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公主之后(赵琛萧远)

穿成公主之后(赵琛萧远)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赵琛萧远,穿成公主之后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大楚无人不知西平公主生得好看,艳名远扬,还携着小皇帝控着朝堂,真真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惜就是嫁不出去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赵琛萧远,穿成公主之后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大楚无人不知西平公主生得好看,艳名远扬,还携着小皇帝控着朝堂,真真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惜就是嫁不出去

赵琛萧远内容介绍

三个字映入眼帘,周遭一切尽数远去,从前在宫中与爹爹相处的画面一一浮现,爹爹抱着他手把手教他在奏折上留下朱批。
“我儿虽为女郎却胜过这天下泰半男子。”
“琛儿将来可为为父分忧。”
“今日我儿生辰,萧远下西平,双喜临门,这西平便作琛儿封号罢。”
……

穿成公主之后赵琛萧远全文阅读

这一切都比不上尚在襁褓的小皇子,小皇子出生那日,圣上龙颜大悦:“我大楚江山后继有人。”
圣上未立太子却要给公主赐婚,第一门亲事以准驸马逛青楼做结,圣上又紧接着为他订了第二门。
第二位准驸马是承平侯世子,显是精挑细选的,性子宽厚样貌不俗,赵琛一时半会寻不着他错处,索性说要下江南,圣上允了。
在江南这几年他们的关系倒是缓和了些,如今圣上亲自下令召他回京,不想他还未归京圣上便去了。
赵琛若真是公主,这便是丧报,但他不是,这就不仅仅是丧报,更是他今生无缘大统的宣告。
公主久久未语,青黛试探着喊了一声:“殿下?”
赵琛回神,下意识喊了一声:“青黛。”
“奴婢在。”
赵琛将那信笺攥在手中:“休整一番,今夜启程。”
不立即启程是担心马儿受不得,况且,即便快马加鞭到京城也该过了关城门的时候,不如连夜赶路明日进城。
青黛领命,房内诸人皆退出,只余赵琛一人。他缓缓走到方才半夏所在的香榻前一应香具都整齐摆放在香席上,香炉中扣着香印,香粉还未填平。
赵琛跪坐在香榻前,细细填充香粉。
他虽在苏州,京中诸事不说了若指掌,也差不离,他早知圣上有恙,但绝不至于到了这个地步。
皇帝驾崩,京中寺观鸣钟三万下,消息早该传开,如今没有消息,秘不发丧,这其中定然是另有蹊跷,归京之事,宜早不宜迟。
深夜鸾驾重新上路,只是这次,赵琛不在车中,他同方海等人骑马先行,这几年在外没少和同窗出游,如今策马也还算利落,只是裙装多少有些不便。
