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揭棺而起了(穿书)(江枫季余眠)

我又揭棺而起了(穿书)(江枫季余眠)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江枫季余眠,我又揭棺而起了(穿书)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江枫一脚踢开棺材,一个翻身跳了出来。许久,她才自言自语道,“我……活了?”淡淡的香火味缭绕,江枫蹲下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江枫季余眠,我又揭棺而起了(穿书)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江枫一脚踢开棺材,一个翻身跳了出来。许久,她才自言自语道,“我……活了?”淡淡的香火味缭绕,江枫蹲下

江枫季余眠内容介绍

深秋的南安城依旧十分热闹,丝毫看不出萧条的气氛。
千里啧啧称奇,“原来南安城这么热闹啊!”
江枫虽然躺在榻上,但是嘴却没闲着。
一边吃着东西,一边道,“南安城当然热闹,你没有听过南安城的名声吗?”
“听过,但是前几天南安城根本没有这么热闹!”

江枫季余眠全文阅读

“瞎说,”江枫道,“每天南安城都热闹!”
千里撇了撇嘴,没跟她争辩。
“去城南府邸!”
“好嘞!”千里转身,滚出去赶车了。
女子一只手捏着饼,一只手撑着下巴,看着窗外走神,语气颇为漫不经心。
江枫饿死了,一边啃饼,一边看她。
“你在南安城有很多府邸吗?”
“嗯。”
“南安房价不低吧?”
“还行。”
“你挺有钱的吗?”
免予回头看了她一眼,“还行。”
“你不是被御龙山盯着怼吗?居然还能存钱在南安城买房子?”
“不应该吗?”
“可是南州也是御龙山的势力范围,她们作风霸道的很,你能在跟她们敌对的情况下,还能在南安城买房子,我很佩服啊。”
免予回头看了一眼,突然笑了,“御龙山在南安城的势力很大?”
江枫已经不掩饰自己的探究了,“蛮大的,而且很霸道。”
见她再次强调,免予沉思了一会,问道,“可是我听说,南安城是宣武侯的势力范围?”
江枫一愣,忍不住哈哈哈了起来,“你要这么说,倒也是。”
“御龙山再霸道,也别想霸道到我的头上来!”
千里在外面嘴角直抽,但是她摸不清楚主子的态度,只能告诫自己多听少说。
免予浅浅一笑。
江枫算是得到了答案,暂时不为难免予了。
马车吱呀吱呀的撵过石子路,转入城南。
南城有座小山,不大,但是风景雅致。
江枫闲着没事,继续叨叨,“本来我想买下这块地建个度假村,温泉别墅给手下住的,结果季十二那死胖子不知道从哪做的梦,非要把这里买下来,还建了一大片枫林,一到秋天就辣眼睛……”
免予神情有些怔,她低下头问道,“辣眼睛?”
“对啊,辣眼睛。”
江枫理直气壮的点了点头,“你知道的,我平时喜欢在天上插眼,每次一低头,就被枫林戳到眼睛,看久了眼睛都会酸……”
“所以布景千万别弄高饱和度的东西……”
免予很沉默,江枫叨叨了大半天,也没等到她回答。
江枫闭上嘴,看着车窗外。
因为土财主包下这个山头,给了江枫无法拒绝的价格。
