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O后我抱了被渣前任的大腿 (阮蔚州廖观宁)

变O后我抱了被渣前任的大腿 (阮蔚州廖观宁)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阮蔚州廖观宁,变O后我抱了被渣前任的大腿 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腹黑禁欲城府深·疯批大佬·我媳妇我独宠护短攻霸总A变O·要强·能打能怂·能屈能伸擅打直球受“阮蔚州”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阮蔚州廖观宁,变O后我抱了被渣前任的大腿 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腹黑禁欲城府深·疯批大佬·我媳妇我独宠护短攻霸总A变O·要强·能打能怂·能屈能伸擅打直球受“阮蔚州”

阮蔚州廖观宁内容介绍

廖观宁只开了床头的壁灯,暖黄的灯光柔和地笼罩下来,驱散了方才黑暗里的朦胧,面前的小孩儿在看见他脸的瞬间突然愣住,一副难以置信、遭受了巨大打击的样子。
他看得有趣,双臂拢住对方,唇边压着一丝上扬的弧度,“怎么,我长得这么不入眼?”
廖观宁近在咫尺的声音唤回了阮蔚州的理智和求生欲,alpha的信息素不留情面地侵蚀过来,他想往后挪却被一下按住。
阮蔚州现在的感觉一言难尽,好像是数九寒天里兜头浇了一盆带冰渣的河水,拔凉。
然而身体里又是翻搅、叫嚣的躁动。

变O后我抱了被渣前任的大腿 全文阅读

他张了张嘴,指甲抠在掌心,勉强稳住呼吸但依旧有些干巴巴道:“廖总一表人才我早就知道,此情此景更是惊为天人。”
阮蔚州心里苦。
比生嚼一大把黄连还苦。
大佬这张脸他曾经朝夕相对过一年多,好看自然是好看,棱角分明而不突兀,兼具西方人的深邃立体与东方人的柔和内敛,不然他也不能给人捡回家当小白脸养啊!
淦!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整天只知道宅在家抱着电脑玩的废柴小白脸beta会成为吐口气儿就能让科技经济金融抖三抖的神级大佬?!
虽然对方还活着这件事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他的愧疚,但是依然改变不了这种尬出天际的场面。
Omega脸上的表情由震惊、难以置信到绝望,再到破罐破摔的认命,不可谓不精彩,廖观宁看着有趣,他勾着对方的下巴,问,“想明白了?”
溜进他房间的Omega一看就知道还小,最多不过上大学的年纪。
一张小脸瓷白里透着微漾的水红,眼睛圆溜溜,眼尾上翘,红红的像是蒙着层雾气,仿佛是站在瀑布下时扑了一身的那片水珠,比精心切割的宝石还要晶莹剔透。
而Omega的身形偏瘦,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有掩不住的稚气,也有一种青涩而勾人的清瘦美感,锁骨随着呼吸微微起伏,中间的锁骨窝也玲珑可爱。
廖观宁并不认识这个Omega,但少年整体的神态和气质却让他觉得似曾相识。
阮蔚州脑子里正天人交战,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这些天都把自己对大佬一见钟情说出去了,还找了些小媒体搞了点不疼不痒的小热搜,只要去查都能查到,做戏做全套才可信,现在放弃不相当于前功尽弃还自打脸嘛!
那必须不行。
计划都定好了不能因为这个就全部推翻。
阮蔚州的视线都有些雾蒙蒙的,像隔着层毛玻璃,他无暇顾及面前的大佬为什么跟他带回家的小白脸名字不同,他的脑子晕乎乎,只记得一条——
有捷径不走是傻子。
被标记?他才不在意。
最最不济还能洗掉。
阮蔚州握住廖观宁的手腕,吸了一口气,橙花的味道被更霸道的橡木苔压下去,几乎要闻不到了,他心里觉得讽刺,几年前廖观宁确确实实就是beta,他易感期想做的时候根本没想到会被反压。
他不知道原本的beta为什么会变成一个极为强大的alpha,刻在基因与血脉里的天性要他屈从于对方的占有。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在他不止渴望这种占有,还要主动勾搭、讨好曾经的小情人。
这点认知让他暴躁得想打人,又不得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去妥协、去隐忍。
阮蔚州脸上是一个温软乖巧的笑容,“廖总,我既然来、就已经想明白了。”
Omega的手仿佛着了火,廖观宁唇边笑意多了几分肆虐的意味,眼神也跟着沉下来,“我有病,你不怕?如果发病了我可控制不住,看看这张小脸,挺好看的,死在床上……可惜了。”
阮蔚州不知道什么病不病的,只当廖观宁在吓唬他,直接道:“怕什么怕,有病治病,有本事就来啊,我巴不得!”
不就是发热期?
怕它!
廖观宁有些轻飘飘地笑了声,一个好闻的、不知深浅的Omega.
他给助理发了条消息,然后低头咬在对方微微凸起的腺体上。
阮蔚州没想到廖观宁这么直接,疼得他没忍住骂了声,腺体处的皮肤被咬破,属于alpha的信息素涌进来,发热期的Omega几乎是欢呼雀跃着接受了来自更强者的标记。
阮蔚州浑身颤栗,双眼有些失神,被标记的感觉非常微妙,似乎是一种无形的连接将他和另一个人连在一起。
就好像他在这世上不再是孤零零一个人,从此有了依傍,有了归宿。
阮蔚州一眨眼,水雾凝成水珠滑下来,他低下头,努力压抑住呼吸声。
——这Omega该死的本能。
廖观宁揉了揉小孩儿蓬松细软的头发,“我去洗澡,自己玩会儿。”
阮蔚州在听到关门声时才抬头,眼里有淋漓的水光,眼神里有讥诮、有不屑,自己玩会儿,去他喵的自己玩儿!
想看他自娱自乐?见鬼去吧!

