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念[快穿](江木)

执念[快穿](江木)

导读:江木小说————执念[快穿]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拢青所著,讲述了★故事一:君子赴约(生的时候没人期待,死的时候也没人在意,所以仅是一些微小的关怀,也值得他在生死间执

小说介绍

江木小说————执念[快穿]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拢青所著,讲述了★故事一:君子赴约(生的时候没人期待,死的时候也没人在意,所以仅是一些微小的关怀,也值得他在生死间执

江木内容介绍

东宣国萩城。
北城门口的破烂街是萩城的一个特别之处,既是贫民窟,也是欢乐地,城中的乞丐、混混、小偷、女支女、赌徒等,下九流之人全在此聚集。
段旭窝在拐角处,注视着这里糜烂的一切。
萩城,昨天下了大雨。
阴湿潮寒的环境刺激着他的旧伤,肿胀、疼痛难忍,伤口里面化脓流汁,淌得到处都是,恶心极了。

执念[快穿]全文阅读

不过这些都不是最致命的。
饥饿——才是最狠毒的杀手。
段旭窝着,像臭水沟里的半死老鼠,苟延残喘。

段旭今年二十二岁,风华正茂,自身根骨奇佳,武学天赋极高,是同门弟子中的楷模,可谁曾想一朝落难,才不过一个月时间就要横尸街头。
他趴在地上舔舐着雨水留下的痕迹,一双无神的眼睛望着街头的熙熙攘攘。
肚子饿是很早之前的事,只可惜他懒得为自己发声,也懒得再奢望。
这里是“恶人街”,没人会好心施饭。
他颓废地想着,想着自己腐烂、死去的样子。
就在这时,一股肉香味隐隐约约从街头飘香过来。
那香味带动着他的肠胃不自觉的蠕动,这种下意识的反应令他沮丧又羞愧。
段旭忽然低声骂了句,话语很弱,听不真切。
太饿了,真的太饿了。
如果不是嚼不动,他也许会把身上的破衣服咽下去,事实上,他已经把墙角处的小草都啃了,至于垃圾堆那边有乞丐们守着,这个残破的身体打不过,也没力气打。
他想着,那气息越来越近。
段旭的肚子开始大声发响,很饿,很奢望吃东西,这种反应让他突然窘迫地想哭。
被人陷害,他没哭;
修为被废,他没哭;
流浪至此,他没哭。
但现在,他真的很想哭。
一股委屈又耻辱的感觉,油然而生。
任从前再天之骄子,终究还是伏在地上,败给了最原始的本能。
他眼眶发红费劲地抬头望过去。
那边一个削瘦的身影,从街头缓缓走向他这边。
对方是一个很年轻的男人,面容寡淡,眉宇间甚是淡漠。
如墨般的长发高高束着,身上穿一件黑袍,那衣服的做工很古朴,不过气质卓越,大概是哪个世家的小公子。
段旭望着他,心里有点发怔,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以前的事。
可当看那人越来越近,他又迅速低头掩饰自己莫名的忿忿不平。
他卑微、嫉妒又愤恨地念叨:快走!快走!快走!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那人不紧不慢,最后居然停在了跟前。
即便修为没有了,往日的耳力还在。
盯着那绣着不明字符的衣摆,段旭刚抬头就撞进一双漆黑的眼眸。
嘶,好冷,幽深如玄冰一样。
“拿着吧。”
眼前闪过的包子,段旭下意识接下。
掌心很烫,他愣愣地看着,似乎没反应过来。
一道稚嫩的童声,在拐角处响起。
“那个……”
段旭抬眼望过去,那里边站着一个衣衫破烂的小乞丐,目光直勾勾盯着他身边的黑袍公子。
后者问:“你也要吗?”
说话的声音清冷又平淡,听着像是很随和的人。
段旭其实认识那个小乞丐,昨天淋雨的时候,看见这小鬼和一些大乞丐在打劫别人。
想到这,他连忙出声提醒对方:“别理他!这小孩不是好人,你快走。”
小乞丐似乎没想到段旭敢当面多管闲事,眼神一瞬间阴戾,但下一秒就恢复正常。
他怯生生地跑过来接了黑袍公子给的包子,眼神很是羞涩,接着二话不说拔腿就跑,速度快得很。
看着小孩的背影,段旭忽然有点颓然:“他要叫人来,你快走吧,离破烂街越远越好。”
浑浑噩噩了这么久。
今天,总算做了决定。
比起为能不能填饱肚子窘迫下去。
死亡也许是他现如今最好的归宿。
掌心里感受着温热的触觉,段旭又觉得能在死前帮个人,好像也不错。