夏日昼长夜短,夜行一路到京城,天色刚刚擦亮,巍峨的城墙耸立在晨曦中,赵琛勒马,他身后方海等人也纷纷停下。
赵琛当年离京走的是南薰门,如今要敲开却需费一番周折,他们便随同清晨入城的百姓从瓮城进入。
今日城门的盘查比平日严苛许多,想要入城须得三人相互作保,好在此时入城的都是东京城附近的村民,大多相熟。
毕竟是天子脚下,这样的情况一年里头总要有几遭,排着长队等待入城的百姓都习以为常。
赵琛在人群中格外显眼,他虽骑马穿的却是女装,脸上又带着面纱,可见是未出阁的小娘子,明里暗里不知多少视线在打量他。
赵琛浑然不觉,方海川连等人倒是有意无意将他围在中间阻隔了众人的视线。
守城的侍卫看了令牌不敢怠慢,即刻去禀告上峰,不过片刻赵琛就被迎进了城,只是这东京城好进,大内却难入。
一行人在西华门外不知等了多久,才算是等来了能做主的人,他却并不像方才外城守卫那般轻易放行。
“殿前司都指挥使江源,见过公主。”
赵琛打量他,江源他自然知道,原本是殿前司御龙弩直都虞侯,不知如何入了圣上的眼,两年前直接擢升为殿前司都指挥使。
现在不是研究他为什么忽然升官的时候。
“我要入宫。”
江源再次躬身行礼,毕竟是御前当值的,仪态挑不出错,说的话就不那么讨喜了。
“在下奉命严守大内,今日任何人不得出入。”
彻夜赶路回京,看日头已经快到正午,他却还被堵在宫门外,饶是赵琛素来好脾气,如今也有了几分气性:“我若偏要入呢。”
他说完便向里走。
守卫不敢拦他,江源向前跨一步,伸出胳膊挡住他的去路:“卑职奉命严守大内,殿下恕罪。”
赵琛停下来,冷笑道:“指挥使好大的威风。上四军乃三衙精锐,护卫京师,深得陛下信任,指挥使说奉命,倒不知是奉了谁的命?”
“卑职……”
还能奉谁的命?皇帝一去,朝中自然是太师理政,赵琛知道,却不能叫他说出来。
赵琛指着宫墙,打断他:“指挥使口口声声唤我公主,要我恕罪,不知这大内也是我家么?指挥使奉的可是皇命?陛下不教我入宫?若不是……”他语调一转,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我竟不知,这天下还有谁能号令禁军?”
江源果然无言,他又道:“莫非本公主离京三载,大楚江山已不是我赵家坐了?”
即便圣上已去,小皇子尚且年幼,这天下毕竟还是赵家的,公主只会成为长公主。
江源神色微变:“公主言重。”
赵琛轻嗤,伸手推开他的胳膊,他料想江源不会再硬拦,却没想到他触电般的迅速缩回了手。
赵琛看他一眼,没有探究,对身后方海吩咐:“让青黛和半夏明日入宫。”
这话不仅是对方海说的更是对江源说的。
他未成亲,没有建府,真要论起来三百府卫算是违制,江源放他进去却不会放方海等人,青黛等人就不同了。
鼻尖萦绕的香气已经远去,胳膊上的触感却似乎还在,江源沉默着,目送他离去。
赵琛独自入宫,径直去了柔仪殿。
柔仪殿比从前肃静许多,多了不少生面孔,从前赵琛来,院中诸人都笑盈盈问好,如今却都一板一眼地问安。

