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业事故[娱乐圈](闻君意应川)

营业事故[娱乐圈](闻君意应川)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闻君意应川,营业事故[娱乐圈]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同为少年影帝,闻君意出身戏曲世家,风姿温润如玉,被誉为完美偶像;应川自小混迹江湖,爆红后也改不掉桀骜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闻君意应川,营业事故[娱乐圈]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同为少年影帝,闻君意出身戏曲世家,风姿温润如玉,被誉为完美偶像;应川自小混迹江湖,爆红后也改不掉桀骜

闻君意应川内容介绍

观众们相信生活类节目的嘉宾们真的朝夕共处了数十天,然而实情并非如此。
业务繁忙的明星们每月抽两天拍出三集内容量,整季节目分四五次拍摄完成,战线拖得极长,来亦匆匆去亦匆匆,谈何培养感情。
《对家宜解》为了最大限度集火,嘉宾们需要在穷乡僻壤实打实地呆满两周,并且尊享二人世界待遇。
半个月同居难免摩擦,大眼瞪小眼,没仇也能现结几桩,更何况有导演组在一旁挑拨离间,生怕他们打不起来。
闻君意档期咬得紧,昨晚还在上海参加电视剧《积木》的庆功宴,早班赶回北京拍《对家宜解》的先导片。

营业事故[娱乐圈]全文阅读

先导片中,两位嘉宾统一入住宾馆,再共同飞往目的地。
打开房门,一眼看见双人床,闻君意几不可察地僵停片刻。
他虽然没拍过真人秀,但作为一名“老演员”,拥有丰富的敌我斗争经验,扫了一眼墙角桌上,并没有找到摄像头,肢体动作才放松了些。
他正摊开行李箱往外拿洗漱用品,应川也前后脚到了。
门外一阵吵嚷,女人骂道:“让你别抽烟了!抽死你算了!”
“差这一根么?你别故意找茬。”另一人没好气道。
“进组后全天跟拍,你再敢犯浑试试看。”
应川和他的经纪人婷婷姐边斗嘴边走进房间。
见到闻君意,婷婷姐立时转怒为喜,活泼泼地笑道:“君意已经到了啊。”
闻君意刚站起身要打招呼,被她一把搂进怀里,丈母娘看女婿般越看越喜欢,“瞧我们君意,多俊一个小伙子。”
闻君意笑盈盈:“婷婷姐吃过饭了么?我叫人送上来。”
闻君意是有心人,对一面之缘的工作人员都能叫得出名字,更何况威名赫赫的婷婷姐。
刘婷自一年前接管应川,像只凶神恶煞的护崽母老虎,咬得黑子们尸横遍野,这其中不乏闻君意的大粉头……
“你这孩子就是懂事,不像我们阿川,连叫人都不会——应川!说话啊!”婷婷姐发动技能:老母亲大喝。
应川低着头掐灭指间的烟,火星一黯,他懒洋洋抬起眼皮,冲闻君意胡乱点了点头。
这一照面就把闻君意看呆了。
阳光大男孩不存在的,站在你面前的是个邋遢直男。
头发蓬蓬乱翘,胡子拉碴不修边幅,像只没被打理过的流浪狗;耷拉着眼皮,两眼泛着血丝,梦游般呆滞无神,不免令人想起他酗酒吸.毒的传言。
不过明星连轴转压力大,精神面貌欠佳也是情有可……
“臭小子胡天胡地,打了一通宵游戏,要不是我上门把他从被窝里拖出来,一准给老娘迟到!真不让人省心!” 
“……”闻君意词穷了。
应川被揭了老底,面子上过不去,越发不耐烦催道:“你快走!这里没你的事。”
婷婷姐道:“这么着急和小伙伴玩,现在就嫌妈妈我碍事啦?”
应川瞪她:“瞎说什么。”
她不理睬应川,反而向闻君意赔笑道:“我们家应川认生,说话没分寸,有哪里得罪的请你多担待,千万不要往心里去。”
闻君意温声道:“不会的,婷婷姐放心,我会照顾好他的。”
应川咕哝:“谁要他照顾……”
没比我大两岁,装什么大哥啊。
婷婷大力锤了他肩头一下,“快和君意说谢谢!”
他一声不吭。
“不许闯祸,人放机灵些,嘴要甜,眼里要有活干……”
婷婷姐还在忧心忡忡地叮嘱应川,应川揽住她的肩,冷着脸把她推出门去。
又在走廊站了一会,目送她进电梯为止。
婷婷姐一走,世界顿时清净。
应川摊手摊脚往床上一倒,萎靡道:“节目组的人来过么?”
“还没见到。”
应川对着天花板说:“那我再补一会觉。”
闻君意嗯了一声。
“你要睡么?”要睡他就往旁边让让,腾个位置出来。
“我在飞机上睡过了,你抓紧休息。”
一会儿开始录制,动辄大几小时,很辛苦的。
闻君意等应川呼吸平顺了,才轻手轻脚去洗漱,再打开Kindle,坐进沙发里看剧本。
无论剧组还是综艺都常有干等几小时的糟心事,闻君意习惯趁这段时间多看几个本子。
没坐一会,觉得客房冷气太足,闻君意又起身,从行李箱里取了件针织开衫披上,途经床边时哑然失笑。
应川睡相奇差,大手大脚歪七扭八,T恤快捞到胸膛,腹肌线条流畅,身材倒是很好。
他是直接压在被子上睡的,闻君意顺手给他找了条自己的羊毛披巾盖上。

