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落魄王爷的宠妃(叶雨铭韩遂)

穿成落魄王爷的宠妃(叶雨铭韩遂)

导读:叶雨铭韩遂小说————穿成落魄王爷的宠妃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婵之鸣所著,讲述了叶雨铭穿成了靖王的男妃。靖王韩遂却因党派之争被下放到荒凉的巴蜀之地,府中鸡飞狗跳凡是能想法儿跑的基本

小说介绍

叶雨铭韩遂小说————穿成落魄王爷的宠妃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婵之鸣所著,讲述了叶雨铭穿成了靖王的男妃。靖王韩遂却因党派之争被下放到荒凉的巴蜀之地,府中鸡飞狗跳凡是能想法儿跑的基本

叶雨铭韩遂内容介绍

第1章
望京。
不该下雨的季节却阴雨缠·绵,空气中混杂着泥土的腥气,让人无端觉得烦躁,叶雨铭揣着手站在屋檐下,看着雨滴打在芭蕉叶上,他品不出来什么雨打芭蕉的美感,只希望这一场雨快点停下来。
这是叶雨铭到这个世界来的第三天,这场雨也足足下了三天,三天里叶雨铭一点点梳理了他现在情况。
他穿到了一本小说里,是书中靖王殿下的“宠妃”,之所以宠妃两个字要加引号,是因为他的真实身份是丞相派到靖王身边监视靖王的棋子,而靖王本尊对这一点心知肚明,这就导致叶雨铭的身份十分尴尬,他一方面身负监视靖王的重要任务,另一方面靖王也用他来麻痹他那个当丞相的爹,要论一个棋子的日子有多不好过,叶雨铭能写篇八万字的论文出来。

