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哭包能有什么坏心思呢(沈黎陈斐)

小哭包能有什么坏心思呢(沈黎陈斐)

导读:沈黎陈斐小说————小哭包能有什么坏心思呢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沅枕所著,讲述了沈黎是个勤奋码字,手酸腰疼的全职作者。某天,他应约喝醉后,在酒店扯了个按摩师做正骨按摩。shuang

小说介绍

沈黎陈斐小说————小哭包能有什么坏心思呢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沅枕所著,讲述了沈黎是个勤奋码字,手酸腰疼的全职作者。某天,他应约喝醉后,在酒店扯了个按摩师做正骨按摩。shuang

沈黎陈斐小说简介

黑幕沉沉,大雨瓢泼。
酒店房内,醉醺醺的沈黎坐在沙发上,手指乱揪着抱枕。
他眨了眨湿漉漉的眼睛,心想,按摩师怎么还没来呀?
又等了一会,他打了个酒嗝后,起身去开了酒店房间的门。
既然按摩师还不来,那他就去找按摩师!

小哭包能有什么坏心思呢沈黎陈斐全文阅读

房卡滴了声,沈黎脚步漂浮,摇晃地扶墙走着。
酒精早就将他的理智烧得一点也不剩了,他现在只想体验一下,好友口中极度舒爽的正骨按摩。
沈黎垂着脑袋,没走几步就撞上了人。
他懒洋洋地掀开眼皮,映入眼帘的是一双黑深如幽潭的眸子,沿着挺直的高鼻而下,是唇形优美的薄唇。
男人穿着白色的衬衫,衬衫口没系领带,反而还解了两颗,给那张冷淡锋利的脸,添了几分别样的性感。
这幅穿着打扮,落在沈黎眼里,俨然就是想象中的高级按摩师穿着。
现在的按摩师..都长得这么帅的了吗?
沈黎想了想,小声问:“是来303做正骨按摩服务的师傅吗?”
男人没动,只一瞬不瞬地盯着他。
沈黎有些愣。
他不解问:“不是吗?我在..手机上下的单,303..”
没等他说完,男人就应了:“是我。”
“嗯嗯,那我带你回房。”沈黎转了个方向,走在前,引着身后乱认的按摩师。
已经代入角色的陈斐,看着身前小醉鬼摇摇晃晃的模样,下意识地想要去扶。
但最终,还是将半举着的手垂下了。
两人进了房间。
沈黎坐在沙发上,带着醉意,小声嘟囔:“虽然等的有点久,但师傅放心,我不会给你差评的。”说完,他又希冀地说,“我第一次尝试,希望师傅待会能..轻点。”
陈斐沉默了几秒。
他挽起半截衬衫袖子,低声问:“嗯,想从哪一步开始?”
沈黎端正坐姿说:“师傅这么有经验,你来安排就好,我都会配合的。”
他是一个全职作者,常年坐在电脑桌前码字,每天码字结束后,不是腰疼脖颈疼,就是手胀手酸。
这次出门,恰逢下雨天,他跟好友吃饭的时候,就觉得腰隐隐作疼。
所以今晚,他才想试一试好友口中十分..舒爽的正骨按摩!
陈斐眸色渐深,问:“沙发还是床上?”
沈黎站起身,倏地打了个酒嗝。
他羞赧地捂着嘴,小声说:“床上。”
房间订的是规模较小的单人间。
沈黎三两步就移到了床边,他乖巧地反趴在床上后,才扭头说:“师傅可以开始了。”
窗外大雨仍旧,偶尔还掺杂着轰隆雷声。
沐浴在璀璨灯光下,棕栗色短发的乖巧小青年更显温软了。
陈斐居高临下地看着沈黎,目光掠过他因为动作凸显而出的蝴蝶骨时,呼吸一窒。
他定住心神,屈身将手掌贴上小青年的肩膀,尽量避免直接的肌肤接触。
但他刚想动作,就听到小青年瓮声瓮气问:“师傅,我是不是应该把衣服脱了呀?”
“不用。”
“嗯?”沈黎摇了摇晕乎乎的脑袋,疑惑问,“可是这样,会不会不太方便呢?”