赵琛萧远免费阅读

大内没有专门划出来的所谓的冷宫,所谓冷暖都是皇帝决定的,皇帝若不去了,再热也是冷的。
欺君之罪没有那么容易揭过去,柔仪殿是这样,长信侯府只怕也受了牵累,他在外这些日子以为一切安好不过是爹娘联合做戏。
圣上顾全了他,不曾明着处置张家。
赵琛沉沉吐出一口气,向里走去,到殿前终于看见一个熟面孔,是贵妃入宫便跟在她身边伺候的人。
叶娘见了公主便笑:“殿下安好,娘子在佛堂抄经。”
贵妃并不信佛,柔仪殿原先没有佛堂,神龛供的都是老君,如今却跪在观音像前抄经。
“娘子,殿下来了。”
贵妃闻声停了笔,抬头看过来,见了赵琛便落下泪来,赵琛有些无措,他是公主却也是男子,多少有些不便,手忙脚乱地给她擦眼泪。
“我儿受苦了。”
赵琛没什么苦,要说在外头他还自在,只是这话说不得,说了娘亲又该自责,她原就有些后悔当初做下那样的决定。
“可怜我琛儿蛰伏多年,如今竟叫齐氏那……”孩子面前她到底是没有说出什么难听的话。
齐氏就是淑妃,是小皇子的生母,赵琛从接到信后就在猜测究竟是出了什么事。
大楚周遭强国林立危机四伏,圣上的志趣尚在人间,没有求仙问道的乐趣,从不服丹药,又在宫中,食不厌精脍不厌细怎会突然出事。
“是同淑妃有关?”
“你爹爹食不得虾蟹,齐氏在粥中下了海参。”
赵琛呼吸一窒,沉默良久,方才问道:“爹爹他,如今在何处?”
贵妃摇头:“我如今尚在禁足,太师进宫我便不宜插手。”她眼中又带了恨,“齐氏动手之前便已吞了金。”
淑妃也死了。
她只怕是知道了什么,担心赵琛回京恢复身份,他比七皇子年长许多,又自小跟在皇帝身边长大,同他相争七皇子没什么胜算便先下手为强。
她算准了陛下一去,赵琛一生都只能是公主,七皇子就坐稳了皇位。
谁也没想到她会下那样的手。
贵妃眷恋地碰了碰赵琛的脸:“一眨眼,琛儿便这样大了,若是寻常人家也该娶亲了。”
“琛儿出宫去,去你外祖家取了金银细软便离京,找个好地方隐姓埋名娶妻生子,做个富贵闲人。”
赵琛没有立即应下,安抚她道:“娘亲且宽心,儿自有计较。” 
赵琛一夜未眠,公主的身份此时倒也便利,他在殿中还留有卧室,同贵妃说了一会子话便先去休息。
他侧卧着,盯着远处香炉上细软的白烟,没什么困意,圣上是帝王,也是他的父亲。
皇帝喜欢心思缜密沉稳之人,他便日日打篆,只为了他来时露一手。
从柔仪殿到崇政殿,他花了三年,七岁他第一次进了崇政殿,用的是他驯养的小鸟。七岁一直到离京,他几乎是在崇政殿长大,朝中的势力他心中分明,天下大局了若指掌。
他看着皇帝处理政务,看着皇帝制衡新旧势力,旁人讳莫如深的帝王心术直白得呈现在他眼前。
他离皇权只有一步之遥,而现在,他再也无法踏出这一步。事关国祚,如今圣上不在,即便是贵妃,也无法为他正名。
现如今他眼前不过两条路,要么继续当公主,要么赌一把公开身份。
他若公开身份,朝臣首先便不认,即便认了,也还有越不过去的欺君之罪。
更大的可能是他们根本不认,届时意图混淆皇室血脉的帽子扣下来,便是死罪。
这很好想,君臣之道不进则退,皇权势弱,权臣才好掌控朝堂,十七岁和三岁,他要是薛润章他也选小的。
赵琛若没有逼宫的能力,这条路就绝了。他不光不能说,还得把身份捂紧了,除非像贵妃说的那样当个富贵闲人。
这也不是没有后顾之忧。
怎么走是个问题,公主自然不能凭空消失,即便真的一走了之,娘亲和外祖一家又当如何,运气好些,一辈子见不了几次,若东窗事发……
赵琛翻身,叹了口气,这事并没有那么简单,手中无权注定是任人摆布的,还得从长计议。
心中有事睡不踏实,不到半个时辰赵琛便醒了,外头有些动静,他起身出去瞧,就见一内侍跪伏在地:“求娘子乞怜,殿下尚且年幼,如今已在崇政殿听政两日,实是受不得了。”
这是七皇子身边的人。
贵妃无动于衷,她对七皇子,不迁怒便是宽宏大量,自然不会帮他什么。
赵琛想得多些,皇位即便不是七皇子坐也轮不到他,他看着那内侍,忽然意识到,其实也不是没有转机。
内侍来寻贵妃,无非是希望她出面,新帝年幼太后垂帘听政自古便有,贵妃虽不是小皇子生母,两方拉锯总比一家独大的好。
垂帘听政……
赵琛敛眸,向外走了两步出现在众人视线中,贵妃即刻换了笑颜:“琛儿醒了。”
内侍跪在地上,双膝用力,快速向前爬了几步到他脚边:“求公主垂怜,救救小殿下。”

小编推荐理由

穿成公主之后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