么绅士地揽住了她的腰。
“在陆执身边待了五年,连打招呼也不会了?”程耀缓声道,“我的好、妹、妹。”
程稚:“……”
不紧张不紧张不紧张。
他是纸片人纸片人纸片人。
程稚在心里一连做了三个深呼吸,然而这种面对面的交流,还是让她这样的老社恐人头皮发麻。
她鼓起十万分的勇气,组织好语言,然后——抬起眼皮又看了一眼程耀。
程耀嘴角噙着笑,云淡风轻地望着她。
程稚觉得自己在他的眼睛里看见了七分凉薄三分讽刺。
她明明想好了要跟着反向刺他一句“好哥哥”,最好是那种梁山好汉当场结拜的语气——然后就可以趁着他被吓到的瞬间从他手里溜走。
但她张了张嘴,一句话怎么也说不出来。
反而是自己的脸先涨红了。
程稚:“……”
又一次感受到了这个世界对社恐的恶意。
程耀以为她要说些什么,耐心等了几秒,就看见这小姑娘仰头望着他,脸颊粉扑扑的,眼角也红了,眼眶里仿佛蓄了一汪清泉似的,好像一眨眼就会有晶莹的泪珠掉下来。
他当场哽住,半晌才反问她:“……你哭什么?”
程稚:我不是,我没有,我还没哭呢。
她实在是太紧张了,心跳得飞快,只好再垂下眼,乖怂乖怂地低着头,企图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但这哪里是低下头就能做到的。
程稚低下头时,已经有不少参加宴会的人都注意到了这边的情景。
陆执也是。
程稚甚至用余光瞥到,他端着酒杯直接朝这里走了过来。
……她好想钻进地里。
陆执在他们面前站定,深沉的眸子藏在镜片后面,扫了程耀一眼,脸上疏离的笑意没有半点变化,语气温和至极:“程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他的目光落在程耀揽住程稚的那只手上。
程耀露出一个近似挑衅的笑来,也不接他的话,反倒拿着刚刚从程稚手里抢来的酒杯,主动降低高度,碰了下陆执的酒杯。
“敬你一杯。”

退游5年后我又回来了[***]程稚免费阅读

他说着举起酒杯,几乎贴着程稚留下的唇印,仰头把剩下的酒一饮而尽。
陆执平静地望着对方,也端着酒杯一饮而尽。
程稚:“…………”
别打啦你们要打去练舞室打!
“几年没见我妹妹,过来跟她叙叙旧。”程耀把手收了回去,望着陆执的表情仍然很挑衅,“你别介意,我们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亲昵惯了。”
程稚:“?”
穿个屁啊?小时候就一起住了三周,而且还捂得可严实了,就算穿开裆裤,里面还有厚厚一层尿不湿呢。
孩童时期的剧情她也看过的!
这可是vr游戏啊,沉浸式体验,怎么可能有和小男孩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剧情,不想过审了吗?
程稚莫得辩驳的机会,陆执也是一副全然不在意的表情,依旧十分平静:“不介意,下次注意点就好。”
程耀:“嗤。”
程稚觉得他的脸上写着“怎么不生气啊,没意思”,显得非常不爽。
……这位哥哥简直就是没头脑和不高兴的结合体。
她有点想笑,但眼前的场合又让她笑不出来。虽然周围的***人都很懂社交礼仪地假装没看见这里发生的事情,可她总觉得自己正在被公***刑,羞耻极了。
羞耻感让她闭上了眼睛。
之前那两颗泪珠哪吒似的在眼眶里孕育了三年,终于顺着脸颊滚了下来。
程耀的嗤笑止住了。
陆执的平静也僵住了。
两个男人呆滞地看着她,好像从她眼睛里流出来的不是眼泪,是真的哪吒。
程稚也不敢再看他们,低着头去看地板上的花纹,一边看一边小声说:“我想出去……透透气。”
“……去吧。”陆执先反应过来,“我让王回陪你去。”
程稚慌乱地点点头,转身朝着一开始就瞄过位置的大门走了出去。
她确实想通过陆执接触这些人,可没想一下子玩这么大。而且这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众目睽睽的,她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还是暂且撤退好了。
王回是陆执的贴身保镖,老实低调,存在感也很低,还不会随便上来搭话,程稚挺喜欢这种感觉的。
她走到宴会大厅外,王回就站在她的侧后方。
系统暂时不能检测到她退游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程稚的记忆和现在发生的事情之间有五年的断层,她觉得这游戏根本没法玩。
必须要找个办法,把这个断层解决掉。
“其实换个角度想,这问题也很好解决。”
身为一名专业的游戏策划,程稚站在酒店门口,看着不远处道路上来往的车辆,心里思考着:“游戏活动的剧情,也经常和游戏的原剧情接不上。一般我们都做成平行世界……或者玩家醒来失忆了……噢!”
她一拍脑袋:“刚才怎么没反应过来呢。”
失忆啊!这不是穿越必用梗吗!
虽然已经用了不知道几百年,早就用得烂透了,但架不住它好用啊!
“1314。”程稚在心里喊道,“我现在冲到马路上去自鲨,你能帮我把控一下细节吗?”
系统1314:“可以,您说。”
“首先帮我屏蔽痛觉,然后,不要让车子撞死我,撞到我的车子最好也别有什么事。”程稚默默想象着她想要的那个画面,“最佳位置是让我撞到脑袋……要是实在不好实现,别真的撞上,让我受到惊吓或者***什么的,也可以。”
系统1314:“……我试试?”
程稚差点笑出声来。
她提要求这个步骤,就很像她们游戏公司的文案策划的回答,就和文案组的小孩一模一样。
有点惨。
不过策划不会心疼。
策划没有心。
程稚想了想王回的设定,抬手摸摸自己的胳膊,装出一副被冷风吹到有点冷的样子。
果然王回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
他大概是想问她要不要加个外套,又觉得一个普通保镖好像不该这样多嘴。
这种思维模式完全符合他的人设,并且在他犹豫的片刻,他的注意力会被分散。
程稚趁着这个时机,抬起脚就蹿了出去,一路蹿向那条车辆川流不息的大马路,开始她的原地碰瓷计划。
她成功地撞上一辆豪车。
车子急刹,她的脑壳差点儿磕上去——最后却是没磕到。
还脚下一滑,摔了个***墩。
程稚被屏蔽了痛觉,下意识想捂脑袋瓜,刚要抬手就发现自己摔到的是***。
她开始犹豫要不要假装被吓晕。
因为失忆的人一定要先晕一下的。
她还没来得及想清楚,就看见眼前这辆车的后座车门被打开。
车上下来一个面容熟悉的男人。

小编推荐理由

退游5年后我又回来了[***]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