“不会。”
好吧。
这个师傅好像跟他想象中的正骨按摩师不太一样,沈黎心想。
窗外雨势渐歇,但大保健的进度条却一直停驻不前,陈斐的手还停在沈黎的肩膀处,他看着身下人,眼神闪烁了下,终于将这句迟到了许久的话问出了口:“你叫什么名字?”
沈黎觉得有些痒。
他眼中醉雾氤氲,回答说:“沈黎。”说完,他又认真地说,“是黎明的黎,不是离别的离,师傅不要搞错了。”
黎?
陈斐应了声,拐弯抹角问:“一个人住酒店,恋人不会担心吗?”
“没有恋人啊。”沈黎眨了眨眼睛,出声请求,“师傅,能不能使点劲呀?”
他听说正骨按摩都是很爽的,但现在,他怎么觉得这个师傅只是在给他挠痒痒?
陈斐动作一顿。
静默了会后,他在沈黎的目光中,弯了弯唇:“好。”
沈黎满意地转过头,正想将脑袋抵在枕头上,就察觉到肩胛处传来了一股疼意。
疼意顺着经脉,迅速席卷至全身,沈黎还没反应过来,眼泪就快他一步,掉了下来。
与此同时,窗外大雨卷土重来,远处天边黑云压境,还炸开了几道惊雷。
沈黎带着哭腔,眼尾灔红,泪眼朦胧地控诉道:“疼。”
陈斐立即停住了动作,凑身去拿床柜的纸巾给他。
但沈黎的眼泪却像断了线的珍珠项链,一颗颗的珍珠全都砸在了枕头上。
泪水没让他的醉意消散,反而因为此,点燃了他心里高居不下的酒精。
大雨如注的同时,沈黎也醉得更厉害了。
.
隔天早上。
沈黎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腰间酸疼,像被车轮狠狠碾了一道。
大脑持续死机,直到他确定衣物穿戴整齐后,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他醉后虽然断片,但却总能记清那些最高能最尴尬的片段。
比如昨晚。
他虽然怕疼,但还是哭着催按摩师继续,让他全方位地体会正骨按摩的舒爽。
不过最后,爽不爽他没体会到。
但泪腺发达,异于常人的他,却哭得惊天动地。
沈黎翻了个身,成功把自己羞红了。
浴室里的淅沥洗漱声传来后,他又迅速翻身下床了。
按摩师不应该服务完就走吗?怎么还能呆在客人房里过夜洗澡?难道..昨晚的按摩只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这么一想,沈黎匆忙拿上东西,就准备开溜了。
浴室的隔音效果不好。
沈黎戴着的助听器,能够让他清晰地听到房间里金属碰地的声音。
莫名地,他想到了昨天码字时写的,男主解.皮带落地的声音。
他耳尖一红,心虚地将身上所有的现金留下后,就戴上帽子溜了。
.
等陈斐洗漱完后,某个昨晚差不多哭了一整夜的小哭包已经溜了。
他望着床柜上整整齐齐的五百块,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弧度越发上扬。
但下一瞬,手机铃声就在偌大安静的房间里响了起来。
陈斐顺手就接通了。
“陈律,昨晚睡得好吗?”倪鑫掺笑的声音传出。
陈斐点了根烟。
氤氲烟雾中,他半阖着眼睛,散漫地“嗯”了声。
“不错啊,常畅那小子跟我说你昨晚没回房间,去了另一房间休息。亏我还担心你喝醉了,蹲在路边背法条。”黎鑫饶有兴致地问,“说给哥哥听听,难道我们黎尔律师所的一枝花是被摘了?”
猩红的火光沿着烟身而下,陈斐吐了个烟圈:“裴家的案子结束了?”
跟倪鑫交好的都知道,他最近在忙裴家的经济纠纷案,并且忙到阴间作息。
但倪鑫素来脸皮厚,他语锋一转,绕开话题笑着说:“欸,藏得这么紧。看来一定是遇上..”
陈斐没理好友的调侃,直接掐了电话。