所以江枫只在天上看过这里,并没有真正来过。
枫叶飒飒,秋日的寒凉似乎不能损坏其半分美感。
车轮轧在落叶上,鼻翼有着腐朽又清新的香气。
还是挺美的。
“就是饱和度高了点。”江枫叹道。
看久了真辣眼睛!
免予自从刚刚之后,就没再说话了。
很快,江枫看到了那府邸的大门。
“真奢侈!”江枫咧嘴,“比我还奢侈!”
要不是死胖子的价钱实在难以拒绝……等等……
“你哪来的面子,能让死胖子帮你买府邸?”
“他不是御龙山的天执事吗?”
免予面不改色,“生死之交。”
江枫:“怪不着你能在南安城狡兔三窟……”
虽然之前被恭维的很开心,但是作为南安城的话事人,江枫从来没在南安城阻击御龙山。
严格意义上来说,御龙山的敌人,在南安城得不到任何庇护,除非她真的能搭上线,认识宣武侯本人。
所以,免予如果与御龙山驻南安城的大执事搭上线,就比较说的过去了。
“看来你真的不是一般的有钱啊!”江枫下意识把免予想成了腰缠万贯的角色。
死胖子贼抠贼抠的,肯定不可能自掏腰包帮她买山头的!
千里速度快的很,停好车就光速冲进里面,江枫只能看见她身影窜来窜去,就像幻影。
“她速度怎么这么快?”
免予旁若无事将她抱起,“家里下人,只有速度快这么个一技之长了。”
“哦哦。”江枫绷着脸,神情严肃。
她长这么大都没被人这样抱过。
还好没人看见,不会社死。
免予腿很长,她没有给江枫任何颠簸感,感觉就是腿一伸,就下车了。
千里已经把屋子窜了个遍,“主子,前几天南安城封市,现在府里什么都没有。”
“封市?”江枫终于没忍住,“为什么封市?”
她沉下脸之后,自有一番威严。
千里愣了一下,下意识回答,“因为宣武军封城……”
她又反应过来,道,“还不是因为你……”
也不想想,大名鼎鼎的宣武侯被朝廷赐毒酒,然后身死当天就下葬……
怎么可能一切照旧?
江枫皱眉,“不可能,我跟顾子明说过,一切照旧,不许扰民,怎么可能封市!”
千里撇了撇嘴,“我不知道什么顾子明,那你自己去问他。”
江枫没声了。
免予神色淡漠,此时终于开口,“冷不冷?”
“啊?”
见她低头看着自己,江枫才想起来自己还穿着寿衣呢!
“你不说我差点忘了,我还穿着寿衣呢!”江枫眉眼飞扬,“也不知道哪个龟孙干的!秋天居然让我穿这个!”
“虽然我爵位被削了,不能穿飞鱼斗牛,但是我穿小棉袄总可以吧?”
江枫逼逼叨叨,嘴里抱怨个不停。
免予抱着她往里走,也不知听没听。
千里看着自家主子的背影,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她家主子是不是被换芯了?
怎么这么好说话了?
老龙座可是被主子气的半死,吐血退位,不得不带着她的龙游历世界去了。
要不是跑得快,说不准主子就得做点大逆不道的事情了。
但是今天的主子……
千里咂摸了半天,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评价。
“去做饭。”淡淡的嗓音仿佛在她身边响起。
千里一个激灵,瞬间抛开思绪,“是,主子!”
江枫继续叨叨,“这里这么大,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啊?”
“不常有人住。”