闻君意应川免费阅读

……
应川从穹庐倒扣般的黑沉梦乡中醒来,感觉自己好久没睡得这么死过了。
闹铃仍然固执地叫个不停,他闭着眼摸了半天也没摸到手机,恼火地撑起身,脑子还是停转的,不知自己身处何时何地。
正抱着厚软的开司米毛衣发呆,听到一人轻柔道:“我帮你叫了炒面。”
应川揉了揉眼,循着声音转过头。
室内昏暗,一道人影蜷在沙发里,沙发靠窗,窗帘拉开条缝,透进濛濛光束,将他的侧脸线条勾勒得秀美。
那人掐掉闹铃,放下手机,继续低头读书,没再出声。
这种沉静氛围让应川多少有点不自在,“几点了?”他含混地问。
“五点多了,节目组说设备出了点问题,还有半小时到。”闻君意不疾不徐地回答。
应川算了算,一觉居然睡了六个多小时。他先去洗手间放水,再开了灯坐回餐桌前。
他没吃早饭中饭,胃里空落落的,饭香一勾,饿得要死,埋头狼吞虎咽几大口,立马噎着了,忙从迷你冰箱里拿了瓶水咣咣直灌。冰水一激,彻底清醒了。
“你怎么知道我最爱吃炒面的?”
闻君意不由得笑道:“你的百科上写的。”他做事周到,点菜前会调研他人口味。
应川真拿手机搜了搜,确实备注了,这才扫兴地低哼了声。
应川吃完饭没事干,上下打量闻君意。要说他对闻君意不好奇,当然是假的。人都是自恋的,如果大家总把你和他相提并论,总会格外留心些的。
他们做演员的,活在镁光灯下,没有久闻不如一见的说法。
不过电影里的是演员,精修图里的是明星,都不是闻君意本人。这会儿近距离同处一室,好像……也瞧不出什么花样来。
好看倒真的挺好看的。
有的明星荧幕上怼大脸还凑合,线下一瞧,又矮又瘪含胸驼背,泯然众人矣。
闻君意就没这毛病,身材挺拔,体态舒展,一举一动均衡优雅,往那一坐,哪怕低着头看书,连正脸都没露,就先端出了大美人的架子。
闻君意披件宽大的驼色外套,内搭棉质套头衫,衣服洗旧了,鸡心领有点松,低头时看得见锁骨,皮肤挺白净的。
自己的气色就差多了,黑眼圈深得像从娘胎里带的,又受风吹日晒,糙得不行。应川惆怅地打了个嗝,起身走到窗前,把猩红的丝绒窗帘全部拉开。
晴朗的初夏黄昏,暮色如溶液般浸润着他们。他们一坐一站,没有交谈,共同注视着落地窗外的CBD天际线。
大都会华灯初上、车水马龙,一切那么渺小,又那么壮丽,像这个时代的写照。 
从空中可以看到高楼大厦之间点缀着许多巨幅时尚广告牌,有应川的、也有闻君意的,还有更多明星,俊男靓女光鲜夺目,无一不在诱人微笑。
生生不息的欲-望浪潮中,他们暂时占据着最显眼的位置,但那绝不是坚固的礁石,一浪急似一浪,没人敢掉以轻心。
闻君意微微侧过头,不动声色地打量应川,他自以为视线隐蔽,没想到应川也正低下头瞧他,不由双双怔了怔。
他们的面庞藏在阴影里,无意间对视的两双眼睛,透露出淡淡的尴尬。
谁也没有率先挪开视线,似乎要比一比,谁更坦荡。
可就算是较量,目光胶着那么久,也多了几分欲语还休的缠绵。
闻君意心想:如果是文艺片,这时就该推眼部特写镜头,再由谁来说些深沉台词,越没头没脑越好。
“七年了。”应川发出不符合年龄的沧桑感叹,仿佛七十年倏忽弹指。
“嗯。”闻君意嗯完,忍不住轻笑出声,引来应川懊恼地一瞥。
要怪就怪这话头起的,既像死敌决战,又像情人重逢,抑或兼而有之,否则该怎么解释这没来由的亲密和默契。
可他们的命运,确实存在着某种奇妙的共轭性,说是惺惺相惜也不为过。
七年前,还是十几岁少年的他们凭借主演电影先后跻身国内外影帝,可谓一时瑜亮,自然被拿来横竖比较。
先是闻君意登上封神大刊《Mirror》,主题“史上最年轻影帝:公子无双”。
他只穿最简单的白衬衫,却倚着一扇家藏的清王府金屏风,简直把底气打在公屏上。
半个月后,应川在西双版纳雨林拍了《迷影》的新一期封面,几片绿蕨蔽体,活像个野人,宝石臂环却由顶奢赞助。
杂志方明摆着搞事,前缀都不带改的:史上最年轻影帝:野性难驯。
于是那年诞生奇观:报刊亭里,两代“最年轻影帝”并排摆放,交相辉映,短兵相接。
所有人都在等他们打起来。
没想到造化弄人,往后五年这对并称“双子星”的少年影帝手拉手糊穿地心,常在“什么演员是一把好牌打烂的”的论坛提名贴里灰头土脸地聚首。
来不及势同水火,俱都零落成泥。
应川被全网黑时,好事之徒煽风点火不亦乐乎;轮到闻君意被雪藏时,知情者三缄其口,生怕引火上身。

小编推荐理由

营业事故[娱乐圈]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