小哭包能有什么坏心思呢沈黎陈斐免费阅读

他捻灭烟,将桌上的钱放到早上常畅拿过来的公文包里后,才点开微信,看着昨晚被他顶置的新好友。
——三水梨。
小哭包的头像是一个卡通人。
很可爱,棕栗色的头发上还有两个兔耳朵。
一般人都会以为是随便找的一张动漫网图。
但陈斐却知道,这是粉丝给沈黎画的二次元拟人图。
指尖莫名酥痒。
最终,陈斐还是没能忍住地点开了那张头像,摸了摸那两个毛绒绒的兔耳朵。
盛夏的早晨,初阳高照。
A市沐浴在稍显毒辣的阳光下,逐渐恢复到车水马龙。
沈黎回到住处后,就缩到一猫一狗身边,环住了它们。
火焰色的布偶猫水水喵呜了声,乖巧地缩在铲屎官的怀里,而一旁摇着尾巴的柯基火火,一双短腿想跳也跳不上。
沈黎瞧着,笑出了声。
他伸手将火火也抱进怀里后,埋头在它们身上猛吸了口。
“一天没见,你们有没有想我呀?”沈黎弯着月牙眼,絮叨道,“我昨天去做了正骨按摩,但是喝醉了的我好笨啊,我根本就没在手机上下好单,那个被我扯来房间的按摩师肯定觉得我是个..是个酒疯子。”
他在回来的路上,想点进昨天的那个单子看看,给他按摩的按摩师是谁。
但点进去后,却迎来了当头一击。他喝醉了,没有付款,订单根本就没成功,所以按摩师才这么久都没过来。
“喵呜!”
是哒!
“汪汪汪!”
棒棒哒!
一猫一狗异口同声地回答着他。
沈黎养了水水火火两年了,这会也大概猜到了它们的意思。
他掐住它们的尾巴,自我安慰道:“还好我留了钱给他,就当是补偿吧。只是一场意外啦,以后应该也不会再碰到的。”
水水跟火火朝着对方眨了下眼睛后,就开始卖萌安抚主人。
虽然它们都觉得,flag都是会倒的。
接下来的几天里。
沈黎都想将这件,最离经叛道的事彻底忘掉。
只是肩膀上跟腰上传来的酸痛感都一直提醒着他。
直到差不多一周后,那股遗留的酸疼感才消掉。
这天晚上,沈黎码完字,有些犯懒,正想点个外卖,就接到了哥哥沈诀的电话。
“喂,哥。”
“吃饭了吗?”
想到沈诀一直对自己点外卖的行为抱有意见后,沈黎立即点头:“吃了!”
“那就好。有时间吗?哥明天休息,不忙的话,就带你去耘桂餐馆吃饭。”
沈黎眼睛一亮,笑出了两个小梨涡:“有!我不忙,我有存稿的。”
电话那头的沈诀笑了声。
“那就明天晚上六点见?”
“好。”
两人继续聊了一会,沈诀那头又忙了起来后,才挂了电话。
沈黎心情很好,还额外给水水加了一条小鱼干。
柯基火火不乐意了,狗身一跃,开始了抖臀摇尾卖萌。
“也给火火加一条动物火腿。”他弯身戳了戳火火软乎乎的蜜桃臀。
“汪!”
好!
给火火水水加完餐后,沈黎才解决自己的晚餐。
他做了份番茄鸡蛋面,吃完就洗澡上了床。
睡前。
沈黎登上了自己的作者微博。
他是网文写作网站翘楚的签约作者,他常驻纯爱频道,也是该频道各个分频的金榜常客,所以微博粉丝量很可观。
今天恰好是他一部作品的广播剧开播日,他转发完官方微博后,正准备退博,就瞧见下面已经有了一条评论。
@li
看到是熟悉的id后,沈黎了然地眨了眨眼睛。
这是他成为签约作者后的老粉,他写了四年,这个账号就关注了四年。
从一开始新人时期的私信鼓励,到现在每条微博下的评论,都少不了这个粉丝的影子。
沈黎心尖一软,回复了句。
——晚安。
.
A市的盛夏染得人一身燥热。
即使到了六点,夕阳也高悬在天边。
两人餐位靠窗。
餐桌上的菜肴卖相俱佳,光是看着,都能令人垂涎三尺。
过往的路人走动时,都忍不住瞟几眼两人。
沈黎灔丽精致,明明是勾人的长相,但一双鹿眼却又清澈至纯。
而沈诀却是截然不同的俊朗,但细看,还是能发现两人眉眼处的相似。
“动筷啊,难道太久没看到你哥了,看呆了?”沈诀分外自信地说。
沈黎抿出两个小梨涡,没想打击哥哥的自信心。
但他刚要动筷,就听到沈诀皱眉说:“怎么来吃个饭都能撞见这人?看来今天不宜出门。”
“怎么了?”
沈诀没打算瞒着他弟弟。
他指着对桌气质出众,长相俊美的男人,低声说:“那是我们律师事务所的最强竞争者,也是你哥的死对头,陈斐。下次撞见,记得离他远点,懂不?”
沈黎乖巧点头:“懂。”
他转头瞧了眼,但今天出门太急,他没戴隐形眼镜,所以根本就没看清。
沈诀很满意:“嗯,先吃饭吧。”
食不言,寝不语。
饭局上,两人偶尔聊几句,就接着埋头干饭了,所以结束的也分外快。
饭后,沈黎摸着冒出的小肚子,小声说:“我去趟厕所。”
“嗯。”
眼看着弟弟拐弯去了厕所后,沈诀就收回视线,玩起了手机。
他刚点开微信,对桌的死对头就起身也去了厕所。
餐馆内的厕所很干净。
沈黎洗完手,转身返回时,抬头就瞧见了站在墙边的男人。
有点..眼熟,好像是他哥刚提到的陈斐。
虽然没戴眼镜,但还是凭借身形气质大概记住了人的沈黎,正想小心绕道,就听到一旁的男人散漫笑问:“沈老师,那天的按摩舒服吗?”

小编推荐理由

小哭包能有什么坏心思呢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