我又揭棺而起了(穿书)免费阅读

免予脾气其实不错,基本上有问必答。
虽然有的时候笑的吓人了点,但是平时还是挺温柔的。
“这是哪?”江枫卖力的伸出头,看见浅色的屏风后,是隐隐约约的雾气。
“卧室。”
“我说那后面!”
“温泉!”
“我……”江枫突然捂住心口。
草。
她的温泉会所!
她的温泉pass!
都变成别人的了!
虽然卖了,但是被人拿在眼前眩,江枫还是很心疼。
这么好的地,没了!
它没了!
一转头,她看见免予盯着自己。
“看什么?你想把这府邸卖给我吗?”
“不想,”免予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江枫的妄想,然后道,“你哪儿疼?”
“心疼!”江枫还在贫。
却不妨免予已经沉着眉眼走了过来,“怎么回事?”
被江枫瞪了一会,免予回过神淡淡道,“我家行医救人惯了,见不得有人身上苦痛。”
江枫看了她一会,鉴于她那神奇的祖传药方,将信将疑的信了,“你们医德真好!”
她朋友那么多,还真没有擅长医术的。
免予勉强收回眼神,转头去柜子里翻找。
江枫被她丢在床上,实在无聊,用终于能动的双臂,费力的翻了个身。
“你在干嘛?”
“找衣服。”
“衣服?”
“对,你不是冷吗?”
江枫有点感动,“免予你真好。”
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医者父母心?
爱了爱了。
不知道是不是幻听,江枫好像听见免予呵了一声,相当轻蔑的感觉。
江枫:“?”
这人怎么回事?
不会笑就不要笑,每次笑都觉得你在嘲讽我知道吗?
父母心(x)
天生嘲讽aoe(√)
“找到了。”
江枫看了过去。
那是一件柔软的长衫,黑色为底,红色做饰。
袖口领口是很养眼的红色,按江枫的理解,就是饱和度刚刚好,多一分扎眼,少一分暗淡。
迎着灯光,江枫还看见衣衫上有枫叶暗绣。
但是当免予走来,那暗绣背光,居然又不见了。
很神奇,就像一件艺术品。
以江枫挑剔的目光,不得不竖起大拇指夸666.
“这个给我穿?合适吗?”
免予面不改色,“衣服就是给人穿的。”
“可是感觉很精心,是不是准备送人的?”江枫犹豫。
“你不喜欢?”
“漂亮是漂亮,但是……”
“那就没事,”免予打断她的话,“这是我准备送给我妹妹的。”
“啊?你还有妹妹?”江枫一脸惊讶,但是转瞬回神,“我的意思是,既然是送给你妹妹的,那我就不合适……”
“但是她惹我生气了,”免予轻声道,“我不想送给她了。”
江枫被她看着,突然觉得心跳加速。
她眼睛很好看,深黑的眼眸却并不显的冰冷,有着浅淡而柔和的眸光。
注视的人时候,就显得十分专注而……深情???
江枫干咳了一声,转移注意力,“她怎么惹你生气了?”
免予看着她,缓缓露出了笑容,“因为她喜欢骗人,还屡教不改。”
她话语缓慢,嗓音也好听,但江枫却总觉得哪里别扭。
也许是免予现在的表情太认真了?
于是江枫干巴巴的道,“那这……哈哈哈小姑凉嘛当然是原谅她……”
“要不你就留着给她吧?我随便找件什么穿穿就行了……”
免予没应声,却已经看着她,似乎在思考怎么给她穿衣服了。
见江枫警惕的眼神,她笑了笑,“我扶你坐起来,你自己穿?”
“好。”江枫大大的松了口气。
她现在真的觉得……这个免予时时刻刻觊觎自己的美色……
还好还好。
不是真的。
江枫穿好衣服,又被进来的免予披上了一件配套的大袖。
不用照镜子,江枫就觉得自己帅的惊动神。
“太不好意思了,下次你妹妹来,我送她点好玩的。”江枫被免予抱着往外走,很不好意思的道。
“嗯。”
“对了,你妹妹怎么骗你了?”江枫又开始尴尬了,只得没话找话说。
“我问她喜欢什么,她说她喜欢枫叶。”免予语气淡然。
“啊?那你枫林是为她种的吗?她其实不喜欢?”江枫义愤填膺了起来,“那你妹妹的确欠揍,不识好人心!”
“你可以学学我,我妹妹欠揍的时候,我就真揍,然后看她哭好久,特别开心……”
免予哑然,随后道,“有人来了,你坐坐好。”
说完,她便坐在大堂上首,将怀里的江枫扶起。
千里黑着脸冲过来打报告,“这丘八,居然带兵把我们围起来了,主子,要不要我……”
“稍安勿躁。”免予语气平静淡然。
“君侯!属下救驾来迟!额……”
披甲男子满脸煞气的冲进来,直接卡壳了。
他家好像君侯更俊俏了……不是……
他…他家能生削敌人头皮,刀刮天灵盖的君侯……怎么……怎么……
怎么羞答答的坐在别人怀里?
程司马觉得自己的人生观受到了冲击。

小编推荐理由

我又揭棺而起了(穿书)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