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天秋雪独登楼(楚雪泞王)

暮天秋雪独登楼(楚雪泞王)

导读:楚雪泞王小说————暮天秋雪独登楼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了大家好,我现在成了迷惑小说里被挂在城墙门口晒了两天两夜的女主。我本是个 21 世纪佛系青年,美院绘画

小说介绍

楚雪泞王小说————暮天秋雪独登楼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了大家好,我现在成了迷惑小说里被挂在城墙门口晒了两天两夜的女主。我本是个 21 世纪佛系青年,美院绘画

楚雪泞王小说简介大家好,我现在成了迷惑小说里被挂在城墙门口晒了两天两夜的女主。
是这样的,我本是个21世纪佛系青年,美院绘画专业毕业,每天都在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搬砖加瓦。
唯一一点不好的,就是太中二,经常在睡前大喊「好想穿越回去看古装帅哥美女啊」之类有的没的,不知道是不是因此得罪了唯物主义,总之我真的穿越了。
按常理来说,这种被挂起来的桥段,应该要被挂三天三夜的,可真要到了第三天这具身体就嗝屁了哪还轮到我穿越呢?
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的他在城墙上,好家伙,其实有那么一瞬间以为自己穿越到了大闸蟹的身体里。

暮天秋雪独登楼全文阅读我定了定神,看向四周,发现周围景色非常眼熟,举例来说,左手边那棵歪脖子树,脚下那个菜市场,居然跟我睡前读的狗血虐心小说里描述的一模一样。
为了验证我是不是真的穿越了,我低头询问起来来往往的行人。
「你好你好,这位大哥,我是不是叫楚雪啊?」
「大嫂大嫂,请您留步,打听个事,我是不是因为得罪了泞王被挂在这里哒?」
路人掩面疾走,没有一个肯回答我的问题,我更加确定了一个问题。
很显然,没有人敢理我这个挂在城墙上的神经病。
被挂着手臂缺血,真的又酸又累又麻,通宵画稿都没这么累过,嘤嘤嘤。
我沮丧地低下头,却正巧看见茫茫人海中有一个骑马的小帅哥抬头看着我。
我茫然地看着他。
他...他是谁啊?咱俩认识?
「王妃!我是大宝,王爷他问您话!他问您知错了吗!」
多么熟悉的对白呀!
哦哦哦哦哦!!!!难道他就是我剧中相公泞王手下那个形影不离的护卫王大宝吗?
见我有些犹豫的样子,他扯着嗓子继续问我。
「王妃!您就认错吧!您再挂着!身体受不住啊!」
我一听这话,眼泪便不争气地掉了下来。
乖乖,原来虐文里真的有人关心我的死活啊。
王大宝在下面溜了一圈,叹了口气,似乎是明白了什么,掉头要走,等一下等一下???
妈的老娘还没说话呢你怎么就知道我不认错了???
「别走啊别走啊!我错了!快告诉你们王爷我知错了!」
王大宝猛地停住了脚,不可置信地看了我一眼,忽然大喊了一声「驾!」,直直便往前冲去,应该是急着向王爷禀报消息去了,我望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黄昏下,叹了口气,认真沉思起我的未来。
泞王这龟孙子速度真是够慢的,他出场的时候已经天黑了,不过也是,那可是男主角登场欸!又是清理场子,又是花团锦簇敲锣打鼓的,能不慢吗?
在我脚下的是一条星河,别误会,我还没死,只是泞王的出场方式灯效太酷炫了些,整条街都挂满了灯笼耶。
一个挂满流苏的轿子停在了城墙下,我等了半天的相公终于要出场了吗?胡思乱想的时候,一只白皙透亮的手拿着扇子,哗啦一下挑开帘子,一个高大的男子从轿子里侃侃走出,他身上是寻常的古装打扮,身上并无珠翠首饰,身形修长,五官有一种独特的东方韵色,确实美的惊心动魄。
「你知错了?」
一双标准的丹凤眼,像狐狸一样直勾勾地看着我。
我回过神,连忙挤了两滴眼泪,大喊道:
「我错了我错了!」
泞王挥了挥手中的扇子,轻轻盖在鼻尖,眼中满是诧异。
「你昨天还在城墙上大骂苏郡主是贱女人,怎么今儿就改口了?」
苏郡主是谁?
哦,就是那个和男主臭味相投的女二啊。
「郡主貌美如花,我羡慕还来不及怎么会骂呢?」
泞王更加惊讶了,也是,书里的女主是个没脑子的狠人,有一说一,从不服软,这种人设在书里能立足的原因就是很耐死,什么堕胎啊,鞭刑啊,掉水里啊都没死成,结果最后还是被挂在城墙上晒成干了。
可我不行,我娇贵的很,我一直以来的观念都是不和年轻人吵架,因为我没出息,我吵不过的。
大丈夫能屈能伸,更何况是我这种弱女子。
泞王忽然笑了起来,笑得我心里发毛。
「来人,给王妃松绑。」
我心里暗喜,正打算松一口气,不曾料想这厮又开口道。
「去请苏郡主过来。」
好家伙,这不是摆明了让小三踩我这正主的脸吗?算了算了,英雄不吃眼前亏,道个歉,又不会死人的。
很快,苏郡主登场了,跟泞王登场的浮夸场景不一样,我记得书里写苏郡主这个妖艳贱货的登场是「一阵芬芳扑鼻,不难闻出是皇室用的xx香,众人在闻到此香的味道纷纷下跪,迎接轿子里的贵人。」
果不其然,十分钟后,一股空气清新剂的味道弥漫在整条街上,轿子抬到我面前时那股味道扑面而来,呛的我泪流满面,站在我身边的泞王微微闭上眼睛,一脸陶醉的模样。
我靠,真是疯了吧。
一张美女的脸从珠帘中露出,颜值没得说,饶是我一个女子看了都怦然心动,但令我意外的是,她的神情不似小说里写的一般那般楚楚可怜。她的脸上很淡定,一脸老娘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的模样。
喔唷,难搞。
苏郡主从轿子上下来,很冷漠地看了我一眼,抬头问泞王。
「殿下叫臣女来有何事?」