叶雨铭韩遂全文阅读

但眼下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叶雨铭还有更麻烦的事情。
靖王殿下最近出了点事儿,惹得宫里面那位龙颜大怒,朝中不少人都在等着看热闹,叶雨铭当然也知道靖王这次的麻烦很大,他还记得小说里面写的,靖王在万寿节上出了差错,一不小心弄死了进贡上来的贺礼,一只雪白的吊睛大老虎,那只老虎皇上很喜欢,特意在万寿节的时候带百官一起来观赏,谁知道笼子一打开,老虎死得翘翘的。
万寿节当天,皇上心爱的大老虎竟然死了,皇上当时的脸色就阴沉了下来,这可不仅仅只是个宠物的问题,关键这个事儿它还触了皇上的霉头,还有人风言风语说什么这是不详的征兆。
事后皇上令人彻查,三查两不查的,就查到了靖王的头上,说是那老虎是由靖王负责,看管过程中有疏忽,才导致了老虎的死亡,靖王疏于值守,犯下大错,最终被皇上发落到西南封地,从此远离京都,也远离了政治活动的中心,直接就被下放了。
但叶雨铭知道,这事儿可不是这么简单的。
靖王他是主动替人背锅。
把自己推了出去,就是为了保护他要保护的人,在望京这样复杂的政治圈子里,靖王舍弃了自己,将更重要的人留在了望京。
揣着手的叶雨铭叹了一口气,今天都已经是第三天了,关于靖王的处罚决定无论如何都该下达,这才是他眼下最麻烦的事情。
靖王发落西南封地这是他已经知道的事情,可若靖王去了封地,他这个棋子该何去何从?
靖王不可能带着他一个棋子去封地,那是脑子有坑的人才会做的事情,但他必须得跟着靖王才行,这可不是什么棋子的职业操守问题,这是叶雨铭给自己谋的生路。
别看靖王眼下是落了难,被发配到那么荒凉的地方,一看就没什么戏唱了,但叶雨铭是看过剧情的,当然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绕,靖王殿下是会吃一点苦头,但那只是暂时的,他这次牺牲了自己,保全了望京的大局,不消两年,靖王殿下就会风风光光重新回到望京,要权势有权势要地位有地位,比肩那万人之上的位置,是天底下最不能得罪的人,名副其实的金大·腿。
他现在要是不赶紧抱牢了这条金大·腿,等靖王重回望京收拾过往残局的时候,叶雨铭哪里还有活路在?
虽然是个棋子,但也要选对位置才行,叶雨铭可不能做个废棋,他必须得为自己搏一搏!
雨好像下得大了一点点,叶雨铭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这一口气还没有叹完,就听见了前院有嘈杂的动静,赶紧拉住一个下人问:“是不是王爷回来了?”
“是、是王爷回来了。”那人脸上带着雨水,一脸的惊慌失措,还不等叶雨铭再问,他就已经匆忙跑走了。
“跑什么跑。”叶雨铭嘟囔了一声,但大概也能猜得出来是个什么情况。
靖王从宫里面领罪回来,自然是少不了一顿责罚的,估计身上还带了伤,他撑着伞一路往前院去,还没等走到靖王的院落,就被人赶了回来。
“叶公子留步,王爷此刻不便见公子,公子海涵。”
这是靖王身边的护卫赵安,十分忠心,此刻正一脸阴煞地挡在门口,手里的长剑要是能往回收收,态度倒也称得上是和善。
叶雨铭堆着笑意,在长剑的威胁下,撑着伞往后退了两步:“听说王爷回来了,我实在是担心,才想过来看看,不知王爷可好?”
“好。”赵安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
“那就好,那我就放心了。”叶雨铭知道,这是没戏,赵安对他的态度很明显就是拿他当探子来看的,不过因为棋子的身份过了明面,就连对他的提防也显得有些敷衍。
“公子请回吧。”
碰了壁,雨也越发大了,叶雨铭纠结了一下,打算再厚着脸皮试一下:“此刻雨大,甚是不便,我能进去看看王爷,顺便避避雨吗?”
“不能。”赵安终于看了他一眼,或者说,看了他手里的伞,那意思已经相当的明显了。
叶雨铭的伞倾斜了一下,稍微一歪就从手里脱落,他一副没拿稳的样子,脸上还带着点无辜:“可我、真的担心王爷。”
一副情真意切的样子,可惜并没有什么用处。
“不劳公子挂念,王爷甚好。”
就叶雨铭眼下这身份,他就是想讨好靖王,都走投无门,连靖王身边的护卫都知道他肯定是不安好心的,叶雨铭也只能撑着伞一步三回头一脸舍不得地走了。
他才刚刚离开院落,房门内就有声音传了出来:“赵安,可有事?”
赵安开门进去回话:“无事,是后院的叶公子听了王爷从宫里回来的消息过来探望王爷,已经让属下打发回去了。”
“嗯。”声音的主人此刻正歪在美人塌上,紫色的长袍随意散开,露出胸口处斑驳着青紫的痕迹,听着声音有点憔悴,带着几分的沙哑:“东宫那边情况如何?”
“太子殿下一切都好,差人给王爷送了伤药过来。”赵安看了一眼王爷苍白的脸色,垂下眼眸:“王爷……”
韩遂抬手,咳嗽了一声,缓了口气才说道:“不必说了,府内一应事务你安排人处理一下,三日后出发。”

