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太撩人[快穿](南柠)

她太撩人[快穿](南柠)

导读:南柠小说————她太撩人[快穿]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林弋文所著,讲述了南柠在忘川河畔做了个实习孟婆,每天的工作是帮顾客织梦圆缺投胎转世。直到有一天,她发现来喝汤的都是同一

小说介绍

南柠小说————她太撩人[快穿]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林弋文所著,讲述了南柠在忘川河畔做了个实习孟婆,每天的工作是帮顾客织梦圆缺投胎转世。直到有一天,她发现来喝汤的都是同一

南柠小说简介


似血殷红的彼岸花海,连着漫无边际的忘川河。
河上有一座连着人间道与幽冥司,来往世间人的生死桥,名曰奈何桥。
桥沿青石小径,有一处灯火人家。门前老妇颤颤,正在熬煮一锅浓汤。
她嘴里喃喃:“古往今来的人儿啊,你的今生未了,梦缺半角,可有遗憾乎?”

她太撩人[快穿]全文阅读

这,便是忘川孟婆。
第一章
夜色倾墨入砚,炸一捧惊雷划破天际,旋即骤雨临至,天光断断续续,藏在这一片暗沉沉雨中。
黑夜幽幽,一名红衣少女端正静坐在婚轿之中。
如墨长发整齐盘起,并缀着一支金灿灿凤凰衔珠长步摇。金丝攒红色宝石,垂条晃荡在佳人耳侧。
黛眉轻蹙,朱唇微咬,手里捧着一朵大红牡丹,视线紧紧落在身上这件大红喜袍上。
她在等她的心上人,娶她回家。
-
南柠端坐着,一看身上这缀满流金的红色嫁衣,便知这次的出嫁于这名女子有多么重要。
然而一切只是虚幻,她不过是梦里的一个缺口。
真实过往,不过烟雾缭寥,徒留一片伤悲罢了。
这是南柠的首个织梦,每个梦境都需由织梦的孟婆亲自完成。
邪风卷帘,雨打轿顶,发出哗啦啦可怖声响,从帘子缝隙处几可窥见轿外是何光景。
荒郊野岭,杳无人烟。
南柠叹了口气,也不知这次织梦的愿主,是男是女,亦或是这具身子的心上人?
她等得有些不耐烦,然这副身子只有在遇到愿主的时候才能动弹。否则,便只能一直这样僵持下去。
雨夜,远处传来急匆匆两种脚步声,一人重一人轻,约摸是一男一女。
等到对方掀了帘子,南柠才抬起她那低了有一盏茶功夫,此刻已是僵硬无比的脑袋。
大概是这具身子的丈夫了。
她抬起头来,却见一女子穿着与她同样刺目的大红婚嫁,缀着一支同样嵌红宝石的金凤凰长步摇。身旁,亦是同样着大红婚服的男子,手上提着一盏即便在雨中依旧不会灭的红灯笼。
三人互见时,面上亦是同样的惊讶。
南柠用力眨了眨眼睛,好让自己看清女子头上那一行小字。
【愿主:与林知予交好,括弧最好是能如胶似漆那种。】
与林知予交好?这人是谁,只要与她交朋友便可以了吗?话说括弧又是什么鬼?
“有镜子吗?”南柠出声向二人询问道。
对方似乎没想到南柠会提这样的要求,但还是从身上取出了一面小巧玲珑却又锈迹斑斑的铜镜递与南柠。
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娓娓清澈,想来样貌也不会太差。
只见镜中人面色苍白,尖细下巴,薄唇俏鼻。唔,面相上就是个薄情寡意的人。
再往上,却有一双勾人心魄灵光四溢的狐狸眼睛,眉黛青颦,俨然一个倾国倾城薄命可怜人。
头顶上,一行小字微弱发着光,赫然写着:【林知予,宋初洛和谢以安的师妹。】。
对面两个人自己应当是认识的,不然【】里会是【???】的。
只见女子头上顶着:【愿主:宋初洛,谢以安和林知予的大师姐。】
还是金灿灿放大版,一看就和旁边顶着灰扑扑【谢以安,宋初洛的师弟,林知予的师兄。】的男子不同。
南柠正要开口,却见镜子里的自己头上的字又变成了【谢以安的情人】。
不巧,对面的那位愿主,头上也有一个【谢以安的情人】同款。
这梦还怎么织下去?这不是玩我呢?南柠心想。
很快,对方头上的字又变幻了说明。
【宋初洛:与谢以安情同意合,于今日大婚。】
自己的头上,则是【林知予:与谢以安情同意合,原于今日大婚。】【二人均不知对方结婚对象是谢以安。】