暮天秋雪独登楼免费阅读「晚晚,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是我不好,现在我让王妃给你道歉,你看如何?」
声音温柔的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但下一秒,我的膝盖就被人踹了一脚,我惨叫一声嗷的跪倒在地。
「磕头认错。」
语气很冰冷,我悄悄回头一看,泞王的眼神恶狠狠的,像是要把我生吞活剥了。
我立刻扭头看向苏郡主,很没出息的哐哐磕了两个头。
「郡主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一时间,耳边很安静,我悄悄看向四周,发现大家表情各异,特别是泞王,手里的扇子都要捏不住了。
也是,并没有出现他们以为的那种宁死不屈,奋力挣扎,面红耳赤,梨花带雨的场面。
我非常乖巧,非常老实,显然吓了他们一跳。
眼前出现了苏郡主的绣花鞋,这绣工真是一绝,即使大学选修过刺绣课的我也深感不如。
我还在研究这刺绣呢,一双冰凉的手把我从地上扶起,我木讷的看着眼前的苏郡主,有些不敢相信。
「您是王妃,应当自重。」
冷冷抛下这句话,苏郡主长袖一挥,卷起一股空气清新剂的味,上轿离去。
我目瞪口呆。
你不打算为难我一下吗?
你真的不打算为难我一下吗?
泞王的脸色一下变得很难看,他也跟着拂袖而去,同样丢下一句话。
「把王妃接回宫。」
这些人什么素质啊?是不是古人说话都是喜欢背对着别人的啊?
我累得不得了,一进轿子就瘫地跟坨烂泥似的,但我不能倒下,现在我必须得赶紧想想那本狗血小说是个什么剧情。
女主叫楚雪,宰相府的庶女,老妈是个婢女,宰相大人酒后误事有了她,虽然挂着名,但是是最不得宠的那个,所以女主从小跟着当婢女的妈练就了一身技能,做菜特别香,绣工特别好什么的,小说里的女主是个耿直girl,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大大咧咧宁死不屈。
小时候在街上溜达,无意救下了被刺杀的小泞王,于是乎。他从此喜欢上了这个救他与危难之中的小姐姐,发誓以后非她不娶,虽然楚雪并没有留下姓名,但给了他半块玉佩,说是以后有缘自会相见。这一幕,被一直躲在暗处的女二苏晚晚撞见了。
妈的!女主当时说个名字会死吗?还会有后面这些虐得死去活来的破事吗?真是矫情!
十六岁泞王娶妻,楚雪一眼就认出了年少熟悉的身影,但泞王这个睁眼瞎硬是死活没看出楚雪是当年救他的小姐姐,他莫名其妙地对苏大将军的女儿苏晚晚郡主一见如故。
就在他打算和皇帝说要迎娶苏晚晚的时候,看到楚雪也在选秀名单里,以为自己没戏的苏晚晚想了个阴招:
下!春!药!
傻乎乎的泞王跑错了房间,一下子把楚雪睡了,事后居然还指着楚雪骂「你怎么可以为了得到我的人给我下药呢!」
这男人渣的啊,明明是你睡了我好吧???
然后楚雪怀孕了,泞王什么都不好,唯有在神枪手这一块飞黄腾达,为维护皇室尊严只能娶了她。
楚雪成了泞王府的挂牌王妃,泞王以安心养胎为由,把女主关起来天天找苏晚晚玩,这期间,泞王从苏晚晚那里发现半块玉佩,于是断定苏晚晚就是小时候救了自己的人。
这智商也是感人啊!
楚雪更不受待见了,每天以泪洗面,然后身体虚弱,没有防备的她被下了药,孩子没了。
楚雪顺藤摸瓜找到了下药的人,又一路拽出了幕后凶手苏晚晚,去找泞王主持公道结果被打成了猪头。
「你怎么可以怀疑晚晚!她那么善良美丽清纯动人!你居然...」
好家伙,苏晚晚不知道从哪得知女主告状了,第二天自己的腿就骨折了,泞王更生气了。
「是你!把晚晚的腿弄骨折的!看我怎么收拾你!」
然后女主就经历了鞭刑,鞭刑完还没几天,苏晚晚的手就莫名其妙的断了,女主又被处以针刑,针刑完没几天,苏晚晚的脸莫名其妙的肿了,女主又被关进水牢淹着,这一次,是苏晚晚从马上摔下来,泞王说是女主在马上动了手脚,就把她挂起来了咯。
结局是女主嗝屁了,搬运尸体的时候掉了半个玉佩出来,下人交给了泞王。
泞王拿出自己小时候珍藏的玉佩,拼合起来后瞳孔地震,查明真相,弄死了苏晚晚,还女主清白,从此无悲无喜,登上皇位后建功立业,孑然一身。
卧槽,狗血的不敢想。
问题的关键就是那个破玉佩,只要找到适当的时机把玉佩掉出来,泞王就不会怎么着我了吧?
天呐!这么快我就理清楚了!不愧是我!
我正打算高歌一曲时却忽然发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玉佩在哪啊!怎么原主的记忆里没有这茬啊!
脑海里只有玉佩大约的形状,却压根没有放在哪的回忆啊!
我苦思冥想了许久,直到一个大胆的想法油然而生。
我可是大二选修过玉石雕刻的女人啊!美院学生不可以认输!

小编推荐理由

暮天秋雪独登楼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