变O后我抱了被渣前任的大腿 阮蔚州廖观宁免费阅读

然而他还是对发热期了解不足,以至于第二天早上爬起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处于懵逼状态,昨晚上那个眼泪差点流成黄河的人绝对不是他对吧,都是原主的锅对吧,他怎么可能那样?!
而且一想到跟他折腾大半个晚上的人是被他渣到底的前任他心里就直发毛,出丑出到前任面前去,他真是好大的出息!
这人原来吧,话不多,斯斯文文一大男孩儿,安静冷淡偶尔毒舌,现在?
疯批大佬不是白叫的。
阮蔚州心里已经用国骂招呼了好几轮,然而嘴上什么都不能说。
明明上一秒还亲着他的耳廓说他可爱,说他……说他好闻还好吃,下一秒就能掐着脖子把他掐到快窒息,alpha的占有欲、控制欲在廖观宁身上表现得更疯狂、更彻底。
天堂地狱一夜之间走了好几遭,他大概能明白大佬矜贵到这种程度为什么至今还是单身了,娇娇弱弱的Omega哪个能受得了!
阮蔚州缩在被子里,又把廖观宁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还得忍着腺体处的疼、身上的酸困以及有反扑迹象的燥动,想想待会儿怎么说。
大佬疯归疯,又不傻。
他已经死过一次,重活一次得留着这条命复仇,出师未捷身先死这种悲惨他可不想经历一遍。
阮蔚州知道廖观宁离得不远,磨磨唧唧探出头,却跟一个陌生人撞上视线,登时有点愣,目光再一转,廖大佬就坐在旁边。
他看见那个陌生人手里还拿着一支注射剂,慢半拍才反应过来廖观宁卷起袖子要干嘛。
注射完抑制剂,廖观宁瞥了眼小金属箱,看向床上的人,“阮蔚州,昨晚我很满意。”
被指名道姓的人眉头紧锁,“所以廖总是一下床就不认人了?”
廖观宁慢悠悠走到床边,弯腰凑到软乎乎的Omega颈边,瞧着对方红肿的眼睛,缓缓、深深地吸了口气,安息香的味道还很浓郁,却混杂了橙花的清香气和橡木苔的悠远草木香,让他满足地轻叹了声。
在注意到阮蔚州下意识缩了缩脖子时,他掐着Omega的脖子把人拖近了些,手指按在对方的腺体处,压低了嗓音,“小朋友,本事不够,玩火是很危险的。”
阮蔚州当即呛声回去,“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人生在世不过几十年,及时行乐,我喜欢你……想把自己给你,有什么不对?不管以后怎么样我都不后悔。”
就算真的招惹了不好惹的人,只要能复仇,他就不后悔。
利益交换,牺牲他的身体,把自己赔进去,都不算什么。
廖观宁一双漆黑如深井的眼微微眯起,盯着阮蔚州脖子上几乎连成片的痕迹,跟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朋友交换了一个深吻。
阮蔚州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被放开后气儿还没喘匀,就看着廖观宁拿起外套径直出去了。
他把睡袍穿好,拢了拢也没系带子,看向没什么存在感的beta,“你是?”
西装革履的男人自我介绍道:“我是廖总的助理,李焕元,以后打交道的地方还多。”
李焕元说着拿起另一支注射剂走过来,阮蔚州大咧咧靠在床头,也不扭捏,缓了口气伸出手臂,这才看见写在手腕内侧的一列数字,显然是手机号,他心里微松,看来这就算是勾搭上了。
他一偏头,盯着李焕元,“李助,廖总不会什么都没给你交代吧?”
能直接进到里间来,这位助理肯定是廖观宁的心腹,不然不会一点不避讳。
李焕元利落地注射好,然后退开两步俯视着这个尚且稚嫩的Omega,神色倒还算温和,有点看好戏的期待,“廖总身边没有人,你是第一个。”
“哦,”阮蔚州并不意外,轻笑一声,嗓子沙沙的哑,“这是我的荣幸。”
“廖总不希望小少爷听到风言风语,你没被他直接丢出去就说明你是个聪明人,别声张,不然到时候谁都救不了你。”
阮蔚州哼了声,眼神里有不屑。
他在廖观宁面前装就算了,在别人面前他没这个闲情逸致,都不傻,没必要,说不定大佬看他看得一清二楚——廖观宁早不是他认知里的那个小白脸了,只不过各取所需不拆穿他而已。
他扬起脸,神情有几分倨傲,“分寸,我懂。”
李焕元点点头,满意于对方的上道,“交流会今天结束,廖总会直接回去,房间给你留到明天中午,我的联系方式在桌上,有事联系我。”
阮蔚州应了声,抑制剂已经开始起作用,发热期的征兆在慢慢消失,身体除了有些酸困并没有太难受。
在李焕元拉着两个行李箱走后,阮蔚州才自嘲地笑了声。
Omega在某些方面还真是天赋异禀啊,他还是alpha的时候,一晚上只两次第二天也是爬不起来的,而跟以前的廖大佬可没做过几回。
不过目的初步达成,他没工夫在这儿悲春伤秋。

小编推荐理由

变O后我抱了被渣前任的大腿 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