南柠免费阅读

感情这还是一个大型互相被三现场?
南柠看了一眼宋初洛,黛眉细长如柳,眼里顾盼生辉,鼻子秀挺高俏,朱唇娇艳欲滴,肌肤若雪,长发如墨。
再看看边上的渣男,长相普普通通,身高不足五尺三寸,实在不值得两位美女为他痴为他狂为他哐哐撞南墙。
“多谢。”南柠将镜子还予宋初洛。
对方明显惊慌失色,询问着南柠身体可有何不适。
“并无。”南柠眨着杏果一般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面前的宋初洛。
对方再三询问后又用镜子照了照南柠,确认镜子里的镜像并无变化后朝着身边的谢以安摇了摇头。
离月镜无任何反应,那鬼神并未对林知予下手。
谢以安在看到南柠在此处时,心里是很意外的,但面上却装作若无其事,假情假意问着:“知予为何在此处?”
而他的头上,也出现了一行小字:【白日与宋初洛完婚后,夜晚再与林知予成婚。】
居然选择在同一天跟两个情人成婚,这人还敢再渣一点吗?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在此处。”南柠提溜转着无辜的大眼睛。
她不知道,可宋初洛和谢以安二人却知道的一清二楚。
新婚当天,白日若是降下太阳雨,当晚新娘必被这山中的鬼神掳走。
时至今日,已有六位新娘被掳走。若是让他吸够七名女子的阳魄,必然功力大涨,无人能敌。
他三人奉师命来此除这鬼神已三日有余,原计划着宋初洛与谢以安今日假装成婚,引那鬼神夜晚前来掳人,好将它一网打尽。
法术最差的师妹则在客栈静候,若是遇到麻烦也好尽快通报师门寻求救援。
然,这太阳雨下是下了,鬼神却迟迟不来掳人。宋初洛与谢以安二人硬是等到半夜,仍是不见鬼神半点踪影。
直到谢以安一拍大腿,暗道不好,回到客栈推开小师妹的门一看,早已人去床凉。
本着能早点完成进度就早点完成进度的想法,南柠伸手一把搂住了宋初洛的腰肢,委屈哭道:“师姐,我好怕!”
宋初洛眼见自己的小师妹上一秒还双目无辜,下一秒却能梨花带雨哭着喊着师姐怕怕的切换,心里暗道林知予莫不是被那鬼神附了身子变了性不成,怎的还搂起她来?
换做平时,定是要仗着自己小师妹的身份嗲声嗲气朝着谢以安好一顿哭诉才成。
宋初洛呆愣愣半天才轻拍着南柠的后背,学着平时谢以安似哄小孩般哄林知予道:“予予莫怕,有师姐在。”
南柠沉着头,喑着喉咙,抽抽搭搭回道:“有师姐在,予予不怕。”
对方见怪不怪,想是林知予实是被吓着不轻,这才不顾平日里的装嗲卖嗔,见着个人就要寻求宽慰。
“知予,你可还记得自己是如何到此处的,来之前又做了哪些事情?”宋初洛对林知予穿着同她一般无二的婚服仍是心有疑虑。
照理说,林知予并不知道她和谢以安今日假装成婚,并不该装扮的和她如此之像才对。
南柠眼睛偷偷瞥一眼一旁负手而立头上顶着【婚服赠送者】的渣男谢以安,哽咽着说道:“我,我见这件喜服放在客栈里实在好看,心内欢喜,便偷偷试穿了下。谁知才装扮上没多久,镜子都没照全,就,就在此处了。师姐,我好怕啊!”
既然自己是泫然欲泣楚楚可怜的小白花人设,那就要追求真实贯彻到底喽!
那件婚服宋初洛知晓,当初送来的时候有些偏小,自己穿不下这才撇弃。她又和林知予住在同一间客栈,临行计划匆忙,忘了藏好,这才被人发现,没想到穿在林知予身上竟是刚刚好。
“这鬼神,竟连未出嫁女子都要掳吗?”宋初洛不免有些感慨。林知予穿上这身衣服,确实比她好看,与她比更像是个正式的新娘子。
南柠抬起哭的梨花带雨的脸颊,对着宋初洛说道:“我,我穿喜服的时候,是想着嫁给师姐做新娘子的,不,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
她下唇微微颤抖,眼里的珠串一颗接着一颗。心里暗道自己的演技真是炉火纯青,回去定要好好犒劳自己。
“是我?”宋初洛难以置信,指着身边的谢以安急忙口不择言说道:“你确定你想的是我而不是他?你你你把舌头捋直了再说一遍,是不是想着嫁给师兄?”
南柠闻言,将头又重重埋了下去嚎啕大哭:“是师姐,是师姐啊,你诓我作甚,就是师姐呀!”
宋初洛才松口气的腰肢又被紧紧抱住,她不停安慰自己,眼前这个是师门里最受宠的小师妹,打不得骂不得要宠得。
“好好好,是我是我。”宋初洛彻底妥协,全然不知自己与林知予这副模样在谢以安看来有多么怪异却又微妙的和谐。
周围不知何时聚起了浓烈的红雾,与雾伴随而来的,还有一股难闻的酸涩铁锈气味。地上枯朽的落叶逐渐绵软腐败,踩在上面就像踩在坑洼的沼泽表面。整个地表好似一张巨口,随时准备将上面的人吞吃入腹。
谢以安手上拿着的红灯笼倏地就灭了,三人一下子消失在了黑夜里。

小编推荐理由

她太撩人[快穿]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