江木免费阅读

只是他是这么想,那个黑袍公子却一点不在意。
段旭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对方的回答,不由抬头看了看。 
那位年轻公子,把手上最后一个包子也给他。
段旭疑惑地看着,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跑掉的小孩哒哒哒跑回来,嘴里说着家里人出事了,伸手想拉黑袍公子去帮忙。
这套动作简直行云流水般熟练,眼看就要拉人走,他脑子一热不知道哪里生来的力气,一把拽住那个公子的另一只手。
“他骗人的,你别信!”
小乞丐恶狠狠地瞪了眼他,转眼就扯着糯糯的声音说:“哥哥,我没有骗你,这个人才是骗子呢。”
倒打一耙?段旭张了张嘴话没吐出,黑袍公子抽出被他握住的手:“放心,我无事。”
那句话轻飘飘的,但非常有安抚作用。
段旭愣了愣,一把没拉住,对方就跟小乞丐不急不慢消失在街那头。
得了,好言难劝该死鬼,不听他人言,我管你的,你爱死不死?
他默默翻个白眼,一副不想再费心、不想多管闲事的模样,结果下一秒狼吞虎咽把两个包子送下肚子,接着就扶墙撑起身子,慌慌张张,一瘸一拐往那边赶去。
好言难劝该死鬼——去你妈的,该死鬼!
被废去修为的这段时间,像滩烂泥一样趴在地上,尊严什么的早就破碎不堪。
可人和人终究还是有点不一样,段旭不知道自己现在在执着什么,或者说,是追回着什么,他只想往那边赶,仿佛到了地方就能找到一些遗失的东西。
一路踉踉跄跄,跌倒了又爬起来。
有那么一瞬间,他都忘了自己早就不是武功盖世的少侠了。
“啊!!!”
巷子里发出一声惨叫。
距离稍微有点远,他听不真切,只能咬着牙强忍住身上的痛楚拼了命往那边赶,等终于到地方,看到眼前的场景却傻了眼。
一地躺得七零八落哎呦叫唤的人,他以为会被欺负的黑袍公子正站在一众“死尸”中间,旁边是瑟瑟发抖的小乞丐。
段旭听到那人轻声道:“以后不要这样做了。”
话音刚落,小乞丐转头就跑,也不知道听进去了还是没听进去。
“你……”
段旭话出口就止住,很明显他猜错了,这人是个高手,虽然身子纤弱得不像样子,但确实是个高手,只是气息内敛如同普通人,怕是江湖中也少有人能做到,如此年轻却有这种功力,真是可怕。
对方转过身,幽深地眼眸扫过自己,段旭被冻得后脊梁发凉。
“你伤得很重。”那人打量着他开口说。
段旭没接这个话,他左右看了看,像是避忌什么,而后对那人微微弯了下腰:“……包子……谢谢你。”
“无事,你叫什么名字?”
段旭听到对方问他的名字,眼神忽然闪过一丝挣扎:“段旭。”
这个名字,只要稍微混下江湖的人都绝对听过,当然,那并不是好事,而是他的污名已经到了人尽皆知的地步。
黑袍公子淡淡道:“幸会。”神情没有丝毫变化。
段旭深吸一口气:“敢问公子尊姓大名?”
“江木。”
江木?他在心里念了几遍,还是没有印象,这个名字从来没有在江湖中听说过。
不过听没听说,眼下都不是大事了,他颤巍巍对那人抱拳:“今日之恩,必当谨记,他日若不死,定会向公子报恩。”
话说得很郑重,仿佛真的得了什么大恩惠一样。
虽然段旭觉得这个报恩,估计得等到下辈子了。
江木依旧打量着他,那双眼眸在身上扫过,寒意冷得让人头皮发麻。
终于,对方道:“不用他日,就今天吧,我缺人手,你帮我打杂。”
段旭混沌多日的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他觉得自己跟不上这位公子跳跃的想法。
“我……可以吗?”
江木围着他转两圈:“你这幅尊容确实不能见人,但收拾一下应该还可以。”
说着突然伸手快速在他眉间点了一下。
段旭躲闪不及,只觉得身体动不了了,紧接着头脑一炸顿时清明,四肢也开始舒展轻松起来,还没来得及高兴,他听见对方轻飘飘来一句。
“想恢复修为吗?”
想!做梦都想!
这是段旭的真实想法,所以他脑子一热傻傻呆呆地跟人就走。
可当来到一处非常寒酸、布满灰尘和蛛网的铺子后,他承认他有那么一瞬间清醒过来。
“您这是?”
江木从袖间拿出一个带着锈迹的钥匙,冲他挥了挥:“我新盘下来的药铺,你留下当个伙计吧。”

小编推荐理由

执念[快穿]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