穿成落魄王爷的宠妃免费阅读

“可王爷身上还有伤。”赵安有些心急:“不能缓两天吗?”
韩遂垂着眼眸:“陛下如今看我不顺眼,我早点出发,东宫那边也能缓口气。”
赵安神色一动,面上似有不忍,握紧了手里的剑,问道:“王爷,此番遭奸人陷害,难道就这么认了吗?”
“认什么认,本王吃亏不要紧,太子的位置一定得保住。”韩遂掀了掀眼皮,俊脸上带着几分的倦意:“陛下年纪大了,受奸人蛊惑内宫又有那个女人吹耳旁风,我与太子处境本就艰难,此番遭人设计也是吃一堑长一智,离开望京也不能说全无好处,起码天高皇帝远的,倒不至于像在望京一般,处处受人桎梏。”
“届时,我在外太子在内,我们里应外合谋事当比现在便宜许多。”韩遂嘴角轻扬,带着几分故作的轻松:“不过往后的日子肯定不会特别轻松就是了,赵安你得做好心理准备。”
“本王以后穷了,你的俸禄可能要减半。”
“王爷,属下誓死追随王爷!”
赵安性情耿直,一听这话,立刻抱剑直接单膝跪在地上:“属下的命是王爷捡回来的,此生对王爷绝无二心!”
韩遂略一沉默,抬手将赵安扶了起来:“赵安,此去西南本王身边能信的人也就只有你了。”
之后两天靖王府内不说鸡飞狗跳也算得上是人仰马翻了,靖王被下放到西南封地,圣旨已经下来,府中鸡飞狗跳凡是能托关系另寻门路的基本上该走都走了,剩下来那些走不了的也都在为自己的生路另做打算。
唯有叶雨铭的小院里安安静静,不是叶雨铭不想寻门路,实在是他也想不出什么主意来,这两天他打着各种旗号想去见一见靖王,好赖表表忠心,可惜除了赵安的闭门羹他什么也没见着,眼看着靖王出发在即,他这个棋子是铁定要被扔下了,叶雨铭急得直上火。
“他还在?”
韩遂正在书房收拾东西,这一走以后什么情况还不清楚,手里的一些资料必须得销毁干净才行,本来就已经够心烦的,没想到还有个烦上加烦。
赵安点头:“这两日一直守着王爷,听说王爷在书房就又跟了过来,像是不见王爷就不罢休。”
韩遂拧眉:“你去敷衍两句,到底是叶相那边的人,他要是往相府里传什么消息,对本王也不利,马上就出发了,这节骨眼上还是不要出乱子的好。”
“属下明白。”
叶雨铭眼巴巴望着书房的方向,他已经守株待兔快一个时辰了,脚都蹲麻了也不见里面的人出来,正想着要不要再大胆点,干脆直接闯进去的时候,书房门终于打开了,出来的是冷面门神赵安。
叶雨铭一阵丧气,这个韩遂不管上哪儿都带着赵安这么个门神,有赵安挡着,叶雨铭根本就没有机会近身,上次好不容易见了本尊一眼,一句话都没说完,就被赵安打发了。
就很气。
“叶公子,王爷吩咐属下告知公子,今日事忙,等过两天清闲了定会去看望公子,公子先请回去吧。”
叶雨铭站了起来,因为蹲得太久,站起来的时候还晃了晃,差点没站稳:“是你傻还是我傻?他马上就要出发去西南封地,你跟我说他过两天再来见我,呵,敷衍人也不是这么敷衍的吧?!”
“我知道你们不想带我,但我真的有话跟王爷说,你去告诉王爷,等他听完我的话,再决定要不要带我好不好?”叶雨铭往赵安身后看了一眼,想绕过赵安,可惜没得逞,赵安将他的去路堵得死死的,张嘴闭嘴就一句话:“公子请回。”
完全的油盐不进,叶雨铭有点急,压低了声音:“你去跟王爷说,我知道我的身份,王爷带着我这个棋子走,绝对比留下我有用得多,我既然是棋子,那也能成为王爷手里的棋子,你是王爷身边的人,我知道你一心为王爷着想,你把我的话告诉他,带不带我是他说了算的。”
赵拓迟疑了一下,转身回了书房,将叶雨铭的话尽数转告了韩遂。
韩遂听完这话脸上露出几许讥讽,将手里的密信扔进火盆。
“他还真有自觉,可惜本王用不上,也不吃他这套。”拿起桌上的一方镇纸,叮嘱赵安:“这个带着,比外面那个棋子有用多了。”
赵安进去得快出来得也快,叶雨铭满怀着希望迎上去,结果兜头一盆冷水泼下来。
“怎么可能?他就没有一点……”好还没说完就被赵安拿着剑的手逼退了两步,赵安也懒得跟他废话,直接叫人:“来人,送公子回去,王爷吩咐,看好了切莫叫他再出来惊扰王爷。”
叶雨铭被人推搡着,忽然就看见王府管事带着一个生人往书房这边来,那人穿着打扮很奇怪,戴着一个大帷帽,恨不得把浑身上下都遮挡起来,一副见不得人的样子,看来的方向应该也是从王府后门进来的,关于来人的身份,叶雨铭有个大概猜测。
心中立马有了计较,他用力推开拉着自己的人,趁着赵安的注意力全在那边来人的身上,直接就冲着韩遂的书房狂奔了过去。
“韩遂,你没有良心,你个负心汉,你混蛋,你不是人!”叶雨铭是扯着嗓子喊的,一边喊还一边用力锤着书房的门:“我哪里对不起你,你要把我抛下,我、我怀了你的孩子!你就是不看我,好歹也看看孩子的面上,韩遂,你不能这么对我,你出来!你出来见我!”
“我怀孕了!你的孩子,你不能这么抛下我,你要是敢这么对我,我爹不会放过你的!”叶雨铭的视线往那个神秘人的方向瞟了一眼,见他果然停下了脚步,马上继续扯着嗓子喊:“韩遂,你开门!你给我开门!”

小编推荐理由

穿成落魄王爷的宠妃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